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第四百四十四章 最后的礼物

  杨宏抓准时机,与凌久彤一起出手,给予杨怀瑾以重创。不过,杨怀瑾所受的伤并不致命,更没有令其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反观凌久彤与杨宏,已经受了重伤无力再战。

  面对手握宝刀的卢仁峰,杨怀瑾不禁流露出不屑之色。卢仁峰不会半点武功,就算没有一点损伤,但绝对不是杨怀瑾的对手。面对这样一个人,杨怀瑾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就在杨怀瑾得意之时,忽然在他的背后传来一道大喝之声。在这种时刻能够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称呼杨宏等人为师傅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一直都未出现的王炯!

  王炯跟随卢仁峰的时间最多,更是学会了卢仁峰勘验尸体的本领。不过,这不代表王炯一点武功都不会。毕竟杨宏与凌久彤都指点过他,让他学会了一些皮毛。

  在交趾的时候,杨宏曾经给王炯写了一封书信。表面上是让其前往顺天调查林忠,不过这不过是掩人耳目的一种说法罢了。

  毕竟在那个时候,杨宏已经决定与所有人布下一张大网,引诱杨怀瑾浮出水面。为了保险起见,他只能在信中使用了,只有他们师徒才懂得的暗语,让王炯假意离开应天,实则留了下来,暗中调遣筹划对抗杨怀瑾的计划。

  等到杨宏与凌久彤回到应天后,王炯依然没有现身。他假扮成宫里的内侍,隐藏在皇宫之中,目的就是等待杨怀瑾出现后,给予其致命的一击!

  如今杨怀瑾受了伤,面对无力再战的杨宏等人,更是得意之下放松了警惕。这就给了王炯机会,让这个隐藏在花园暗处的杀手锏可以出手!

  听到王炯所言,杨怀瑾大惊失色,慌忙之间就想转身防守。如果按照正常的水平来说,就算十个王炯也不会是杨怀瑾的对手。

  不过,王炯占据了出其不意这个优势,更是在杨怀瑾松懈之下发动袭击,这就使已经受伤且放松警惕的杨怀瑾所不能招架的!

  只见王炯手握宝剑向着杨怀瑾杀来,左手更是高高抬起,已经射出了隐藏在衣袖中的袖箭。那三支袖箭上涂满了可以使人麻痹的毒药,转瞬之间就来到了杨怀瑾的面前。

  此时的杨怀瑾根本无法躲避,更没有时间来防守。面对近在眼前的三支袖箭,杨怀瑾只能硬着头皮努力侧开身子。虽然避免了袖箭打在要害部位,但还是让袖箭钉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三支袖箭射在杨怀瑾的腹部,传来了钻心的疼痛。杨怀瑾脸色在忍受着剧烈痛楚的同时,气急之下,一把就将三支袖箭拔了出来。

  在杨怀瑾拔出袖箭之时,王炯也杀到了杨怀瑾的面前。王炯别的本事没有,只是学会了杨宏杨家刀法的皮毛。他挥动宝剑直取杨怀瑾的头颅,想要一击致杨怀瑾于死地!

  王炯之所以能够成功伤到杨怀瑾,最大的依仗就是出其不意。如今杨怀瑾已经有了防范,面对本事平平的王炯他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杨怀瑾侧身躲开王炯砍来的一剑,左手一把抓住王炯的手腕,手上用力就打下了王炯手中的宝剑。

  王炯根本就没有什么实战的经验,被杨怀瑾打掉武器后慌了手脚,仓促之间竟然想起了凌久彤曾经教授过的一招,用上全身的力气,以自己的脑袋撞向杨怀瑾的头部。

  准确的说,王炯虽然懂得一招半式,但基本上还是稍微有些力气的读书人。他想的到挺好,利用自己坚硬的头部撞击杨怀瑾,争取一下将杨怀瑾撞晕了。

  然而,杨怀瑾可是武学大家,一身武功深不可测。对于杨怀瑾来说,全身上下都可以是制敌的武器,坚硬的头部他又怎么会疏于锻炼?

  眼见着王炯一头撞向自己,杨怀瑾不禁露出冷笑。杨怀瑾也用自己的头部撞向王炯,只听嘭的一声,王炯受到重击之下,不仅是眼冒金星头晕目眩,更是流下两行鼻血,双眼一黑就昏死过去了!

