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作者有话说:  林乘风猜测陈听雲的灵根估计差不到哪里去。

    只是此时他动不了灵力, 前世的东西一样都没带回来, 想要知道陈听雲灵根还得等他解了经脉里的余毒。

    心下也打算要让陈听雲尽快踏入修炼行列,毕竟丹药系统绑定了在他们两个身上,没有足够的修为根本炼制不了高等级丹药。

    “是不是高等灵米啊?应该是火灵米吧?我看就这块田的颜色最深了。”

    林乘风没说话,少言寡语并不妨碍陈听雲继续悄咪咪追着问。

    马甲都掉光了, 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反正她和林乘风一个半斤一个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是高等灵米。”

    林乘风回答得很敷衍。

    这所谓‘高等灵米’在星洲域连杂草都不如, 聊胜于无吧。

    曾经的元婴老祖林乘风看不上灵米,只是形势逼人低头, 他此时还得依靠着苍昆大陆有限资源重新筑基。

    “干活啦干活啦。”

    林乘雨听不懂哥哥嫂嫂在说什么哑语, 来到田里就只知道对着灵田施展纳灵诀。

    别看林乘雨傻乎乎的, 陈田村里一半的农田灵米稻都归他管。

    实际上林乘雨单木灵根要比想象中厉害,只不过林父和林乘风都教导他要藏拙。

    林乘雨不懂什么是藏拙,那就干脆限制他哪些田施多少次纳灵诀,通过次数来控制灵米稻的成熟,这才把他们私下培养属性灵米的事儿隐藏了好些年。

    而林乘雨则记住了哪块田要多少次纳灵诀, 通过单纯的死记硬背记忆法训练成了身体本能,一到灵田里就主动对号入座施展纳灵诀。

    “原来这么多田都是二叔种的呀。”

    陈听雲惊讶。

    “嗯嗯,我很厉害的。”林乘雨似乎很在意别人说他没用, 非常积极地表现证明自己很厉害。

    只见他对灵米稻田施展了一个法决, 陈听雲就看到有不少的灵气从地底往上涌然后被灵米稻吸收,肉眼可见还差几天成熟的灵米稻就吸足了灵气成熟了。

    林乘雨在灵田里劳作, 林乘风又像往常一样站在灵田边上守护的情形吓煞了某些心虚的人。

    林乘风没有管这些人, 他外放的灵魂力像一张网一样往山脚下延伸, 并不断地往上蔓延。

    元婴老怪灵魂力像一个信号一样警告着山里想要下山祸害灵米的妖物。

    这就是林乘风的底牌。

    不过此时他没有用来报复陈田村的人, 而是用来装逼。

    用灵魂力对付陈田村的人太大材小用了,林乘风不屑于此。

    他会留到后面慢慢收拾他们。

    就在林乘风两兄弟一如既往地在灵田里劳作的时候,陈二婶子已经悄悄溜到村长屋子里。

    “村长,村长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陈二婶子说得嘴角带着白色唾沫,好说歹说之下还硬塞了20两银子给村长,见他勉为其难收下之后又是喜又是急地连连道谢。

    “下不为例。”

    村长嘴里训斥着陈二婶子,心里却一阵阵狐疑怎么就让雲丫头冲喜把林乘风冲醒了呢。

    他们两兄弟醒来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去灵田劳作的信息早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让他有些顾虑要不要继续执行来自主家三公子那边的秘密命令。

    陈田村的村长其实就是主家用来监视旁支在下面灵田劳作的棋子。

    这一次林乘风出事里头就有陈田村村长的手笔,若不然以雲丫头父母和陈二婶子一家根本成不了什么事。

    林乘雨的天赋太高了,高到主家那边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

    三公子不忿他堂堂水木灵根会输给林乘雨这个傻子的单木灵根,猜测到家主意动想把林乘雨召回林城,他便提前一步下了手。

    借故把林父调离陈田村,在灵田里偷偷埋了引兽迷草,伪装成妖兽下山造成的意外,就连通知林父的紧急信函也在途中‘意外’丢失,种种诡谋多管齐下都没能弄死林乘风两兄弟,还让林乘风活过来了……

