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新帝继位第二年,增设恩科。

  去年一夜之间,朝堂震荡,陈国公一党纷纷入狱。

  由上而下的一次洗局,空出许多位子来。

  几个月辛苦后,今天结果终于出来。

  京郊的一处小院内,一个布衣粗裙的少妇正在擦桌子。

  她的手很白嫩,一点不像做惯了粗活的样子。脸更是娇嫩秀美,肌肤皓如白雪。

  “小姐,小姐,公子中啦!”屋外跑进一个清秀的丫鬟,咋咋呼呼道。

  宫灵无奈的抬头,“说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姐了。”

  墨兰忙不迭的点头,“夫人。”

  没注意宫灵脸上飞起的一抹红晕,墨兰抢下她手中的抹布道:“夫人,这些粗活让奴婢来。您歇着去。”

  宫灵被挤到了一边,只好道:“先不忙,你说相......那呆子中了?”

  “是啊。”墨兰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公子中了第三名探花呢。”

  宫灵抿了抿唇,眼中的欣喜却溢满了出来,她转身进了厨房,“我去给他做些好吃的。”

  对着食材,宫灵却开始发呆。

  这么久了,她也只会炒两个最简单的菜。味道还不算好。

  倒不是她不愿意学,而是——

  “你怎么进厨房了,快出去。说了多少次了,饭等我回来做。”刚从外面回来的林行晚夺下宫灵手中的白菜,就把她往外推。

  每次都是这样,大半年来,宫灵下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

  全是林行晚和墨兰轮换着做。

  宫灵心中又甜又酸,“墨兰以后嫁人了,我总要学着做吧?”

  一旁捂着嘴偷笑的墨兰忙跺脚,“奴婢这辈子都不要嫁人,一直陪着小姐!”

  宫灵伸出一根手指戳她脑袋,“傻丫头,怎么能不嫁人呢?”

  那边林行晚的脸更红,他小声道:“你嫁了我,我不会让你吃苦的。我已经通过了恩科,有能力养你。”

  宫灵一愣,心头酸酸涩涩,最后甜成一片。

  她弯了弯眼睛,轻声道:“那我就等着尝林探花的手艺了。”

  宫灵被林行晚撵出了厨房。

  墨兰在一旁絮絮叨叨,“昨天太子妃诞下了一名小公子,母子平安呢......”

  宫灵的思绪顺着墨兰的话,飘到很远。

  陈国公府被抄家后,下人主子全部发卖。

  沈清如出钱,让林行晚出面买下了她和墨兰,还给了她一大笔的银子。

  宫灵又赎回了她的娘亲平阳郡主,买了这座小院子。

  其他人,她无能为力。

  平阳郡主的身体本来就不好,遭此大变,挨了几个月便去了。

  临终前,把宫灵许给了林行晚,并且强撑着看他们成了亲。

  林行晚是个孤儿,无父无母,靠卖字画度日。

  宫灵早就收敛许多的性子,一收再收,完全丢掉了以前的骄纵,素手布衣,过上了平淡而温馨的日子。

  以往的一切对她来说,恍如大梦一场,梦醒后,唏嘘两声,再无其它。

  原来的老王爷带着身子大不如前的先皇和太后,去了京城别院住。

  原来的萧亲王爷继承了皇位,萧亲王妃成为皇后。

  且皇上后宫只有一位皇后。

  任凭大臣再三劝说,皇上都不肯选秀。

  并且在此事上,原来的世子爷现在的太子爷,难得和皇上态度一致。

  大臣们拿这两尊大佛没办法。好在不缺继承人,也就听之任之了。

  萧二公子娶了未晞郡主,三个月前成婚。

  平阳侯府的大姑娘温舒,嫁给了蓝相的嫡子蓝玉。

  世子爷温子升,娶了新皇唯一的公主萧月漓。

  两桩亲事,一天举行。盛大的场面,让人津津乐道了许久。

  至于新皇的另一个女儿萧月洛,看守皇陵,没人敢提及。

  陈国公被发卖后,有人出钱赎下了先萧亲王侧妃宫澜,送去了皇陵,和萧月洛作伴。

  而京都新晋炙手可热的世家,便是平阳侯府、莫王府、季家、太子妃的母家沈国公府,还有萧亲王府。

  现任萧亲王府的主人是新皇一母同胞的弟弟,萧三老爷。

  听说永昌伯府那位,沈国公的先夫人,一直想找机会与沈国公和好。可惜沈国公严词拒绝了。

  有人说,沈国公是为了南阳郡主,且两人似乎好事将近。

  而那位让大萧多半女子羡慕的眼睛都青了的太子妃,昨天刚生下太子爷的第二个儿子。

  太子爷疼她入骨,后院里同样只有太子妃一人。

  人人都说,新皇这对父子,百年难得一见的痴情种。

  皇后和太子妃上辈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

  自然不会有人再提及,当太子爷还是萧亲王府世子爷的时候,曾有过一位侧妃,名叫宫灵。

章节目录

我家王妃可倾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月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色并收藏我家王妃可倾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