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他笑得像个孩子。我第一次伸手去摸他的鬓角,他比我大十岁,过了年才二十七,鬓角却已然有了几根白发。

他挺可怜的。我想,可恨又可怜。

他陪着我和孩子过了一个温馨美满的春节,给我和孩子们画了画像,画中的我抱着一个孩子背面站着拈花,孩子巴在我的肩头上,另一个孩子趴在一旁的小几上看我。

他还没来得及问我喜不喜欢这副画,就被肚子疼的瑶淑仪叫走了,他一走我立刻去叫淑妃温妃她们带上孩子过来玩,宋美人新年有福利,话本子新添了好几话,我们一边听一边嗑瓜子,把长乐宫扔得满地都是瓜子壳。

过完年,宫里又要开始选秀了,选秀之前,皇上册封我做了皇后。

入宫第三年,我成了皇上的继后,封后大典很宏大,我很累,也很不喜欢。但是带着孩子们离开长乐宫,住进未央宫里,我是很欢喜的,我甚至都没怎么改变未央宫原有的摆设,我真的很喜欢很想念先皇后,我不想改变她住过的屋子,怕她哪天带着她的孩子来看我的时候认不出这个屋子来。

我把这话跟淑妃娘娘说了,淑妃娘娘问我不怕吗?我说,有什么可怕的,我真希望她能跟她的孩子在天上相聚,然后得空了来看看我和我的孩子,保护我们平平安安。她那样温柔,她的鬼魂这一定是最温柔的。

四月开始选秀,我提议新人进宫之前把宫里原先的人的位份都升一升,于是温妃升为温贵妃,瑶淑仪升为瑶昭仪,宋美人升为宋婕妤,王宝林升为王美人,其他所有的嫔妃也都升了一两级。贤妃德妃淑妃纯妃没有升的,另有赏赐,总之我一上任就带来这样实打实的福利,大家都很感激我。

而我和淑妃娘娘得出的结论是,温贵妃她老爹肯定给皇上省了很多很多钱,不然凭温贵妃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皇帝居然还能白赚儿子又升位份实在不科学。

淑妃娘娘又神秘兮兮地对我和温贵妃说:“看样子皇上对南阳侯也不放心,不然纯妃不会连四妃之一都没挣上,呸,皇帝老儿这么不相信人娶人家女儿做甚!“

皇上到底首先是皇上。

四月份的选秀很热闹,选了十三个女孩子进宫,七个是我选的,六个是皇上让留下的,都是普通大臣家里的女孩子,关于封什么位份给什么封号真的很复杂, 幸亏我有万能的贤妃。贤妃发现我当了皇后以后依旧让她帮忙管理宫务,甚至连选秀的的事都让她帮忙,已经感激涕零到了极点,觉得我跟先皇后一样都是千古第一贤后,本朝有这样的国母,真是上天眷顾。

这些话不是她自己说出来的,是她脸上明明晃晃写着的,她的崇敬那么真诚,搞得我非常心虚。

新人进宫,皇上就变得非常忙碌,我也要开始接受一堆人的晨昏定省,每天早上我都起不了床,于是后宫请安的时间越拖越晚,后来我干脆让她们吃完早饭再来。这个世界上但凡是个正常人就没有不爱赖床的,后宫一时都很幸福。

我也不太讲规矩,请安就是关心每个人的生活,让大家给我讲讲笑话,请大家吃吃点心,有看出哪两个宫妃关系不好的,就把她们私下留下来,问一问怎么回事,然后连劝带说让她们抱头痛哭重归于好。按道理来说,我这个新皇后不立威在后宫是没有威信的,但是考虑到四妃里贵妃淑妃跟我是死党,贤妃是我的粉丝,德妃是贤妃的好朋友……大约皇上也想不到自己的后宫可以这么和谐。

额,其实也有不和谐的地方,瑶昭仪就很不和谐,她说她有身孕不舒服,皇上就免了她的请安,后宫众人都有几分替我忿忿不平的意思,而我,衷心认为皇上难得英明一次。毕竟没有瑶昭仪的请安是如此的愉快。

