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bc;</script>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顺着通道,陆云等六人一直御剑飞行了数百丈距离,才来到一处大门前。仔细一看,只见这大门上闪烁着一层暗黑色的气流,丝丝阴森鬼气,弥漫在四周。云枫看了一眼这大门,笑道:“这里的每一样都与我们人间界不同,老是布满一些阴森诡异的玩意,真是费时费力,可恶极了。”

    陆云笑道:“好了,不要多说了,这里是鬼域,自然与我们人间界不同。以往从来没有听说有人来过这里后,活着离开的,所以我们谁也不明白,这里究竟有些什么古怪。现在时间不多,我们还是把这门打开好离开,不然被那无间鬼煞赶来,就麻烦了。”

    云枫一想也对,一个血厉就弄个大家差点玩完了,现在又有个齐名的鬼煞,还是不惹为妙。看着那大门,云枫道:“这事情交给我,我对这些最在行了,看我的。”说完,双手在胸前结成一道十分古怪的法诀,口中轻喝道:“阴阳天地,乾坤倒转,正反随心,唯我令转。三间阴煞,七界鬼魅,阴阳诀前,一切皆显,开!”说完,双手向前一推,顿时四周的阴森鬼气,形成一道黑色的气旋,慢慢的与大门上的黑色气流融合交汇。只见光华一闪,一声微响声中,丝丝微弱的光线,慢慢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看着大门慢慢开启,大家都对云枫的阴阳法诀感到有些玄妙,想不到它在这方面还十分神奇。回头看了一眼来路,陆云道:“大家还是离开这里吧,我们马上赶往鬼王城,那里才是我们的目标。”说完带着大家一起离开了。

    出了通道一看,出口正在一处绝壁的半空中,离地有百丈距离。前方,隐隐笼罩着一层浓密的鬼气,十分的阴森恐怖。看了一眼最后出来的云枫,陆云道:“云枫,记得在这出口上加上一道最强劲的封印,以阻止那鬼煞出现。我们先去前方看一下动静,你弄好就来,大家走。”赤红光华一闪,与其余四道各色剑光,在黑暗的天空中闪烁着美丽的霞光,如流星划破天际,瞬间就消失了踪影。

    飞行中,紫阳真人道:“陆云,你说照那怪洞中所言,只一顿饭功夫就能感到黑河,那我们不是马上就可以*近鬼王城了吗?现在是鬼域的黑夜,我们是不是该趁机悄悄潜入,打听一下那化魂池的下落呢?”

    陆云闻言,心里突然一震,开口道:“大家现在马上收起各自的兵器,这样子恐怕我们老远就会被鬼域的鬼物发现。现在暂时停止前进,等云枫上来后,大家一起潜入前方,尽力隐藏各自的行踪,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暴露出身影。”其余之人一听,才想起这个问题,都各自收起兵器,身体静立在半空中。

    看着前方,沧月淡然道:“就这个鬼域而言,我们还太陌生,一点也不熟悉。就我们自来到这里,所见所闻而知,这里的光线一直比较暗,似乎从来不会出现像人间界那样的光线。而且这里有一点与我们人间界很相似,那就是这里也有军队。从那二品将军口中所知,这里有三大军团,其中第三军团就驻扎在黑河流域,内有鬼帅与三位一品将军。我们此次前往的鬼王城,在人间界来说,就好比紫禁城,那是守卫森严,高手如云。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完全没有时间去了解分析鬼域兵力分布状况,所以这一次的行动,充满了危险。如何能够进入鬼王城,那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同时怎么出来,怎么回去,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这一点,我们在进入之前,最好先详细的考虑一下。”

    傲雪闻言道:“沧月这个问题其实大家都明白,只是一时间大家都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些。当初进入之前,对于这里的情景一点都不明白,所有的资料,都只是传说而已,谁也不知道真伪。现在进入后才发现,这里十分阴森诡异,很多东西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很多事情,也是不能以人间界的角度来分析的。像现在,前面有些什么,我们一无所知,鬼王城里有没有什么重兵把守,或者是有没有什么凶险恐怖的鬼物防御,这些,都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

    紫阳真人轻声道:“你们这样一说,我才觉得,我们这一次来这里,可真是困难重重,九死一生啊也不知道现在另一组人怎么样了,他们是不是与我们一样,遇上了重重困难,还是一路平顺呢?这一次我们一共才十一人进入鬼域,而敌人却几乎是整个鬼域的鬼物。这样的战斗,或许我们就没有多大的胜利,除了智取外,那是绝对不能力敌的。”

