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淑妃娘娘把一块杏核酥抛进嘴里,又塞了一块到我嘴里,那酥太大了,嚼都嚼不动,淑妃娘娘搂着我笑道:“小柳儿,你这嘴里鼓囔囔的真像只小松鼠。”

我翻着白眼把杏核酥咽下去问:“皇后娘娘被雨淋湿了怎么办?皇上会欺负她吗?”

淑妃揉了一下我的脑袋:“没事的,今晚应该不会有事的。瑶瑶太傻了,太傻了,她从前跟你一模一样,傻,爱吃,爱玩,我那时候刚从辽西嫁进东宫,第一次去见太子妃,一见面她就给了我一把葵花籽,我们还一起偷偷去捞鱼,许良娣告发了我们。那会的皇后,就是后来死了的仁和太后,是许良娣的姑姑,那个老太婆坏的呀!我们就一起被罚抄书,哎呀呀半夜的时候皇上——那时候还是太子,翻窗就来了,还跟瑶瑶赔礼道歉,瑶瑶不理他,他就没皮没脸地求,哎呀呀,我那时候还偷偷羡慕过呢!后来……”

她的声音一点点弱了下去,带着模糊不清的呜咽,“……后来瑶瑶生下一对龙凤胎,我们说女孩叫小长乐,男孩叫小长平,高兴了三天,仁和太后和许良娣就把小长平从我怀里生生抢走了!我对不起瑶瑶……我对不起瑶瑶……我到太子那里去求他,跪了好久,我的膝盖就是那个时候落下毛病的,可那时许家一家独大……三个月后许良娣也怀上了,我们本来以为可以把小长平接回来,可是小长平没了……他们说是赵王妃把他捂死的……啊,啊小柳儿你不知道,我跟瑶瑶差点把眼泪哭干了……我们都知道不是赵王妃,可是有什么用啊!太子那时候用得着许家,他也想扳倒赵王,就这样,赵王被贬去守皇陵,许良娣生了个女儿,瑶瑶没了小长平……要不是有小长乐,她那一病怕是难好……”

她微微仰着头,我靠在她肩上,她身子微微颤抖,声音却很空洞:“我跟许良娣前后脚生了女儿,所以没什么人记得嘉乐,这样也好,我想嘉乐可以和长乐一起长大,她们两个也很要好,总是乖乖的坐在一起玩布偶……后来长乐没了……许德妃的女儿把她推进御花园的湖里……”

凉风吹进来,烛影摇摇晃晃,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仿佛一曲支离破碎的凤求凰。

九月十六,护国公陈氏满门抄斩,夷三族,皇贵妃贬为赵御女,迁宫再思宫。

皇后娘娘昨晚上受了寒,咳得上气接不到下气,我们一早到未央宫,就看到皇上也在,拿着药碗在一旁,神情有些手足无措的意思。皇后娘娘也不看他,不像平日那样亲切,分明是公事公办的神情:“皇上且去处理国事罢。”

皇上倒难得带上了低三下四的样子:“那朕晚些再来看你。”

皇上出去了,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我们一眼,我们也不是很在乎,她一走,淑妃娘娘就气呼呼地冲上去摇皇后娘娘:“我听说你把陈彩容保下来了?嗯?我听说你低头求皇帝老儿把那个欺负了我那么久的陈彩容保下来了?!“

她抓着皇后娘娘的肩膀前后摇晃,皇后娘娘笑得喘不过气,我拉着淑妃娘娘喊:“您老人家悠着点!皇后娘娘身体不好!”

皇后娘娘笑了许久才给炸了毛的淑妃娘娘顺毛:“阿柔,陈彩容不是坏人。她是跋扈不讲理,可她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皇后娘娘摇着头,她微微蹙眉的样子真美啊,“她是被人一步步惯成这个样子……欺负你的不是陈彩容,是……是那个人。她跟我一样,是个傻子,兔死狐悲,以伤其类,阿柔……”

淑妃娘娘气呼呼地抱着皇后娘娘,把她蹭得衣服都皱了:“好了好了,但是你要保证你要最喜欢我!我,温媛媛和小柳儿,我们才是你的好朋友!陈彩容要排在后面!”

