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老三扑通一声跪下:“……饶命!”

    “照片呢?”

    老三颤抖着去客厅,从外套内取了手机,哆嗦着打开,调出那张唐宋和夏炎的合影,又哆嗦着递给唐宋。

    唐宋接过看了一眼,转手将手机递给大壮。

    “照片是你拍的?”唐宋问。

    老三哆嗦着回答:“是。”

    “那天晚上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一共……是……十个。”

    “都有哪些人?你一个一个告诉我!”

    “我只知道我们三个!还有韩鹏……其他的都是周洪波……都是周洪波凑的人,我们几个不认识!”

    “周洪波亲自通知的你?”

    “不是,是韩鹏通知我的,我又叫上了光头和老二。”

    “韩鹏知道其他的人吗?”

    “……不知道……也可能吧……”

    “你们怎么打听到我的?谁告诉你们我有五百万?”

    “……周洪波的老板……我们几个……找他问的。”

    “江远?”

    “……是。”

    “他们俩——光头和那个扎小辫的,在什么地方?”

    “他们俩……他们俩……”

    唐宋恶狠狠地命令道:“快说!”

    老三跪倒在地疯狂磕头:“大哥你饶了我们吧!以后我们都听你的!”

    “另外那两个在哪里?”唐宋冷冷地问。

    “他们……还在KTV……唱歌。”

    “开的还是那辆宝马?”

    老三惊恐地点点头。

    问出了KTV的地址以后,唐宋没有耽搁一秒钟时间,他冲杀手点了点头,杀手抬手就是一枪,老三心脏部位中枪,倒地而亡。

    将要出门的的时候,唐宋忽听得卧室内有响动,杀手冲进进卧室拉开了衣柜门,看到一个女子只穿着内衣抱着自己的衣服正在瑟瑟发抖。

    女子看到老三倒在地上,血流满地,颤抖得愈发剧烈,杀手把女子拽出了衣柜。女子突然跪倒在地上,哀求道:“……唐……唐师傅!别杀我!”

    唐宋惊奇地问:“你认识我?”

    “我是王小兰!我和夏炎是同学!我和他一起在印刷厂实习过!我在装订车间……”

    唐宋看了看地上老三的尸体问王小兰:“你们什么关系?”

    “我们今天刚认识……我和他没关系!”

    大壮在旁催促道:“该走了。”

    唐宋的咬合肌明显动了一下,他转过身子走向门口。杀手扣动了扳机,女子倒在床上。

    唐宋等上了救护车,救护车驶出小区。

    “门锁处理过了吗?”唐宋问。

    “放心,拿着钥匙也打不开了。”开锁哥回答。

    “这事该怎么办?你姐夫要去坐牢吗?”湘南哭泣着问湘北。

    “他在老房子里?”湘北铁青着脸问。

    湘南点点头,湘北叹了一口气,对下一步该怎么做犹豫不决。正犹豫间,却听到湘南一声惊呼。原来有人给湘南的手机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马春妮和唐宋,唐宋刚脱了外套交到马春妮手里,二人看起来关系亲密。

    湘南的手机又收到一条文字信息:奸夫唐宋,淫妇马春妮,在马春妮的别墅偷情。

    唐宋的形象彻底崩塌,湘北愤怒了。

    老三临终前的交代连累了韩鹏。

    胡正熙带人呼啦啦闯入韩鹏的囚室,将形销骨立的韩鹏一顿痛打,韩鹏蜷缩在地上,苦不堪言。

    胡正熙冲马仔使个眼色,两个马仔冲上去,把韩鹏架了起来。

    韩鹏满脸恐惧地看着胡正熙,胡正熙高声道:“说!十二月十六号晚上,你们一共多少人?”

    韩鹏一时不明所以。

    “就你们装警察那次!周洪波带着你们假扮警察抢劫了我,抢劫了唐宋、夏炎!——这些天你居然一个字没提!那天晚上,你们一共多少人?你——有没有冲我开枪?!”

    韩鹏连忙摇头否认,胡正熙又是一顿痛打。

    韩鹏受打不过,终于开口:“手机……都在我手机里……”

    “把他的手机拿过来!”胡正熙命令道。

    大壮很快就获知了胡正熙审讯韩鹏的成果,他对唐宋说道:“韩鹏招了,那天晚上,一共十个人,去医院放火死了一个,韩鹏带着讨债被刺死一个,周洪波兄弟俩,今晚的老三一个,除了韩鹏,活着的还有三个——如果算上江远是四个!除了老三的两个同伙,还有一个叫李欢的,住在凤仪县。”

    李欢?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唐宋一时想不起来了。

    “除了江远,只有三个!都解决掉,就没问题了!”唐宋对大壮说,“先送我回去,你们再去KTV,把老三那两个同伙解决掉,然后再去凤仪,到凤仪以后,不用开锁,让韩鹏打电话叫那个李欢给你们开门。”

