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bc;</script>

    静静的看着化魂池,陆云目光停留在那半空的黑色云彩之上,眼神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不明白为什么,陆云总有一个感觉,这飘舞的黑色云彩,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可是什么呢,陆云却总是抓不住。

    微微轻叹一声,陆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轻轻回头,看见的是两双关切的眼睛。淡淡一笑,陆云给了她们一个放心的微笑,身体轻轻飘起,慢慢飘落化魂池里。没有说话,傲雪与沧月仅仅是关切的看了他一眼,那千言万语就已经传递。

    一*近池水,一股强大的侵蚀之力就涌向陆云的身体,飞速的侵蚀着他的护体真气。只一会,陆云身外布下的九道护体真气就被突破八层,这使得陆云心头震惊之极。一边继续加厚护体真气,陆云一边在探索着化魂池水的性质,同时还在考虑,剑无尘是以何种方式抵御这可怕的侵蚀之力。

    下沉三丈,一股旋转的暗流袭来,一下子就将陆云身外的真气撕裂大半,使得他压力猛增十倍,真气运转一下困难起来。最可怕的是,这股暗流夹着侵蚀一切真气的性质,任陆云加护多少层真气,都轻易的就化去,真不愧是化魂池可化万物。

    化魂池中,意念神波完全察觉不到任何消息,全部被那古怪的暗流所吞没。无奈中,陆云只得施展出那件神秘的披风,想看这披风能否阻挡这化魂侵魄之力。很奇怪,当陆云施展出那神秘的披风时,他身上暗红色光华闪过,那诡秘的鬼王战甲自动出现在他身上,在身外形成一个数尺大小的光罩,将他与那化魂池水隔绝起来。

    远远望去,一副精美的鬼王面具,掩饰了陆云的本来面目,整个面具闪烁着奇异的暗红色光华,配合那额头上的王字,就宛如人间帝王一般,威武而庄严。身上,一副精美的暗红色战甲,异彩流霞,光华闪烁,充满着神秘的气息。这战甲护住了他全身关键的部位,包括上身胸腹要穴,与下身的的重要部位,但看上去却异常精致秀美。肩上,一件似有似无的透明披风,自然协调的披在他身上,隐隐中发出淡淡的流光,将他衬托得丰玉如玉。

    陆云双眼中射出一丝奇亮的光彩,嘴角挂着一丝神秘莫测的微笑,慢慢顺着那急促的暗流向下降去。这一刻,陆云开始思考,剑无尘进入时,是怎么克服这暗流的侵袭的呢?这一点陆云心里隐隐有种感觉,但却不敢肯定。自从在鬼域分开后,再次见到剑无尘时,陆云以他敏锐的直觉,就察觉到剑无尘身上发生了变化,可是什么呢?他猜不透,因为剑无尘隐藏得很好。

    不说这边陆云慢慢下沉,且回头说那剑无尘,在进入化魂池时,又遇上些什么呢?其实剑无尘与陆云所遇相同,不同的是,剑无尘没有陆云那神奇的鬼王战甲,但他却也聪明,竟然施展出血河图,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在里面。本来这也是他无奈之下抱着尝试之心试一下,谁知道这一试还真让他试出名堂来了。

    只见血河图在他的意念控制下,化为一件红色战甲,穿在他身上。胸口,一副血色八卦闪烁着神秘气息,八卦正中,一只血塔清晰的呈现其中。而战甲的背后,两只十分古怪的怪兽,形成一个阴阳鱼的图案,印刻在战甲上。血河战甲一现,一道神奇的光罩就将他与池水隔绝,这一来就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使得他可以安心的进入池底了。

    剑无尘看这这神奇的战甲,整个人高兴极了,口中忍不住发出狂笑道:陆云,等着吧,等我将这血河图完全掌握,-紫华吞日-心诀修炼成时,那时你又算什么东西。到时候,我会收回我失去的一切的,哈哈,等我这次取回封魂符,看你怎么有脸回去见人。狂笑声,剑无尘快速的向下沉去。