  对于已经昏死过去的王炯,杨怀瑾并没有起杀心。杨怀瑾根本就没有理会躺在地上的王炯,而是拎着兵刃来到卢仁峰的面前,一脚将其踹翻在地,与王炯的下场一样,也昏死了过去。

  如今这御花园内,再也没有一人可以威胁到杨怀瑾,使得杨怀瑾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杨怀瑾看了一眼小腹的伤口,随后径直走到杨宏的面前,在凌久彤的惊呼之下,一把掐住杨宏的脖子,将其抓了起来。

  “子忠,就算你机关算尽,使得为父的计划失败,但面对为父你们终究不过是螳臂当车,根本就不是为父的对手!

  既然你选择与为父作对,那就必须要承担与我作对的后果!我们杨家不需要懦夫,更不需要失败者!杀掉你之后,为父也会自尽,我们父子到地府再续父子之缘吧!”

  面对已经丧失抵抗能力的杨宏,杨怀瑾的话语已经说明了一切。他掐着杨宏的手更加用力,使得受伤的杨宏变得呼吸困难,脸色更是被憋得青紫,眼看就要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杨怀瑾!你还是不是人?虎毒不食子,大人是你的独子,你竟然下杀手想要夺其性命!天下间岂有你这样的父亲?

  你的计划已经失败了,杀掉大人对你来说难道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眼见着杨宏已经陷入绝境之中,趴在地上的凌久彤想要爬起来援救。然而,刚刚杨怀瑾的一击太霸道了。就算凌久彤这样的高手,仍然无法承受。

  无法起身的凌久彤只能愤怒的看向杨怀瑾,向他嘶吼着让其放了杨宏。

  听到凌久彤所言,杨怀瑾并没有松手,反而转过头露出复杂的笑容道:“本帅刚刚说了!我杨家没有懦夫与失败者。既然杨宏不是本帅的对手,那他就必须要用生命,来洗清身上的耻辱!”

  杨怀瑾话音落下,再次看向已经双眼翻白的杨宏,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想要掐断杨宏的喉咙。

  眼见杨宏已经命不久矣,但上天这一次却站在了杨宏的一边!

  就在杨怀瑾掐住杨宏之前,身上中了王炯射出去的三支袖箭。

  这三支袖箭虽然未能给杨怀瑾带来致命的伤害,但袖箭之上可是涂抹了可以让人晕麻的毒药!

  这也是杨怀瑾自作自受!若是在中毒之后,杨怀瑾不要过度使用体力的话,凭借杨怀瑾一身的修为,压制毒性个把时辰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然而,杨怀瑾错就错在在中毒后,先是击退了王炯,后又打晕了卢仁峰。为了杀掉杨宏,杨怀瑾更是使用了全身的力气,这就加速了毒药在血液中的流动,使得毒性发作的时间提前了!

  就在杨宏已经快没有出气的时候,杨怀瑾的全身忽然一麻,掐住杨宏的手更是不听自己的指挥,渐渐松懈下来,让杨宏摔倒在了地面之上。

  感觉到身体的异样,杨怀瑾脸色大变,他趁着毒性还没有全面扩散的时候,慢慢走到远处捡起落在地上的兵刃后,又缓慢的向着杨宏的位置走来。

  重新可以呼吸的杨宏剧烈的咳嗽起来。落到地上的疼痛,更是杨宏的脑袋恢复了清明,睁开了双眼。

  当杨宏睁开双眼后,看到就是手握兵刃的杨怀瑾,犹如一个行动不便之人一般,缓慢的向自己走来。

  看到杨怀瑾此时的模样,杨宏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此时的杨宏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让杨怀瑾伤害到自己!

  杨宏慢慢的站起身,这个时候杨怀瑾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面对充满杀意的杨怀瑾,杨宏也管不了许多。

  只见杨宏忽然从袖口抽出一根长约十寸的铜管,接着按动铜管上的机关,那铜管就伸出一把短剑,成为了杨宏手上最后的兵刃!

  这只短剑原本是欧阳晓贴身之物,后经改良之后,由胡霜亲自命人打造,交在杨宏的手中作为最后的傍身之物。

  这是杨宏第一次使用这件兵刃。手持着两位爱妻赠送的兵器,杨宏化身为一支利剑,使出全身的力气向着杨怀瑾刺去。

  一尺,半尺,十寸,五寸!手握短剑的杨宏已经杀到了杨怀瑾的面前。那短剑更是向着杨怀瑾的胸膛刺去!

