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bc;</script>

    饭后,陆云没有去找林云枫,一个人独自走出洞,慢慢的朝着左边的树林走去。白天,陆云就留意到,那里有一片不大不小的树林,很适合一个人静静的想事情。

    慢慢的走在夜色下,陆云微微抬头看了看天际的明月。今夜的月色很美丽,那银白的光华挥洒四野,像一层朦胧的白霜。陆云轻笑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真是十分贴切的形容啊。今夜,这月光不就像是地上霜吗?”

    收回目光,陆云慢慢的走向那片树林。没多久,陆云就来到树林,当他第一眼看见的,那是一个白色的身影。月光下,一个淡淡的白影,立身在树林之中,静静的背对着陆云。那轻轻飞舞的白裙,那微微飘起的长发,一切都是那样的吸引人的眼睛。

    陆云看着那背影,眼中露出一丝奇异的神情。微微看了看天,陆云身体突然出现在那白色身影之后。静静的,陆云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就那样默默的看着那娇好的身影。晚风吹来,一丝淡淡的幽香飘进陆云的鼻中,使得陆云陷入了沉醉之中。

    静静转身,白色身影慢慢转身看着陆云。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一丝奇妙的东西,正在两人的心里升起。没有声音,没有言语,两人就那样一直看着彼此。这一刻,时间宛如停止,微风仿佛消失,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天地间,在这一刻,就只剩下那彼此眼中的身影,那是这时候,两人心中的唯一。

    清澈如水的目光,对上淡雅如仙的眼神,两人的心在这一刻彼此相吸。淡然一笑,陆云首先开口道:“傲雪,一个人来这里想事情?”清澈的目光中,闪动着诱人的神采与无限的魅力。

    张傲雪静静收回目光,看着天上的明月,轻声道:“今夜的明月很亮,很清。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时间,好好的将它看清。今夜,就当是给自己一个回忆,静静的将它印在心底。”美绝人世的玉脸,在月光下,蒙上一层银银光辉,显得格外美丽。张傲雪那淡雅清冷的气质,在这一刻,深深的印在了陆云的心里。

    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陆云淡然道:“明月如镜,明月如水,人心似玉,七窍皆具。每一次,当我想事情的时候,我总是望着天际,因为我要告诉上天,这一生我不会被它击倒。这一生,我所想的就是纵横天地,随心所欲,摆脱天地的束缚,做一个不被命运所摆布的人。所以,我选择了修真。你呢,傲雪?”

    张傲雪闻言,看着陆云,眼神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看着那如玉的俊脸,那淡然而又自信的微笑,张傲雪轻声道:“你的理想太远,那不是我能想象的事情。这一生,我希望能平淡的走完一生就足矣。可惜很多事情,都不是顺由人心的。儿时的记忆,在这一刻,都已经模糊不清,当年的回忆,到现在还有多少能记得清?碧光映月儿时梦,几许繁华春梦中。我欲扬剑追明月,可怜当时月朦胧!”

    陆云看着傲雪的眼睛,淡淡的柔情,在这一刻从眼中展露。陆云轻声道:“心若无痕,何来泪滴?过去的就让他去吧,我们还有将来。明天六院比武就开始了,这一次你有什么心愿,或者说目标?”

    张傲雪看着那道柔和的眼神,心里微微有些惊颤,这一刻她的心似乎想要逃避。避开那道迷人的眼神,张傲雪在心里,微微轻叹了一声。抬头,看着明月,张傲雪道:“这一次的比赛,关系到我们易园的荣誉,所以,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对于那结果如何,那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下午,我听师傅提了一下凤凰书院的沧月。师傅说沧月的修为,要比我强上一筹,几乎已经达到了不灭的下层了。那是极为罕见的事情。这一次比赛要是遇上她,我恐怕是很难过得了那一关的。从师傅回来后说的话,我就隐隐听出一些不对。本来在我们来之前,掌教与师傅师伯都是充满了希望,可下午回来,师傅就显得心事重重,看样子这一次的比赛,恐怕比我们想象中的情况还要糟糕。”

    陆云轻声道:“这一点,我也从师傅的脸上看出了。从他那有些不敢面对我的神情中,我就知道这一次六院会武,其他五院恐怕都出了十分杰出的人才。那样一来,我们易园想要在这一次的比赛中取得好成绩,那就不容易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努力一拼,是吗?”

