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bc;</script>

    一阵阴笑传来,看着沧月,鬼仙邪异而妖艳的绿芒中,闪着丝丝阴森之气。感觉到沧月身上那股惊人的阴森气息,鬼仙阴笑道:“既来鬼域,就成鬼厉。你们要找的人,此时已经形神皆灭,我看你们还是下去陪他吧。”

    暗光一闪,鬼仙的身影成散射状,瞬间幻化出无数个鬼影,将沧月团团围住。四周,阴森鬼气开始疯狂汇聚,转眼就形成一道黑色的气罩,围着沧月飞速的旋转。旋转中,强劲的气流夹着阴森的鬼气,形成一股吞噬一切的邪恶力量,飞速的向中间的沧月逼进。

    看了一眼傲雪,沧月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凄苦,美丽的脸上挂着三分心碎的笑容。回头,沧月的眼神在瞬间变得冷酷,那丝丝笑容在这一刻凝固,一股侵人心肺的寒气,看得身外的两只鬼仙都打了一个寒颤。一声凤鸣,如巫山猿啼,其声之厉,其意之悲,让人心头滴血,不忍回忆。只见光华突起,一道金黄色光芒夹着勇猛直前,沧凉无比的气势,瞬间弥漫在整个鬼王城中。

    流光幻影中,沧月全身被一只血色凤凰所笼罩。耀眼的啸月神剑,夹着惊天动地的威力,层层密布,如同千剑红妆,封锁住了方圆十丈内的每一个空隙。冷裂的寒芒中,带着沧桑与仇恨,奇快无比的迎上了两只鬼仙。黑云滚滚中,啸月神剑夹着金黄色光华,如烈火凤凰,展翅长鸣。

    对望一眼,鬼仙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身体全力闪动,双爪疯狂的挥动,想抵御沧月的攻击。然而这一刻的沧月,夹着无比的愤怒,全身真元以十倍的速度,疯狂爆发,其势之强,莫可抵御。一声巨响,带着两只鬼仙的惊叫,那旋转的黑色气罩猛然破裂。只见黑气滚滚,阴风四溢,旋转中的两只鬼仙被弹开数丈,满眼惊骇的看着沧月。

    半空中,沧月周身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整个人衣衫飞舞,宛如仙女下凡,格外美丽。头顶,神剑横向旋转,强劲的神圣剑气形成一道黄色光罩,保护着沧月的身体。清冷如玉的脸上,一双忧伤的眼睛里,带着几许伤痛,几许悲愤,冷酷的看着对面的鬼仙。

    看了那暗影一眼,两只鬼仙眼中露出几丝疑问,似乎在询问消息。半空中,那如烟似雾的黑影闪着淡淡的光华,看着沧月,又看了一眼正走近锁魂井的傲雪,口中发出阵阵诡秘的阴笑声。光华一闪,那一红一绿的奇异双眼中,此时突然爆射出一团邪恶的光芒。没有声音,没有气息,暗影就那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沧月头顶,夹着一道淡淡的弥天黑网,急射而下,将沧月笼罩在其中。

    沧月冷漠的看着头顶,眼神瞬间爆发出一团璀璨的光华。双手平展,神剑啸月猛然竖向旋转,强大的剑芒随之爆发,直冲天际。身后,血色凤凰仰天长鸣,赤红光芒化着一片血芒,冲天而起。只一瞬间,双方强大的攻击就撞击在一起。只闻一声惊天霹雳,强大的破坏力立刻撕裂长空,四周狂风怒吼,鬼哭神泣。爆炸声中,沧月身体一震,上冲之势顿时停止。而那弥天黑网,在强大的攻击力下,仅仅摇晃了几下,转眼就恢复了原状,继续向下罩去。

    抬头,看着半空,沧月眼神中露出一丝惊骇之色。似乎这不知名的鬼物,那强大的实力让她大吃一惊。而上空,那暗影也惊呼一声,心里显然十分震惊。然仅仅短暂的惊呼一声后,暗影口中就再次发出阴森的鬼笑,全力施法,黑网一下子落下,将沧月困住。沧月眼神微沉,全身光华闪烁,再次发动攻击。

