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洛瑶这么高声在城楼上大喊着,看着城外受苦的人,心里涌出极致的悲凉。她只能以一个无用的公主的名头来换取这些人的认可,让他们知道月国是没有放弃过每一个人的。

    果不其然。城下开始有了窸窸窣窣的争讨声。可是还是有许多人不肯相信。

    少夫人云安看着洛瑶一脸倔强的站在城墙顶端,那不知名的情愫又从心底涌了出来。少夫人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所处是多么危险吗?若是让黑耀门的人知道月国长公主在此,怎会不派下手暗杀她。

    洛瑶见他们的模样,直接从怀里拿出一块金牌:“见此物如见圣上,还不下跪!”那番裙翼飞扬,黑发倾泻将其混为一体,迎着风。她额前的碎发贴着面颊,明明是张十六岁少女的脸却显得那么坚毅那么凌厉。

    一些稍有见识的人立马就认出了此物,连忙跪下。嘴里高喊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那心底早已冰凉的地方有了东西激荡。皇族派长公主来了,他们有救了,再也不用吃人,不用那么阴暗的昧着良心了!

    洛瑶看着他们信服的模样松了一口气:“我会劝城主大人打开城门的,你们不要担心。”她说着,可是无人应答。

    “微臣参见长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一身紫袍的男子,同孟钰一样为正三品,一张不甚柔和的脸庞,那双鹰眼似乎是要印在洛瑶的身上。他明明是对着洛瑶跪下了,可是却不卑不亢。

    洛瑶见着他,连忙让他起身。那官员站起,约莫和慕珩一般的身高。可是因为缺水缺粮,看起来很是清瘦。一件官袍穿在他的身上似乎是罩上。完全撑不起来。

    那官员向着洛瑶行了礼后,不再看她,走到城墙边对着下面的百姓,冷着一张脸。

    “城主”那些人看到了那官员,畏畏缩缩,想说什么终究不敢开口。

    “我想你们也是知道本官为何将你们放逐到城外。”他就这么直视着下面的人,虽然是声音有些虚弱,但是却不减其威严力度。

    “我等我等皆知。”说着说着下面传来呜咽声,接着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哭泣,那城主眼中一点异光都未曾闪过。就这样冷酷的看着下面一干人等。

    “城主!为何不能让他们进来!”洛瑶看着那些人心里一片冰凉,她盯住洪城城主,声音带了不解。

    “开门,让长公主的人进来。”他开口,城门开了一小块地方,接着一大群手持尖刀长戟的人分裂在两端,将那些本就手无缚鸡之力的载明给推搡到了一边。

    那官员接过自己身边侍从递来的箭,厉声喝道:“谁若是再推搡,再有所图,本官就亲自射杀于城下。”

    下面有人畏惧,但是更多的人却是不怕,他们争吵着推搡着官兵,想要突破那防线进入到城里。洛瑶看得心惊,立马动起来要跑下去阻止,可是却被云安拉住了手臂。

    云安的脸色极为惨白,可他的目光却是坚定得不得了。

    “云安!放开我!你没看到他们在受苦吗?”洛瑶想要甩开云安拉住她的手,她的眼里已经积蓄了极多的泪水,就要喷涌而出。

    “少夫人,别去他们救了他们城里的人更会遭殃。”云安闭着眼睛,捏住洛瑶手臂的手不自觉的加紧,让洛瑶感到一阵疼痛,她皱着眉头看着云安,眉拧成一簇,看起来是受了重伤。云安睁了眼这才发现自己做的错事,他连忙松了力气,歉疚的看着洛瑶。

    此时,城下传来声音,是那些保卫洛瑶的护卫动了手,他们直接用剑气将贫民避开,快速随着官兵进入城里。瞬时间,那扇高耸的大门合上,似一个巨人伫立着冰冷俯视着众人。

    “城主!”城外一阵阵的哭喊,捶着城门。那些声音冲击在众人耳膜中,洛瑶垂着手,低着头,冰凉的液体一滴滴的落在城楼的石头上。

    洪城城主扫了洛瑶一眼,嘴边露出一丝嘲讽的笑。他淡淡的看了洛瑶一眼,就转身准备离开了。城下是一干贫民敲击着,呐喊着,嘶哑的声音,绝望的哭泣。

    “为何!”洛瑶猛地抬起头,冲上去拉住洪城城主的衣诀。

    洪城城主始终是淡淡的看着她,不带一丝杂乱的情绪:“公主是问什么?”

    “你明明知道的!”她看着他,固执难受。

    他笑了起来,看起来却很苦涩:“公主可知这城中还有多少粮食?公主可知这城中还有几许人家?公主可知派往朝廷的人何时归来?公主又可知道我为何要将他们驱逐出城?”

