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八月十六,宫里多了一位瑶美人。

淑妃和温妃一起砸了一堆杯子骂道:“呸!老坏胚子看上谁就自去看上,用个瑶字是要恶心谁?!”

我也觉得恶心坏了,我是真恶心,吐了一地,太医说,我有了身孕。

这个消息一来,贤妃娘娘先来看我,给了一堆东西要我好好养胎,淑妃娘娘说贤妃是真贤惠,没什么坏心,从在潜邸时就这样,以皇家的喜事为自己的喜事,以皇家的损失为自己的痛苦,真心实意绝不掺假,也不知道到底是哪根筋不对。

皇上是十天以后才来看我的,这十天他都陪着瑶美人,不,瑶淑仪,十天连跳这么多级,这位瑶淑仪也算是后宫一个传奇了。

皇上在八月底的一个黄昏踏进了兰芬阁,门外有两棵桂花树,秋风里一阵甜甜的馨香。

我看着皇上走进来,也不抬眼,规规矩矩地行礼:“皇上安好。”

他过来拉我的手,我故意缩回去,低着头,规规矩矩地请他坐,给他上茶,规规矩矩地回话,他终于不出我所料地露出惊恐的神色来。他紧紧地抱着我,颤抖着说:

“娇娇,娇娇儿,你别恼我,别恼我,我不好,这几天没来瞧你,是我不好,我再不这样了,再不这样了……”

他哆哆嗦嗦地吐出这些低语,我知道他每一个字都是真心,可越是真心就越是可笑,我伏在他肩上,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却咬着牙不肯哭出声来,他捧着我的脸,一叠声地哄着:“娇娇儿不哭。”

第二日,我被册封位婉贵妃,赐住长乐宫。

淑妃娘娘替我收拾东西搬家,我回头看着这座住了一年多的宫殿,忽而生出了在这里住了许多年的感觉来。

真是一入宫门深似海。

我拉着淑妃娘娘的袖子不肯走,三公主也拉着我的袖子不让我走,淑妃娘娘叫我们弄的哭笑不得,安慰我道:“小孩子长大了总是要自己住的,是不是?好了,我会日日去看你的。”

我:“娘娘还可以给我做醪糟鹌鹑蛋吗?“

三公主紧跟着点头:“孩儿也可以来一点。”

淑妃娘娘:…………

皇上对我这一胎很上心,他赐了我很多东西,给了我很得力的掌事姑姑,整个长乐宫被管得像铁桶一样,不容半分疏忽,饶是这样,淑妃娘娘还是不放心。

她跟温妃一起接管了我的所有生活起居,吃的穿的都由她们俩包了,宋美人和王宝林照顾过已故的清昭仪也十分有心得,清昭仪胎儿过大的事弄得她们心有余悸,每天都督促我多走走多动动。

十月,皇上带着瑶淑仪去秋狩,整个后宫就去了她一个,不可不谓荣宠,然而并没有太多的人在乎。

本来我被封了贵妃,位列四妃之首,贤妃再管宫务就不合适了,因此我刚住进长乐宫时,贤妃就带着令牌低眉顺眼地表示应该还给我。我愁得差点捶墙,宫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我并不想管,为了让贤妃继续卖苦力,我翻来覆去说了一车轱辘好话,表示贤妃娘娘管理才能全后宫第一,谁能比得上!贤妃娘娘因此感激得泪湿了眼眶,表示她一定会好好管着后宫保证不会出一点差错不辜负我对她的信任……

我们这才明白,合着淑妃爱好做饭,温妃爱好刺绣,贤妃……爱好管家?!

怪不得她对先皇后那么尊崇,先皇后殡天的时候她差不多跟我们一样悲痛,合着是为的知遇之恩啊?!

皇上不在家的日子,我安安心心地养胎,淑妃娘娘变着花样做营养餐,温妃给我做了好多衣服不算,还做了很多小男孩小女孩的小衣服,宋美人和王宝林每天抄一卷佛经为我的孩子祈福,三公主么,唔,她忙着替我的孩子起名字,什么李嘉言李喜乐,总之一定要有一个字跟她的名字一样。

贤妃管着阖宫上下大小事务,顺带关心三皇子念书笔墨够不够,三公主有没有好看的小裙子,四皇子和五皇子喝奶喝得好不好……每过两天就要来我这里汇报工作并关心我的身体,总之忙碌并快乐着。