新人里没有特别得皇上欢心的,皇上全部临幸过一次,随便升了几个的位份以后也就淡淡的,日常还是去一去的,但并没有什么特别得宠的人。

这一年风调雨顺,皇上事务不多,来后宫的时间就多了起来。除了我这里,贵妃德妃贤妃纯妃她们那里他也都不时去一去,不过他果然很少去看淑妃,温贵妃因此羡慕得要死,她说:“每次皇帝老儿到我这里来的时候我就担心会一时忍不住拿绣花针扎他。”

瑶昭仪八月份的时候生下一个小公主,皇上欢喜得不得了,封她做瑶妃,其实要不是她出身太低,皇上直接封她做皇贵妃都有可能的。不过大约是为了补偿,皇上又把我原先住的长乐宫给了她,瑶妃得意洋洋,请安的时候几句话说的就十分不成样子,结果上到四妃下到宝林御女,阖宫上下齐齐一人一句把她怼到怀疑人生,接下来几天她来请安都没人搭理她,她大约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被孤立了,不知道跟皇上说了什么,皇上跟我说瑶妃产后失调,身体还是要养一养,先别请安了。我听说她不来简直高兴坏了,当下开了库房给了一颗人参让她好好养病,我是如此的懂事贤惠,倒让皇上十分愧疚,连着好几天都宿在未央宫。

-------------------加个更新分隔线-------------------------

我的长思长忆满了周岁,会说话,会走路了,皇上很喜欢他们,总是把他们抱在膝头上哄他们说话,很多时候,他把我揽在怀里,我们一人抱着一个熟睡的孩子,照在镜子里,倒真像和和美美一家人。

可惜,只是像。

我很少带孩子们出去闲逛,先皇后三个孩子夭折得不明白这段惨痛的往事给我和淑妃,温贵妃都造成了严重的阴影。未央宫怡华宫金霞宫都很谨慎,很小心,从不让底下的人单独带孩子出去玩,偶尔出去一次,也是大家一起,我们几个当娘的跟着,浩浩荡荡一群人去逛一逛就回来了。

长思个头比她妹妹大,也更皮一些,长忆还在爬的时候他就已经颤颤巍巍站起来开始像小鸭子一样蹒跚学步了,坏小子还故意在他妹妹跟前走,可怜的小长忆瞪眼看了她哥哥半天,终于哇的一下哭出来。

我笑得乐不可支,终于得到了淑妃说的养孩子的乐趣。

长忆走路学得慢,说话却学得很快,未满周岁就开始叫“阿凉——”“阿耶——”,我跟皇上都高兴坏了,皇上更是有空就过来抱着她逗她说话。长思学话学得慢,只好冲着他爹“啊”“啊”地叫,还喊得特别大声,特别骄傲,活像一只骄傲的小白鹅。

我在养孩子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个好习惯,就是每当淑妃给我做了藕粉桂花糕等精美小点心时,端着盘子坐在两个孩子面前吃给他们看,我一口一口慢慢吃,他们就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直到我把最后一块也吃掉了,发现我并不打算给他们留一点的那瞬间,两个小孩子就会号啕大哭,屡试不爽,场面非常好笑。

皇上无意中发现我这个快乐来源,气得直捏我的脸,每次从我这里离开时都要叮嘱:

“娇娇儿,你乖啊,别欺负朕的孩子。”

他的叮嘱一点用都没有。

淑妃娘娘发现我这个乐趣以后,笑眯眯地断了我这里的点心供应,我欲哭无泪,嚎了整整两个月才得到宽大处理,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娘。

三公主已经八岁,依旧是圆圆的脸儿,胖乎乎白嫩嫩的,做了姐姐性子沉稳了许多,每天在我宫里忙着看好弟弟妹妹,俨然很有长姐的风范。五皇子两岁多,说话已经很伶俐了,不知从哪里学来了一堆甜言蜜语,温贵妃这种不喜欢小孩儿的也被他哄得迷迷糊糊,有一天跟我和淑妃闲聊的时候公然说出“我家小五“这样的话来,我们两个活吓得跟见了鬼似的,她自己倒厚着脸皮泰然自若,再也不说不替皇帝老儿养便宜儿子的话了。

