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今天我去探望嬴政,他精神居然不错。“陛下怎么说动荆轲和廉颇帮忙的?”

嬴政眯着眼,我叫他陛下,他很开心。“寡人许诺永不出兵燕国和赵国。”

“额。”大手笔。

嬴政低声说:“待寡人统一了五国的度量衡、车马道、文字方言,再锁边关两年,不跟他们贸易。到时我不打他们,他们自己内乱不断,反过来求做寡人的附国。你信不?”

“信。”

“陛下,这是什么功夫?”我见他大力甩着手臂,好奇。

“嘘。这是寡人的秘密武器。今天,定能拿下吕布!”

“啊?还要打?”

“当然打,不是还没胜嘛。”

我怕打扰他,忙说再见。

刚出嬴政的门,我就被人跟踪了。那人身材魁梧,眼熟却记不起名字。我转入死胡同,抽出火箭炮,转过身,果见他跟来了:“你干嘛跟着我!”

“嘿嘿!倒机灵。”那壮汉见四下没人,大步上前。

“别过来。”我手指扣上扳机。

“秦王跟你说什么了?”

“啊?”

“他一大早就给丞相下战书,有什么诡计?”

我记得了!他昨天跟曹操、吕布团战嬴政,叫典韦。“知道也不告诉你。走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还真把自己当瓣儿蒜!”典韦冲来。

我抬手一炮。哪知他身子左右一晃,躲过炮弹。我再装好弹,他已到了我身前,劈手砸在我腕子上,腕子剧痛,火箭炮掉了。

“没人告诉过你,只打直线,很容易躲吗!”他一把抓着我的脖领子,高高提起,“秦王要干什么。说!”

“不说。”我透不过气。

他一顿老拳砸在我腹部。我肋骨好像断了,浑身没有一寸不疼痛。死了就好,就能去复活了。可他不准备杀我,他要折磨我,他要答案。

“说!”又是一拳。

“不说。”我痛得快昏过去了。但嬴政信得过我,我不能辜负他。

“放手!”一道猩红剑气斩来,劈在我和典韦中间,把我俩隔在两边。干将莫邪到了。

“龟儿子!打我兄弟!”李白也到了。

“拿他祭剑!”莫邪说着,递给李白一柄剑。

那是一柄很普通的剑,可李白一握住,便叫了声“好!可还差点什么。”

“酒。”莫邪说。

“对咯。”李白晃了晃左手剑,提起右手的酒瓶,干了一口,左手一挥,那剑嗡嗡作响。

典韦抽出巨斧。“一个写诗的,一个打铁的,也想造反!”话未说完。李白消失了。剑刃抖动的嗡嗡声在空气中蔓延,可人不见了。刹那后,空中浮现出李白挥剑的影子,继而一道血光,又是一道影子,又一道血光。

三剑后,李白出现在干将身边,持剑而立。“好剑。好酒。”

“好快的身法。”干将莫邪赞叹。

典韦身上洇出三道剑痕,顺着衣裳滴答流着血。

“找死!”典韦戴上面具,披上护甲,他伤了,却更凶狠了。

莫邪扶起我。大家都准备好要打一架。可下一秒,所有人都定在原地,好像林子里奔跑着的兔子被草丛深处的眼睛盯住,不敢妄动。

“曹操找你。”吕布搂着貂蝉走来,对典韦说。

“额,是,我这就过去!”典韦脸色苍白,声音卡在喉咙里。

“你受伤了?”吕布单手举起破城戟。

“不,没有,都是皮外伤,让扁鹊看看就。”

吕布不等典韦说完,一脚蹬在他胸口,手中戟一刺,将他钉到墙上。“死一次就全好了。婆妈什么!”典韦被击杀,复活去了。吕布走过我们四人,嘟囔着:“有我在还耍这些小手段,多此一举。”

看着吕布的背影,我怕,嫉妒,羡慕,一时间五味杂陈。李白有了合手的剑,干将的剑气日渐精准,我呢?吊打我的典韦,转眼就被吕布秒杀。我在这个队,到底算什么。

狄仁杰拉着李元芳走过,见是我们,说:“秦王又挑战曹操了,快走,晚了就没得看了。”