    救护车行驶在寒冷的冬夜。唐宋临下车前,又提到了江远。

    “把他留到明天晚上吧。”唐宋说。

    唐宋下车以后,捂紧帽子,用衣领挡住脸颊,悄悄进了楼洞。他轻手轻脚掏出钥匙,尽量不发出声响,开门进了房间。

    唐宋打开灯,看到墙上的挂钟指在了三点的位置上。

    唐宋脱下外套,坐在沙发上,眼睛望向画架上已经完成的关云长画像。

    关云长面沉如水,青龙偃月刀闪着寒光。

    今晚,唐宋用自己的行动向九爷和胡正熙献上了投名状,以后,他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组成了新的命运共同体,他再也不能做一个可以生活在阳光下的普通人了。

    唐宋的头向后仰在沙发靠背上,微微闭上了眼睛。他突然想起来在哪里听到“李欢”这个名字了——在医院的时候,李彤阻止她哥哥退押金的时候,曾经叫了一声“李欢”。但大壮已经在路上了,随他去吧。再说,像李欢这样的人,本来就不该活在这世上。朦朦胧胧中,他似乎看到卧室的门开了,一个女子出现在卧室门口。

    唐宋被吓了一跳,他猛然直起身子,定睛看去,见是湘北站在那里!

    唐宋大吃一惊:“你……?你怎么来了?”

    湘北并不回答,也头一遭没有称呼唐宋为姐夫,她问唐宋:“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

    “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

    “大半夜的你干什么去了?”

    “下雪了,我出去走了走。”

    “是一个人——还是和马春妮一起?”

    “我从和你姐姐结婚,到现在还没有过别的女人!”

    “那马春妮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当然是在认识你姐姐之前!”

    湘北愕然无语。

    “你半夜来这里,就是问我这个的吗?”

    “如果是在我姐姐之前,为什么你没有娶她?”

    唐宋被触到痛处,怆然道:“她跟别人走了,她被别人抢走了!”

    与湘北的见面是如此突兀,与湘北的对话是如此出人意料,唐宋多年前年的旧伤毫无防备地被再次戳破,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得,脸上肌肉抖动,眼里一片阴沉。

    “是江远吗?”

    唐宋扭头不予回应,脸上的表情却明白地给出了答案。

    “现在,你报仇了吗?”湘北问。

    唐宋转身对着窗外的黑夜,无声地笑了:“快了。”

    “你跟我姐离婚,是为了和马春妮在一起吗?”

    “我跟你说了,我跟马春妮没什么!”

    “那为什么要跟我姐离婚?”

    “那是为了保护她们!为了他们好!”

    “因为你——杀了黑蛇?”

    “是。”

    “可是你撒谎了!”

    “我没有!”唐宋梗着脖子硬撑。

    “你撒谎了!”湘北毫不示弱,“死在你们手里的,不只是黑蛇,还有陈小林!陈小林是被夏炎的冷藏车冻死的,不是吗?”湘北逼视着唐宋,“黑蛇和陈小林是同一天落在你们手里的——那一天,是九月二十四日!”

    唐宋颓然坐倒在沙发上,他长叹一口气,慢慢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他睁眼望着黑沉沉的窗外,对湘北说道:“你说的对,的确是这样。”他的声音轻飘无力,几不可闻。

    “在文化市场,从你眼皮底下逃走的,就是夏炎!”

    “是,是他。”

    “姐夫!”湘北流泪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为什么会和他们走到一起?”

    湘北的衣领下,挂着一个蓝牙耳机,耳机上一个小米粒大小的蓝灯闪烁着极其微弱难以发觉的微光,正把她和唐宋的对话传送出去。耳机被压在衣领下方,极难发现。

    刑警队办公室,齐天手持手机坐在桌前。他的手机连着耳机,耳机连着齐天的耳朵。手机屏幕上显示正在通话的对象是王湘北。

    齐天提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递给小魏。小魏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抓捕夏炎!”

    光头和小辫子所在的KTV在城区边上,这是他们经常光顾的地方。KTV离汽车站很近,几近于当地的红灯区。

    KTV外面的停车场里只有两三辆车,其中就有他们租来的那辆宝马。大壮确认车辆以后,就让救护车从侧面撞了过去。宝马车的车门被撞得凹进去一个大坑。宝马车的警报响了,惊动了昏昏欲睡的KTV保安。保安隔着大门玻璃看到救护车撞了宝马车,转身走进KTV内的包厢去报信,没多会儿功夫,光头和小辫子就带着醉意从KTV大门冲了出来。

    看到几个穿着制服的急救人员站在救护车边,光头和小辫子的胆气一下子大了起来,他们骂骂咧咧地冲向肇事者,等他们看到对方有一个人抬起了手,手上好像还握着一把手枪的时候,他们停住了脚步。

    在手枪的威胁下,光头和小辫子交出了宝马车的钥匙,并按照大壮的要求坐到了宝马车后座上。

    将光头和小辫子击毙以后,大壮命令一名杀手开着他们的宝马车跟在救护车后面离开了现场,前往凤仪县。

    “那个时候,医生说我得了骨癌,还是晚期,我查了一下,就算能拿得起治疗费,也只能活两三年。如果不治疗,有可能半年就死了。如果我死了,你姐怎么生活?依依怎么生活?”

