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五月二十  皇上召见我了。

口谕传来的时候我在跟三公主翻花绳,我们翻得都不好看,淑妃娘娘很大声地嘲笑我们。我们气呼呼的,大声说再也不理淑妃娘娘啦!结果淑妃娘娘说晚上做炸酥肉不给我们吃,我们又毫无骨气地去给她捶背捏脚。

来传口谕的是皇上身边的太监总管,白白胖胖的,笑起来很像我娘家的大管家,我挺喜欢他的,但我不想见皇上。

淑妃娘娘问我,想不想帮皇后娘娘,我说想,她说那你就去。我说去了我该说什么,淑妃娘娘说,你什么都不用说。你就是小小地闹一下脾气也不妨事。

我有些明白了。

我又不太明白了。

我真是太蠢了。

我就蠢兮兮懵懵懂懂地去了永安宫。

皇上见了我就来拉我的手:“娇娇儿,来。”

来你个头。

我扁着嘴,把手背在身后,低着头不看他。

他叹了一口气,拥着我说,就知道你要跟朕闹脾气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自顾自地挽起我的袖子,问我:“手还疼吗?”

都过了好几天了,早就不疼了。给我擦药油的是淑妃娘娘,不是皇上。

一个男人的女人被他的另一个女人打了,他的又一个女人为被打的那个擦药拭泪,好几天过去了,这个男人问被打的女人,还疼吗?

这是怎样混乱可笑的男女关系。

但是我还是带着哭腔说:“不疼了。”

他长长的叹气,把我抱在他腿上:“看着朕。”

我不肯,他就低头亲我,亲我的额头,我的眼睛,用他的额头贴着我的,眼里含着二十多年的深情。

我靠在他身上,眼泪到底簌簌落下,我知道我为什么哭,为了皇上,为了我自己,为了皇后娘娘和淑妃娘娘,为了这凄惨又无力的命运,我哭得三分伤心,五分慨叹,还有两分梨花带雨的楚楚可怜。

我一边哭一边抽噎着说:“不疼。我不疼。”

皇上哄了我很久。这天晚上他什么都有做,只是抱着我,问我:“你生朕的气吗?”

我说:“妾可以生气吗?”

他说:“娇娇儿当然可以生气。娇娇儿做什么都可以。”

我说:“那我生气,我都要气死了!”

他笑着蹭我的脸:“娇娇儿不生气,是朕不好。朕跟你发誓,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我不说话,他就一直亲我。一直亲一直亲,一边亲一边说:“不生气了好不好……不生气了……”

后来他说:“娇娇儿,你乖乖听话,住到长乐宫去好不好?这些日子朕没法子照顾你,你住到长乐宫去,不要掺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等这段日子过去,就好了。你喜欢小公主,咱们就生一个小公主好不好像你一样,又乖又聪明。”

他错了,我的孩子若是像我,就蠢到没救了,还淘气,怎么会又乖又聪明呢?

这世上是有又乖又聪明的女孩子,却不是我啊!

我过了很久才说:“我……妾会乖乖待在兰芬阁不出去的。皇上不要让妾去长乐宫,长乐宫太大了,只有一个人,妾害怕。淑妃娘娘对妾很好,妾求求皇上……”

我说得很慢,很为难,泪眼迷蒙地看着他,不出意外看见他心疼的神情。

他真是温柔啊,他说,好。

我睡着的时候,他拍着我的背,我听见他缓缓地念: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最可怜莫过于当年的抱柱信也是假的,今日上望夫台却是真的。

只望后来人不要把信口开河的抱柱信当真。

回到怡华宫,我把这天晚上的事讲给淑妃娘娘听,淑妃娘娘听见我不肯听皇上的安排去长乐宫,不肯抽身事外避开这些纷扰,笑着做了一桌子好吃的,不知她从哪里弄来了兔子,一道红油芋儿兔辣得我嘴巴都肿了,怎么这么好吃啊!

淑妃娘娘说,小柳儿,这桌菜,一来多谢你如此仗义,不辜负我们一片真心。二来多谢上天,你真是歪打正着了。

我问能不能麻烦您把详细情况跟我好好说,这么说一半留一半,在说书摊子上是要被打死的。

淑妃往我嘴里塞了一块兔肉:“以后跟你细说,你这会儿,半知道不知道的更好。“

接下来三个月皇贵妃过得相当风光,皇上偶尔会召见我,大部分时候还是去她那里。跟我一同进宫的清婕妤怀了孩子,两个月大了,皇上命她搬到皇贵妃那里去,由皇贵妃亲自照料,这基本上就是说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皇贵妃的了。可怜的清婕妤整天都苍白着脸,前几个月她还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呢,如今自己做了可怜人了!

郑淑仪也怀了孩子,升做郑妃,淑妃娘娘说,郑妃父亲只是一个从四品太中大夫,这个孩子多半会平安生下来的,只要她自己小心点。郑妃确实很小心,她跟贤妃好上了,贤妃无子,又特别大度贤惠,眼下被皇贵妃压得抬不起头,有了郑妃譬如有了盟友,这些天看郑妃肚子那慈爱的眼神我都怀疑贤妃不是皇上的女人,是皇上他妈。

这些事我们都不管,淑妃娘娘本来就不带我们出门,我们连御花园都很少去,连三公主都知道,御花园发发虽好看,自己去看是会被坏人抓走的!

三公主在换牙,话说不利索,也不能跟我抢吃的,我天天当着她的面吃糕点给她看,淑妃娘娘乐得看戏,小丫头只能抱着皇后娘娘的脖子告状。皇后娘娘笑得不得了,轻轻地拍了一下我当做惩罚。

皇后娘娘还在禁足,我们觉得这样很好,没人来烦娘娘,娘娘可以好好养病,未央宫也很大了,在未央宫走一走散散步,我们多去陪着她,何必非得出门呢!