“先去看看你的伤?”李白问。

“我不要紧。”我咬着牙。

峡谷里,战斗开始。

嬴政站在中路,一挥手。“开始进攻。”身后芈月、白起、荆轲、廉颇都遁入草丛,不见了踪影。

曹操眯着眼,不知想什么。

吕布推开貂蝉,瞪了一眼曹操。“我一人足矣,不要多事。”提破城戟,朝嬴政冲去。

嬴政不慌不忙解开背后的包,将七八柄长剑倒插地上,仰脸等着吕布。

“秦王要用那一招?!”狄仁杰又要显摆了。

“哪招?”周围人都好奇。

“当年荆轲刺秦王,一身武艺却死在秦王剑下。你们可曾想过,秦王是如何获胜的?”

“他一边绕着柱子跑,一边唤救兵吧?”有人说。

“以荆轲的身手,哪里等得到救兵。诸位试想,秦统一六国,奇珍异宝都在秦宫,这里头自然少不得削铁如泥的名刀。”

“人就两只手,剑再多又如何?”

“问题是他根本不用剑,他扔。几十把名刀排成一排,他像小孩子丢石子一般,一只剑,一只剑往外扔。那是吹毛利刃,挨上一下就断手断脚。这谁能招架得了。”

“。。。”众人满脸黑线。这奢侈到天际的招数,也只有秦王使得出来。

场地中,吕布已冲到嬴政跟前。

“起!”嬴政大叫。

白起的大镰刀自草丛中斩出。吕布用戟一架,挡住了镰刀。

“轲!”

荆轲的利剑自断墙后飞出。吕布抛了大戟,架住荆轲的手腕。

“颇!”

廉颇的斩马刀,自上而下劈来。吕布抓了荆轲去挡廉颇的刀。哪知刹那间,荆轲和廉颇一起变招,一人勒住了吕布的一只手臂,白起则抱住了吕布的大腿。

这三人的进攻一气呵成,不给人留一丝思考间隙。纵是战力强如吕布,初见之下也只能疲于应付。只一击,便让他丢了大戟,定在原地。

“月!”

一团黑色旋风忽闪忽闪地飘向吕布,那旋风中寒光一闪,一把匕首朝吕布胸口刺去。正是芈月。

“得手了!”围观众人一阵激动。

“休想!”吕布身后人影一闪,曹操冲来,挡住了芈月那闪电一击。

“政儿!”芈月大叫。

“看剑!”嬴政两只手抓起一只面前的大宝剑,向后一仰,猛地向吕布抛了出去。

“典韦救我!”曹操大叫一声。

典韦冲到曹操身边,还不等对芈月动手,便被曹操一脚踢飞到吕布面前,正挡住了嬴政的飞剑。几道寒光闪过,典韦被击杀,复活去了。而吕布却毫发无伤。

“哈。”吕布一声怒喝!脚尖一钩,将大戟弹起半空,撞飞了荆轲和廉颇,解放了双手,他一把抓住大戟,向下一挑,击飞白起。飞将军活过来了。

“曹贼果然心思细密。”关羽说。

“秦王的苦心白费了。”狄仁杰叹了口气。

谁都想看飞扬跋扈的吕布吃败仗,可他实在太强。秦王队的奇袭因为曹操和被迫挡枪的典韦而终告失败。

回家路上,扁鹊帮我敷了膏药,身子立刻就不疼了。干将在我身边,几次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我大概猜得到他想什么。如果以后对上了曹操队,吕布由干将和李白对付,我起码要能对付一个典韦。可我还差得远。

吃过晚饭,我带上礼物——自制电蚊香和电动移动靶,去请教一个人。我知道自己除了火箭炮,没有体力,没有剑术。如果有人能帮我,那一定是个同样有远程攻击力的人。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后羿。

“你是谁?”月色下,后羿的头发和眉毛一片银白,脸上却没有皱纹,看不出年纪。

“我叫鲁班。今年十五岁。”

“我没问你名字,我问,你是谁。”他的声音低冷。

“我。”

后羿的一双眼仿佛能看透人的所有心思:“你不知道自己是谁。可我知道。你是个骗子,你骗了别人,也骗了自己。你跟那几人厮混,是因为只有他们瞧得起你。可你只是碰巧知道诗,知道打铁,骨子里你既不会写诗,也不会铸剑。对不对?我再问你一次,在这个遍地英雄豪杰的世界里,你是谁?”