这样的争宠模式真是别具一格啊!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快活,皇后娘娘依然生病,宫里的事情都给贤妃娘娘管,贤妃娘娘不敢僭越,每天都恭恭敬敬把处理好的宫务拿来汇报给皇后娘娘听。我们巴不得她多替皇后娘娘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因此天天换着词夸她,夸她能干聪明无私忘我,淑妃娘娘还给她做了小点心吃,贤妃娘娘被哄得乐得找不着北,干活更卖力了。

陈贵妃,不,陈御女经此一事,彻底成了皇后娘娘的死忠粉,每天最早到未央宫最晚走,大到替皇后娘娘梳头小到扶皇后娘娘起身她都要干,未央宫的掌事姑姑每天都活在被陈御女抢走工作的阴影里,愁出了三根白头发。

淑妃娘娘:“这感情呐,就是有先来后到,咱们同甘共苦的,跟某些半道截胡可不一样。”

陈御女:“皇后娘娘喝盏燕窝。”

淑妃:“唉,说起来,瑶瑶你记不记得上次跟我和媛媛说的想吃蟹酿橙?蟹肉寒凉,今年你吃不得,明年你大好了我给你做”

陈御女:“娘娘要不要披件衣服?”

淑妃娘娘怒不可遏,每天联手温昭仪争宠,陈御女替皇后娘娘梳头发,温昭仪就拿出为皇后娘娘新作的嫣红镶兔毛海棠花披风,淑妃娘娘就端出亲手炖了两个时辰的佛跳墙,卯足劲地秀姐妹情深给陈御女看。皇后娘娘卧在床上指着她们笑着说:“多大的人了,小柳儿要笑你们了。“

皇上倒是不为难皇后娘娘了,还去看了皇后娘娘好几次,可不知道为什么,又不去找了。淑妃娘娘骂道:“他以为瑶瑶愿意给他好脸么?还不是为了陈彩容……他还真的以为瑶瑶肯搭理他了?!呸!”

皇上开始频繁地召见我。

皇上问我:“娇娇儿,朕看你常去未央宫?”我就着他的手吃下一块蟹壳黄,点点头,含糊不清地说:“皇后娘娘教妾翻花绳,妾喜欢皇后娘娘。”

皇上笑着说,娇娇儿是个爱玩的。

陈家倒了,皇上心情自然是很好的,从前先帝受大臣掣肘,万事做不得主,皇上是在他的兄弟中杀出一条血路才得以登上大宝的。他登基不到五年,扳倒了许家,陈家,逼走了皇后的娘家沈家,这才算是彻底把朝政握在自己手里。他懒洋洋把我拥在怀里,挑起我的下巴亲亲地吻着,对我说:“娇娇儿,朕跟你保证,你这辈子都会好好的,咱们的孩子也会好好的。”

这年过年,皇后娘娘已经病得起不了身,贤妃娘娘把宫宴安排得很精彩,但我们却有些心不在焉。宫宴散了,我们回到怡华宫,我都上床了,皇上突然带着一身寒气冲进来,脸色很难看,抱着我很久不说话,过了一阵子又笑了,对我说:“娇娇儿,修哥哥带你去看好东西。”

他亲自替我换上一身浅青色的衣裙,又为我披上他亲自带来的大红色狐狸毛披风,带着我去御花园的湖边上看烟花。烟花很美,很美,他在我身后拥着我,吻着我的脸颊,我听见他轻轻地说:“娇娇儿,这是新的一年,咱们也会有新的开始。”

我靠在他怀里,假装没听见:“皇上,烟花真好看。”

烟花是好看,只是不长久。

世间多少倾城色,不过繁华一瞬间。

那天晚上我没有回怡华宫,跟皇上去了永安宫,皇上一直留我留到元宵节。他陪我下棋折梅,陪我弹琴写诗,给我讲故事,唱小曲哄我入睡。我在他怀里写了一次又一次: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我真想问皇上,后面的你怎么不写下去呢?但我什么都没说。

我也没有说,皇上,妾知道,除夕夜你是因为进不去未央宫才来找妾的。

宫里的人都说我这个宠妃太不知收敛了,皇后娘娘却不在意,还赐了很多东西给我,说我侍君辛苦。

侍君不辛苦,吃不到淑妃娘娘做的好吃的才是真难受啊!

过了年,皇后娘娘的病更不好了,到了二月,娘娘已经起不了床,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清醒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少。我们整天陪着她,喂她喝药,给她讲趣事,但皇后娘娘连冲我们笑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陈御女替皇后娘娘抄了很多本佛经,淑妃娘娘和温昭仪干脆搬到未央宫里住着,两个人轮流睡在皇后娘娘床边的小榻上,我和三公主两个人都很害怕,每天躲起来偷偷地哭,哭完又待在皇后娘娘床前说话,盼着她能突然开口说:两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来,我给你们讲个小麻雀的故事好不好?