    下沉了数百丈,剑无尘对于这化魂池的深不见底,心里也十分震惊。而且,最明显的就是,越向下沉,其压力就越大,暗流的旋转就越急。虽然他有血河战甲护体,在整个身体却随着暗流不停的旋转翻滚,完全控制不住。

    也不知道转了多久,下沉了多深,剑无尘最终来到一个很奇怪的石室里。此处,有三个石洞分正三角方向分布,每一个山洞中,都有一股墨黑色的巨浪旋转翻滚,形成强大的旋转之力,交汇于石室正中。如此,化魂池中的暗流,就从这石室中狂卷而起,直冲池顶。

    剑无尘仔细的看了一眼四周,目光停留在三个山洞方向,心里在思考着,那封魂符会藏在何地?小心的避开三股强横霸道的旋转血浪,剑无尘试着以真气去探测四周的动静。只见剑无尘全身开始弥漫紫色光华,神秘而诡异的紫华吞日真气形成一道紫色光罩,笼罩在他身上。同时,在紫气大盛之时,剑无尘身上血光闪烁,血河战甲自动爆发出耀眼的光芒,无数血色符咒在他四周汇聚成一个旋转的罗盘。那神秘的罗盘上,指针在激烈波动了一阵后,指向了左边一处山洞。

    剑无尘眼中神光一闪,似乎对身上这血河战甲的神奇而感到高兴与震惊。看了一眼其他两处山洞,剑无尘折身朝左边而去,顺着那旋转的墨黑巨浪,消失在了洞中。就在剑无尘消失不久,陆云也出现在这石室中。

    目光一转,陆云意念神波猛然发动,仔细的探测着四周的一切动静。轻轻落在池底,陆云正准备查看一下这四壁是什么物质组成,可此刻他的左手突然银光大盛,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传入心中。心头一震,陆云注视着左手,只见掌心处镇魂二字闪烁着银色光华,正慢慢变强。同时,池底一股十分奇妙的气息,正牵引着陆云的心。

    不明白为什么这样,陆云目光仔细的留意那三个石洞,想查出其中的秘密。仔细的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有,三个石洞从外表看上去完全一样,找不出有何不同。可这时候,陆云的左手却产生一种古怪的牵引力,拉着陆云朝右边的石洞*近。看了一眼手心,陆云眼神微微沉思了一下,就直射右边山洞,转眼消失在了墨黑色的巨浪里。

    身体随着巨浪旋转,在穿过了层层旋涡之后,剑无尘的身体出现在一个很奇妙的石洞里。此处,山洞正中有一座十分巨大的石龙头像。那石龙巨口大张,直径超过一丈,滚滚墨黑色的水浪被它卷入口中,形成一股强大的旋转离心力。同时,石龙一双墨黑色的眼睛射出两道光华,交汇于一丈之外的半空。只见石龙目光交汇处,一块三寸长,周身闪烁着玄青色光芒的方形玉符,静立在半空。

    看着那半空中的玉符,剑无尘眼中露出一丝惊喜,忍不住心头激烈,终于找到封魂符了。仔细的看着半空的封魂符,只见石龙双目中两股诡异的光华,来回的笼罩住那封魂符,不停的炼化着它的灵气。此刻,原本玄青色光华闪烁着封魂符,已经光华暗淡,看样子已经灵气大失,快被这古怪的化魂之气炼化了。

    小心的换了一个位置,剑无尘来到封魂符的正面,目光停留在封魂符之上,果然见到了封魂两个玄青色的古字。移开目光,剑无尘开始沉思怎么取出这封魂符。看这情况,此处虽然没有什么怪物守护,但想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不然也无法炼化这封魂符。要知道封魂符有镇压封印一切鬼物的作用,世间一切鬼物见之无不闪避,可这化魂池竟然有能力炼化它,可见此处非同寻常,有着神鬼莫测之力。

    低头沉思了良久,剑无尘猛然抬头,眼神中露出一股璀璨的光华,一步一步的朝着那封魂符*近。此刻,剑无尘全身紫芒爆涨,整个人就宛如一尊紫色金刚,周身透露出强悍而威猛的气息。右手慢慢伸出,一条紫光环绕的右臂一寸寸的*近那封魂符,在距离三寸距离时,猛然一把握住那封魂符。

