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新投影!

    这一刻,站立于澳洲这座中型灵地的山丘上,宋珺的心中只剩下了这声呐喊。

    她的瞳孔中,更是如同最明澈的镜,倒映出了高悬在天空中的那个投影的轮廓。

    那投影很淡,说明刚刚出现,它很庞大,边缘掩藏在云层与黑夜的背景中,看不大真切,它呈现半球形,是的,就如同硬生生嵌套进入这个世界的半个月亮。

    巨大的星球静静沉在云海中,只露出一小半。

    此刻,当她望去,恰好天空中的一缕云被风吹的移动开。

    于是,她清楚看到了那如同月球坑般的投影表面——坑坑洼洼,起伏不定,表面仿佛还有某种奇怪的生物盘绕,蠕动,极为丑陋,也极为模糊。

    而那颗如同“肉瘤”的星球却也仿佛感受到了她的凝望,乌黑的表面卷起一层层虚幻的云烟,这一刻,仿佛有无数道目光投向大地,凝视着地上的人们。

    “啊……”

    那些修为低的或者普通人因为无法看清细节,反而安然无恙。

    而宋珺身后的几个感知系的年轻修士却瞬间惊呼,脸色煞白,紧闭双眼,个别几个甚至眼珠都流下血泪来。

    “都不要看!”宋珺在察觉到威胁的瞬间便切断了感知,却也仍旧浑身气血沸腾,之后,她飞快稳住其余修士,这才深吸了一口气,道:

    “立即汇报!投影!这就是投影!它又出现了!!”

    ……

    ……

    “轰隆!”

    初夏时节,阴雨的日子也渐渐频繁了起来。

    夏国,京城。

    大概是因这阴雨的缘故,苍翠的山峰上,云雾也格外浓郁了些。

    从打施圣存离开后,山上的那座宛如道观的建筑便闲置了下来,司局的最高办事机构也放在了新建造的一栋小楼中。

    三楼正中的一间办公室里,窗子敞开着,黎阳正负手站立于窗边,微微闭目,感受着窗外袭来的湿气,试图抚平心中的躁动。

    不知为何,今日他从打起床情绪便有些不对,却又找不出缘由,最终只能将其归咎于自己火属性力量的失衡上。

    三年过去,黎阳作为施圣存的继任者,借助夏国在世界修行界的地位,吸纳了无数资源,虽然后续再没有新的投影出现,但以特理部如今的能量,也足以堆出一个顶尖高手来。

    而他也的确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已然进入九品境。

    也是当前,全世界唯一的一位九品。

    外人眼中,他是世界第一强者,无人可匹敌,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从打进入九品后,他便每时每刻都不得不维持着体内力量的失衡。

    他与火元素属性的亲和太高,在过去是快速提升的优势,但自从入了高阶,就成了阻碍他融合其余属性力量的阻碍。

    在踏入九品后尤为困难,且他已经可以明确地感知到,想要再向上升,所需的灵气该是何等庞大。

    不过,总体上……倒也问题不大,毕竟,世界和平安宁,自打他进入八品,就已经没有与人交手的机会了。

    这样想着,他觉得心情安稳了不少,恰在这时候,窗外陡然传来一道闷雷,令他的心弦骤然紧绷。

    与此同时,他蓦然睁开眼,便看到窗外有人正向这边疾驰而来,数秒后,便已经飞奔上楼,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黎司首!不好了!宋……宋组长刚发回消息,说……说在澳洲发现了新投影!”

    “什么?”黎阳脸色骤变。

    “投影!投影又出现了!”

    ……

    ……

    投影又出现了。

    这个消息就如同那一声盛夏的惊雷,炸响,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黎阳得知消息后,京城当即召开了紧急会议,而因为投影的特殊性,这个消息在短时间内便再世界范围传开了——毕竟,随着时间的流逝,投影只会越来越清晰,根本无法隐瞒。

    继而,当世界各国得到这个消息后,无论是联邦、苏国联盟、eup还是更多的国家,都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旋即,便是生发出来的恐慌与担忧!

    他们瞬时间便想起了三年前曾发生的那桩灾难,然后愈发紧张。

    而当这个消息走漏,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后,全世界的互联网都为之巨震!

    原本已经淡忘了那些事的人们先是怔住,然后,心中便是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一个名字:

    “程林!”

    再然后,各种各样的,来源不明的消息开始在网络世界飞窜,没有人敢不重视,三年,只是三年而已,还不足以消除掉当初的记忆,而一旦意识到那样的灾难有可能再次出现,数十亿人都陷入了集体的恐慌!