    张傲雪轻叹道:“是啊,努力一拼,希望可以有一点成绩。”轻柔的声音,在树林中,慢慢飘散。月光下一道流光划过天际,为这美丽的夜色平添了几分美丽。

    陆云与张傲雪都看着那道流星,静静的将身心融入这片宁静的树林里。回头,看着那美丽的娇颜,陆云轻笑道:“如此星辰如此月,结伴携手月下行。今夜月色明媚,我们应该放开心里的一切,好好的品味这难得的美色。傲雪,愿意陪我走走吗,就在这附近走走?”

    张傲雪看着他,淡雅如水的明眸中,闪动着丝丝淡然的神采。没有回答,她仅仅轻柔的移动身体,慢慢的向林中走去。陆云看着那美丽娇好的身影,淡然一笑,飘身与她同行。月光下,一对人影,静静的漫步在树林里,慢慢的消失在树林深处。

    静静的走在一起,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那样静静的走着。月光,透过稀疏的枝叶,投影在两人身上,在地上留下一双斜长的人影。紧紧的,两条人影靠着一起,那双影子似乎在暗示什么,可惜它不能言语。

    两人走了一阵,远处渐渐传来哄鸣的奔流声,在夜色下,显得极为清晰。陆云看着远方,轻声道:“听说这太玄山靠近黄河,看来果然是真。听这奔流之声,那黄河之水可是十分急促。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黄河那雄伟的气魄,今夜有空,傲雪愿意陪我去看看吗?”淡然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温文尔雅之气。

    张傲雪看着他,微微点头,轻声道:“我也没有见过,今夜就去见识一下吧。都说黄河孕育了中华数千年的文明,今晚我们就去领略一番吧。”

    陆云微微一笑,笑道:“正是,我们走吧。从这声音听来,应该有数里的距离,我们还是施展轻功吧。”话落,淡蓝色的身影一晃,人如一道青烟,穿梭于山林之间。张傲雪看着陆云的身影,眼中划过一丝惊讶,心里突然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这一刻,张傲雪突然发觉,陆云身上似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可究竟是什么呢?她又说不清楚。轻轻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张傲雪身体突然飘起,就宛如林中仙子一般,飞速的向陆云追去。

    一处断崖上,轻轻落下两条人影。石崖下面,那奔流不息的滚滚河水,四周那飞溅的水珠,即使在月色下,也泛着银银光辉。看着这波涛澎湃的雄伟气魄,陆云整个人突然有一种眇小的感觉。这一刻,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在大自然的面前,就显得十分的微不足道,宛如世间无数尘埃的一粒,毫不起眼。与此同时,另一种决然不同的感觉,也同时在心里升起。看着那雄浑壮丽的黄河,陆云突然觉得,一股汹涌澎湃的气势从内心深处爆发出来。这时候,整个人都宛如想要大吼一般,那种雄心壮志在这一刻,攀升到了最高点。面对黄河,让他产生一种苍莽天地,我主沉浮的雄心。

    张傲雪静静的看着黄河,显得很平静。或许是性格不同,也或许是她没有表露出来。总之,这一刻的她显得很神秘,让人看不透。月光下,两人静静的立在石崖上,宛如风中的一对的精灵,彼此相隔三尺的距离。

    哄鸣的澎湃声中,两人突然感到一股奇异的声音,隐约传来。两人对望一眼,陆云大声道:“傲雪,你听见那奇怪的声音了吗?我觉得那声音,像在从这石崖下传来的,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看着傲雪,陆云微微皱眉的问。

    张傲雪看了看天色,轻声道:“此时接近子夜,时间还早,我们就去看一看吧。小心一点,注意安全。”看着奔流不息的黄河水,傲雪平静的说。这一刻,傲雪没有看他,或许是在掩饰什么。

    陆云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身体凌空射出,慢慢的向下落去。他的头上,如意心魂剑正轻轻的旋转着,一道淡红色的光芒,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道红云。傲雪看着他的身影,淡雅如仙的脸上,一片平静。傲雪双手微展,身体瞬间飞起。那美妙无比的身姿,在月光下宛如天女降落凡尘,随着陆云的身影,同时飘落,身体与他一起慢慢下降。

    下降十七八丈后,两人突然停下身体,仔细的打量着四周,找寻那奇怪声音是从何处传来的。此时两人离水面仅仅不到两丈,那飞溅的水珠,带着潮湿的阴寒之气,猛然袭击两人。陆云开口道:“这里有些冷,玄阴之气很重,傲雪你要是能多吸收一些,对你的修为有益。至于那奇怪的声音,现在虽然清楚了许多,可反而不易查出,它究竟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一边说,一边仔细的查看着四周。

    张傲雪看着四周,轻声道:“这里的玄阴之气的确很重,但对于我现在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帮助了。那奇怪的声音很奇怪,似乎不是固定的,那像是一种旋转流动的旋风形成的。”