    身体一颤,剑无尘脸色扭曲,全身被那封魂符牢牢粘住,无法摆脱。一旁,那石龙双眼中的墨黑色光华,突然爆发出十倍光芒,连同剑无尘的右臂,一起笼罩在其中。被困中,剑无尘神色剧变,很明显的感觉到右臂上那可怕的吞噬力,竟然轻易就化解了自己的护体真气,开始吞噬自己的手臂。

    心念震荡间,剑无尘全身血光一闪,一股循环流动的红色光华,汇聚在剑无尘的右臂,将那股可怕的侵蚀之力弹开。虽然手臂上的侵蚀之力被弹开,但封魂符上那股强大的吸力,却牢牢的粘住剑无尘。透过玉符,那可怕的侵蚀力直接进入他的身体,破坏着他全身经脉。

    双唇紧咬,剑无尘脸上紫气腾腾,全身真元爆发,猛烈的抵御着那股邪恶的侵蚀力。借着血河战甲的相助,剑无尘暂时将那入侵的邪恶气息逼停,彼此之间形成僵持之局,一时间难以分出强弱。此刻,有了剑无尘的介入,那原本光华暗淡的封魂符,微微升起一股光芒,开始出现微弱的动静。

    另一边,陆云也来到一个神秘的石室里,可出现在他眼前的情景,却与剑无尘所见有很大不同。剑无尘所见的石龙这里也有,可这里却多了一块界碑,正面浮现出阴阳界三个红色字体。仔细观看,只见这石碑高一丈宽六尺,通体流光,一层淡红色的光华循环流动。阴阳界三个斗大的字体离开石碑约有三寸距离,神奇无比的漂浮在半空中。石碑后面,隐隐有一道霞光闪现,可惜陆云正对着它,看不见。

    目光留意了一下那石龙,陆云随即就将注意力集中在那阴阳界碑之上。察觉到此时左手那感觉越渐清晰,陆云心里明白,这一定是因为这阴阳界伯的缘故。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四周,陆云发现没有什么动静,身体便小心翼翼的围绕着那阴阳界碑移动。

    当陆云*近阴阳界碑时,突然发现地上有一条裂缝。或许是时间的缘故,裂缝已经不怎么明显,不仔细看是无法注意到的。这裂缝很整齐,以石碑的正面为界线,一条线贯穿了整个石室。

    看着这地上的裂缝,陆云突然意识到,这一定就是阴阳生死分隔线。一旦跨过此线,就等于是进入了阴阳界,到时候会出现些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清。静立阴阳界前,陆云用心的去体会心里的那种感觉,希望从自己的身体内找到答案。此刻,左手掌心银光闪烁,一股神奇的拉力,拉着陆云的身体向前面移动。

    仔细的看着左手掌心,陆云轻声道:无数次,是你将我从生死边缘救回,我对你的信任,已经等于是相信自己一般,没有一丝怀疑。如今,你既然带着我来到这里,那么我就照你的意愿去做,探索一下这里面竟然隐藏着什么东西,为什么你会自动带我来这里。抬头,陆云再次看了一眼四周,全身真元猛然爆发,形成一股强大的护罩,笼罩在鬼王战甲之外,牢牢的保护好他。轻轻跨过阴阳界,陆云小心的提防四周,但却没有一点动静。回头,看了一眼那界碑,陆云想知道它背面是不是隐藏着什么。可这一眼却让陆云心头一震,只见那界碑上清晰的浮现出一排字体。

    莫回首,阴阳界里鬼神愁!四周,一切的景色都在这一刻改变。原本那石龙,此刻已经完全看不见,眼前能看见的,只是一片浑浊的滚滚灰雾,宛如无边无际的雾海,看不到边际。回头,陆云再次正对前方,发现前面隐约中有几许光华闪过,可仅仅一闪就消失了。