花朝节那天晚上,太医说皇后娘娘不成了。我们围坐在皇后娘娘床前,大家都咬着牙哭,快到子时的时候,一声烛花爆响,皇后娘娘突然睁开眼抓着淑妃娘娘喊:“阿娘,阿娘,娇娇要回家,阿爹给娇娇做风筝……“

我们都不敢动,皇后娘娘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不记得我们,不记得深宫,不记得负心的丈夫和夭折的孩子,只记得千里之外的老父母,她一声一声地喊:

“阿娘,阿爹,娇娇要回家……“

皇后娘娘辞世这一年将将二十三岁。她十四岁嫁给还是楚王的皇上做楚王妃,十六岁做了太子妃,生了一双儿女,儿子很快就没了,十八岁皇上登基,她做了皇后,半年后失了女儿,十九岁生了小儿子,二十一岁小儿子也没了,娘家祖父突然病逝,一家子远离京城,从此缠绵病榻,二十三岁的生日还没过就撒手人寰。

皇上大病一场,淑妃娘娘也大病一场,陈御女自请去伏龙寺出家为皇后娘娘祈福,我和温昭仪去送她的时候,她脸色苍白,跟我们说:“从前的事,是我对不住你们。如今……如今再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在伏龙寺替你们祈福,希望你们在宫里都平平安安。”

皇上病好以后,追封皇后娘娘为“敏慧皇后”,淑妃娘娘和温昭仪觉得这个谥号俗得不得了,骂骂咧咧好几天。

我也想跟着骂,但我没空,我不得不经常在永安宫陪着皇上,听他一声一声“娇娇儿”的叫着我,弹凤求凰给他听。

皇后娘娘一走,宫里的气氛就很不好,因为皇上不高兴,贤妃娘娘跟淑妃娘娘不高兴,我和温昭仪也不高兴,纯妃不怎么说话的,郑妃怀着孩子不出门,清婕妤怀相不好躺着养胎,一众高位嫔妃都不高兴,别的小妃子就连笑都不敢笑了,大家都沉浸在国母早丧的悲痛中。

这种悲痛有很大的程度是真心的。皇后娘娘是好皇后,她处事公正,为人慈爱,对每个嫔妃都很好。皇上想不起来的那些妃子,放在先帝时期就是任人宰割的命,皇后娘娘却永远不会忘记她们中的每一个人,克扣物资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宫里也不是没有过无头冤案,但皇后娘娘从不偏听偏信罔顾人命,很多低位妃嫔不是靠着皇上,而是靠着皇后娘娘才平平安安地活着的。

一直到五月,郑妃和清婕妤先后生下了两个皇子。

皇上登基五年,膝下却十分凄凉,活着的孩子只有三皇子和三公主两个,现下添了两个皇子,皇上乐得不得了,终于想起来我进宫之前郑妃是他最宠爱的妃子,天天去陪她,又把她晋为德妃。

清婕妤……清婕妤晋为昭仪,但是谁都知道,清昭仪没有多少日子了。她怀孕的时候被陈贵妃一个劲地补,补得胎儿过大,生孩子折腾了三天,孩子落了地她自己却不成了。

念着同时进宫一场,我去看看她,她身边围着宋美人和王宝林——这两个人也是跟我同时进宫的,比我还早承宠呢!可这一年过去,我都快忘记她们的样子了。

她们三个显然感情很好,亲姐妹一样的,宋美人和王宝林眼睛都肿了,跪下来求我说:“婉修仪,求求您跟皇上说说,过来看杨姐姐一眼吧,杨姐姐到底是生了皇子啊!”

我跟淑妃娘娘说起这件事,淑妃娘娘说:“你真像瑶瑶啊!净管些跟自己无关的事!罢了,你可以等皇上来了说一说。你问我怎么说?嗯,就跟你求我做腌笃鲜时那副欲言又止的眼巴巴的小狗腿子模样就可以了。”

呸!谁是小狗腿子!

第二天皇上召见我,我乖乖地拉着他的袖子冲着他笑,他喂我吃芙蓉糕我也笑,他陪我下棋我也笑,他终于绷不住了,把我整个儿圈在怀里,新生的胡茬扎着我的脸:“小坏丫头想要什么?”

我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他,大半晌才把清昭仪的事情说了,皇上一听就变了脸色,摔了桌上的杯子:

“你让朕去看别的女人?!嗯?你让朕去看别人?!”

合着那些女人不是你自己选进宫的么你这个神经病!