  眼见短剑就要刺进杨怀瑾的胸膛,杨宏忽然看到父亲的目光之中的杀气,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属于父亲的慈爱与骄傲。

  看到这种目光,杨宏的心软了。他想要改变招式,避开杨怀瑾的要害。毕竟眼前的是自己的父亲,在这一刻,父子之间血浓于水的感情终究战胜了一切。

  杨宏想要避开杨怀瑾的要害,但杨怀瑾却没能让杨宏如愿!

  只见杨怀瑾原本应该麻木的手臂忽然变得苍劲有力,他猛地伸出右手,一把抓住杨宏握着短剑的手,用力之下,将这把短剑深深的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父亲!”

  望着刺进杨怀瑾胸膛的短剑,以及那流出的殷红血液。杨宏好像明白了。他一把抱住自己的父亲,两个人一同跌坐在地面之上。

  “父亲,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听到杨宏所言,躺在杨宏怀抱中的杨怀瑾露出了欣慰的神色:“你是为父的独子,这天下间岂有真的要谋害自己儿子的父亲?

  为父犯下的是灭族的大罪,十恶不赦!虽然你效忠朱棣取得了他的信任,但你身居高位,难免会引来一些朝臣的嫉妒!

  他们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定借着为父谋逆的借口,逼迫朱棣将你严惩!

  唯有大义灭亲,才能保住你这条性命,保全我杨家所有人的安全!这是为父亏欠你十九年来所欠下的债,是必须要还的!而这也是为父唯一能给你留下的礼物!”

  其实,在看到杨宏出现在御花园的假山之中后,杨怀瑾已经做好了付出生命的打算。

  之前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就是让杨宏大义灭亲的一举变得更加真实,堵住悠悠众口。

  正如杨怀瑾所说,只有他的命才能救下杨家上下老小的命,更能保证杨宏的仕途不受到影响。直到这一刻,这位诈死了十九年的父亲,才真正的吐露出一个父亲的心声。

  “子忠,不要哭!这是为父的归宿,是为父自己的选择!你能够战胜为父,已经足以让为父欣慰了!

  为父已经不行了,这一世我没能给你留下什么!希望你不要怪罪为父!

  子忠记住父亲的话。伴君如伴虎,服侍英明的皇帝更加不易。你还小,有许多事情还没有经验。凡是要给自己留下后路,莫要重蹈了为父的覆辙!

  你还要记住,为父死后,千万不要为为父收尸。你就权当没有我这个父亲一样,记住了吗?”

  在临终之际,杨怀瑾唯一能给杨宏留下的,就是这句金玉良言了!

  说完了这番话,此时的杨宏已经嚎啕大哭。他翻遍身上每一个角落,想要找到金疮药为杨怀瑾疗伤。

  望着杨宏哭泣的模样,杨怀瑾笑着摇摇头。他用沾满鲜血的手摸了摸杨宏的脸,双眼看向天空惆怅的说道:“先帝,臣没能救出太子,是臣愧对先帝!先帝,臣,臣……”

  杨怀瑾的临终之言,最终也没能说完。

  望着已经死去的杨怀瑾,杨宏不禁仰天长啸,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喊!

  此时的应天已经快要到了晚上,落日的余晖洒在满是烟尘的皇城,竟然让整座皇城显得有一些凄凉。

  杨宏、卢仁峰、凌久彤、吴伟以及王炯互相搀扶着,杨宏更是抱着杨怀瑾的尸体走出了御花园的大门。

  几个人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御花园,不禁同时向着落下的夕阳看去。

  “大人,你看着夕阳想起了什么?我累了,想要回家看看娘子做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巧了,我也是这个想法!”

  “我不一样,我还没有成家,今日不知道你们谁愿意收留我?”

  “我的孩子还没有找到,我最想做的是要找到孩子,让他回到我的身边!”

  望着夕阳的余晖,每个人都在诉说着自己现在想要做的,究竟是什么。

  当凌久彤等人说完了话,目光不禁同时向着杨宏投去。

  “我也想回家,看一看霜儿,看一看欧阳晓,还有孩子们在做什么。一日即将过去,明天又是崭新的开始,现在我才发现,大明的天最蓝,日头最暖。有家的感觉真好,你们说是吗?”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永乐迷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降妖小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降妖小道并收藏永乐迷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