    身体一跃,陆云突然加速前冲,想要抓住那一闪而逝的亮光,可惜四周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目光一转,陆云发现自己此时已经陷入了雾海,完全辨别不出方向,不知道身在何处。连续转变了九个方位,陆云知道自己是迷路了。深吸一口气,陆云平静思绪,整个人凌空盘坐,周身浮现出金色的光芒,宛如一尊金佛。只是那一身战甲,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看上去很是别扭。

    睁开眼睛,陆云双眼中金芒闪现,佛家大修罗眼爆发出两股金光,仔细的扫视着四周。透过佛眼,陆云发现一切景象又恢复了原样,身后不远处那界碑正静静的立在那里,没有一丝异动。目光回移,陆云看着前方,发现前面有一个十分古怪的山洞,洞口竟然只有三尺大小,里面射出一股透明的淡红色光芒。

    意念一动,陆云的身体就轻轻向前飘去。很快,来到小山洞的洞口,陆云以意念神波仔细的探索着其中的隐秘,可惜不知道什么缘故,意念神波一点动静也查不出。看着那古怪的光芒,同时受到左手镇魂符的牵引,陆云此时没有多想,身体凌空一转,直射洞中。

    一入洞中,陆云就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见到这样奇怪的景色,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四周,红芒闪烁,通体赤红,就宛如一条时空通道。陆云快速的穿梭其中,整个人有一种虚幻的感觉,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情景。

    就在陆云惊讶发呆的时候,红光一暗,陆云的身体已经穿越了通道,出现在一个空旷的空间里。定眼一眼四周,陆云满脸惊讶,只见四周是一片碧波荡漾的汪洋,看不到尽头,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水域。再看自己,此时则停身在半空,脚下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神奇的通道就宛如一场梦境,此时已经没有了一丝痕迹。太多的惊讶,渐渐令陆云平静,此时他正注视着四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仔细的搜寻了一圈,陆云发现大海中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小岛,时而出现时而消失。

    目标一定,陆云就开始行动,直接向那小岛飞去。在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无数次的放弃又返折之后,陆云终于来到了小岛。停身半空,陆云打量了一下小岛,岛不大仅仅数里而已,可岛上却遍是奇花异草,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岛中央,一块闪光的物体,闪烁着血色光华,如一团盘旋的红云。

    轻轻落在岛中央,陆云看着那发光的物体,竟然是一块通体血红的透明石碑。此碑表面分布着密集的血丝,无数血丝汇聚成一个神秘的图案,可以陆云看了很久,就是猜不出是什么东西。看着那神秘的石碑,陆云身体发出银色光华,体内的镇魂符自动活跃起来。

    感觉到体内的异常,陆云心里明白,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可这石碑上隐藏的究竟是什么呢,为什么能吸引镇魂符呢?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奇怪呢?这一切陆云解释不清楚,但他却打算解开这个迷。

    轻轻*近石碑,陆云以意念神波分析着上面的气息,所察觉到的信息竟然十分古怪。从陆云意念神波所探查到的信息得知,这石碑上面密集的血丝十分古怪,其形成的图案,比起那修罗林的云气图还要复杂几倍。

    走近石碑,陆云看了一眼左手掌心,那里银色的镇魂二字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十分活跃,似乎在述说着什么,可惜陆云猜不透。仔细的围绕着石碑走了一圈,陆云一点动静都没有查出,不明白这其中,究竟隐含什么。沉思一会,陆云突然伸出左手,镇魂二字闪烁着银色,慢慢的朝着石碑印去。

    就在镇魂符印在石碑上的一瞬间,一团血色丝网猛然腾空而起,在石碑外形成两团血红的光影,拦住了镇魂符。陆云心里一惊,手上加力,镇魂符全力发动,想要以镇魂符神奇的功效,压下这血色的光影。然而令陆云吃惊的是,一直以来无往不胜的镇魂符,在对上这血色光影时,竟然彼此僵持不下,压制不住。