    ……

    魔都,街头。

    此时,已经是深夜,只是城市依旧喧嚣热闹,无数的灯光撑起了一座不夜之城。

    虽然已经到了凌晨,可街上仍旧有人行走,车辆不息,路旁的许多店铺中仍旧坐满了客人。

    “嗷呜。”某家店内,草薇一口将一段龙虾肉捞了出来,然后蘸着酱料,塞进嘴巴里,却烫的不住地吐舌头。

    “你慢点,烫着了吧?”艾露赶忙递过来一杯冰镇的饮料给她,关切之色,溢于言表。

    程林坐在座椅中,有些心不在焉,但看到这一幕,仍旧不禁笑道:

    “要不要我帮你把痛觉封禁掉?”

    烫也是一种痛觉。

    草薇闻言却是直摇头,吞了口饮料,然后豪装地扯了张纸巾,红着脸说:

    “不要!这样才好吃……”

    程林无奈地笑笑,就在这时候,附近的一桌客人忽然发出惊呼声,继而,便传来一些诸如“投影”、“程林”的字句。

    在座的几人都是一愣,极为意外,倒是正刷着手机的女娲忽然抬起头,看向程林:

    “你干的?”

    说着,她将手机屏幕递了过去,当程林看清了上面的新闻后,神态一下子变得凝重。

    虽然早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那时候也仅限于猜测,如今,却是证实了。

    他们……终于来了。

    程林沉重地想。

    眼神一瞬间变得锋利无比,仿佛藏着无数的刀子,要切割开万事万物!

    他等了足足三年!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地等来了这一天!

    这一刻,很奇怪的,程林竟只觉的身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已经在他心中徘徊了几个月之久的焦虑感消失无踪。

    “来了……终于还是来了……”他轻声自语。

    “什么来了?”草薇愣愣地问。

    旋即,便见程林收回目光,温和地看向她们:“没什么,我们继续吃吧,也不早了,吃完了,就回去休息。”

    ……

    当一行人吃完了这顿夜宵,走出店门后,程林随手在大街上开启了临界大门,周围的人却在精神影响下对此视若无睹。

    一步跨入,四人重返灵界,艾露当即带着酒足饭饱,已经开始犯困打盹的草薇往楼上卧室走,倒是女娲,深深地看了程林一眼,却也什么都没说,径自走了。

    等三女各自去了楼上,客厅里只剩下程林一人,他脸上的笑容才彻底消散,转身走出了别墅,月光普照灵界,万物升华,无数灵药花朵随风而动,发出绚烂的光。

    程林面无表情,心中却已然滂湃。

    这三年来,他从连通的各个世界吸取无穷灵气,且将爱德莱德留下的精神碎片已经悉数观看完毕,力量融会贯通,只是因为缺乏比较的对象,他始终不太确定自己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九品?应该比这个强很多。

    地皇?从已经可以小范围撕裂空间这一点上,他认为自己大概率应该处于这一个境界,三年从七品入地皇,这无论如何都已算得上奇迹,可他却分毫开怀不起。

    因为他清楚地记得,白发施圣存曾说,想要战胜那些家伙,必须要“地皇之上”!

    程林隐约感觉自己仍旧未曾突破到所谓“之上”的境界,这是种极为玄奥的感觉,事实上,在一年多以前,他就已经隐约感受到了“瓶颈”,自身对灵气的吸收也到了极限。

    他不断地锤炼力量,在4号荒芜世界尽情地挥霍着能力,可却始终无法真正踏出那一步。

    就仿佛,他距离突破只剩下最后的,极为细微的一小步。

    或许,下一秒,他就可以捅破那层膜,可是……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程林抬头望着灵界的月亮,呢喃自语。

    而不破入那一层,他便始终没有迎战的底气。

    不远处,别墅二层的一只窗口,敞开的窗户旁,女娲正抱着水晶球静静地凝望着立于湖畔的那个身影。

    忽然,她若有所觉,便只见只披着一件宛如薄纱的睡衣的艾露赤足走了过来。

    “小草睡了?”女娲轻声问。

    艾露点了点头,然后站在了她的身旁,目光带着担忧地也望向程林的背影,说道:“虽然我没有你那样可以检测到人情绪的能力,但我还是知道,他现在很不快乐。”

    女娲也重新看向窗外,点头道:“的确。”

    “你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么?”艾露问。

    女娲想了想,迟疑道:“或许,他还是放不下。”