    此时,一旁的两只鬼仙,将目光移到了傲雪身上。只见傲雪已经距离那锁魂井越来越近,马上就要跨越那三尺距离。看着傲雪越走越近,两只鬼仙口中发出阵阵阴笑,静静的等待着她被那锁魂井吞噬。

    看着锁魂井,傲雪脸上带着惨然之色,轻语道:“分手时,你还自信十足,说要我们等你的消息。可现在呢,你就一个人那样而去,没有留下一丝消息。现在我来了,你可曾想过,要给我留下什么东西,让我去一生回忆,去一生叹息。记得当初你曾说起,这一生你不愿意被命运摆布,你要纵横天地,随心所欲。可如今呢,你难道忘记了你的誓言,就那样无声的离去。”淡淡的声音里,带着无比的失落与伤心。

    回头,看了沧月一眼,傲雪眼中闪过一丝道别的神情。淡然一笑,这一刻傲雪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自语道:“相信你不会喜欢看见我忧伤的神情,所以我含笑来看你。”身体前移,傲雪想到那井口去看陆云最后一眼,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同时也送上自己最后的心语。

    当傲雪走近锁魂井三尺距离时,突然一道光华闪现。井口处,八只厉鬼同时现身,在四周形成一个神秘的结界。强劲的吸力,带着无比邪恶的气息,瞬间卷住傲雪的身体,想要把她拉入进去。傲雪脸色一变,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陆云会消失在这口井里。

    全身青光爆射,傲雪全力抵御着那邪恶而强大的吸力,身体拼命的向后移。一旁,两只鬼仙见状,顿时阴笑大起,绿眼中含着一丝得意。锁魂井之霸道,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在它三尺内逃离。傲雪再厉害,只要跨入三尺以内,就必死无疑。

    感觉到那股力量越来越大,傲雪脸上露出惊骇之极的神情。全身真元瞬间飞速旋转,以十倍的速度猛然爆发,想抵挡那股吞噬一切的力量,可惜,一点用处也没有。眼前自己的身体离那井口越来越近,傲雪愤怒的狂吼一声,全身极力挣扎,可以全身被那锁魂井强横的吸力束缚得无法动弹,只能一步步走向死亡。

    这边,沧月似乎感觉到了傲雪的危机,回头一看,眼神中顿时露出万分震惊。大吼一声,沧月叫道:“傲雪支持住,我来救你。”话落,沧月右手全力攻出一剑,身体同时急射傲雪而去。

    暗影阴笑一声,双手猛然将功力提升三层,瞬间一道黑网闪烁着邪恶的古怪气息,在沧月身边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将她围困在内里。只见沧月身体一震,整个人顿时被弹飞。落地后,沧月小嘴一张,一缕鲜血在空中如血莲盛开,妖艳而又美丽。沧月苍白失血的脸上,带着几许焦急,几许震惊,忧伤的看着那不远处的傲雪。

    长剑一横,沧月眼神再次变得冷静,静静的看着傲雪。全身光华流转,沧月四周慢慢升起一团血色的火焰,在她身后化为一只火凤凰,对天嘶鸣。右手一颤,神剑突然幻化出一百七十九剑,夹着刺目红光,一分而合,瞬间在胸前形成一道亮晶晶的光柱,对准那黑网撞去。

    只见光柱瞬间就撞在了黑网上,两股强大的力量,瞬间对峙,彼此全力抗击。黑网上层层流光闪烁,无数的恶鬼头相,厉鬼亡魂,飘浮其间,形成阴森而奇异的黑色鬼咒,牢牢的抵挡并侵蚀着沧月神剑的光辉。