    全力僵持了一会,陆云身体一震,被强大的劲力弹开。稳住身体,陆云震惊的看着那石碑,心里隐隐有种古怪的感觉。他觉得,镇魂符带自己来此,恐怕是有什么目的,只是目前自己暂时还没有发觉。可究竟是什么目的,对自己有好处还是坏处呢,这一点他说不准。

    静静沉思了一会,陆云再次将目光移到石碑上,眼神中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这一刻,陆云想起了当初遇上镇魂碑时的情形,不由想重施旧法,看能不能收服这古怪石碑里的神秘之物。慢慢伸出右手,陆云全身真元急速运转,开始施展出天地无极第五层万元归一法诀。此时只见陆云整条右手光芒闪烁,无数漂浮在空中的灵气都汇聚在他右手,形成一道奇异的光彩。

    当陆云右手*近石碑时,想象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石碑上的红色光华并没有流入陆云的右手,而是形成一团血色的光网,猛然将陆云笼罩在其中。心头微震,陆云一边注视着身外的情况,右手一边加大功力,全力的吸收。

    突然,陆云眼神一变,感觉到这血网上发出消魂化魄之力,猛烈的吞噬着自己的身体。来不及多想,陆云全身光华大盛,全力的抗衡着这股东可怕的气息。此时,陆云不知道,这血网上无数的血丝,正慢慢的形成两个清晰的字体——化魂!

    当化魂出现,血网光华爆涨,一股冲天血光夹着可怕的气息,疯狂的攀升,转眼间就形成一道血色光柱,直通天地。光柱中,陆云神色大变,心里已经感觉到了危险,左手镇魂符全力发动,同时右手继续施展万元归一,想借左手之威,把这可怕的气息吸入右手之中。

    时间,在陆云的反抗中过去。当血网收缩到一定时候,就被陆云的镇魂符弹开,无法再收缩。可陆云却也无法摆脱这血网,就牢牢的被困在其中。眼看弹不开这血网,陆云知道硬拼不行,便全力发动天地无极,转强逼为强吸。由于陆云的右手紧贴在那石碑上,连通着它的借宿本体,所以强大的吸力表面上看没有什么效果,但其实对那神秘的化魂血网,还是有着极大威胁的。

    无声的争斗,无声的抗拒,一切显得很寂静,却无比的凶险。汗水,一颗颗往下滴,真元,一分分消耗。此时,陆云身体已经开始颤抖,脸色已经苍白死灰,但他眼神中却仍然含着坚毅。因为他明白不能放弃,一旦放弃不仅仅是失败,还包括他的生命。

    微微仰望了一眼,陆云眼神中透露出一股不屈服的神情。无数次的历险,已经将他的心练得坚毅无比,这一刻,即使在这危险万分的关头,他的眼神中依然闪烁着镇定的神情。意念一动,全身精力高度集中,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胜利。这一刻,陆云忘记了所有,心无一念,只抱着那份坚定,勇敢前进。

    红光一闪,血色的光网突然化为一团气体,回到石碑中。在挣扎对抗了许久后,这神秘的化魂血网最终还是放弃了吞噬陆云的打算,回到了本体中。然而它一退,陆云却猛烈进逼,右手真元猛然爆发,全力的狂吸那股红色气体。石碑上循环流动的光华一阵剧烈波动,在极力挣扎了一阵后,开始朝着陆云的右手*近。

    渐渐的,随着陆云真元的不停提升,那股血色光华开始流入陆云右手。只一会时间,整个石碑就化为一堆粉末,里面那流动的神秘气体就被陆云吸入体内。身体一晃,陆云连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有些惊讶的睁开眼睛。看着右手掌心,无数血丝在手心形成两个血红的字体,仔细一看竟然是化魂二字。

    眼神一呆,陆云想不到这些血丝竟然会化魂咒,真是出人意外。抬头,看了看四周,陆云平静的脸色再次剧变,自己此时竟然在一个山洞中,那小岛大海完全失去了踪影。猛然摇摇头,陆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样?

