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少男少女们无忧无虑,方家,谢瑶躺在床上,毕竟小产了,损了元气,瞧着病怏怏的。

  “她们真这么说的?”她闭着眼睛问刘嬷嬷。

  刘嬷嬷气极了,恨声骂道:“她不要脸,她身边的丫鬟也不要脸,做出那等苟且事不藏着掩着,还好意思到咱们这边耀武扬威,一个个小娼妇转生的……”

  她不甘心啊,不甘心自己一手照顾大的姑娘竟然输给了那种上不了台面的货色!

  谢瑶也恨,也不甘心,但她与刘嬷嬷不同,刘嬷嬷只会背地里骂,她不想白费力气,只想还手。

  “老爷去了府衙?”谢瑶睁开眼睛,平静地问。

  刘嬷嬷沉着脸点头,以为她想跟方泽对质,哀声劝道:“姑娘好好养着吧,和离就和离,咱们不受这份气。”得知方泽与杜莺儿同房后,刘嬷嬷彻底死了心,喊谢瑶也换回了旧称呼。

  方泽不在……

  谢瑶望着床顶,目光越来越坚定,招手示意刘嬷嬷凑到身边来,低声耳语了一阵。

  刘嬷嬷大惊失色,连连摇头,“姑娘,我知道你恨她,我也恨不得扒了她的皮,可咱们不能冲动啊,若他一气之下告到官府……”

  “他有脸去告吗?”谢瑶盯着刘嬷嬷,眼睛亮地可怕,“他去告,就是将家里的丑事抖搂了出去,他道貌岸然自诩君子,就算有侯爷替他撑腰不怕丢了官,他会为了一个吃到嘴里的女人让一城百姓看他的笑话?”

  刘嬷嬷呆住。

  谢瑶笑了,“我告诉你,他不会,杜莺儿以为我走了她就可以当知府夫人?今日我就要让她死了心,不但如此,我还要让她尝尝被她好表哥嫌弃的滋味儿,让她也领教领教她好表哥的翻脸无情,而到了最后,我依然是官家女儿,她?”

  谢瑶没再说下去。

  但刘嬷嬷已经懂了,一双老眼同样泛起了狠光,“老奴明白了,这就去办!”

  “姑娘,那边请您过去一趟。”丫鬟梧桐挑帘走了进来,同靠在床上歇着的主子道。

  杜莺儿正在摆弄方泽送给她的蓝宝石步摇,闻言惊讶地挑挑眉,“请我?说了什么事吗?”

  梧桐还没开口嘴角先翘了起来,讽刺地道:“说是要与姑娘恩断义绝,请姑娘去拿曾经送给她的一些绣活儿。姑娘,我看她退东西只是借口,其实是想亲眼打探虚实,否则派人送过来就是,何必非要让姑娘走一趟?姑娘不用搭理她,免得她又说难听的,奴婢去拿吧?”

  虽然在讽刺谢瑶,一句打探虚实,也透出了得意劲儿,为姑娘得了老爷的宠爱。

  杜莺儿面露不愉。

  姑娘家婚前没了清白,哪怕是给了准丈夫,也不是值得炫耀的事,她是被表哥强迫着从了的,心里并不打算宣扬出去,无奈动静大了,被身边的丫鬟们听见,叫她们猜了出来,事后竟然又去谢瑶那边炫耀。

  如此愚笨的丫鬟,杜莺儿已经决定了,等她正式嫁给表哥后马上换掉,至于谢瑶……

  想到之前谢瑶在她面前趾高气扬的模样,杜莺儿咬了咬唇。

  提前给了表哥确实不好,但能气到谢瑶,她乐意走一趟,谢瑶骂得越难听,就说明她越生气,她现在最喜欢看的就是谢瑶灰头土脸,如丧家犬般,除了狂吠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抢走表哥的宠爱。