我们严重怀疑小五这么会说话,必定是话本创作大师宋婕妤的功劳,但宋婕妤打死不认,一直到她开的新书里男主角每天八百遍不换词地夸他的心上人,这才算是漏了馅,我们趁此机会讹了她一回让她一日双更,结果讹得太狠宋婕妤不高兴了,让我们都很喜欢的女主角又是被打又是被骗,虐得我们肝痛,只好向她赔礼道歉,外加温贵妃的一双软缎水青绣绿叶兰鞋子和淑妃精心烹饪的樱桃肉,这才换回男女主角大团圆。

四个孩子感情很好,玩在一处偶尔闹矛盾,一回头就好得跟没事人似的。贤妃德妃偶尔也带着四皇子登门,四皇子跟小五年纪相仿,行事却一板一眼的很有规矩,让叫人就叫人,坐在德妃怀里乖乖的不乱叫也不乱动,一看就是贤妃出手帮忙教养的。

四皇子五皇子差不多大,一个吐字清晰话很少,一个话多还听不清楚,两个孩子放在一起就很好玩:

小四:凉凉安好。

小五:凉凉抱巧五,凉凉真漂酿,给凉凉发发~凉凉叽里咕噜咕噜叽里呱啦呱啦……

我招呼他们吃点心,

小四:谢谢凉凉

小五:哇凉凉最好了,巧五喜欢凉凉!凉凉叽里咕噜哦呼噜叽里呱啦……

淑妃有时候使坏心逗两个小孩,就问小四小五,你们母妃和皇后娘娘哪个漂亮。

小四:嗯……嗯……嗯……

小五:都漂酿!母妃漂酿!凉凉漂酿!凉凉大家都漂酿!给凉凉发发!

小五就把在未央宫院子里摘的小花花送给在场的我淑妃温贵妃贤妃德妃宋婕妤王美人,送之前还要再强调一遍“凉凉漂酿!给凉凉发发!“,搞得大家都与有荣焉,忍不住抱起他亲一口,又获得无数句“巧五喜欢凉凉叽里呱啦叽里咕噜……”

小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把目光落在活的“别人家的孩子”小五身上,忍不住就扁嘴要哭,小五也不知怎么那么乖觉,跑过去给他的脑门上亲一口:“给四哥哥发发!巧五喜欢四哥哥!”小哥俩就手拉着手去玩了。

德妃拿着人生中第一朵男人送的花,感动得热泪盈眶,接下来每天都以到未央宫请安为由试图在温贵妃眼皮底下把小五拐走:

“小五喜不喜欢德娘娘啊?喜欢啊?那小五跟德娘娘去静宁宫好不好鸭!静宁宫有好多漂亮的花花……”

一向不喜欢孩子的温贵妃一边绣花一边抬头:“不去!”

德妃:“小五没事鸭,你母妃不去你可以跟德娘娘去鸭!你可以跟四哥哥一起睡!好不好?”

温贵妃:“皇后娘娘,静宁宫花太多了,不如咱们把它们拔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德妃:…………

不怪德妃天天想拐走小五,德妃人生最大的爱好是育儿,据说她本是家中长女,于照顾弟妹上很有心得,因此格外喜欢孩子,热衷于向我们每个人分享她的育儿经验,我们都不想听她也能见缝插针。

淑妃:今天姐高兴,给你们做道西湖醋鱼。

德妃:哎呀呀真是多谢姐姐,今日真有口福,话说这吃饭啊,小孩子吃东西要格外上心,譬如……

温贵妃:我给长思长忆做了两顶小帽子,你给他们戴上看看合不合适。

德妃:哎呀呀贵妃娘娘手真巧,话说这孩子穿的衣服啊,要……

她就这么喋喋不休没完没了,贤妃偷偷跟我们说,德妃试图给皇上也灌输育儿经验,皇上表示拒绝以后,德妃对他大失所望。我们有一天聊天说起这件事,德妃见四下没有外人才压低了声音说:

“你们都长点心,皇上啊,啧啧,别的都挺好,可是呢,是不是啊,小四是他亲儿子,他居然连帮他换尿布的四项基本操作都不想学,这也太,是不是啊?他可是当爹的诶!咱们当了娘要独自一人照顾孩子,多命苦啊,是不是啊?亏得我有贤妃娘娘帮忙,小四那就跟不是我和皇上的孩子,是我和贤妃姐姐的孩子一样啊,是不是啊?淑妃姐姐是苦过来的,好在三公主大些了好带一点了,贵妃娘娘那里有宋婕妤王美人帮衬还好些,皇后娘娘最辛苦了,是不是啊?两个孩子都要自己带,皇上管过两个孩子换尿布吃夜奶的事吗?”

我表示没有,德妃啧啧啧一脸嫌弃,“这么当爹是不成的!是不是啊?这孩子有他的一半好不好!不瞒各位说,我从前挺喜欢他的,他对我挺好,我那时候见他又喜欢上皇后娘娘还挺不舒服,说过两句不中听的话来着,真是悔不当初啊!那时候就是,就是太年轻,是不是啊!男人好不好,还是要看生了孩子以后的事,是不是啊?连尿布都不给孩子换算什么好男人啊是不是啊?”

皇上到底是怎样的人才,才能聚集这样一个后宫,我想了一下德妃教皇上换尿布的场景,觉得皇上居然不仅没治她的罪还能时不时去静宁宫看一看,也算个仁君了吧,不过确实不是个好爹。

毕竟对君王的道德水平要求不能太高。

------------------------更新分割线---------------------------

说起宫里的孩子,其实还有纯妃的三皇子和瑶淑仪的五公主。但是纯妃这个人着实非常神奇,她从不与任何人来往。

“纯妃也是个人才,说起来她是跟许良娣一起进东宫的,比我和贤妃要早一点。从前皇上是楚王的时候,身边只有瑶瑶一个,后来当了太子才陆续纳了我们四个”,天有些冷了,屋子里点了银丝炭可还是有些冷,淑妃娘娘新炒的瓜子特别香,我们俩和温贵妃拿了三张躺椅铺上厚厚的褥子裹在毯子里,半靠半躺一边嗑瓜子一边闲聊。

“纯妃还是皇上的表妹呢,皇上亲娘死得早,先皇的后宫可没这么太平,仁和太后一家独大,最是容不得人,皇上的亲娘就是断送在她手里的。前朝后宫是一体,前朝不稳,后宫就不平,皇帝老儿做男人虽说恶心人了点,做皇上还是没得说的,他把前朝料理得干干净净,后宫有坏心的没了支撑,自然不敢太嚣张,有事也是小打小闹,没事。先皇那会后宫可就真真如战场了,我虽不喜欢皇上,不过在宫里日子不太难过,还是要感谢他齐家治国有方的。”

温贵妃和我急着听故事,谁在乎皇上怎样?齐齐把瓜子壳扔到淑妃身上,“讲纯妃!”

淑妃呵呵一脸闭眼装死,我们两个又想过去挠她又舍不得掀开毯子,只好一起高一声低一声地嚎:

“快讲纯妃啊——”

“讲纯妃啊——”

“纯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不知道纯妃在懿和宫打了几个喷嚏,会不会宣太医。

“皇上不是嫡子,亲娘死得早,论理皇位就是扔了也轮不到他,可他这个人脸硬心黑啊,杀母之仇放在一边,有妇之夫跑去勾搭许婵芳,呸,什么东西,不要脸的玩意儿,真是白瞎了瑶瑶一片真心,这种人在辽西早就被人打死了……“

淑妃娘娘骂了大半天皇上才回归正题:“许婵芳是许家的眼珠子。仁和太后作孽太多,一双儿女被她的贴身大宫女捂死了,听说先帝的王修仪死在仁和太后手里,一尸两命,没想到她姐姐就是仁和太后身边的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就把两个孩子弄死了……许家势大,仁和老太婆恶得很,戕害宫妃弄死皇子都不是个事,活该她死孩子,呸,都说先帝殡天的时候仁和太后伤心太过病死了,我一个字都不信,一定是皇上干掉了他,皇帝老儿确实是个很能隐忍的狠角色……”