    看了四周一眼,是山洞没有错,一点也看不出大海小岛的痕迹。深吸一口气,陆云立刻调整心态,然后再次打量着四周。洞中很安静,除了一个石案外,什么也没有。陆云走近石案,发现石案上有一个尺大的血池,仅仅数寸深。池底,一块方形玉符面朝下放着,看不出正面写的什么。

    封魂符!陆云轻呼一声。这一刻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封魂符,因为这里如此神秘,极为可能就是隐藏封魂符之地。至于是谁将封魂符放在这里,陆云不知道,他也没有时间去猜测。他的目的很简单,只要取回封魂符,带回人间就行了。

    惊喜中,陆云很自然的伸出右手就抓。当他右手深入血池中时,很轻易的就抓住了那封魂符,可异变也在同一时刻发生。只见陆云右手刚抓住那封魂符,血池中的血液就十分玄妙的化为一股红色光华,从陆云的右手掌心进入他的体内。随即,他手中的封魂符发出耀眼的强光,两个光华逼人的字体出现在玉符上。

    没有时间理会这突如其来的异变,陆云只是牢牢抓住封魂符,生怕失去一般。带着惊喜,陆云将那玉符翻转过来,仔细的看着它。可震惊再次袭击陆云,只见玉符上写的并非封魂符三个字,而是血红色的化魂符三字。心头一震,陆云突然意识到什么,松手就欲扔掉手中之物,可此时那化魂符却化为一道血光,消失在陆云右手掌心。

    无奈的一笑,陆云同时伸出双手,仔细的看着手心。左手,掌心处清晰的浮现出镇魂二字,右手,掌心则出现一方玉符,上面清楚的浮现出化魂符三个字体。同时,无数血丝密布在那化魂符四周,形成一个怪的图案,既像一个字,又像一副画,究竟是什么,陆云搞不清楚。

    试着发动右手的化魂符,陆云惊喜的发现,与左手的镇魂符几乎一模一样,可以随心所欲。要它出现它就出现,要它隐藏他就隐藏,真是神奇而又神秘。看着双手,陆云突然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只见他双手同时发动镇魂符与化魂符,然后双手闪电般一合,两种性质完全相反的霸道法诀,猛然撞击。只闻一声巨响,夹着陆云一声惨叫,双手被猛烈的弹开。四周,强大的破坏力夹着毁灭一切的力量,纵横交错,转眼就将整个山洞都摧毁掉了。

    当陆云回过神,摇晃着起身时,才发现自己这时候竟然回到了,出现在化魂池底的那个石室里。看着那三股水流交汇旋转,陆云忍不住拍拍自己的头,揉揉双眼,整个人宛如南柯一梦,一切显得那样的不真实。低头,看了一眼右手掌心,那清晰的字体却明白的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梦,只是太玄奇了。

    沉思中,右边洞中一条红影闪出。那人影看了陆云一眼,身体急速冲天而上,很快就被墨黑色的液体淹没了。陆云心头一惊,望着那模糊的人影,先是不解,但很快就明白,那是剑无尘。看着剑无尘招呼也不打一个,这样急忙的离开,陆云突然间明白了许多。

    看了一眼三个石洞,陆云微微摇头一叹,双脚用力一弹,身体就急射而出。然而就在陆云弹起的一瞬间,那最后一个,剑无尘与陆云都没有进入过的洞中,却出现一道神秘的暗影。

    看着离去的陆云,那暗影阴森的道:真是可怕,我以千幻大法连续幻化出数种空间,都没有迷失他的心志,还最终被他夺去了化魂符,简直令我不敢相信。人间什么时候出了这种可怕的修道人,竟然对我千幻鬼魈的千幻大法,没有一点感觉。这根本不可能啊,为什么他能保持情形,而不陷入幻境中呢?难道,他就是那传说中的那人不成?怎么可能呢?化魂池底,神秘莫测的千幻鬼魈凝望着上空,沉思不语。突然,只闻它惊呼一声:不好,封魂符被那小子得去,化魂符又被这传说中的人收走。这里,马上就会毁灭,我得快走,迟了就来不及了。话落,暗影一闪,就消失了。

章节目录

七界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心梦无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梦无痕并收藏七界传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