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蝶舞不明白自己只是来协助这白似雪的,但是为何白似雪却好似要将自己留下了一般,自打来了这狐族,白似雪看自己的眼神似乎也有些奇怪,更奇怪还不在这里,就是天界王母的态度,自己上次随了白似雪又送了一只得到的黑狐上去,可是奇怪的是,王母竟然并不曾问及自己何时回天。

  蝶舞是个纯真的人,不过纯真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如此种种情况下来,蝶舞自然会有些不明白的很,可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主要是这蝶舞不敢去问白似雪,若是这白似雪是狰狞之人,让蝶舞不敢问也就罢了,可偏生这白似雪玉树临风,比那天界的仙人都俊美三分,如此的人如何说是狰狞,但是蝶舞就是不敢去问,更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神。

  倒是白似雪好似没有看见蝶舞的表情,对于蝶舞的神情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一日白似雪约了蝶舞一起去采药。

  蝶舞发现,不管是采什么药,对于白似雪来说似乎都是唾手可得,不管是昆仑的灵芝还是天山的雪莲,任何一样,他似乎都很容易,她不明白,既然他是这般的容易,为何他竟然非要带了自己走。

  不自觉的,蝶舞嘟起了小嘴,似乎有些不满意的样子。

  蝶舞的表情,白似雪自然是看到了,他微微一笑,然后看着蝶舞:“好好的,怎么就嘟了个嘴了。”

  蝶舞只瞪着白似雪,然后道:“我不明白,你为何就是要去王母娘娘那里要来了我,明明你的法术道行是那么的深,为何却非要我来呢。”

  白似雪微微一笑,只看了一眼蝶舞道:“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如今这一切你只慢慢琢磨就好了,他日你自然也会明白的。”

  看白似雪一脸神秘的样子,让蝶舞瞪了他好长时间,如此一来,心中对他的惧怕倒反而减轻了很多。

  白似雪似乎也看到了蝶舞的变化,却只是微微一笑,对于她的变化乐于相见。

  蝶舞还是不满道:“你就不能跟说啊,不知道这样保持神秘,会让我很难过日子的。”

  白似雪无奈摇头道:“你这几千年的修行是如何过来的,只这么一点时间都难熬了。”

  “那不一样的。”蝶舞笑道:“修行的感觉和如今被闷的感觉是不同的。”

  白似雪微笑道:“其实也不过是让你慢慢打发这岁月而已,有什么不同的。”

  “反正就是不同。”蝶舞似乎有些刁蛮的跺脚。

  白似雪微微一笑:“好了,不同就不同吧,前面有云海,要不要休息一下。”话语中充满了淡淡的宠溺。

  蝶舞倒是没有注意白似雪的语气,只是再度瞪了他一眼,然后先跳到前面的云海休息了起来。

  白云悠悠,轻轻飘荡,原本素来就是蝶舞最喜欢的事情,因此这回自然也不例外,偏这时候却还是有不识相的人出现了,此人正是那西王母。

  其实西王母对于蝶舞并没有什么偏见,只是知道蝶舞是王母身边的女仙,因此如今遇上了自然忍不住要过来:“这不是蝶舞仙子吗?”

  蝶舞一听有人在唤她的名,忙回头,见是西王母,忙施礼道:“见过西王母。”

  西王母看了蝶舞一眼:“果然是蝶舞仙子,这倒是难得,你不是素来就不离开王母身边的吗,怎么这会却到这西山来了。

  原来此时蝶舞和白似雪所在的地方正是西山瑶池附近。

  蝶舞忙道:“回西王母的话,奉王母命,陪天狐祖师一起采药。”

  “天狐祖师?”西王母这才想起身边似乎还有一人,刚才因为只注意这蝶舞倒忘记一旁的人了,因此忙回头一看,这一看,让她惊讶了,想不到传说中的天狐祖师竟然这般的年轻,心中虽然诧异他的年轻,却还是笑道:“原来是天狐祖师到了,本宫倒是失迎了。”

  白似雪看了一眼西王母,眼中是不耐,对于西王母,他也是有所耳闻的,只淡淡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对蝶舞道:“蝶舞,该走了。”

  蝶舞点了点头,起身,朝白似雪走去,西王母一听蝶舞要走忙道:“等等。”

  蝶舞不明白的看着西王母:“西王母,还有什么吩咐吗?”