“我说到哪了?哦,皇上跑去勾搭许婵芳,他那张脸,再加上能装,看上去人模狗样的,有心算无心,许婵芳肯定上钩啊,哭着喊着求着非他不嫁。许家人本不肯,先皇十二个儿子,谁知道楚王是谁啊!他们看中的是先太子,先太子的娘是许家人送进宫里去的,留子去母……可是仁和太后没了孩子以后就一直很疼许婵芳,许婵芳一哭她就心疼,正好那时候先太子脑子抽了,不知从哪知道他生母的事还偷偷祭拜,戳了老太婆的肺管子,许家就不满了,加上许婵芳天天念叨,一来二去,最后就选了楚王,皇帝老儿就这么着当上了太子——受封当天迎娶许婵芳做太子良娣,听说啊,俩人手牵手祭天祭祖就跟正经两口子似的,谁还记得瑶瑶这个太子妃?要不是沈老丞相不是吃素的,老太婆能逼皇帝老儿休了瑶瑶……”

“先皇受许家挟制,不想儿子也这样,所以后来先后把纯妃和我指给皇帝老儿,我们两家多少都能使得上力,我们家有辽西驻军,纯妃呢,南阳侯在南疆新立军功又是皇帝老儿的亲舅舅,听说当初皇帝老儿他亲娘因为母家暗弱,在宫里受尽欺凌蒙冤惨死,她弟弟因此立志投军,就是后来的南阳侯。后来先帝快死了又把贤妃指过来,也算得上对得起这个跟他不太熟的儿子了。”

“贤妃运气好,进东宫没多久皇上就登基了,我们才叫惨呢!许婵芳真是往死里欺负瑶瑶,后来我和纯妃来了,又往死里欺负我们两个。她那个人啊,阴恻恻的,平日里雍容华贵,害人的手段真是花样百出,把人整死还叫人捏不出一点错处来。她被皇帝老儿骗了不去怪他,偏偏对我们几个下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被男人骗找女人泄愤是不是有病……皇帝老儿是真能骗人,纯妃那会总是一口一个表哥地叫,为了这个被许婵芳罚了多少次也不改口,鬼迷心窍了!对比之下我就很机智了,我一看东宫四个女人有三个看上他就决定不掺和了,我是谁,我是人间不一样的烟火啊!怎么能喜欢大家都喜欢的男人?!又不是打叶子牌还要凑齐四个人。”

说了这半天都没说到纯妃,我和温贵妃都表示淑妃讲故事的能力太垃圾了,淑妃气得往我们身上扔瓜子壳,我们两个又扔回去,一边扔还一边呼喝以壮气势,扔瓜子壳扔出江湖斗殴的满怀豪情。

斗殴结果是淑妃因为一直在说话瓜子壳储备不足还不自量力以一敌二输得贼惨,只好继续给我们讲故事:

“纯妃一向自视清高,看不上我。我刚来东宫的时候觉得反正大家都是被许婵芳欺负的人,不如我们仨一起玩,被罚了也有个照应嘛!就经常约瑶瑶和她一起去如厕,结果她不仅拒绝我,还说我粗野没教养,她是不是傻!是人都要如厕好不好!有什么粗野的?!女孩子之间不一起去如厕还谈什么友谊?!”

“后来想一想她是皇上的表妹嘛,一家人一样蠢,正常。”

“纯妃比我和瑶瑶有骨气,许婵芳欺负我们,我和瑶瑶都不怎么说话,就低头任她欺负,我们觉得吧,许婵芳能欺负我们是因为她有后台,她后台一日不倒我们就只能先忍着,反抗有什么用……仁和太后一手遮天,我们错没错都是错……”

温贵妃:“怂就直说。”

“怂?不怂我们能撑到皇帝老儿登基?纯妃倒是不怂,一直梗着脖子叫着表哥不肯改口,两年”,淑妃竖起两个手指头,“掉了两个孩子。其中一个,许婵芳明知她怀上了还罚她跪了一天一夜……我和瑶瑶去救人差点把自己搭进去,不过她孩子没了连我们一起怨上也是厉害,当着我们的面说要是你们来早一点就好了,我就纳闷这么会说话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要是嘉乐这么会说话我一定会高兴得把她打死。”

“三皇子是皇上登基两年后许家倒了以后才生下的,诺,温媛媛,那会你进宫了啊,你难不成不记得纯妃就算是怀孕了也一副本仙女不想跟你们说话的样儿?”