    陆云闻言,耳中仔细的听着,全身真气瞬间飞速旋转,向四周扩散,仔细的留心那声音的动静。同时,陆云也施展出意念神波,一连发出六道不同频率的意念神波,仔细的查看四周的一切。

    很快,就有意念神波反馈信息回来。这一刻,陆云的大脑中,一副图像清晰的显现出来。只见一处石崖下,有一处排列奇怪的石洞。那些石洞不大,都在数尺的范围内,正处在水面下数尺的距离处。每当河水起伏不定,波动极大时,就有河水从那洞口流入,从而产生奇怪的声音。那一排石洞共七个,奇怪的是,它们竟然按照七星的图案分布。

    陆云目光移到那里,心里在思考着这奇怪的声音,是怎么样发出的。照说这石洞在水面下,应该无法发出声音。就算有声音,也不可能在这奔流澎湃的滚滚怒啸中,那么清晰的传出。看了看张傲雪,陆云道:“那声音的出处我已经查到,就在那石壁下,水面以下四尺左右的地方。那里有七个古怪的石洞,成七星的形状分布,十分神秘。那声音就是河水在灌入时,不知道怎么产生的。”

    张傲雪惊奇的看着陆云,心里对他如何查出这事情,存在着疑惑。她想不出陆云是怎么查出的,至少她一点动静都没有查到。傲雪轻声道:“既然找到了,我们就去看看吧。反正都来了,就仔细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玄机。”说完,整个人爆发出一道耀眼的玄青色光芒,慢慢的落在水面上。微微一沉,汹涌澎湃的黄河水顿时纷纷闪让,河水全部被她逼到六尺以外。

    陆云也施展出护体真气,与她一起慢慢的靠近那石崖。就在两人靠近之时,那奇怪的声音又一次传来。同一时刻,几缕强劲的风劲突然射出,一下子就刺破了两人的护体真气。这一来,陆云与傲雪都是一惊,两人同时后退一丈,惊奇的看着那里。陆云意念神波再次发动,以每瞬息九千六百次的高速频率,不停的探索着那里的动静。并飞速的分析出,这一切形成的原因。

    张傲雪眼中露出一丝奇异之色,全身玄青色光芒大盛,一道紫色的光华隐现其中。再次靠近,伴随着那奇怪声音传来的同时,数道风劲又射中张傲雪的护体真气罩。只是这一次傲雪有了准备,并没有被这奇怪的风劲,穿破自己的护体气罩。

    陆云落在傲雪身旁,仔细的感受着那风劲的力道、方位、数量、间断时间等一切细节。很奇怪,陆云发现这些风劲都有一定的规律,其方位几乎将自己与傲雪全身都笼罩在里面。那力道也十分强劲,数量极多,间断的时间极为短暂。陆云心里隐隐觉得,这些奇怪的声音,夹着的这些奇怪的风劲,似乎隐藏真什么难以理解的秘密。

    张傲雪全身玄青色光芒大盛,身体突然在数尺的范围内,飞速的闪动。同时她的双手以指代剑,施展出无数的剑气,飞快的迎上了些风劲。随着时间的过去,傲雪全身光华爆射,双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此时她的双手,已经快得几乎看不清是如何出招的了。从她周身那越来越盛的光华看得出,她已经施展出了八层以上的实力,并且还在不停的提升功力。

    陆云在一旁看着傲雪,眼中带着几丝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傲雪会突然想到动起手来。看着傲雪越来越凝重的脸色,陆云的意念神波,正以每瞬息一万九千六百次的速度,飞快的分析着傲雪与那风劲之间的玄妙。突然,陆云眼中射出一道奇光,这一刻他突然明白,原来傲雪是因为发觉了这些风劲的秘密,才这样做的。对于傲雪的聪明,陆云不得不佩服。

    看着身体高速移动的傲雪,陆云开口道:“傲雪,这七个石洞中,每一处所发出的劲道、方位、数量、时间都是各不相同的。你以这种方式来分析它们的情况,那是很费时间的。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从第一个石洞开始留心,等把那个石洞的情况分析清楚后,再开始第二个。等七个石洞的情况都了解后,再综合在一起,那样就可以完全掌握这里面的秘密了。”

    张傲雪身体一停,整个人偏头看着陆云,轻声道:“你说的方法我明白,但我却发觉,这些风劲强劲好比剑气,十分霸道。仔细的留心那奇异的声音,再配合这些风劲的路线,你就会发觉,这好像是一套神奇无比的剑诀。现在时间不多了,恐怕子时一过,这声音就会消失,那时就只有看明晚还会不会出现了。现在,我们趁机好好留心,说不定可以学到一些意外的东西。”说完,傲雪那停止的身体,再次闪动起来。