  西王母看着蝶舞道:“你既然来了这里,这么快就走,不觉得有点不尊重本宫吗?”

  蝶舞微微一愣:“西王母,小仙不过是采药经过,并不是特地来拜见西王母的,哪里有什么尊重不尊重的说法。”

  蝶舞说的直率,根本就没想过自己的话会得罪人,西王母听了这蝶舞的话,却是脸色一变,她认为蝶舞这根本就是看不起她的话,因此只看着蝶舞好一会才道:“看来你的胆子倒不小。”

  蝶舞还是有些不明白,不过虽然蝶舞不明白,却也看得出这西王母对自己似乎没什么好心思,因此自然什么都不说,只是防备的看着她,白似雪一旁见了道:“蝶舞,过来。”

  蝶舞如今是他保护下的人,因此谁敢动,别说眼前这个西王母,就算是如今的玉帝王母也不敢随便动蝶舞的,不过当然这一点蝶舞不知道,西王母也不知道。

  蝶舞见白似雪叫了自己,心觉正好,也不说什么,只跑到了白似雪的身后,而白似雪待飘雪跑到自己身后,才面对西王母道:“西王母,本尊可不想了解你叫住蝶舞有什么目的,只是蝶舞如今是本尊采药的助手,因此希望你不要将你们的恩怨都看在蝶舞的身上,不然可别怪本尊不讲什么情面。”

  整个天界谁都知道这天狐祖师白似雪是个最乖的神仙,不在乎天界的一切,只默默的守护自己的狐族,但是他的功力却是罕见的很,至少至今为止还没人见他输过。

  西王母虽然不熟识这天狐祖师,却也知道他的作风,他是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仙族,不过至今还无人知道他的功力深浅,西王母更加知道就连玉帝和王母也是对他尊重的很,她自然不会是硬碰硬,因此忙笑道:“天狐祖师放心,本宫只不过是跟蝶舞仙子说一会子话,并没有别的用意。”

  白似雪点了点头:“这样是最好的。”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招呼了一声蝶舞,然后就离开了,他们离开却没发现那西王母眼中的一丝狠毒。

  白似雪带了蝶舞一离开就道:“以后没有我陪同,不可以随便见西王母,你可知道。”

  蝶舞嘟嘴道:“我也不想见她啊,而且我没事见她做什么。”

  白似雪见蝶舞嘟嘴的样子笑道:“我这也是担心你,因此在白的嘱咐你几句,这西王母可不是个好惹的人。”

  蝶舞点了点头,然后嫣然笑道:“我也不去理她呢,不过万一又像今天这样无意中遇上了怎么办?”

  白似雪沉吟了一下,听了下来,之间他手临空虚画了几下,然后一指,竟然将一道白光打入了蝶舞的额头,白似雪笑道:“这里又我的意识,所以你放心,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能感应到的。”

  蝶舞听了白似雪的话一愣,看着白似雪,眼中是迷蒙:“你为何对我这般好?”