    回头,最后再看了沧月一眼,那一丝关切的眼神,使得傲雪心头泛起阵阵欣慰。告别了,沧月,你要好好活下去,将来才能为陆云报仇。淡淡的送出一声祝福,傲雪眼中含着一丝苦涩,轻轻的收回了目光。看着井口,傲雪在心里说道:“陆云,记得不要走得太急,不然我追不上你。”全身一松,这一刻傲雪突然放弃了反抗,一切都让它顺其命运吧。

    黑网中,沧月脸色苍白,吃力的抵御着那强大的吞噬之力。突然,一股心颤从心底升起,沧月立刻看向傲雪。看着傲雪的身体,被那邪恶的力量卷向井中,沧月不由惊叫道:“不要!傲雪,坚持住。不要!”这一刻,沧月双眼瞬间射出一道寒光,全身真元逆转,功力成十倍爆发,她要拼死一击。

    半空中,充满着忧虑与不甘的气息。一股低沉而微弱的轻语,像是那千山之外的呼唤,若隐若现,模糊而又熟悉。是谁,在那里呼唤,是谁,在那里轻语?是谁,想要抓住那流失的岁月,是谁,在那晚风中独自叹息?风无声,云无语,淡淡相思,尽付西风里,谁人取?

    阴笑,像旋风一般,从两只鬼仙口中响起。这一刻,一切都已经注定,谁也无力挽留。看着沧月那愤怒的神情,鬼仙眼中露出嘲笑的神情。它们心里明白,此刻的傲雪与沧月,都已经陷入了绝境。沧月身外的那道黑网看似简单,其实那却是鬼域三大至宝之一的黑罗罩,可以炼化一切的生魂鬼魄,至阴至邪至寒之极。

    锁魂井旁,八只厉鬼的身影在半空飞速旋转,强大的结界闪烁着黑色而妖艳的光芒,瞬间就将傲雪的身体吸到井口上方。眼看傲雪的身体就将被那强劲的力量吸入井中,化为灰烬,可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只见已经放弃反抗的傲雪,此时身上突然紫光大盛,一道紫色战甲突然自动出现在她身上。紫玉战甲一现,一道紫光循环流动,牢牢的护住傲雪。同时紫色光华在傲雪身前形成一道奇异的符咒,发出一道强光,猛然与那锁魂井中的黑色光华相撞。只见光华破碎,锁魂井四周的黑色结界一阵波动,一到紫光瞬间弹出,正是傲雪。

    惊呼一声,两只鬼仙神色大变,想不到数千年来,今天竟然遇上有人从锁魂井中逃离,真是怪事。紫光一顿,傲雪看了一眼身上的战甲,眼神中流传一丝淡淡的欢喜。突然,傲雪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然回头看着沧月,眼神中露出一丝震惊。

    金黄色光华一闪,一道撕天裂地的狂野气息,充斥在整个王城中。沧月此时,全身烈焰燃烧,强劲的风暴吹得她长发飞舞,衣衫飘动。清冷如玉的脸上,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狂野的看着那暗影。头顶,啸月神剑急速的颤抖,阵阵奇异的声音,夹着毁灭的力量,配合身后那只血凤,宛如从地狱走来的使者,全身充满毁灭之力。

    真元逆转,使得沧月全身功力瞬间提升十倍,整个人爆发出毁天灭地的气息。一步踏出,强大的破坏力瞬间与那黑罗罩相遇。只见流光四射,无数的黑色鬼气夹着亡灵的怒吼,在那神秘结界四周响起。强劲的烈焰起伏不定,与那黑罗罩产生急剧的波动,双方一时间僵持不下。

    傲雪眼神大变,心中满是感动与感激。紫华一闪,神剑瞬间幻化神龙,对准那半空中的神秘暗影,发动强劲的攻击。剑出人随,傲雪耀眼的身影在半空中快若流光,急射那鬼物,想救出沧月。

    黑影一晃,两股强大的诡异阴气重叠合一,形成一具黑色的骷髅头,冲向傲雪。随后,两只鬼仙厉啸一声,身影快速闪动,二化四,四化八,八化万千,层层叠叠的围攻傲雪,以阻止她前往营救沧月。傲雪身体被阻,不由怒啸一声,右手一翻一转间,紫影神剑奇快无比的挥动了一百九十二次,满天剑芒夹着异啸,攻向两只鬼仙。