淑妃偷偷跟我说,其实皇帝就在外面玩不回来也挺好的。

但皇上毕竟还是回来了,给我带来两只小白兔,我想起他从前也给我送过两只,后来被当时的陈贵妃当着我的面摔死在石头上。如今陈贵妃到伏龙寺出家了,我却做了贵妃娘娘。

皇上让我抱着小兔子,他给我画像,画上得女子低着头,抚摸着怀里的小兔子,头发挡住了她的侧脸,看不出她的模样,只能感受到她确实很温柔。

这一点都不像我,我摸着兔子,心里想的是芋儿兔真好吃可惜怀孕吃不得嘤嘤嘤,哪里来那么温柔的神情?

皇上握着我的问:“娇娇,像不像你?嗯?”他执着我的手,在画上写了一句诗:

愿同尘与灰。

我笑着想,皇上虽然可恶,却也有些可怜。

这一年过年很热闹,贤妃把一切安排得妥妥贴贴的,瑶淑仪却非要上场跳个舞,大家都面面相觑,本来先皇后和贤妃管理下的后宫一向井井有条很有规矩,宫妃们不用太折腾,只要安守本分就能得到应有的待遇,皇上多少还算雨露均沾,见不到皇上的低位嫔妃们也被照顾得很好,衣食无忧,并没有太强烈的争宠的动力,高位妃子们没被整死的一个比一个佛,阖宫上下已经很久没见到这种明晃晃争宠的场面了,当下大家都目瞪狗呆。

所以在这后宫生存已经残酷到要每个节日都准备节目的地步了吗?!

瑶淑仪穿着薄纱衣跳完一支奔月舞,皇上就抱着她离开大殿,剩下众妃眼巴巴地看着我,我看向贤妃德妃淑妃,她们脸上都写着一脸懵逼,我只好说:“皇上许是担心瑶淑仪穿得太少了,这么冷的天,瑶淑仪为了献舞不计个人身体健康,本宫也很担心她老了会得肩周炎,去穿衣服也好。众姐妹可都穿暖了?”

大家继续一脸懵逼地表示穿暖了穿暖了。

我说:“贤妃娘娘安排这除夕宴也不容易,咱们就再乐一会吧,回去也没什么事干么,啊,若是有什么事要回去的就先回去,不想回去的就继续吃。”

贤妃听见我这么体恤她,感动得泪流满面,连带着跟她交好的德妃也表示“贵妃娘娘真是美丽与品德并举的典范”。

这场除夕宴大家都吃得很开心,皇上不在,我又让她们不必拘束随便吃,到最后终于发展成一边吃菜一边回忆家乡介绍自己家乡风土人情的座谈会,末了大家齐齐围在一起干了一杯才兴尽而归。从此,宫里都说婉贵妃跟先皇后一样,是最慈爱最不摆架子的人。

皇上留着瑶淑仪在永安宫留到正月十五,瑶淑仪得宠本身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她一得宠就开始到处招摇挑刺欺负别的妃子,宋美人和王宝林有一次从金霞宫来看我,遇见瑶淑仪,被她罚跪了半个时辰,还是后来温妃过来的时候解救了她们。可是瑶淑仪转头就去向皇上告状,金霞宫三位宫妃都被罚俸抄书。

我不知道若是先皇后在会做什么,而我,我让皇上给的掌事何姑姑伺候着,弹起一曲凤求凰。何姑姑伺候得十分周到,因为我平时并不怎么用她。

皇上来看我的时候带着愧色,我不必跟他闹脾气,我只需要淡淡地笑着就好,我淡淡地笑,淡淡地行礼,淡淡地回话,他就慌了,搂着我又是安慰又是哄,我这次不理他,自顾自地去弹凤求凰,一曲终了,他把我扣在怀里说:“娇娇,我求求你了,你笑一笑,你这个样子我心里慌得很。”

我躲着他不看他,问他:“妾生孩子的时候,皇上可以来看妾一眼吗?妾有些怕,清昭仪……”

皇上吓坏了:“不许想清昭仪的事!朕以后天天守着你,一直到你把孩子生下来朕都守着你。娇娇,娇娇不怕……”

皇上又天天陪着我了,不得不不说,这个男人,只要他愿意,他就是最温柔的丈夫。

瑶淑仪倒也不是没来截人,我又不怕,我其实也并不想要皇上天天来陪我。我只需要在皇上被瑶淑仪截走的夜晚,让皇上给我的掌事姑姑伺候着,在院子里弹一曲凤求凰,再迎风站一会就够了,站多了我怕对孩子不好。第二天皇上就会带着一堆赏赐过来。

我对淑妃娘娘说起这件事,淑妃娘娘啐了一口:“呸,我都替他累。”

温妃喂我吃了一块麻辣豆腐,淑妃喂我吃一勺子老醋花生,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怀了胎就又爱吃辣又爱吃酸,天知道怀的是个啥!

