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bc;</script>

    当玄阴真人与张傲雪、李宏飞、林云枫赶到地面时,啸天已经飞升成功了,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四人看着半空中,心里在猜测,那结果究竟是怎么样的。

    看了许久,玄阴真人轻叹一声道:“算了,大家也不用多看了,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了。还是找来陆云,我们一起回去吧,免得耽误时间。”说完,转身离开了。而林云枫则敏感的感觉到,这夜空中那股邪恶的气息,已经失去了踪影。

    回头见三人都慢慢离开,林云枫大叫一声,飞身跟了上去,准备找到陆云就回去了。在绝阴谷口,四人正好遇上出来的陆云。林云枫跑到他身边,轻声问道:“喂,你有没有看到那后来怎么样,那只天狼飞升成功没有,那突然出现的两个怪物,后来到什么地方去了?”

    陆云看了看其他人,见大家都看着自己,陆云轻声道:“就在你们走后,天上突然发生异变。只见无数的惊雷突然出现,那惊人的气势骇人之极。那两个怪物,眼看就要把那啸月天狼收去,可突然被九天神雷劈中,只听两声鬼厉就瞬间逃去了。而那啸月天狼也趁机逃脱,在最后一刻飞升成功了。那一刻十分奇妙,只见半空中出现一头数十丈的巨大天狼身影,慢慢的与那人影重叠,最后一道霞光闪过,就消失无形了。”

    林云枫闻言,一脸失望的道:“真可惜,这么关键的情景,我都没有看见,太令人伤心了。可恶了,都是因为那两个怪物,下次遇上我,我就收了他们,看他们还敢破坏我的兴趣不?哼。”

    玄阴真人冷哼了一声道:“你少在那里说大话,走了,我们回去吧。”林云枫嘿嘿笑道:“师傅,别忙吗。现在回去不是提前了两天吗,我看我们就趁这两天,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再回去也不迟啊,是不是?师傅你要是有事的话,就请一个人先走一步吧,我们不急,慢慢走回去。嘿嘿,大家说是不是啊?”说完看着其余三人。

    玄阴真人眼神微冷,瞪了他一眼道:“你喜欢走是吗,那你就慢慢给我走回来。你们谁没事的,就跟我走吧。”说完看了三人一眼,身体突然御风而起,一道青光直射天际。李宏飞看了张傲雪一眼,裂云剑光华一闪,带着李宏飞瞬间就消失在天际。夜空中两道青色的光影,为美丽的月色平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张傲雪看了陆云一眼,轻声道:“我先走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说完转身,就欲离开。林云枫见状,忙笑道:“师姐,我和陆云正有事情请教你,你就陪我们慢慢走回去,我们也可以多跟你学点东西啊?师姐最好了,不会拒绝我们的要求,是吧。”说完拍拍陆云,眼神示意他开口挽留张傲雪。

    陆云神情淡然,微微一笑道:“师姐如果有空,不妨同我们一起回去,我们的确有些事情想请教一二,还望师姐指点。”轻轻的看着她,陆云眼神中隐隐透露出一丝期盼。

    张傲雪目光扫了陆云一眼,微微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轻轻点头不语。月色下,那修长动人的身影,有如月华一般冷清,充满了朦胧的美丽。

    离开了绝阴谷,三人找了一处背风的地方,升起火来,一起在火堆旁谈心。其间,林云枫一直有意避开两人,四周去找吃的东西,专门给陆云提供好的机会,还不时的悄悄给陆云递眼色,示意他勇敢一些。

    看着夜空,陆云问道:“你经常这样看着夜空吗?除了修炼,这么多年了,你还有过别的什么回忆吗?”

    张傲雪静静看着天空,火光下美丽的玉脸泛起一丝清辉。微冷的声音在夜风中响起:“修炼之人,讲究的是清心寡欲。多年来除了修炼,我别无二心。”

    陆云淡然一笑道:“从小到大,一直这样,心里有没有感觉到疲倦,会不会有放弃的心理?你仔细想过没有,自己最终的目标,究竟是什么呢?修炼成仙,与天地同春,还是做一个斩妖除魔的女侠呢?这一生就如此一个人度过,还是像普通人一般,找个喜欢的人嫁了?”