“我”,我终于明白了自己没办法变强的原因。“我是一个普通人。”

后羿挑起眉毛,他很满意。“很好。那么,别再做成为强者的梦。滚。”

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认真脸)

——鲁班的生死感悟

今天天还没亮,我就去练胆。为啥练胆?因为胆小啊,一见人冲到跟前我就怂,这怎么打仗。练法嘛:两把激光剑倒挂树上,钟摆运动,我在剑摆中穿来穿去。这种剑沾上个边儿就要命,命悬一线,还不练胆!

我把练胆机架在复活点位边上。万一没躲开,复活就在边上,省得跑路。我做好了死上一百次的打算,看了看四下无人,按下按钮。激光剑摆荡着,我一咬牙迈步钻了进去,同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施主,当心。”

“啊?”我一愣神儿的工夫,挂了。是不是轻于鸿毛!

复活回来时,一个和尚正在摆动着的剑边上流泪。“施主,我这就诵经超度,让你往生极乐。”

“我还没死呢。”

“啊?”年轻和尚擦干眼泪,瞪大眼睛,用手指戳着我的身子,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推开他的手:“好了,别打扰我。”我回到剑下,刚要进去,却又被和尚扯住袖子。

“施主,佛说修行千年才一世为人,你何苦一再寻死?”

我白了他一眼:“寻什么死,我这是练武!你别拦着我。”

和尚懵了:“武,不是这么练吧?”

“和尚!”

“到!”

“你刚刚乱叫,害我白死了一次,你欠我一条命。”

“额。施主不是没死么?”

“别打岔!你怎么补偿我?”

“这?”他翻着口袋。穷和尚。

“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说话,直到我同意为止。”

和尚叹了口气,止了嘴,回到大树下,盘腿而坐,闭上眼睛。说来奇怪,他相貌平平,毫无特点,可这一旦动作起来,却发出一种别样的光彩,仿佛简单的抬脚、走路、坐下,由他一做,便如同舞蹈一般优美。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两个小时后,天光大亮。干将来找我,这时我已死过二十二次,总算可以自由躲闪了。

“李白去下战书了。”干将说。

“我知道。”我摘下激光剑,顺便看那和尚。他静坐树下,如同那大树的一部分,不仔细找真的很难找到。

峡谷一端,李白和莫邪早等着呢,狄仁杰和李元芳也来了。

“抱歉,帮倒忙了。”狄仁杰满脸愧疚。

“怎么了?”干将问。

莫邪说:“他们俩从项羽那边转来咱们队。结果,那边空出的位置,填上了两个麻烦的家伙。”

我一眼看去,头皮麻了。峡谷对面,项羽、虞姬、扁鹊背后,站着典韦和后羿。

后羿白眉下放出两道寒光,瞪着我,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抱歉!都是我惹的祸。”我说。

“后羿跟你也有仇啊?”狄仁杰问。

我把昨夜的事大概讲了一遍。

“难怪。他昨晚教训过你,今天你就来团战,摆明了是不给他面子。”狄仁杰说。

干将拉我到边上,一指狄仁杰二人,低声说:“这一大一小指望不上。待会儿我去对付典韦,你拖住后羿,让李白对付项羽。一旦他得手,再来支援咱们。”

“我尽量。”没人见过后羿出手,也许我有机会拼一下。

“开始进攻。”对面项羽一声断喝。

“废话。”典韦挥动巨斧,朝李白冲来。

“啰嗦。”后羿提着短弓奔我来了。

干将莫邪冲在最前面,几道剑气斩出,拦住典韦。

我瞄准后羿,一炮轰出,引得他追着我跑。

“看清路再跑!”狄仁杰大叫。

我居然跑到了峡谷一角,前面没路了。

背后,李白的无名剑斩上了项羽的霸王枪,典韦的巨斧劈开了干将莫邪的剑气,嘈杂的兵器撞击声不绝于耳。下一秒,世界安静了。因为我看到了身后那个男人的那双眼,那双冷酷如冰山一般的眼,把我的侥幸、努力、胆气,全部冰封住,再无一丝生机。