    陆云闻言,脸色微变。傲雪所说的,他一直没有查觉,这时候仔细一想,还的确有几分可能。意念一动,一副图案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陆云身体飞速的旋转闪动,一边学傲雪的样子,以指剑抵挡那强劲的风劲,一边快速的分析这些风劲的运行路线。很快,陆云就在意念神波的帮助下,慢慢的掌握了这风劲的奥妙。

    陆云轻啸一声,身体突然幻化为流光遁影,在数尺的范围内高速的运动。由于他的速度太快,所以看上去他整个影子都模糊不清。此时,傲雪也发觉了陆云的奇异之处,心里对他的行为,感到惊异之极。就在傲雪惊异的瞬间,耳边突然传来陆云的声音。

    是听陆云道:“傲雪,不要停,注意我的身影,你慢慢的随着我的身体移动,自然很快就能明白这其中的奥秘。我会放慢速度的,你仔细的看清楚,来吧。”话毕,陆云高速移动的身体渐渐清晰,他的移动轨迹也清楚的呈现在傲雪眼前。

    傲雪来不及问许多,身体随着陆云那移动的轨迹,快速的移动起来。慢慢的,傲雪眼中露出一丝震惊,她发觉陆云这移动的轨迹,竟然与那奇怪的声音,奇怪的风劲完全吻合。看着那越来越快的身影,傲雪突然明白,陆云并非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他能在两年时间里,将易园的修真法诀,修炼道如此地步,恐怕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在里面。

    月色下,在黄河那滚滚浪涛之上,两团不同色彩的光影,正飞速的移动着。远远望去,一红一紫两团不同的光影,都依照着奇异的轨迹,在方圆一丈的距离里,高速的运转。随着两团光影的速度越来越快,那红光与紫光都猛然爆发,将整个四周的浑浊河水,照得成一片紫红色。同时,两道光团的身后,两道水柱正慢慢形成两条巨龙,蜿蜒而上,直冲天际。

    月影东移,子时转眼过去。这时候那奇怪的声音,渐渐淡去,最后完全消失无影。一直高速移动的陆云与张傲雪,同时发出一声轻啸,有如鹤啸龙吟,清晰的传向四野。身后,那两道巨龙冲天而起,带着庞大的气势,升上半空,吞云吐雨。陆云与张傲雪的身体,一闪就出现在半空,两团不同色彩的光芒,在夜色中极为刺眼。

    半空,一声巨响,两条巨龙瞬间化为漫天暴雨,夹着狂风出现在太玄山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瞬间让无数睡梦中的各派弟子惊醒。无数人都奇怪的看着天空那轮明月,想不到明白为什么会突然下雨。

    半空中,陆云与张傲雪相视一笑,两人同时落在黄河边的石崖上。看着漫天的大雨,陆云笑道:“这里的天气太热了,我们就帮大地降一下温,也算是公德一件。”

    张傲雪看着雄伟的黄河,轻声道:“我们刚才学的那到的那套剑诀,十分霸道神奇。你说是不是该取个名字呢?”

    陆云看着她,夜雨中的她,四周泛起淡淡的紫光,映在那些下落的雨滴上,显得即美丽又神秘,就像是夜色中的幽灵。看着天际,陆云微微沉思了一会,开口道:“今夜的这件事情,是属于我们之间共同的回忆。对于这套剑诀,就算是我们共有的东西,只属于你我。这套剑诀出自黄河,得之无意中。最重要的是,这剑诀是在月色下得来的,所以,我想就给它取一个名字,叫做‘夜月斩法’。你看如何?”

    张傲雪轻轻念了两遍夜月斩法,脸上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看着天上那明月,傲雪轻声道:“夜月斩,夜月斩,太玄山上,黄河之畔。得之无意间,几许回忆在心田。”淡然的看了陆云一眼,动人的身姿飘然而起,慢慢的向天火洞飞去。

    陆云眼中精光四射,身体冲天而起,一缕轻笑飘荡在天地间。半空中,陆云放声高歌道:“太玄山,天地间,修真几许为为神仙?少年心,贪尘缘,狂剑纵横为红颜!”伴随着风雨声,那狂放中带着几许傲气的声音,渐渐飘远。

    山林间,一红一紫两道光影,转眼就消失在那黑暗的夜色里。轻风吹起,一声淡淡的细语,随风弥漫的月光里,可惜没有人听清。

章节目录

七界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心梦无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梦无痕并收藏七界传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