    洛瑶摇头,神色哀戚:“我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我什么都想知道。”

    “易子而食,公主或许是被这事情触动了。可是,公主又怎么知道在这大灾年间,此等事情是多么常见。城中不过只有还可撑过半月的粮食,靠着这粮食怎么活;短短两月十万人的城邑成了这千人的都邑;去往两月再或是一月更或者半月,朝廷无一人前来;他们中多是从外面来的灾民,您以为我不想救吗,您以为微臣的心也是铁做的吗?这最后的半个月我们所有人都是在盼着上天垂怜以过日。”城主说着说着眼中开始有了悲戚的情绪,他看着洛瑶的目光渐渐发狠,“臣不知公主所来为何意,但是若只想着成就你的名声,耍耍你小公主的性子,那微臣不奉陪,也不招待!”

    “你这说的是何话!”洛瑶狠了,她想告诉这个城主事情的真相,可是别人似乎是什么也听不去的。

    “少夫人!”云安一把拉住发疯一般的洛瑶,将她揽入怀里。清冷的竹叶的新味潜入洛瑶的鼻腔,洛瑶拽住云安的衣服大哭起来。

    洪城城主嘲笑:“哭吧,哭吧。朝廷派个小公主来,只晓得哭,微臣没有多余的粮食给予你们吃食,自便吧。若是想走,凭借你们的能力应该也是能办到的。”

    “不!不!不!”洛瑶转过头,她的眼睛明明糊了泪水,挡住了视线,可是声音却是毫不动摇,“我不会离开的,不会离开。”她一直说着一直说着,迈着步子向城下走去。

    云安脸色惨白惨白的,他偏头看了一眼洪城城主,然后快速跟着洛瑶下了城。

    “哼,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洪城城主嗤笑,眼里含满了不屑,也随着下了城楼。休有司扛。

    “瑶妹子。”陈屌看着洛瑶那双红了的眼睛,心下害怕。他和阿卿是医生,这一生已经看过太多血腥之事,所以对此倒是没有太多的恐惧。可是洛瑶不一样,在他们看来,她是一个常年处在高位的无知的少女,乍一见到这样的场景怎么能受得了。

    洛瑶扫过陈屌和他身后的人,摆摆手,再看看那几匹千里马,咬咬牙:“将那些马全部杀了。”

    “啊?”众人似乎是不能理解洛瑶的意思,一时间愣在了原处。

    “我说,将马匹全部杀了。”洛瑶再次出声,声音提高了一个度,这才将众人的魂给拉了回来。

    本来准备离开的洪城城主见到这一幕也是愣了,他看着那些马,全部都是难寻的好马,她竟然要他们杀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停下了脚步,站在一边看着。

    陈屌无奈地摸摸头:“瑶妹子你是在开玩笑吗?”

    “我没有开玩笑,我很认真。”她敛了所有表情,只是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若是你们不杀,那我就自己动手。”她的神色很平静,极快的从方才那悲伤的情绪里走了出来。

    陈屌见她不似是开玩笑,心里慌了起来,连忙拉住她:“诶诶诶,瑶妹子,这样不好吧,要杀也比杀完啊,这都是千里马,极其难寻啊,不然我们怎么能在三日内从月都赶到洪城呢!”

    什么?洪城城主愣住了,他看着这个孱弱的女子,瘦削的肩膀扛起了整个月国的国势。三天从月都感到洪城,四百公里的路程啊!一个小女孩怎么做到的?

    “陈大哥!你放开我!”洛瑶欲挣开陈屌,可是却被另外的人扣住了手。她回头看到洪城城主,明明瘦弱得似乎连自己都支撑不起来的手,却能够紧紧的握住洛瑶的手臂。

    “公主,您不是皇上派来的吧?”他揣着疑惑,皱眉问。

    洛瑶沉默了,然后再洪城城主的注视下缓缓点了个头。

    洪城城主被震惊到了,惊讶的看着洛瑶:“您是为何来此。”

    “为了我月国的子民。”洛瑶甩开他的手,越过陈屌,拔出身旁护卫腰间的长剑,摸摸最面前那匹千里马,毫无犹豫的一剑刺穿了下去。

    炽热的鲜血倾洒在洛瑶的脸蛋上,云安他们站在一旁,默默地用着自身的力压制住那匹千里马,不让它奋起踢伤洛瑶。

    洛瑶抡起袖子随意的擦了擦脸上的鲜血,提起长剑继续向前走去,那些马儿都本能的感觉到威胁,开始后退想要逃跑,可是被压制着根本就没有办法。

    “够了!”云安冲上前去夺掉洛瑶手里的剑,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声音不住的颤抖着,“少夫人够了,别勉强自己了。”

    洛瑶微微颤抖着,她看着云安的脸,心底渐渐平静下来。

    “云安杀了这些马他们就能吃上一顿好餐了。”她指着那些马,眼泪停不住的流下。

    月都里,慕珩瘫跪在地上,心里涌出无限的悲凉,他狠狠攥住胸前的衣襟,痛苦开口:“小瑶等我”

章节目录

倾城不过未亡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慕容以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容以泽并收藏倾城不过未亡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