    轻叹一声,大家都陷入了一片沉默中,显得这个问题十分的严峻。这时,后面一道银光射来,云枫已经赶来。陆云拦下云枫,让他收起兵器,轻声道:“现在已经*近鬼王城不远,为了安全起见,所有人都收起兵器,以免被鬼域的鬼军发现。至于如何进入那鬼王城,现在只能以一句话来说,那就是随机应变。我们即使想得再多,对于那未知的变化,谁也说不清楚。在这里,一般的鬼兵是困不住我们的,所以说那些鬼域军团,除了为首几个高手,我们需要留心外,其他一般鬼兵是暂时不用考虑的。现在大家就施展轻功,慢慢前进吧。”说完,身体一晃,当先探路。

    前行数十里,陆云就已经发现了所谓的黑河,心里被那黑河惊了一跳。回头看了一眼大家,陆云沉声道:“这黑河大家仔细瞧一瞧,记得千万小心,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那样我们大家可以提高警惕。同时仔细的看一看四周,大家有没有觉得,这里的鬼气,比其他地方重十倍?”

    身旁之人闻言,都注视着百丈前的那条黑河。所谓的黑河,可真是名副其实,河面宽有百丈,无数的黑色液体,闪烁着黑色的浪花,以汹涌澎湃之势,急流而去,可奇怪的一点就是,这黑河看上去气势威武,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真是古怪。

    紫阳真人心里奇怪,不解的道:“为什么这黑河除了河水乌黑以外,怎么连声音也没有,不可能啊,完全违反了逻辑。是不是这里距离太远,我们走近点听一听,看有没有声音?”

    云枫也是奇怪无比,开口道:“师伯说得对,这鬼域的黑河可真是神秘,竟然不像我们那里的河流,有声音。而且就我的感觉,这黑河之中,似乎隐藏着极大的鬼气,那对于我们人间界的生灵来说,是有着极大侵蚀力量的。”

    傲雪看着黑河,轻声道:“看这黑河的走向,会不会就像一条护城河一般,保护着那鬼王城呢?既然这里面鬼气阴森浓密,那么就说明这黑河不是轻易度过的,那样它就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在人间而言,就拿长江黄河来说,那是神州的两大河流,可以阻止无数人前进。那么这鬼域的黑河,是不是也可以阻止一般的鬼兵,或者鬼军通过呢?我们的意识中,鬼物都是以魂魄之体而存在的,它们从来都是轻飘飘的,根本不存在有什么阻碍,如果这黑河就像黄河一样,可以阻止那鬼物的通过,那么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傲雪的话,使得众人都是一惊,但仔细一想,又觉得她的话,十分有道理。

    沧月目光停留在那黑河上,听完傲雪的话后,开口道:“如果说这黑河可以阻止鬼物通行的话,那么它的上空,是不是有着与不越岭差不多的结界呢?不然它凭什么阻止鬼物通过呢?”是啊,果然不是这样,它凭什么阻止鬼物呢?

    陆云身体轻轻前移,在距离黑河十丈外,停住了身形。仔细的看了一下四周,陆云发出三道意念神波,仔细的分析着这黑河中的液体,是否有什么怪异之处。很快,意念神波反射回来,分析的大致结果就是,这黑色的液体中,含有极强的鬼气,十分阴寒,似乎有着侵蚀一切的力量。

    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陆云道:“这黑河恐怕不是轻易可以度过的,我们在穿越前,最安全的方法是,先派人试一试,看一下是否有什么异变,不可大家一起,那样如果出事,也还可以有人救援。现在,大家商量一下,看由谁去试探一下,师傅可有什么意见?”说完看着紫阳真人,毕竟这一次他是带头的长辈,不能什么事都由自己做主。

    紫阳真人看了大家一眼,轻声道:“这黑河看样子十分诡秘,为了安全起见,这一次就由我亲自出马,你们在一旁仔细观察,看有没有什么突变,好提醒我。”对于这样含着危险的事情,紫阳真人也明白,不能时时都由门下后辈去冒险,逼近自己是这一行人的主事者。大家见他这样说,也都没有开口,只是关切的看着他。

    看了大家一眼,紫阳真人身体一射,慢慢的*近那黑河,显得十分谨慎。全身青色光华一闪,这一刻为了避免被鬼物发现,所以他施展出了易天十二法诀,而放弃了刺目耀眼的烈火真诀。一*近黑河,紫阳真人心里就隐隐有着不安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吞噬他一般,让他心生警兆。

    看着滚滚翻腾的黑浪,没有一丝的声音,是那样的怪异与阴森。无数的黑色鬼气侵蚀着他的护体真气,发出滋滋的微弱声音,十分阴森。紫阳真人仔细的注视着黑河的动静,见除了这无数鬼气侵体外,并没有什么其他动静,不由微微安心,开始御气提身,向河中间移去。