    张傲雪看着陆云,很久才移开目光道:“心无一念,方可修炼!你问得太多了,我从来没有去考虑那些,我只想在最短的时间里,修炼有成就行了。”低落的声音里,似乎隐藏着什么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秘密。

    陆云闻言,淡然一笑,突然说了一句:“天地万物,为何有形?世间生灵,为何有心?修炼之道,为何有劫,成仙之路,为何无凭。长生不死,为何而存?天地同寿,何来轮回?”

    张傲雪闻言,渐渐陷入沉思里。不久林云枫回来了,抓了三只野兔,大家一起烤着大吃了一顿。深夜,月光很冷清,三人都各自打坐调息,算是休息。等到天明,陆云最先醒了,陆云起身腾空而起,整个人静立在半空中,吸引着天地灵气。

    路上,三人为了节省时间,大家都展开轻功,如普通武林人士一样,穿梭于崇山峻岭之中。从绝阴谷到易园,如果走路需要三天,而御剑飞行的话,则只需要一会。这两地中间,需要经过三座大山,其中有一座大山名叫红叶岭,据说每到秋天,满山红叶十分美丽,因而得名。

    当陆云三人横穿红叶岭时,陆云的意念神波突然自动的旋转起来,这就引起了陆云的注意。陆云外表不露一点声色,暗中却以意念神波仔细的查探着四周的动静。很快,一副图案清晰的显现在陆云脑海里。那是在树林密集的一处,有一口深井,那井中不时的会有一道淡淡的人影,飘荡在井口,发出低沉的哭泣声。那井很深,井底有一道石碑,那石碑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这一点陆云脑海有些模糊不清。

    陆云突然停身,对两位同伴道:“你们仔细查一下,会不会感觉到这里有什么奇异的东西存在。我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响起。”林云枫闻言道:“不会吧,我对鬼怪是最敏感的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陆云,是不是你感觉错了,还是故意这么说的。”

    张傲雪不语,只是看了看四周,神剑紫影顿时一声轻啸,飘浮在张傲雪头顶,不停的旋转着。阴暗的树林里,强盛的紫色光华时刻闪烁不息。紫影神剑在旋转了几圈后,突然剑指南方,停止不动了。张傲雪冷声道:“这里的确隐藏着奇异的东西,就在南方,我们去看看吧,如是妖魔就将其铲除。”说完神剑自动飞出,带着三人一直向南方射去。

    很快,三人就来到一个茂密的灌木丛里,眼前出现了一口荒废无人的深井。林云枫看着那口井,神色微变道:“这井中隐隐有些邪气,可仔细一查,又什么都没有,怎么会这样呢?神剑紫影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走了,那说明这井中一定隐藏着秘密,可我为什么一点都察觉不到呢?陆云,你能察觉到了?”

    陆云看了张傲雪一眼,淡然道:“我也只是隐隐听到一些低弱的声音,像是一个女子在哭泣,可现在已经没有了。傲雪师姐呢,可察觉到什么?”神色平静的看了傲雪一眼,陆云眼底闪过一丝奇异光芒。

    张傲雪收回紫影神剑,看着那井轻声道:“隐约中有些奇怪的气息,可惜一闪而逝,很难查清。我们还是下去查一下好些,那样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陆云望着那井口,轻声道:“这里不大,我们一起下去恐怕不行,我看还是我先下去看看吧。林云枫与师姐就暂时在这里,注意四周的动静,有事以啸声传讯,我就会马上上来。”

    林云枫嘿嘿笑道:“陆云,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去呢?鬼怪之事我最在行了,还是我去吧。你就留在这里陪师姐说说话吧。”说完嘿嘿一笑,转身就欲下去。

    陆云一把拉住他,笑道:“每一次都是你打前锋,这怎么行呢。这一次就让我去好了,而且我能感觉到有哭声,你们暂时什么也感觉不到,就守在这里好了,免得大家都浪费时间。”说完,不等云枫开口,陆云身体飘然落入井中。

    林云枫有些气呼呼的道:“真是的,抢我的饭碗啊。以后你们什么都会了,我还怎么混啊。下一次一定不与他多说,直接做了在说,嘿嘿。师姐你说是不是啊。”张傲雪神情淡然,静静的看着井口,什么也不说。