“我说过的话,不会讲第二次。你来一次,我就杀一次。”他一只手提着弓,一只手伸入腰间的箭囊,冷冷说着。

我的手臂和手指仿佛冰冻般僵硬,用尽全身力气才抬起火箭炮,瞄准了他的身子。就在我扣动扳机的刹那,他抽箭,搭弦,弯弓,开箭,一气呵成。我的炮弹出膛的瞬间,眉心已被长箭贯穿。这就是强者与凡人之间那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那之后,我复活一次,他就杀我一次。我死了,他就站着发呆,根本不理会李白和干将莫邪。在我死了十四次后,刚复活过来,还没出发,就被狄仁杰一把拉入草丛。

“鲁班,你怎么白白送死啊?”

“我有的选吗!”

狄仁杰说:“你看看局势。再死,这局就输了。”

我拨开杂草看去:李白步伐飘忽,剑气飘洒,困住了项羽。虽然他在进攻,可速度却明显慢了。干将莫邪被典韦近了身,不住游走,但那剑气明显较开局弱了几分。

狄仁杰语速飞快。“你们的体力就要耗光了。再打下去,必败无疑。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李白不该只有这点本事,想办法把他的大招逼出来。”

“斯!”一只长箭贴着草丛飞了进来,擦着我的脸颊飞过。后羿来了。

我推开狄仁杰,撒腿就跑。

“记住!这是团战!”狄仁杰大声叫着。“没人指望你能赢后羿。但你输,也不代表你们三个人输!想办法团!”

狄仁杰脑子坏了。我是这里唯一一个凡人,被最强的射手盯上,我能做什么。我Z字形跑着,边跑边骂。忽地,脑子里有什么被一条线连通起来。

“侠客行!你会念吗?”我大叫。

“会!”身后的草丛里,狄仁杰应着。

“念!”我解下手里的火箭炮,朝着前面的石壁跑去。

狄仁杰爬上一块大石头,双手拢在嘴边,大叫:“赵客缦胡缨!”

“吴钩霜雪明!”

李白听了诗,动作慢了下来,他依旧醉着,只是不再摇摆,他抬起剑,在空中写下了一个字。

“英。”

“银鞍照白马!”狄仁杰继续喊。

“飒沓如流星!”

要给李白争取时间!我抬起火箭炮,朝着项羽一炮射出。项羽被迫退后躲闪。

李白的第二个字写好了。

“雄。”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干将莫邪切到李白身边,用剑气将冲上来的项羽又一次击飞出去。

第三个字成。

“无。”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为了掩护李白,我肩上中了一箭,干将莫邪被典韦的巨斧划伤了背。

第四个字也写好了。

“名。”

“英。雄。无。名。”

四个字。

四个被剑气书写在空中的字。

干将莫邪私下跟我说过,练剑之人的心越纯,剑气越浓烈,潜力越广博。一个人为了争强好胜,练上一年,剑气便再难精进;为了扬名天下,练五年就是尽头;为了家恨国仇,十年便到巅峰。而李白练剑,为的是一份知己间的感动。那份心情,日子越久远越珍贵。所以他的剑气没有终点。

项羽意识到了什么,挥霸王枪冲向李白。李白的剑轻轻一拨,只一拨,那一众整齐如笔划的剑气忽地躁动起来。本来互相牵扯,互相依存的剑气,刹那间活了过来,暴戾起来,仿佛要挣脱牢笼般,互相推搡着,互相攻击着。斧钺之声,如风铃般,随着一阵风,叮当作响,延绵不绝。那无数剑气化作一团,朝项羽飞去。

“典韦!”我大叫。

干将莫邪一道剑气射出,将典韦击入那一团剑气之中。

而我停在一段石壁之前,面对后羿。

“出手。”后羿站在我对面。我不出手,他不动。那是他的骄傲。

“已经出了。”