    只闻一声惊叫,一只鬼仙全身光华暗淡,在傲雪那霸道的一击下,身受重创。同一时刻,惊雷震天,大地颤抖,强劲骇人的爆炸力,瞬间将半空中的暗影震飞。黑网内,沧月全身一颤,周身光华顿失。摇晃着退了两步,沧月整张玉脸神光暗淡,鲜血顺着嘴角,丝丝滴落。双目中,眼神暗淡,丝丝沧凉之意浮现在那眼底。血雨中,一丝无声的叹息,飘荡在阴森的王城里,为这鬼域平添了一丝诡秘。

    傲雪身影一晃,从那弹起的黑罗罩下方穿入,一把搂住了沧月那倒地的身体。静静的看着沧月,傲雪眼中含着沉痛,轻声道:“你没事吧,为什么要做傻事呢?真元逆转那是修真大忌,你这样做,我一生都难以忘记,无法还清。”

    沧月惨然一笑,看了一下四周,急声道:“快离开这个黑网,不然危险。这东西看似普通,其实凶险之极。我逆转真元全力一击,也没有办法毁掉它,可想而知它的威力,是何等惊人。”

    傲雪神色微变,身影一晃,向外射去。黑色光华一闪,就在傲雪刚要冲出黑罗罩的那一瞬间,那被震飞的暗影突然飞回,发出一道黑色诡秘的邪气,强行将傲雪的身影震了回去。阴森的看着两女,那红绿双眼中闪烁着奇寒无比的光芒,口中发出恐怖的鬼笑声。

    惨燃一笑,沧月轻声道:“或许,我那样做,反而连累了你,是吗,傲雪?”轻轻摇头,傲雪看着那再次封闭的神秘结界,苦笑道:“我们之间,从踏入这鬼王城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不需要那么客气了。”

    沧月看着她,眼神中含着一丝叹息。微微偏头,目光再次移到那锁魂井上,沧月凄凉的笑道:“想不到这一次的鬼域之行,就成了我们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记忆。要是当初知道有这样的结果,我们还会来这里吗?”

    傲雪看着锁魂井,轻声道:“这一点,我也说不清楚,或许你不该问我们,你该问的是陆云。”沧月闻言,惨笑道:“是啊,我应该问陆云。放心,我会问他的,只要他还等在那里,我就会问清楚。”

    身体一震,傲雪脸上浮起一丝微笑,是那样的凄苦。没有再说什么,傲雪轻轻放下沧月,身体上前一步,目光冷漠的看着那神秘的暗影。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不敢显露真身?看那两只鬼仙对你的恭敬之色,想来你的身份一定不低,难不成你就是那鬼王?”

    “嘿嘿,你说错了,我并非鬼王,我乃黑河间的鬼帅——幻魅。以你们的身份,还没有资格让鬼王亲自招呼你们,由我来招呼你们就足够了。现在,我就送你们进地狱,去找你们的同伴吧。”

    黑色光华一闪,只见黑罗罩上厉鬼浮现,无数的亡魂夹着恨天怨气,围着整个光罩疯狂的旋转。随着那些厉鬼亡魂的旋转,层层黑气弥漫在四周,一个黑色的神秘空间凭空出现,将傲雪与沧月的身体笼罩在其中。

    站在神秘的黑罗罩天中,两人只觉得四周阴风四起,厉鬼怨魂疯狂进逼。那恐怖的气息,使得两女心中十分吃惊。傲雪全身紫光大盛,在身外形成一个光罩,将重伤的沧月护在里面。看着那鬼帅幻魅,傲雪全身警戒,小心的抵御着对方的攻击。