    陆云落入井中,慢慢的向下降,双眼仔细的打量四周。这井很深,陆云感觉已经下降了有五十丈了,可还没有看到井水。四周的光线很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陆云不得不御起如意心魂剑。顿时红光耀眼,四周的景色一下子清晰的出现在陆云眼前。

    四周阴暗潮湿的青苔上面,密密麻麻的分布在许多不知名的小虫与毒物,在红光的照射下,显得幽黑发亮。这些小东西,似乎有些怕光,都纷纷闪避。随着陆云的下降,下面的气温急速降低,四周阴冷之气十分浓烈。终于,又经过了一段距离,陆云轻轻的落在了水面上。

    借着红光,陆云看着四周,发现井水很清澈,但却奇寒无比,一般人在这里是呆不住的。此时,这井底隐隐有一丝哭泣的声音响起,可惜若隐若现听不真切。陆云运起护体真气,四周的井水纷纷向两旁闪避,他慢慢的向下沉去。下沉二十丈左右,借着头顶如意剑的红光,陆云发现已经来到井底。这里不小,有数丈大小,正中央有一道丈高的石碑,微微闪着霞光。在这石碑左边不远处,有一道石棺,静静的躺在那里,一丝丝奇异的哭泣声正从那里传出。

    陆云飘浮在水中,看着那石棺,轻声道:“出来吧,我能听见你的哭泣声音。你应该是个女子,为何不去转世投胎,要留在这里?”

    一个淡淡的身影,慢慢在石棺旁边显现出来。仔细一看,竟然真是一位年轻女子。披肩的长发微微挡住了半边脸,隐约中看去那女子还长得不错。两道幽暗的目光看了看陆云,又看着陆云头顶的如意心魂剑,眼光中露出一丝惊颤。

    那女子低声道:“你能听见我的哭泣声,这不是在骗我吧?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这里哭泣,可惜从来没有一个人听见,想不到今天终于遇上一个,可以听见我声音的人了。几百年了,好漫长的岁月啊!”

    陆云看着她,意念神波仔细的探索着她的一切。最后,陆云得到的结果就是,这女子很奇特,她的魂魄聚而不散,隐隐含着一丝灵光。从她身上传来的气息分析,她并非恶灵,可能是个冤死的孤魂而已。陆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说你在这里几百年了,为什么不出去投胎,反而留在这里哭泣呢?”

    那女子轻轻叹息道:“我也想离开这里,可惜我没有那个能力。每一次我想要飞出井口,总是有一道奇异的结界将我挡回来,怎么也出不去。无数次的失败,使我明白一个道理,我是无法出去的。所以我才会一个人在这里哭泣。几百年来,我一直在摸索这件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道石碑里面,隐藏着什么东西,可惜我能力低微,什么也查不出来。今日能见到你,也算是一段缘分吧,我有一件事情,想求你帮忙,不知道你愿意吗?”

    陆云看着那石碑,轻声道:“这石碑里面,的确隐藏着一些奇异的东西,我正是因为这石碑才下来的。至于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你可以说来听听,可以的话,我会帮助你。”

    那女子看着陆云,眼中露出一丝奇异之色,轻声问道:“都说人死后就变成了鬼,在世间鬼是不受人喜欢的,往往被那些修炼有成的真人说成是害人的恶魔见而诛之。为什么你第一见我,又明知道我的身份,不出手对付我呢?你的那把剑十分霸道,那里面有我害怕的东西,只要轻轻一剑就可以解决我。”

    陆云看着她,轻叹道:“天生万物,其实也是包括鬼在里面的。只是世人一般不理解,一旦受到那些厉鬼的攻击,就将所有的鬼物都说成是坏了,其实那也不然。就算是人,也同样存在无数的恶人,不是吗?是与非,善与恶那是要靠每个人自己去判断的,不能只听别人的言语。在我而言,只要是我能看见的东西,它就是存在的,只不过是不同的形体而已。你还是说说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吧?”

    女子眼中露出一丝感激,轻声道:“将来有一天,你要是在外面遇上一个叫流星的男子,你就告诉他一件事情。你告诉他,当年的山盟海誓,已经过去。那个叫夜雨的女子已经离他而去,要他将那一切都忘记吧。他若追问,你千万莫要把我提起,就告诉他,魂已断,曲空传,人已远,清目血泪含,坠红颜!就是这事,你要愿意帮忙,我就感激不尽了。”朦胧的双眼里,一丝淡淡的水雾,似乎在掩饰那份深情。

    陆云看着她,轻叹道:“放心吧,我将来会帮你打听那人的。只是已经几百年了,他还在人世吗,会不会已经死去了?”