    岸边,陆云等人看着紫阳真人慢慢前移,见他已经越过了三分之一,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大家都是心里微微高兴,认为没有什么危险了。可就在这时候,突然紫阳真人惊呼一声,整个身体唰的一声,就急速向黑河滚滚浪涛之中坠去。这可把岸边的五人吓了一跳

    陆云脸色微变,沉声道:“大家镇定,相信师傅不会有事的,或许是一时候遇上了突发事件,才会这样。大家等一下看情况,如果师傅长时间没有浮起来,你们就在这里等候,我自会去救回师傅。”

    话落,云枫惊声道:“快看,师伯浮起来了,只是好像十分吃力,仿佛有什么拖住他一样。”大家的目光,瞬间就移到了黑河中央,看着正吃力浮起的紫阳真人。仔细一看,只见紫阳真人全身青光波动得极为厉害,原本平静的脸上,带着惊骇无比的神色,额头上大汗如水,整张脸憋得通红,似乎正在全力对抗着什么。

    陆云脸色大变,轻喝道:“记住我的话,我去救师傅。”说完,身体瞬间就出现在紫阳真人身边。陆云刚欲伸手拉紫阳一把,可突然一股凶猛之极的力量,瞬间就将他向下拉去。眼神微变的看了一眼那滚滚黑浪,这一刻陆云突然明白这黑河的可怕了。

    全身光华一闪,一道玄青色光华全力的将陆云的身体向上托起,以抵抗那强大的吸力。看了师傅一眼,见他正吃力的向上升,可每上升一段,就又被拉来回去,显然这力量之强大,十分惊人。陆云眼神中露出一丝寒光,身体突然放弃抵抗,身体一下子就往下坠。当他的身体落至水面时,陆云巧妙的以左手一拍水面,身体借力反弹,一拉抓住了紫阳真人的身体,倒射而回。那一刻,紫阳真人心头突然有一种十分朦胧的感觉,似乎觉得那强大的吸力,瞬间就消失了一下,接着就被陆云拉了回去。

    落在岸边,陆云看了众人一眼,发现傲雪与沧月两人眼中,都露出淡淡的关切。微微朝着两女点头,陆云脸上露出一丝柔和的笑意。看了师傅一眼,陆云道:“还好没有什么事,现在我们终于明白这黑河的秘密了。这黑河就如傲雪所言一般,的确可以阻止鬼物通过,但它与不越岭上的结界不同,它有一股十分强劲的吸引力,就在那黑河的中心位置,一到那里,就会被吸下,很难逃避。”

    紫阳真人看了陆云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奇异之色,但却没有问什么,只是轻声道:“还有一点,就是那黑河之水十分阴森。当我落下去时,只觉得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就宛如要吞噬一切的生灵,那种化骨消魂的力量,十分可怕。我原本的护体真气,一下子就被那河水侵蚀掉了三份之二,差一点就葬身黑河了。看样子想从这上面飞越,那是不怎么现实的,我们得另外想办法。”

    彼此对望了一眼,打击都陷入了沉静。如何才能顺利的穿越这黑河呢,那些鬼物平时又是怎么样穿越的呢?难道这黑河上,也像长江黄河一般,要用船度过么?可这鬼域中,又哪来的船呢?这一点,深深的迷惑着众人,使得陆云等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思。

    这时候,陆云脸上虽然是一副沉思的模样,其实他正在以意念神波,再次对那黑河发起了探索。这一次他一连施展出九道意念神波,频率的跨度十分之大。然而,从九道意念神波所探查的信息分析,这黑河流域十分狭长,整个黑河之上,都布满了一种十分古怪的力量,就宛如一道保护层,牢牢的将黑河对面的那片土地保护着。

    回头,看了一眼黑河,陆云轻声道:“我打算再去看一看那黑河的动静,大家就在这里等我,记得不要*近,免得发生意外。如果这一次我去也想不到办法,我们就马上离开这里,看能不能抓住一两个鬼物,询问一下这里的情况,等问明白后,再行动,免得打草惊蛇,误了大事。”

    傲雪轻声道:“记得小心一点,这黑河十分诡异。”短短的两句,似乎还有隐藏着什么心语,没有说起。陆云看了她一眼,四目相触,彼此的心中都升起一股喜悦。不需要多说什么,很多话即使不说,彼此也都能感受到那份心意。

    收回目光,无意的看了沧月一眼,陆云心里一震,那双带着淡淡神采的双眸中,正透露出一丝关怀与鼓励。就像一道无声的心语,轻轻灌注在陆云的心里,滋润着他的心灵。微微一笑,陆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这一生,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呢?既然要摆脱宿命的束缚,那么就一切随心,不好吗?没有说话,陆云只是淡淡的微笑,神采飞扬的双眼,紧紧的注视着沧月的眼睛,那丝丝心意轻轻的传递。沧月眼神中,微微露出一丝浅浅的羞色,似乎女儿家的心事被人看穿,让她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

