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为什么要这么回复?”

  乐语扬了扬手中的文稿,忍不住笑道。

  青岚脸色微红:“这个问题我觉得很难回答,与其跟他们辩论图片的风格和尺度,还不如先定义他们歧视女性,这样我就可以占据道理的一方来反驳……”

  乐语不仅高看青岚一眼。

  犀利啊!

  居然领悟了吵架抬杠的核心——戴帽子!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对方戴顶帽子,然后站在道德高地上斥责他,这样对方的思路就从‘批判’变为‘解释’——众所周知,解释的一方都是弱势的一方。

  当你解释的时候,围观群众就会认为你真的做错了。

  明明这里需要解释的是报社,然而青岚却将‘解释’变为‘批判’,一转攻势,哪怕读者并不赞同报社的看法,但他们也未必会赞成批判者的看法。只要读者们选择不站边,这件事很快就会混过去——大家都忙着工作呢,看报纸也就图一乐,谁有空去抬杠啊!

  在这件事上,其实乐语也知道这次是报社不对。他在报纸封面加高清大张涩图,目的自然是刺激消费吸引读者,相当于不正当市场竞争,而且东阳区虽然商业气氛浓厚开放,但也没开放到报纸放图这种程度——在大家的印象里,报纸还是属于比较严肃的产物,是文人雅士、朝廷官员发言的地方。

  你居然放图?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不过,也没规定报纸不能放图。

  《青年报》能这么做,还是多亏荆正威的面子——唉,你看这群资本家就是沆瀣一气,官商勾结,郡守府居然因为《青年报》是荆家办的,就眼睁睁看着《青年报》不遵守社会道德自顾自地出版这种有辱斯文的报刊!

  虽然这次乐语是既得利益者,但也不妨碍他喷荆家和郡守府。

  “其实你不管他们就可以了。”乐语随意说道:“对此有意见只是极小部分人——他们的态度对我们的销量毫无影响,你理会他们反而浪费你的时间。”

  青岚:“那……我就不管了?”

  “不,”乐语摇摇头:“你还是要给他们回复。”

  青岚歪了歪脑袋,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乐语。

  当她歪脑袋的时候,她不是觉得她有问题,而是觉得跟自己说话的那个沙雕有问题。

  你什么意思嘛,又说不用管,又要我回复!

  然而乐语却话锋一转:“除此以外,读者来信里还有什么重点批评的问题?”

  “嗯……还有觉得我们‘奇葩趣闻’太过荒诞,希望我们给出证据;觉得‘励志故事’不够详细,希望我们陈述更多细节;还有觉得‘未来回响’写得太烂……”

  “什么!?”乐语大力一拍桌子:“居然敢喷我,他懂个屁!”

  青岚小声解释道:“他也不知道是你写的……”

  “我不管,拿他的信过来,看我不喷死他!”

  青岚抽出一封文稿递给乐语,乐语怒气冲冲地拿过来端详,愤怒的脸容忽然凝滞了,再慢慢变得难堪,最后变得傻眼,青岚看得特别好玩。

  她听见乐语嘟囔什么‘你懂个屁的伏笔’、‘语法通顺就行了’、‘文笔’、‘人设’,感觉办公室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算了,我等下再逐条逐条驳斥他。”乐语脸色平静地放下这封信件,说道:“我们还是先聊聊其他人的投诉内容吧。”

  “其实驳斥他们很简单,你抓住一个重点就行了——骂他们是穷逼。”

  “啊?”青岚一脸愕然:“穷……逼?”

  “对,穷逼。”乐语说道:“譬如说,这个说我们封面不健康有辱斯文的,你就回复他:‘我们上流社会里这类打扮和穿着很正常,小姐姐们都喜欢这样,你觉得有辱斯文,是因为你地位不够,挤不进上流圈子,又娶不到漂亮老婆所产生的的误解,回去好好赚钱吧’。”

  “那个说‘奇葩趣闻’太荒诞,你就回复:‘你去过多少地方,见过多少世面,就敢说这个太荒诞,那个太虚假?我们有钱人走南闯北,去过斯嘉蒂,穿过天际区,在南方群岛的沙滩晒过太阳,也在北方雪山里看过极光,你觉得荒诞那是你见识少,有空出去走走吧’。”

  “还有说‘励志故事’细节太少的,你就说:‘不努力的人,连吃饭都要人一口一口喂。智慧与勇敢并存的富商,已经从励志故事里看到商机,当你还在质问为什么没有细节,别人已经走在成功的路上了,所以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穷了吗?’”

  “嗯,大概就是这样,你再扩充造句一下,当然语气不能像我这么嚣张,要礼貌一点。”

  乐语摊摊手:“总之你就抓住一个要点:凡是喷我们的,都是见识少,人又穷,工作懒,心里贪,待在玄烛郡里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穷逼,然后抓住这几个特点去回复他们。”

  青岚下意识点点头,过了好一会才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以‘投诉人是穷人’这个前提来回复?你觉得投诉人都是穷人吗?”