    女子轻轻摇头,微微望着天际道:“不会,他不会死的,他一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记得我第一次遇上他时,他是一个小道士,那情景我永远都记得,可惜当时不知道珍惜。记得当时月,回首不堪怜!”

    陆云闻言,眼神中露出一丝淡然的伤感,微微轻叹道:“人的一生,都有许多事情,是需要放在心里,慢慢回味的。那滋味不仅仅是甜蜜,也同样有着苦涩在里面。过去的就莫要追悔,一切向前看。现在等我看看这石碑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为什么一直将你困在这里面。”

    轻轻落在石碑面前,陆云全身青光大盛,双眼中射出道道神光,意念神波在飞快的探索这石碑的秘密。陆云全身微震,眼中露出一丝惊骇,神情十分奇怪。看了一眼那女子,陆云轻声道:“你身上的气息中,含有这石碑里面的灵气,所以你的魂魄可以聚而不散。可这石碑也有一种束缚之力,可以束缚一切魂魄与元神之无形异体。而你就属于这个范围,所以你一直出不去。我探索的真气波,也被它困在了里面,真是十分奇怪的事情。”

    那女子轻轻一叹道:“这么多年了,寂寞一直与我相伴,我已习惯了。如果不是心有牵挂,我或许会很满足这样的生活吧。今天能遇上你,那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希望,我的心也就满足了。你只要能出去,我就算永远留在这里,也无所谓了。”

    陆云看了看她,心里慢慢的品味着她的话。回过头,陆云慢慢向那石碑靠近。只见陆云在靠近石碑三尺前时,石碑顿时发出一道霞光,将陆云挡在三尺之外。那道光华十分强盛,强劲的气息逼得那女子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陆云眼中瞬间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光华,周身青色光芒大涨,猛力的与那道霞光对抗着。一时间,井底的碧水瞬间闪烁着不同的光华,十分美丽。同时,两股强大的法诀真力相对抗,形成一道强盛无比的气势,夹着五颜六色的光华,瞬间直冲天际。这使得在地面的张傲雪与林云枫都是一惊,那道冲天的光柱,即使在百里之外,都能清晰的看见。

    陆云只觉得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压得自己根本无法前进。那道霞光其实是一道守护禁制,或者说是一道强力结界,有着阻挡一切外物侵犯的作用。陆云本想以意念神波探索这石碑的秘密,可谁知道这石碑神秘之极,竟然可以聂取自己的意念神波。并疯狂的吞噬意念波,使得陆云不敢施展意念波,只能以真元强行突破,可惜想不到这结界如此强大。

    陆云全身青色光芒一转,瞬间变成一道金色的光华,猛然跨前一步。只见陆云身体不住的摇晃,显然两股强大的力道正相互对抗着。陆云全身金光突然爆炸,一股毁灭之力瞬间冲破那道结界。井底四周水波急剧波动,一道水柱突然冲天而出冲出地面都超过三十丈的高度。可见那威力之大,力道之强,是何等厉害。使得正在下落的林云枫与张傲雪,都被震飞了出去。

    强大的爆炸力,不但将井底的水冲出地面,也同时将那道丈大的石碑震碎。碎石随着井水被冲了出去,石碑所在地却出现了一道三尺高的玉碑。玉碑上面刻着无数奇怪的花纹,与三个拳头大小的古缘——镇魂碑!这玉碑通体流光,一道霞光在四周循环流动,宛如整体,十分神秘。

    陆云看着这玉碑,轻声道:“镇魂碑,这表示什么意思呢?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呢。你听过吗?”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在问那女子。

    女子看着那玉碑,影子躲得远远的,语气有些惊颤的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我死后一直在这里,什么也不懂,你问我也是白问。我只能感觉道,这镇魂碑上,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似乎要把我吸进去,我心里很怕,不敢靠近。”

    陆云双眉微皱,看了看头顶,轻声道:“你到我身后来,等下记得不要离开我,不然恐怕会出现危险。”那女子不解,但却飘到他身后,警惕的看着他的背影。

章节目录

七界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心梦无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梦无痕并收藏七界传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