    陈田村村长只是一个普通人,擅长玩弄人心的村长在普通人里也许有些地位,只是他并非修者,骨血里本能畏惧着那些能够施用仙法的仙长。

    这一次没能弄倒林乘风两兄弟,他心底隐约有些怕了。

    好在他没有亲自出手,前头有雲丫头父母做替罪羔羊。

    再不济逮不到雲丫头父母还有陈二婶子一家挡着来自主家又或者来自林乘风的怒火。

    林乘雨他们花了一天时间把成熟的灵米稻收割完毕。

    那些灵气不多的灵米照旧送到了村长那边,弥足珍贵的少量高等灵米一如既往地暗地里扣了下来然后被陈听雲这个囤货精藏在了玉佩空间里。

    现在林乘风也已经知道陈听雲早把藏在隐秘阁楼里的灵米全搜刮走了,也就默认了陈听雲管米粮的角色,看到她顺手将属性灵米收到玉佩空间里也没吭声。

    “真想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灵石啊。”手里有粮心里不慌的陈听雲有空没空就逮着林乘风这个元婴老祖问有关修真的事儿。

    毕竟是从信息大爆炸时代来的灵魂,对有关修真长生的事分外好奇。

    在她那里人类最长命也不过百来岁,如今知道能够活几百岁上千岁甚至渡劫成仙,陈听雲说不心动那是虚伪。

    力量是个好东西,打得了丧尸还镇压得了元婴老祖。

    “嗯?”

    林乘风扭头。

    “我是说,家里没有藏着有灵石吗?”陈听雲正襟危坐,没敢让林乘风察觉到她的内心。

    “灵石很少,一年也只不过能得一块下品灵石。”

    从主家发下来的灵石一到手就立即吸收了,哪里还有灵石的影子。

    “哦……这么稀罕啊,要万一给我们发现了灵脉那不是发达了。”

    陈听雲的囤货癖又发作了。

    “呵呵,真这么容易早被人发现挖掘逛了。”林乘风嗤笑。

    “那可不一定啊。不是说你们林家暗藏了一条灵脉嘛。我看陈田村的风水挺好的,三面环山成聚宝盆形状,每天早上看到薄雾流下山,搞不好陈田村灵田底下还真有一条灵脉经过呢?”

    陈听雲随口胡诌,瞎几把扯嗨了没留意到林乘风眼神微动。

    “也许。”

    林乘风看了眉飞色舞的陈听雲一眼。

    事实上陈田村还真有一条小灵脉,当初他能够绝地逢生就是靠得这条小灵脉的机缘。

    靠着小灵脉里的灵气冲刷,换遍了体内的灵气和血液才解得了毒蝗蛾的毒。

    但也把小灵脉给废了。

    这一次林乘风不打算浪费小灵脉。

    有空再带陈听雲见识见识,别被人一块灵石就勾走了。

    元婴老祖的底蕴可不是苍昆大陆里的人能比的。

    尽管他现在一块灵石也没有。

    陈听雲穿过来的时候,原主已经咳血死了。陈听雲压根就还没适应虚弱无比的身体就被人架着拜了堂,真在天地见证下嫁了一个男人,得了一个便宜夫君。

    这户林姓人家人口简单,人口简单家世背景可不简单。

    当家的叫林阳德,是水木土三灵根炼气七层修士。

    他有一对双生儿子,大儿子就是林乘风,金火双灵根炼气四层,是陈田村里曾经的高富帅。

    小儿子林乘雨,大约是出生时难产憋坏了脑子,一出生就是个傻的,可惜了他那木系单灵根,若不然他现在就不止是炼气五层了。

    不过炼气五层也妥妥够用了,家里种田主力就靠林父和林乘雨,林乘风则负责驱赶下山的妖兽和保护灵田。

    前一个月本家有信叫林父回林城,之后没多久林乘风就出事。

    有妖兽下山糟蹋灵田成熟的灵米,林乘风为了保护正在田里耕作的傻子弟弟和妖兽作战不敌受了重伤药石无医,小傻子林乘雨被人忽悠,于是才有了冲喜一事。

    “喔喔。”

    陈听雲脑内混杂的思绪被鸡叫打断。

    她怀里抱着的这只大公鸡,身披五彩羽毛尾长一米重达20斤,就是昨天代替她病鬼相公拜堂的那只。

    这种为冲喜用代人拜堂的大公鸡必须得是用灵米从出壳开始精养起来,体格比普通公鸡壮硕,鸡爪比人手指还粗,指甲硬如钢铁,一划拉一道如刀割那么深的口子,可谓鸡中之霸,光买回来就花了足足五百两银子。