温贵妃被勾起了惨痛的往事,气得居然在躺椅上坐了起来,青着一张脸:“她她她她她居然说我身为宫妃不好好侍奉皇上天天绣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是不务正业!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乱七八糟!这个人他娘的一点艺术修养都没有!自己没有高雅的业余爱好居然还敢说我不务正业?!她分得清楚什么是盘针套针戗针擞和针,什么是平绣段纹绣打子绣卷针绣吗?!啊?!她什么都不懂!!!她除了会板着脸装清冷又飞不上天她还能干什么?!”

暴怒的温贵妃真的很可怕,我抱着小被子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淑妃娘娘哈哈大笑:“原来你们还有这么一节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别瞪我了!不过,后来瑶瑶的小长安没了……皇上动过把三皇子抱给瑶瑶养的心思,纯妃从那个时候起就天天生病……唉皇帝老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脑残当智慧,他以为瑶瑶没了孩子给她一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就可以让她开心起来么……这是怎样一个智障,白白让纯妃跟瑶瑶结了梁子,瑶瑶又不要她的孩子!哎呀呀这对表兄妹真是智障一家亲啊一家亲。”

我问:“那纯妃在宫里就没跟谁走得近一点?”

淑妃摇头:“你觉悟太低了,仙人是不需要朋友的。”

我错了我忏悔。

温贵妃终于冷静下来:“我是真的不记得她跟谁走得近,说起来三皇子也六岁了?你们听过那孩子开口说话吗?”

我:“没有但并不能说明问题,嘉乐在外人面前也不怎么说话啊!”

温贵妃:“我不管反正纯妃就是个神奇的神经病。”

淑妃:“……额,话说我记得贤妃曾经坚持过三个月每天都跟她打招呼拉她坐在一起,企图带领她融入后宫大家庭来着。”

我:“后来呢?”

淑妃:“她让贤妃不要太聒噪。”

纯妃果然是个神经病!贤妃作为全后宫最贤惠大度热心肠的人都能被怼简直不能忍!

转眼就到了冬至,一年将了,我终于想起来,今年皇上来找我的次数着实没有去年多,皇上更多的时候陪着瑶妃——从她怀孕到生产到坐月子。

冬至前天晚上,皇上带着一身寒气走进未央宫,还没进门就喊我:“朕的娇娇儿呢?”

长忆睡着了,长思迷迷糊糊的我正在拍他,结果这么嗷呜一嗓子俩孩子全醒了!全醒了!醒了!了!

特么这个男人到底要来干什么!

长思哇的一声哭出来,他一哭长忆开始跟着哭,我和奶娘宫女嬷嬷们手忙脚乱,心头火起,我气得把枕头砸到皇上身上。

皇上一向喜欢我跟他闹一些小脾气的——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他喜欢我偶尔害羞,喜欢我偶尔顽皮,喜欢我跟他撒娇,喜欢我偶尔闹一点无伤大雅的小脾气,喜欢我活泼乖巧的样子。

他有多喜欢,就有多悲哀。

我这个枕头一砸,皇上果然哈哈大笑,我记得跳脚,冲上去竖着手指堵在他嘴边:“嘘!等他们睡着!”

不妨皇上一把扣住我的腰,嘴角微挑,眉目风流,顺势就把我的手指头含在嘴里了。

这个男人啊……

这个男人。


宫墙柳相关章节:

宫墙柳 |宫墙柳 第二章 |宫墙柳 第三章 |宫墙柳 第四章 |宫墙柳 第五章 |宫墙柳 第六章 |宫墙柳 第七章 |宫墙柳 第八章 |宫墙柳 第九章 |宫墙柳 第十章 |宫墙柳 第十一章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