  白似雪听了微微一笑道:“我不对你好如何能成?”又道:“不过其中的理由你自己去想。”

  蝶舞听了白似雪的话,嘴巴嘟了起来:“明明知道人家不爱想太多,偏还让人家自己想。”

  白似雪似乎没到蝶舞的抱怨,只拉了蝶舞的手回到了狐族。

  一到狐族,还没走几步路,却见迎面走来一个花衣女子,正是这狐族的一只花狐狸。

  花狐走到白似雪面前,微微行礼,然后媚眼一挑:“小狐见过白主。”在狐族,所有人尊称白似雪为白主。

  白似雪点了点头:“起来,花狐,你来这里做什么。”

  花狐媚眼流转,双目中妩媚之光油然而生,只看着白似雪道:“白主,小狐今日化去了尾巴。”

  对于狐狸来说,千年万年的修炼无非是为了得到成仙,而要得到成仙,先要做的就是化去这狐狸尾巴,因为对于狐狸来说,他们所有的灵气都聚集在狐狸尾巴上,只有花去了尾巴,才能证明自己能够将自己的灵力运用自如。

  白似雪听了后点了点头:“很好,希望在下一个百年飞升中,能看见你。”

  花狐听了,嫣然一笑:“小狐明白白主的意思。”说完就下去了。

  明知道这白似雪和花狐之间并不存在着什么干系,可是蝶舞见了似乎心头还是有些不舒服,只一旁皱眉而立。

  白似雪见状,诧异道:“蝶舞,你怎么?”

  蝶舞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不喜欢那花狐看你的眼神。”

  白似雪听了这话,眼神一亮,只看着蝶舞笑道:“为何你就不喜欢那花狐看我的眼神。”

  蝶舞叹了口气:“我真的不知道,只是看她看你的眼神,让我的心酸酸的,因此很不舒服。”

  白似雪听了哈哈笑了起来:“蝶舞,你不枉我的等待,你终于开窍了。”

  蝶舞满眼迷惑的看着白似雪:“什么开窍不开窍,我都不明白你的意思。”

  白似雪微微一笑,朝蝶舞走了过来,蝶舞看着他走进,不知为何,自己的心竟然跳个不停,她有些慌乱,却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只是低头不语。

  白似雪走到蝶舞面前,然后顿了顿,然后竟然一把将蝶舞揽入了怀中。

  蝶舞的心一跳:“你,你。”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白似雪微微一笑道:“我,我怎么了?”

  蝶舞红了脸,只低头:“你欺负我。”

  白似雪看只红脸低头的蝶舞笑了起来:“傻丫头,我可不是欺负你,我这是光明长大拥有你。”

  蝶舞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这样的话,也许听过,不过她不上心头,却为何如今这白似雪这般一句淡淡的话,却让她的心竟然震撼万分,只抬头看着白似雪好一会才道:“为什么?”

  她是真的迷惑,自己和着白似雪根本就没有什么交点,为何他却是想拥有自己。

  白似雪轻轻的揽着他,然后走了一会,才道:“知道我是天狐吧?”

  “知道。”蝶舞点了点头,天狐祖师这样有名的仙人,她如何会不知道。

  白似雪笑道:“我们天狐有一种感应,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只凭感觉而滋生的,我脱离的天狐体,成了狐族的始祖,但是这一份的感觉还是在了,这么多年来,我不是没见过比你美的仙子,但是你却是第一个让我的心猛然一跳的女子,因此我当时出了王母宫中后就给自己算了一卦,才知道是自己的天缘来了,我素来是个随缘的人,既然来了,我也不会拒绝,因此我要求王母送你到我身边,只是因为不知道你的感觉,所以才让你暂时做我的助手,主要也是为了培养我们之间的感觉,我可不想只有我一人回游那种感觉的。”

  听了白似雪的话,蝶舞红着脸低下了头:“要是我还没有感觉呢?”

  白似雪笑道:“我是个极有耐心的人,我会让你慢慢对我有感觉的,而事实上你不是已经对我有感觉了吗?”

  听了白似雪的话,蝶舞羞涩的低头道:“那如今我们该这么办?”