    陈听雲在末世里见过不少变异动物,也见过小牛犊那么大的变异鸡。

    觉察出这只代为拜堂的大公鸡身上隐约有变异鸡王霸之势。

    有它在村里,就只许它第一个打鸣,其它鸡敢打鸣就等着第二天变秃毛鸡。

    大公鸡拜完堂之后并不是过桥抽板就算了,冲喜成功之后主人家还得继续赡养它到终老。

    所以才会有陈听雲傻乎乎抱着大公鸡蹲在后门口发呆的一幕。

    陈听雲到现在都还不是很能接受自己怎么就被雷劈了呢,而且还一劈劈到了前所未有的架空古代。

    目光呆滞看着远处山脚下的灵田,陈听雲蹲在后门口无视了从四周隐隐约约看过来的或是打探或是同情的目光。

    她的注意力全在那些农田上了,远处的稻田好像被火烧着了一样,实际上那是火灵米稻秧,稻秧上空薄薄一层如火焰一般的气体则是火灵米的灵气。

    “还真是有灵气啊……”陈听雲继续痴痴傻傻地远眺稻田。

    村里农田种的大多数是灵米,白色气看着像烟雾。带属性的灵米很少,村里也就只有百分之一是属性灵米。橙红色气的是火灵米,绿色气的是木灵米,蓝色是水灵米。也有金属性和雷属性的灵米,太稀少太珍贵了陈田村没种。

    灵气的浓淡代表着火灵米质量的档次,陈听雲仔细辨认了一下,村里人所种的火灵米灵气都很淡,橙色灵气稍明显一点的田并不多,那些明显是上等农田的所在地。

    陈听雲是借尸还魂,原主本就有很严重的痨病,大夫都说没几天好活了,被黑心父母灌了一碗爆元汤回光返照了两天就卖给林乘风当冲喜媳妇,这才有了陈听雲的到来。

    原主那一对黑心父母着实太黑心了,不乐意花钱给女儿治肺痨就算了,还把她最后的剩余价值榨得一干二净。

    趁着林父回了林城,伙同全村人骗了傻子林乘雨好几千两银子把快要死的女儿卖给林乘风当媳妇就带着儿子连夜搬走消失个无影无踪。

    “唉……”陈听雲叹气。

    借尸还魂啊……

    所谓借尸还魂,换个接地气点的说法就是夺舍。她脑袋里有原主的记忆,所以能知道那些是灵米,也就是这些记忆让陈听雲迅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这儿不是她所熟悉的古代,而是完完全全的一个异时空,叫什么苍昆大陆,所在国叫东云国。

    这里的人可以修炼,然而灵气太稀薄,资源也匮乏,能够修到筑基期都可以在一方称王称霸了,金丹更是传说中的传说。

    陈听雲所嫁林家的主家里也有一个筑基老祖,是她便宜相公的祖父。

    有筑基老祖坐镇,林家在当地确实称得上是一个大世家,坐拥大片良田和一座城,甚至听说还暗地里拥有一条灵脉。

    林家人以木灵根居多,世代擅种植灵植,是具修真特色的地主大家族。

    当然大多数的人也就只是炼气期而已,而更多的人根本无法引气入体。

    就这个人口有1000人左右的陈田村,能够种植灵植的人家也不过区区几十人口而已。

    她夫家林家兄弟便是其中一户,是初级灵培师。

    初级灵培师,一至五层炼气。中级灵培师,六至七层炼气。高级灵培师,八至九层炼气。

    筑基以上那是家族长老了,并不依赖种植灵植,多的是人用钱供着他们。

    林阳德资质平平,大抵是娶了个好妻子,才生了一对灵根绝佳的双生子。

    只可惜妻子命不好,生下一对儿子就死了。

    林阳德深爱亡妻,她去世之后就一直未娶,家里也没有个下人,既当爹又当妈独自带大两个儿子。

    他信不过其他人,怕会苛待了两个儿子。特别是小儿子痴痴傻傻的被人欺负了也不懂得告状,让林父操碎了心。

    幸好他还有一个能担重任的大儿子林乘风,也一直保护着傻弟弟。

章节目录

我在仙界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露雪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露雪霜并收藏我在仙界种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