  “你还是没明白。”乐语笑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投诉我们的人只是极少部分人,他们的意见对我们无关紧张,他们是不是穷人根本没关系。”

  青岚又歪了歪脑袋,一脸疑惑地看着乐语。

  “你别忘了,报纸的对象是全体读者,而我们的读者是什么人?”乐语笑道:“是穷人。”

  “当我们骂这些人穷得娶不起老婆,他们会觉得在骂自己。”

  “当我们骂这些人穷得只能呆在玄烛郡这个地,他们会觉得在骂自己。”

  “当我们骂这些人又穷又懒又笨,他们会觉得在骂自己。”

  青岚大惊:“但……穷人不是我们的读者们?你这样骂他们,会不会影响报纸的销量?”

  “不会,反而会刺激报纸的销量!”乐语笑道:“当然,投诉到报社的人也会越来越多,然后我们在里面挑几个具有代表性,指责他们是穷人继续骂,刊登到报纸上。周而往复,看我们骂战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而不会少!”

  “这就叫做——引战!”

  “你在街上看见两个人在对骂,你会不会停下来听一听?如果街上有人在骂女人,你会不会觉得很气愤?”

  “人都是有同理心的,当看见被骂的人与自己有相同的特质,他们便会觉得自己感同身受!”

  “我们对骂得越激烈,报纸销量只会越来越好,围观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就像微博头条,为什么微博头条热点往往都会引起争论热议?其实是反过来了,会引起争论热议的,才会成为头条热点!

  青岚喝了一口椰奶,花了好一会才消化完乐语的理论,喃喃问道:“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乐语:“有什么问题?”

  “读者如果生气的话,他们肯定会寻找发泄的途径,这样报社岂不是会被——”

  “所以你就要注意语言的艺术了。”乐语轻声说道:“在回复的时候,你必须要时刻表现自己的立场。”

  “你的立场不是报社,而是‘富商’‘有钱人’‘官员’所组成的上流社会圈子。你是在代表这个阶级发声,你要让读者时刻注意到,生活优越,无忧无虑,左拥右抱,穷奢极侈的,是住在内城的那群上等人。”

  “不是报社看不起穷人,是上等人看不起穷人。”

  “当然,我也会找更多卫兵保护报社,不会让报社出任何意外。”乐语说道:“我会让他们知道,就算想宣泄仇恨,报社也绝对是一块硬骨头。上等人的力量,不是区区蝼蚁可以撼动的。”

  青岚沉默了好一会,静静看着乐语,忽道:“但这样一来……大家就会仇恨所有上等人了。”

  “他们仇恨上等人有什么不对的吗?”乐语笑了:“你不仇恨上等人吗?你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奴仆?因为你被卖到一个上等人的店铺里,花了多年功夫被包装成一个货物,只为了将你高价卖给另外一个上等人……你连拒绝自己为奴的机会都没有,你不恨吗?”

  说到这里,乐语的打算已经图穷匕见。

  加速主义!

  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所有矛盾所有问题都引到阶级对立上,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现在贫富问题是何等严重——在这个信息不够流通的年代,穷人对富人的生活其实是没多少感觉,‘皇帝的金锄头’并不是段子,而是很多人真的是这样的思维。

  乐语并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荆正威这个身份真的是非常危险——他能做的,就是尽量让民众清醒过来。

  让他们明白世道的不公,明白阶级的沟壑,明白自己只有一条出路,明白给资本家当舔狗是没有未来的。

  引战,然后将一切加速!

  让本就要爆发的暴风雨,来得更快,更猛烈!

  “但……”青岚扑闪扑闪着眼睛,避开了乐语的视线:“上等人里……也不全是坏人……”

  乐语摇摇头:“但就算是最善良的上等人,他也有奴仆伺候,也有商铺卖货,也有工人生产。他不事生产,却占尽其他人的生产利润。”

  “一个上等人活着,就占据了几十人乃至上百人的生存资源,你能理解吗?外城每天都有人饿死,内城那几家大酒楼每天都有浪费的潲水——当然,靠那些潲水吃饱的人也不少。”

  “在这个生产力匮乏的年代,上等人光是存在……就已经……”

  “那公子你呢?”

  面对青岚忽然的发问,乐语微微有些愕然,旋即忍不住笑了:“我?”

  但青岚的表情似乎很认真,乐语也收起了笑容,伸了个懒腰,“怎么说呢……我啊……”

  “雪崩的时候,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闯天涯……而我,就是最前面的那一片雪花。”

章节目录

你有种就杀了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听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日并收藏你有种就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