  白似雪知道蝶舞心中的忐忑,因此笑道:“我会要求玉帝和王母将你陪我为我狐族之母,只是蝶舞,有一件事情我还是要告诉你的,若是做了我狐族之母,你就不能再回天庭做你的仙子了。”

  蝶舞看了一眼白似雪,然后红脸低头道:“这个没用关系了,狐族很美,我也喜欢。”

  白似雪听了蝶舞的话,满意的笑了起来。

  因为两个人都说开了,所以事后一段时间,两人过的都很愉快,白似雪去求了玉帝和王母,玉帝和王母自然准了他的所请,让月老连线,让白似雪和蝶舞成了天缘。

  这似乎是圆满了,可不想那西王母心中却引来了不平。

  西王母自从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后,就一直对玉帝和王母怀恨在心,如此一来,对于玉帝王母宠的人呢自然也是更加的恨,因此听说这蝶舞和白似雪要成天缘了,她心中一恨,就决定要毁了这蝶舞。

  蝶舞有仙体,因此要毁蝶舞就要先毁蝶舞的仙体。

  也是蝶舞的灾难吧,竟然让这西王母知道蝶舞原本是一直蓝色的蝴蝶,而仙体就脱落在了王母后花园中。

  于是西王母乘众人不防备的时候,偷偷溜进了后花园,看着那蓝色偌大的蝴蝶仙体,她心中恨恨的,竟然直接一道光而去,而仙体一毁,原本才和白似雪城了天缘的蝶舞瞬间昏迷过去。

  白似雪大惊,掐指一算也明了是怎么回事情了,但是如今不是跟那西王母算账的时候,主要还是救下这蝶舞。

  好在蝶舞的仙魂没有受伤,王母掐指算道:“算来绛珠第一胎当是女儿,不如就将蝶舞送去吧,绛珠和紫薇星命中注定儿女不凡,何况这蝶舞和绛珠的确有母女缘分。”

  白似雪听后也知道这是最好的方式,因此想了想道:“好吧,不过那西王母当由我来处置。”

  王母和玉帝对于西王母原本也束手无措,毕竟这西王母是上代王母,总不能说不敬重她吧,如今听了白似雪的话,自然也就答应了。

  于是送了蝶舞下凡后,白似雪直接去了瑶池,连玉帝和王母也不知道这白似雪做了什么凤,反正从此后三界中就没有再找到过那西王母的魂魄。

  处置了这西王母后,白似雪终究还是不放心蝶舞在人间的生活,因此遵循着当初一缕自己给蝶舞的印记,找到了蝶舞,不想却看见蝶舞身边到处是一些鬼魅,白似雪自然不会让蝶舞受伤了,因此暗中处置了这些鬼魅。

  蝶舞虽然投胎,但是对于白似雪的依赖还是在的,因此自打发现了白似雪,这黛玉和帝玄熙就排在了后面,好在黛玉和帝玄熙倒也是个通透之人,竟然对于白似雪似乎也不在意。

  整整十五年的等待,白似雪都是默默守候着,尤其是在蝶舞十岁以后,更是遵循黛玉的意思,一年只见蝶舞一次,不过即使如此,他们之间的天缘早也已经注定了,因此根本就不会分散。

  十五年,蝶舞及笄的那一日,白似雪终于想黛玉和帝玄熙开口:“请你们将翩翩许配给我。”其实天缘成,只要蝶舞不在意,白似雪可以直接带了蝶舞回狐族的,但是他知道,在蝶舞的心中,黛玉和帝玄熙是她的父母,因此他就按照人间的规矩来求亲。

  黛玉看着白似雪好一会才道:“你能保证,你生生世世只能有翩翩一个吗?我的女儿,她的夫婿,终身只能守护她一人的,你可会答应?”

  白似雪笑了起来:“自然能答应的。”天狐也只需要一个伴侣就够了。

  黛玉看着白似雪的眼神,看出了他眼中的真挚,因此点了点头:“好,我将翩翩许配给你吧。”

  一声好,终于圆了蝶舞和白似雪的梦,当他们携手回到狐族的时候,才发现,人间最美的景色就有是最真挚的他陪在身边。

章节目录

颠覆经典之黛玉传奇(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君幻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幻凤并收藏颠覆经典之黛玉传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