淑妃说,小柳儿,你别太花心思,好好养着把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是正经。

温妃说,小柳儿,我们都没事,我们只要你平平安安的。

我说,好。

六月,皇上带着瑶淑仪去行宫避暑了。

这件事的起因是瑶淑仪对皇上说她自进宫以来没出去别的地方看过,皇上大手一挥,决定带她去城外行宫避暑。关于去年他们一起去秋狩的事情,他俩一起失忆了。

他们走了,后宫又开始慵懒安逸井井有条的日子,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期望这样的日子久一点再久一点。

五皇子满了周岁开始学说话,宋美人和王宝林努力教他叫温妃“母妃”,温妃在这一声呢喃不清的“母妃”中落荒而逃,并没有因此生出什么母爱,不过她给五皇子做了两件小肚兜,一件绣着福娃娃抱锦鲤,一件绣着狮子滚绣球,宋美人和王宝林双双喜极而泣,觉得五皇子跟了温妃真是上天眷顾,清昭仪在天有灵。

按着时间来算,我本该四五月就生的,可这个孩子实在慢腾腾的不着急,一直到六月十五我才发动。

生孩子那日的事我实在记不得了,我只记得很疼,恍惚之间我想起当时说的一句话:妾生孩子的时候,皇上可以来看妾一眼吗?妾有些怕……”

皇上怎么说的,哦,他说,“……朕以后天天守着你,一直到你把孩子生下来朕都守着你。娇娇,娇娇不怕……”

我自然不怕,我不怕是因为淑妃温妃宋美人和王宝林甚至贤妃都在外头替我操持,人呐,总是很难分清楚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

譬如当时说那句话,我能分清楚我自己和皇上是不是真心的吗?

不能。

我生了一对双生子。龙凤胎。男孩儿大一些,女孩儿小一些。淑妃娘娘抱着孩子在我耳边说:“小柳儿,你真是个有福气的人!”

我醒过来的时候,皇上坐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胡子拉碴,脸色憔悴,见我醒过来,都不敢碰我:“娇娇醒了?你醒了?还难受吗?”

后来我才知道,我脱力昏睡了三天,皇上得知我生产的消息,连夜从行宫赶回来,在我身边守了三个晚上。

这么说起来,倒好像十分情深义重。我这样想着,有些想笑,有什么用?终究都是三个字:来不及。

皇上一心一意地陪着我,替我梳头,喂我喝药,抱孩子给我看。白天他去御书房处理国事的时候,有时候还把孩子带过去,有一次他抱着我的六皇子跟一帮大臣讨论江南水患之事,孩子哭了他就颠一下,孩子哭了他就颠一下,一时传为奇谈。

六皇子和四公主的名字他想了很久很久,后来皇子叫李长思,公主叫李长忆。

这两个名字很好,我也很喜欢,只有嘉乐不高兴,因为两个宝宝居然起名都不随她!我们商量了一下,长思的小名就叫嘉嘉,长忆的小名就叫乐乐,嘉乐得偿所愿,跟我共享了一碗山参炖花胶,抱着我的脖子说:“你要最喜欢嘉乐!不可以喜欢父皇!嘉乐才是你的好朋友!”

前朝呼吁立皇后的呼声越来越多,尽管祖父他们一向低调,但我的家世摆在那里,又有儿女又有宠爱,一时呼声很高。贤妃娘娘的娘家不甘示弱,还有纯妃和德妃,她们也是有儿子的人,一时闹得乱七八糟的,皇上替我洗脚的时候问:“娇娇儿做皇后好不好?”