    湘北咬牙道:“她们还有我!”

    唐宋苦笑着摇摇头:“不,我不希望她们依靠任何人。”

    “所以你就去印伪钞?!”湘北十分气恼。

    “这对我来说,是最快的办法!”

    “你印伪钞,跟在大街上抢劫有什么不同?”

    “当然有不同!我没有抢!我也没有去花这些伪钞!”

    “这都是犯罪!”

    “我四十多年安分守己老实本分,最后是什么下场?有病没钱治,老婆孩子跟着受苦!他江远巧取豪夺,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姐夫!你这算什么话?”

    “湘北,我本来也没想杀人,没想做多大的恶,但是一走上了这条路——就没法回头了!”

    “你是被胁迫的?”

    “是的,胡正熙盯上了我们,他说如果我们不合作他就举报!”

    “你那个时候就应该自首!”

    “湘北,我不想让依依有一个坐牢的爸爸,我没有这个勇气……”唐宋说着也流下了眼泪。

    “小魏到这里来找费泽雅的那天晚上,胡正熙从医院逃跑了——这与你也有关系吧?

    “是江远的人干的,是江远派人去的……”

    “本来是想干掉胡正熙?”

    唐宋点点头,喃喃地道:“是。”

    “嘉泰旅馆,三楼房间里摆着三碗面,其中一碗是你的吗?”

    唐宋面如死灰:“是。”

    湘北气极痛哭:“你!——胡正熙杀害了嘉树,你还帮他逃跑!”

    “我没有办法,如果不帮他,不是被你们抓进去,就是被他们打死!”

    也就四十分钟的时间,大壮等人已到达了凤仪县城李欢家门外,韩鹏被迫在电话里诈称有急事找李欢,让李欢马上开门。李欢听到敲门声以为韩鹏真的就在门外,他刚打开门,杀手就闯了进来。李欢的惊叫还没喊出嗓子,就倒在了地上。

    寂静的房间里,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手机振动的提示音,唐宋的表情紧张起来。湘北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部老式诺基亚手机,唐宋看到以后睁大了眼睛——这是他专门用来和夏炎大壮联系的手机!

    诺基亚手机提示有未读短信,湘北点开来看,看到屏幕上显示:今晚任务已完成,明天听候调遣!

    湘北也紧张起来,厉声问唐宋:“你们,今晚有什么任务?”

    小魏率领多名警察翻墙而入,将夏炎抓获。

    小魏厉声喝问:“说!你们今晚有什么任务?”

    夏炎面如死灰。

    数辆特警车先后开出公安局大院,警车内的对讲系统传来了齐天的声音:“是一辆救护车,注意!犯罪嫌疑人持有武器!救护车最后出现的位置是市北赵家堡,我们从赵家堡分头搜索,如遇反抗,可立即击毙!”

    “夏炎已经交代了,你们最后一个目标是江远。”湘北说。

    “他早就该死了!”

    “你和胡正熙联盟,逼迫江远归还了五百万,然后又聘请你担任印刷厂厂长?”

    唐宋不答,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求你不要告诉依依,不要告诉你姐姐……”

    “今天,为什么要杀人?!”

    湘北掏出手机挂断了与齐天的通话。

    “为什么非要杀他们?”

    “他们都不是好人!他们该死!”

    “该死不该死不是你说了算!你不是法律!”

    “他们抢劫了我!”唐宋红着眼喊道,“又要敲诈我!又要毁了我的生活!我当然要他们死!”

    “是谁毁了你的生活?!是他们吗?”

    唐宋神情黯然,低声道:“谁毁了我的生活?是我,是我,是我自己!”

    湘北又愤怒又伤心。

    “我会死吗?”唐宋问湘北。

    湘北

    “请你以后……照顾好依依。”唐宋说着,眼中再次涌出了泪水。

    湘北大怒:“本来你可以的!”

    唐宋流着泪说:“是!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对不起她们!”

    “你也对不起我!对不起嘉树!”湘北也哭了,“我把你当哥哥当父亲看,你……!”

    “对不起,湘北……对不起,我…我……”

    “你什么?!”

    “我……我可以帮你给嘉树报仇!”

    “你说什么?”

    唐宋抬袖拭去脸上的泪水,稳定了一下情绪,对湘北说:“我,我可以帮你抓住胡正熙。”

    “他在哪里?”湘北语气急切地追问。

    “……他…就在离山!”

    湘北抬眼看着唐宋,慢慢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窗外大雪纷飞,齐天率领的特警车辆正穿过茫茫暗夜,驶向唐宋所在的小区……

章节目录

伪钞者之末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钟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离并收藏伪钞者之末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