    鬼帅幻魅阴笑一声,对一旁那未受伤的鬼仙道:“现在又有些送死的进来了,你带手下去消灭他们。这里,我一会就摆平了,去吧。记得发动旋转流光阵,不要让他们跑到了不该去的地方。”

    “明白,我这就去。”鬼仙身影一闪,就消失了鬼影。傲雪看着离去的鬼仙,眼神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知道紫阳真人四人赶到了。

    阴森的看着傲雪,鬼帅幻魅全身闪烁着黑色的光华,如烟似雾的身影渐渐开始变得清晰。随着它功力的提聚,傲雪感到压力大增,四周的诡秘气息十分可怕,疯狂的吞噬着傲雪发出的真气,不停的消耗着她的功力。

    时间,在双方的僵持中过去。此时,沧月身上白光一闪,白玉战甲静静出现在她身上,那隐隐的白光,守护着她的身体。一旁,傲雪在全力支持了一阵后,此时脸色苍白,双目中射出惊骇之色的光芒。只见她身体四周的紫色光华越渐暗淡,苗条动人的身影轻颤不已,正极力的守住那最后的防线。

    鬼帅周身黑色鬼气波动得极为厉害,显然也十分吃力。它想不到傲雪身上那紫玉战甲,有如此强大的反弹之力,已经无数次的将它的攻击震裂。看着真元消耗将尽的傲雪,鬼帅幻魅一红一绿的双眼中,再次升起一股凶狠鬼厉的神情。只见黑色光华爆射,鬼帅四周的鬼气瞬间汇聚成一个黑色光球。附近无数亡魂齐聚,跟随那光球,猛烈的撞击在那黑色的罗网上。顿时阴风鬼厉,响彻云霄,滚滚黑雾,使得整个黑罗罩天都发出强盛的鬼气,气势猛增三倍。

    身体一震,傲雪连退三步,张口吐出一道鲜血,整个人向后倒去。一声哀鸣,神剑紫影顿时光华暗淡,轻轻的坠落。地上,沧月双眉一皱,右手吃力的一挥,一道微弱的真气托住了傲雪的身体,轻轻将她放在地上。

    四目交汇,两女眼神带着同样的沧桑之色,一切都结束了,或许这结果,也正是两人所要的,不是吗?

    四周,压力猛增,在没有了傲雪的抵抗下,那黑罗罩瞬间缩小三倍,已经逼得两女全身无法动弹,呼吸困难了。感觉到那吞噬一切的力量,开始侵蚀自己的身体,傲雪忍不住看了沧月一眼,目光移到了另一个方向。

    淡淡一笑,沧月神色在这一刻恢复了平静,目光随着傲雪一起,移到了锁魂井上。那里,有着忘不了的牵挂,那里,有着挥不去的回忆。那里,有着说不出的女儿心思,那里有着数不清的辛酸泪滴。

    一切,都因为那里而结束,一切,都因为那里而相聚。这一生,锁魂井锁住了三条灵魂,这一世,锁魂井锁住了三份记忆。当有一天三颗心重逢时,是否会化为三只蝴蝶,飞舞在那流失的时光里?

    随着四周那吞噬生魂的邪恶气息,越来越浓烈,傲雪与沧月身上,那一紫一白两道光华也越渐微弱。当光华闪灭的那一瞬间,呼吸开始停止,眼神不再流动,唯一不曾停息的,便是那一份无尽的爱,还飘荡在鬼域的王城之中。

    阴暗的天空下,鬼域的王城中,两道浓浓的执念,聚集在半空。任他风起云涌,那一份真爱不曾移动,任他厉鬼怒吼,那一缕深情不愿随风。那一刻,这两道执念似乎穿透了天地,仿佛跨越了时空。静静的守护着那一道井口,徘徊在四周。

    远处,是谁在叹息,天际,是谁在哭泣?风中,有谁人远去,心里,有几许泪滴?

    丝丝异动,在无声中响起,缕缕回应,穿透了天地。当逝者归来,往者已去,怒问苍天,可有泪滴?

章节目录

七界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心梦无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梦无痕并收藏七界传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