    一旁傲雪看着陆云与沧月,眼神中微微带着一丝轻叹,轻轻避开了目光,看着远处的河面。云枫上前拍了陆云一下,低声道:“小心一点,你可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高手了,我们都看你的呢,你可别让我们担心啊。”

    陆云微微不舍的收回目光,看了云枫一眼道:“知道了,有空趁机多恢复消耗的真元,等下要是想到办法,可以过去后,那时就没有时间给你恢复真元了。我走了,祝福我吧。”说完,身体一闪就出现在黑河水面之上。岸边,大家都注视着陆云,眼中露出几分祝福。

    慢慢的*近黑河的中心河面,陆云眼神中露出一丝黑色的光华,只可惜没有看得见。轻轻施展出鬼宗的“化魂大法”,陆云身上露出一丝淡淡的黑气,在黑河滚滚黑浪中,一点也难以显现。一到河面中心,顿时那强大的吸引力一把拉住了陆云的身体,使得他不停的下落。陆云眼中神光闪烁,身体也不多做挣扎,在黑色的水面上,静立不动,保持着不坠的形状。由于浪花飞溅,无数的黑色的鬼气将陆云的身体几乎完全笼罩,只剩下一个头,让远处的傲雪等人看得见。

    淡淡的看了岸边的五人一眼,陆云移开目光,全身黑色的光华在黑色的鬼气中,几乎完全无法看见。阴森鬼气如怒浪一般,疯狂的向着陆云的身体蜂拥而去,就宛如要吞噬他一般。陆云也不在意,全身气机大张,“天地无极”之玄妙法诀开始疯狂的吸引着四周的阴森鬼气。

    这一刻,陆云竟然忘记了一切,在这里修炼起了鬼宗的“化魂大法”,真是让人意料不到。陆云只觉得鬼气阴森,在进入自己的身体后,依照着化魂大法的运行路线,疯狂的旋转。那些阴柔之气正全力的被他吸引,而那些鬼煞凶残之气息,则被他全部排出体外,他就宛如一台转换机器,在巨浪中淘金。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一切就宛如停止了一般。岸边,云枫问道:“陆云的样子好怪,一个人立在水面上,全身被那黑色的鬼气笼罩,为什么一点反抗也没有呢?就我的感觉,他身外的鬼气浓度,比四周的鬼气强盛十倍都不止,真是骇人听闻。也亏得是他,换我恐怕早就支持不住了。”

    许洁白了他一眼道:“那还用说,不然你认为六院第一,是那么简单的吗?你不见他神色平静吗,这说明暂时没有事情我想他是不是在试探那鬼气的性质,看那鬼气对于修真之人来说,究竟有多大的危害。等他弄明白了,或许我们就可以穿越这神秘的黑河了。”

    傲雪看了沧月一眼,突然轻声道:“心里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在担心他?”沧月看着她,淡然道:“你呢,不是一样吗?或许我们心里都是想的一样。修真之人,很多事情是不能想的,可我们都犯禁了,不是吗?”

    傲雪微微一叹,拉着沧月的手,看着她道:“修真其实是很枯燥的,记得他曾经问过我一句话。他说,我们修炼究竟是为什么,是为了追求长生不死,还是为了快乐?人活着,是为了生存而生存,还是为了快乐而生存呢?修真之人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那是不可免的。人一旦没有了七情六欲,那还算是人吗?我们以往追求的执着,究竟有没有仔细想过,是对还是错。”

    沧月闻言,目光移到了河中的陆云身上,轻声道:“人的一生,其实很多时候都处在迷惑中。有谁能看透自己的未来,知道将来自己会干些什么呢?没有。就因为没有人知道,所以才有人修炼,因为他们想知道,究竟自己的一生,会遇上些什么。相遇,对于我们来说,那已经是必然,既然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让它一直发生下去,将来自然就会有结果,不是吗?修真之人最在意一个缘字,一切皆是缘,缘来相聚,缘散分离,我们又何苦太执着。”

    傲雪轻轻点头,看着陆云的身影,轻声道:“或许在很早以前,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只是我们都不知道,所以迷惑。一切随缘,让宿命了决定一切吧。”淡淡的语气中,隐隐透露着什么,可惜听见的人,又明白多少呢?

    紫阳真人看了两女一眼,心里自然明白她们与陆云之间,存在着一些说不清的情爱在其中。微微一叹,紫阳真人抬头看着远方,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中。一旁,云枫突然惊呼一声,顿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只听云枫惊呼道:“快看,陆云四周发生异变了,好神奇古怪啊,真是令人吃惊。”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往陆云身上,想看看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章节目录

七界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心梦无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梦无痕并收藏七界传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