我说:“修哥哥,我不知道怎么做皇后……”

自从生了孩子,他就再也不肯让我叫他皇上了,我虽然有些犯恶心,到底还是顺着他叫一声“修哥哥”,他高兴得抱着我转圈圈。

“做皇后不难的,娇娇儿住到未央宫去就好,旁的都没什么变化的,嗯?不怕的。“

我靠在他怀里拿手指戳他的手,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他叫我戳得起了兴致,伸手往我肋下挠我痒痒,我一向最怕痒,在他怀里笑得直挣扎,他也笑得开心,一叠声地叫我:“娇娇儿……娇娇儿……”

然而立后的事到底没有定下来,皇上嘴上说立我为后,心里怎么打算的谁知道?淑妃娘娘盘算着,摇头跟我说:

“德妃家世不显,她爹就是个从四品太中大夫,也没什么本事,这辈子能不能往上升都难说。纯妃她爹南阳侯倒是分量足,还有贤妃背后有大将军府……不对,贤妃没戏的,但凡皇上有意立她就把小五给她养了。其实还有温媛媛,她也算是有儿子的,不过除非皇帝老儿脑抽了,不然不会立她。那就还有你,德妃和纯妃。皇上不想外戚权太大,可皇后母族也不能太式微……你是最合适的,你儿女双全,家世高,但家族权力不大,江太傅毕竟年纪大了,你父亲叔父虽然得力,眼下不过三品,还有的慢慢升……”

她这番说辞温妃不同意:“老坏胚子脑子异于常人,鬼才知道他怎么想的。再说了,你别忘了纯妃她爹南阳侯是皇帝老儿的亲舅舅。皇帝老儿亲娘死的早,要不是这个舅舅和沈老丞相他能入主东宫登基上位?仁和太后不活撕了他!沈家给他逼走了,南阳侯可一直顺顺当当屁事没有,连带纯妃也平平安安地过了这许多年,谁知道他是不是最信任南阳侯,就等着给纯妃铺路呢。”

淑妃:你最近是不是看话本子了?

温妃:是,话本里就是这么写的,宋美人自己写的话本,怎么了?

?!宋美人居然还会写话本?!这后宫真是人才济济!

立后的事一直闹到年底也没个准话,我倒是无所谓,我们迷上了宋美人的话本,每天都听着宋美人笔下的皇帝被骗,被打,被戴绿帽子,过得非常开心。

过年很热闹,瑶淑仪今年不跳舞了,她怀孕了,皇上坐在我身边,一边亲亲我的鬓角,一边频频看向瑶淑仪,我真担心他精神分裂。由于没人搞特殊,皇帝没有提前离席,大家就不能畅谈故乡亲人,也不能举杯共庆,一时都很失望。散席的时候我甚至听到一个御女很小声地说:“今年真没意思啊,难得跟娘娘们都聚在一起,我还想了几个笑话想讲给贵妃娘娘听了,她一定会很喜欢的……”

我真想拉住她喊“来来来快讲给我听我要听”,但是我被皇上带走了。

皇上今年的操作非常优秀,他带着我和瑶淑仪一起看烟花,我和瑶淑仪相视懵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你为什么在这里”和“我为什么在这里”。

两个人看烟花是温馨,三个人看烟花就是眼冒金星,看到一半瑶淑仪开始叽叽歪歪,皇上开始跟她搂搂抱抱,烟花那么好看,结果只有我在看,简直暴殄天物。待烟花看完了,瑶淑仪还蹭在皇上怀里,我倒是很规矩地行了礼就回长乐宫了。

皇上这个人,要不淑妃和温妃怎么总是背地里骂他呢,百般求着他的他非要走,不要他的他又要跟上来。我回到宫里刚换了衣服躺下他就来了,我不肯起床,他就自己换了衣服钻到我被窝里,一声声“娇娇儿你生气了吗?娇娇儿你别生气“地闹我,我给他闹得烦了,随口说:“娇娇明天醒了就不生气了。”

第二天醒过来,他把我翻过身子,亲着我的嘴角说:“娇娇你说你醒了就不生气了。”

我好想笑啊,但我到底只是轻轻地吻回他的嘴角说:“嗯,不生气了。"

他一下子愣住了,回过神来一阵狂喜,抱着我转了好几个圈,把我按在怀里盯着我的眼睛追问道:“你说,娇娇你说了,你再不生气了!”

我说,嗯。


宫墙柳相关章节:

宫墙柳 |宫墙柳 第二章 |宫墙柳 第三章 |宫墙柳 第四章 |宫墙柳 第五章 |宫墙柳 第六章 |宫墙柳 第七章 |宫墙柳 第八章 |宫墙柳 第九章 |宫墙柳 第十章 |宫墙柳 第十一章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