我真想指着他的鼻子骂,但我不敢,一时委屈得不得了,忍不住哭起来:“你不去就不去,你骂我做什么?!”我一向不会吵架,哭起来说话更是乱七八糟的,只一边抽泣一边说:“你这七天都去看德妃娘娘了!我只是觉得清昭仪很可怜,她生了孩子身体不好你都不去看她!她好可怜!好可怜的!我要是跟她一样,我,我,我会好害怕的……”

皇上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低着头亲着我的眼泪,我的鬓角,我的额头,我被他亲得哭都哭不利索,他在我耳边一遍一遍地说:“娇娇儿不哭了,朕不好朕不好,朕不该那么久不来看你,朕不好,你放心,你和咱们的孩子都会好好的,你会好好的……“

他那样神情,一字一句像在发誓。

那天晚上,他在床笫之间格外温存,一声一声地在我耳边低语:“娇娇儿,你给修哥哥生个孩子——要生三个,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我教咱们的儿子骑马射箭,给咱们女儿扎秋千做风筝!“

他到底还是去看了清昭仪一眼,宋美人和王宝林因此对我感激莫名,看我的眼神仿佛看着观音菩萨。

六月,清昭仪辞世,皇上没什么反应,贤妃娘娘把她的后事办得风风光光的,但正如淑妃娘娘说的,这有什么用。

清昭仪一死,五皇子的去向就很成问题。高位的嫔妃里,淑妃有三公主,纯妃有三皇子,郑德妃有四皇子,贤妃温昭仪和我都没有孩子,淑妃娘娘幸灾乐祸:“完了,温媛媛要替皇帝老儿养孩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问为什么,淑妃娘娘说:“贤妃跟我差不多,她是林大将军的女儿,从前有许陈沈三家挡在前面还好说,如今朝中就他们家势大,皇上不会让她有孩子的。你呢,皇上估计想让你自己生。温媛媛她爹是皇上的肱骨之臣,皇上很乐意她生个孩子的,可是温媛媛生不出来啊!所以只能把个孩子给她,好让户部尚书感激涕零为皇上卖命地省钱啊!”

果然,第二天皇上就下旨晋温昭仪为温妃,抱养五皇子,温妃气得把怡华宫的摆设砸了一地。

淑妃娘娘心疼得想死,指着温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一边替她抚着胸口顺气一边对温妃喊道:“娘娘!那棵红珊瑚树是皇后娘娘给的!“

温妃把红珊瑚树放了回去,还伸手摸摸它以示安抚。

“我不想养孩子啊!养孩子好可怕!养孩子我就不能绣花!我前天刚刚得了一个新的花样子!我还想绣十二副瑶瑶姐的绣像!我不要给皇帝老儿养孩子!他自己的孩子自己养!”

温妃哭得实在太惨了,不知道的以为皇上死了呢。安慰了半天,温妃依旧不肯回金霞宫,跟淑妃娘娘一起把皇上从肉体到灵魂都骂了一遍,末了到底是我福灵心至:“那什么,宋美人和王宝林跟清昭仪关系好像挺好,要不把她们弄一个到金霞宫住着帮你看孩子?”

温妃大喜,夸我聪明过人,淑妃娘娘挽了袖子给我做了碳烤猪颈肉和花菇笋丝虾仁汤以资鼓励。

宋美人和王宝林双双住进了金霞宫,两个人特意来怡华宫给我磕头,这个头磕得真心实意,她们都很爱五皇子,把他照顾得特别好,温妃没看过一天孩子就白升了位份,自己也很不好意思,只好给宋美人和王宝林一人做了一身衣服,把她俩吓得不得了。

我们冷眼瞧着,发现宋美人和王宝林都是很本分也很仗义的人,因此两宫往来串门的时候,也就经常捎上她们,慢慢地也就熟络起来。

八月十五中秋节,贤妃娘娘依旧管着宫务,把中秋宴办得有声有色,我觉得她有些可怜,前朝在议立后之事,贤妃娘娘本来各方面都很好,照管后宫尽心尽力,就因为无子无缘后位。

皇上看着歌舞,大部分妃嫔看着皇上,我高高兴兴地吃着柚子,淑妃娘娘在发呆,满脸绝望的温妃娘娘不得不带着五皇子跟带着三皇子的纯妃坐在一起,浑身上下都写着“快把孩子抱走”六个字。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皇上已经叫一个舞姬走上前去了,我看过去,那张脸我很熟悉,很美的一张脸,只是缺了几分看破红尘的仙气,相似的五官不同的气质,反正我是不会把她错认成皇后娘娘的,但皇上么,不好说。


宫墙柳相关章节:

宫墙柳 |宫墙柳 第二章 |宫墙柳 第三章 |宫墙柳 第四章 |宫墙柳 第五章 |宫墙柳 第六章 |宫墙柳 第七章 |宫墙柳 第八章 |宫墙柳 第九章 |宫墙柳 第十章 |宫墙柳 第十一章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