“你的炮呢?”后羿发现不对。

他不知道,那炮被我嵌进背后的石壁了。下一秒,我的屁股被炮弹击中,人随着炮弹被弹飞出去。后羿临变不惊,一箭射出,正中我的眉心。可我的头发下,早就被我绑上了钢片。

“每次都射额头,你当我白痴吗!”我大叫着,飞到他面前,一把搂住他,随着炮弹的惯性,飞进了李白那团剑气之中。

那是怎样的一副光景呢。大概好像是四个人钻进了一台巨大的又锋利无比的电动剃须刀吧。项羽的霸王枪被斩去了枪头,典韦的巨斧被斩断了斧头把儿,后羿的短弓成了碎片。我知道自己就要挂了。但这一次,我死得其所。这一死,重于泰山。

复活后,我先去看峡谷对面。果然,对面三人也挂了,刚复活出来。

狄仁杰帮我拿回了火箭炮。“佩服,佩服。”

“还没结束呢!”我接在手里。

“不,结束了,项羽认输了。楚霸王断了枪,哪儿还有脸出来打。”狄仁杰一指对面竖起的白旗。

“我们,胜了?”我不敢相信。

干将莫邪扶着李白,走了回来,笑着朝我挥了挥手。

回去的路上。

项羽揽着虞姬,走过我们,没有说话。

典韦走过时,回头恶狠狠地瞪了我和李白一眼,他早晚会来报仇的。

扁鹊医者父母心,过来帮我们包了伤口。

只是没见到后羿。

离开峡谷,快接近家门时,街角传来冷冷的声音。“站住。回去,再打。”后羿拦住去路。

狄仁杰拱手说:“您弓都坏了,不如改天?”

后羿白眉一挑,自背后抽出一柄大的出奇的金色长弓,一人多高。他弯弓,搭箭,一箭射出,那箭如火鸟一般,带着鸣叫直冲天际,消失在云里。何等怪力!

“再打。”

李白和干将挡在我前面。“咱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何苦这么欺负人么?”

后羿看着我:“小骗子,你自己说。你使诈赢了一次,就以为可以跟我平起平坐了?”

我推开李白和干将,面对后羿:“普通人就不能想要变强吗?”

之前后羿对我的只有鄙夷,现在那鄙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不能。你不配,你这个只懂得使诈的骗子,不配。从今天开始,只要你踏入战场一步,你身边的所有人都会成为我的箭下鬼。”

“是不是我放弃,你就放过我们。”

“是。”

我把火箭炮丢在地上,从怀里掏出激光剑。“你别食言。”我手举激光剑,狠狠劈了下去。

一道灰色身影在我面前一闪而过。那年轻和尚左手拖着火箭炮,右手拿着激光剑,笑嘻嘻地站着。

我不知道他怎么把东西拿过去的,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傻和尚,快躲开。”

他张了张嘴。我早晨告诉过他不许说话。

“你要说啥?说吧。”

他转身对着后羿,一脸正经:“这位施主,未免言过其实。普通人靠着努力打败天才这种事,我见多了。您敢不敢跟我赌一次?三年后,一对一,这位小胖施主能胜过最强的你。”(喂,什么叫小胖施主!)

后羿根本没看他:“白日做梦。”

“你怕了?”

后羿瞪了他一眼。“三年,你怎么不说三百年?我信你?!”

和尚继续认真脸:“那就半年。”

后羿终于把视线移到和尚脸上,沉默片刻,他点点头:“好!跟你赌。”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去了。

“呼,吓死我了。”和尚长出了一口气。

“你,你在说什么啊?半年,我怎么可能胜得了后羿?”轮到我懵了。

和尚转回身把火箭炮和激光剑交给我,一笑:“那是半年后要烦恼的问题。现在你安全啦,早晨我欠你的,还清咯。”他说完,很好看地摆着双臂走掉了。

章节目录

快穿之腹黑系统宠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凤兮殿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兮殿下并收藏快穿之腹黑系统宠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