    ……

    ……

    今夜,灵界格外安静,便是那山川湖泽,习惯了鸣叫的虫也默契地闭上了嘴巴,仿佛不敢打扰到程林的静思。

    今夜,外界却绝不平静。

    无数人不得入眠。

    互联网上,掀起了空前热烈的讨论,那些被遗忘的,被重新提起,然而相比之下,各国的修行者组织却早已行动了起来。

    黎阳更是率领一司精锐,连夜飞往澳洲,直至目的地。

    而其余各国也近乎做出了相同的动作,在人类共同的威胁面前,没有谁可以置身事外。

    ……

    澳洲,原本戒严的中型灵地已经彻底敞开,越来越多的车辆驶来,在验证身份后被引入其中。

    这些人大多数澳洲本地的官员和异能者组织,毕竟这个投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领土上,不可能不紧张,不过问,而宋珺也按照上级的命令表示了欢迎。

    并按照“临时条例”,接过此地的掌控权,并将其作为了各方势力的汇合场所。

    而在黎阳等人到来之前,本地修行者以及距离较近的势力都已经纷至沓来,这其中便包括新西兰的代表,已经晋入八品境的白叶。

    “宋组长,情况怎么样了?”

    当宋珺看到飘然而至的白叶,原本纷乱的思绪为之一定,这三年来,她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毕竟修为还是较低,难以坐镇,稳住大局。

    而白叶作为八品境,已是仅次于黎阳的强者之一,尤其立场上与特理司相近,这显然让宋珺松了口气。

    “正如您所见,投影越来越清晰了,不过你最好不要去认真打量它,这个投影内部的生命似乎也可以看到我们。”宋珺与白叶握了握手,说。

    白叶闻言皱了下好看的眉,披洒在脑后的长发无风轻舞:“我知道了,多谢提醒。”

    顿了顿,她又问道:“除了投影……有发现其他的异常么?”

    “你是指?”

    “你应该明白,我指的是他。”白叶神态凝重地说。

    宋珺沉默,她自然明白,这个“他”指代是已经消失了三年的那个人。

    “没有发现,并且,我们现在也无法确定这个投影是否与他有关,毕竟……已经过了这么久,如果他早想开启,没必要拖这么久。”宋珺说。

    白叶看了她一眼,然后仿佛笑了下,之后吸了口气,说:

    “的确如此。放心,你也不要太紧张,投影生物并不一定可以走出来,要知道,前面十三次,也只有最后一次的那些本来就死掉的骨头走了出来,并且它们的力量也很弱,只是打了我们一个出其不意。”

    “这一次,如果里面是活着的生物,或许根本无法走出,或许,这还会沦为供我们开采的资源……而且,相比于上次那覆盖全球的投影,这次,我们目前只发现了这一个……所以,就算发生最早的情况,我们也可以将它们堵在这里,出不来。”

    听到白叶沉稳冷静的声音,宋珺心下微微一叹,看着对方的眼神多了几分敬佩,心中的紧张也松缓不少,露出笑容,补充道:

    “说的是,而且……现在的我们也比三年前强大了那么多。”

    “没错,”白叶点点头,然后说,“那你先忙,我去那边,不打扰你工作了。”

    “您太客气了。”

    说完,两人分开,宋珺继续接待源源不断赶来的人,而白叶则一步步向山上走,心中忽然浮现了一个久违的身影。

    “三年过去了,如果说,你还活着,那么……你又已经变得多强了呢?”

    黑夜中,白叶静静地想。

    ……

    ……

    一夜纷乱,当第二天,太阳升起,将这片山海照耀的明媚的时候。

    从各国赶来的大部队终于集中地赶到了。

    联邦、苏国、eup各有新生代八品境强者抵达,整个基地变得极为热闹,而随着黎阳抵达。

    所有工作人员都彻底放下心来。

    毕竟,自家的九品强者已经抵达,全世界有史以来最轻大的修士已经到来,那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只是,相比于那些盲目乐观的人们,站在山头的黎阳心情远不如表现的那般镇定。

    他眯着眼睛,仰头望着那已经近乎凝成实质的“星球”,脸色微微发白。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站在他旁边的包括白叶在内的,各国顶尖战力们也同样脸色极为难看。

    只见在天空中,那庞大的,凹凸不平的半个“星球”表面,竟盘踞着无数如同蟒蛇的湿滑触手,彼此缠绕,狰狞可怖,不断蠕动着,仿佛无数巨大蠕虫在爬行。

    而在那些触手上,竟还分布着无数密密麻麻的,怪异恐怖的或鲜红,或浓黄的眼珠,在冷冷地,俯瞰世界。

章节目录

百万可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翩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翩鹊并收藏百万可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