我们几乎每天都去陪皇后娘娘,温昭仪最近迷上了做布偶,做了一套十二生肖以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开始做猫咪形状的布偶。淑妃娘娘每天都在寻思新菜色,什么荷叶莲蓬粥,冰糖冬瓜羹,试验成功了给我们吃,试验不成功……

送去永安宫。

淑妃娘娘说反正皇上不会吃她做的东西的,就算吃了,她的手艺就算把菜做毁了也比各宫加起来强!

皇后娘娘教我弹琴下棋,她真是什么都会!她弹的凤求凰才真的好听呢!不过皇后娘娘安慰我说,我弹的更有活力,她在病中,弹凤求凰也像在弹病中吟。

她不是生病,她是太伤心了,我知道的,不过我没这么说,我说,娘娘多笑一笑,多吃点东西,病很快就好啦!

皇后娘娘字也写得很好,不出我所料,她也是写簪花小楷,我们的簪花小楷甚至有些像。

我们说起我们小时候,好巧啊,我们都是坐在祖父的怀里,由着祖父教着习字的。她的祖父是沈老丞相,是我祖父江太傅常常提起的呕心沥血的“沈兄”,我祖父的这位“沈兄”,桃李满天下,先帝最相信的人就是他,后来二十岁的皇上登基了,他雄才大略,也心狠手辣,一朝天子一朝臣,沈老丞相一年前告老致仕,三个月后就死了。

皇后娘娘在京城都没有家了,她爷爷逝世了,她父母叔伯兄弟都回乡丁忧了。

她十四岁嫁给还是藩王的皇上,生了三个孩子,到二十四岁这年,她的孩子都死了,她的娘家人走了,在她的小儿子死了一年多一点,祖父死了不到一年的时候,她的丈夫又选了十二个花骨朵一样的女孩子进宫。

所以皇后娘娘一天一天地养着病,咳得却越来越厉害了,未央宫的掌事姑姑哭着说,皇后娘娘的帕子上有血,晚上整宿整宿地咳。

可是皇后娘娘不许我们晚上留下来照顾她,她也不怎么抱三公主了,怕过了病气给她。我们都很担心,淑妃娘娘变着花样做药膳,可皇后娘娘还是一天比一天瘦。

每天早上我们还得给皇贵妃请安,皇贵妃坏得不得了,每天都在各种找茬,我跟淑妃娘娘跟鹌鹑一样不说话也被折腾得够呛,纯妃也逃不掉,她有三皇子,皇贵妃不会忘记她,不过皇贵妃忙着对付贤妃和郑妃,我们的日子还好过一些。

九月,护国公谋反,人证物证俱在。

九月十五那天晚上,雨下得好大。我跟淑妃娘娘和温昭仪陪着皇后娘娘用晚膳,有人来报,皇贵妃跪在永安宫门口已经跪了一天了。

皇后娘娘停了筷子长长叹息:“可怜俱是苦命人啊。”

淑妃娘娘高兴得多添一碗饭:“皇上这个废物总算动手了,我还想着他要拖多久呢!这三四个月我都要被陈彩容弄死了。得亏完事了,不然真的撑不住了。”

温昭仪啐了一口:“每次都是这招,把人捧得高高的,再把人推下去。“

淑妃娘娘说:“招数不用多,有用就行。”

温昭仪又啐了一口:“老坏胚子动黑手我不管,他把人捧高的手段就是让我们去垫在下面给人当垫脚石。他赢了他是千古明君,他要输了我们就任人鱼肉,不对,他赢了以后我们要是还没死就得当第二回第三回第无数回垫脚石。嫁了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我们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她们说着,皇后娘娘突然站起来往外走,她说:“我去看看吧。“

我们都拗不过皇后娘娘,她冒着雨往永安宫去了,我和淑妃娘娘本来想跟着去,但刺绣爱好者温昭仪坚决不肯:“阿柔,你脑子别抽了,老坏胚子看你不顺眼你是不知道吗?行了带着小柳儿回去吧,我跟着去看看。”

我们就先回了怡华宫,我问淑妃娘娘皇上为什么不喜欢她,淑妃娘娘得意洋洋地抖腿:“因为他在我跟前假惺惺地演戏被我戳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刚登基的时候,大公主没了,他还在选秀,在我跟前掉了两滴马尿跟我说多谢我替他照顾瑶瑶,我说呸,我才不是为了他照顾瑶瑶的呢,我跟瑶瑶好关他什么事?他根本不在乎大公主的死活。我说得特别痛快,差点把他气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淑妃娘娘笑得前仰后合,仿佛真的很开心,我问她胆子怎么这么大?她说:“我周家六代忠良,如今替他镇守辽西,阖家上下多少儿郎送了命?我父亲亲兄弟四个,如今只剩下他和我三叔,我五个哥哥没了两个……只要我不作死他就得把我好好地留着,不过一次焦急失言罢了,罚三个月俸了事——本来他就不喜欢我,如今他干脆就当没看见我罢了,没事。他要用我父兄,就要给我一个高位以示安抚,又要防着我父兄,就不能太宠我,更不能让我生儿子,以免我父兄生出异心。我如今位列四妃却活的像个影子,他满意得很。”


宫墙柳相关章节:

宫墙柳 |宫墙柳 第二章 |宫墙柳 第三章 |宫墙柳 第四章 |宫墙柳 第五章 |宫墙柳 第六章 |宫墙柳 第七章 |宫墙柳 第八章 |宫墙柳 第九章 |宫墙柳 第十章 |宫墙柳 第十一章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