  “她病着,给我拿身素净的衣裳吧。”有了主意,杜莺儿懒声吩咐道,起来时悄悄揉了揉腰,昨日表哥纠缠了她几度,她身上真的酸。

  打扮好了,梧桐要帮她插根白玉簪子,杜莺儿目光流转,没有阻拦。那根蓝宝石步摇,就等谢瑶离开当天她再戴上吧,今日光凭表哥宠她的事就能打击谢瑶了。

  主仆俩一前一后去了谢瑶的院子。

  “表嫂身子可好些了?”进了屋,杜莺儿走到谢瑶床前,忧心地问,美眸里还带了几分自责,“表嫂,我,我确实喜欢表哥,只是没料到他那么着急,表嫂刚没了孩子他就说了出来,表嫂,你与表哥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我真的不忍心你们和离,表哥那儿我可以劝劝他,表嫂……表嫂,你让我伺候表哥吧,咱们一起过日子不行吗?”

  往常她这么拐弯抹角地刺她,谢瑶定会暴跳如雷,今儿个她只淡淡斜了杜莺儿一眼,便对那边气得脸发白的刘嬷嬷道:“我让你收拾杜姑娘送我的那些东西,收拾地怎么样了?”

  刘嬷嬷狠狠瞪了杜莺儿一眼,低头道:“我去瞧瞧,姑娘稍等,我马上送过来。”

  谢瑶点点头,等刘嬷嬷出去了,她指着那边的椅子道:“杜姑娘坐吧,昨晚想是累着了。”

  杜莺儿已经做好了被她嘲讽的准备,这会儿面不改色,见屋里只剩自己的丫鬟,她让梧桐出去,确定脚步声远了,这才轻声同谢瑶道:“表嫂,你知道昨晚表哥同我说了什么吗?”

  谢瑶配合地露出困惑的神情。

  杜莺儿面颊微红,蚊呐般道:“表哥说,他,他这辈子都没有,那么快活过……”

  表哥还说了很多她的好,他的贪婪也确实证明了他对她的喜欢,杜莺儿居高临下看着床上的谢瑶,再不掩饰自己的笑意。谢瑶身份比她高又如何,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她比谢瑶年轻比她貌美,而她也即将取代谢瑶的位置,成为正四品知府夫人。

  看着头顶笑靥如花的死对头,谢瑶藏在被子里的一双手几乎要将被褥抓破,但她抓得越狠,脸上就越平静,“他是不是也夸你貌美了?夸你比天上的仙女还好?”

  杜莺儿诧异于她的反常,刚要琢磨谢瑶到底是什么意思,外面突然传来梧桐的惊叫,随即没了声音。杜莺儿心里一慌,匆匆跑了出去,才跨出门,身子突然被人一把扯了过去,杜莺儿暗道不好,剧烈挣扎,可刘嬷嬷恨她入骨,趁两个婆子扣住杜莺儿勒紧绳子后,狠狠将一团污黑的抹布塞进了她口中。

  “抬进去!”

  刘嬷嬷两眼泛光地道。

  那两个婆子都是谢瑶从杭州带来的人,对谢瑶忠心耿耿,抬小鸡般将杜莺儿押了进去,迫使她跪在谢瑶床前。

  杜莺儿呜呜挣扎,谢瑶没她的精气神,朝刘嬷嬷点点头,“帮她装扮装扮吧。”

  刘嬷嬷早就等着这句了,猛地抓住杜莺儿头发扯她抬头,跟着就拔下头上特意准备的尖细簪子,毫不手软地朝杜莺儿脸上划了下去。

  杜莺儿惊恐地瞪大眼睛,不顾头发扯痛拼命躲闪,但终究难敌两个婆子……

  屋里女人的闷哼如困兽嘶鸣,充满了愤怒恐怖绝望,谢瑶如听天籁,静静地欣赏眼前的好戏,看着杜莺儿美艳的脸变得血肉模糊,她忘了小产的悲伤,忘了负心汉的薄情,也忘了关于和离后的种种思量。

  她只觉得痛快,浑身舒畅。

  “您这药膏我从未见过,敢问小公子从何处得的?”

  回春堂乃城里排得上名号的一家医馆,东家姓郭,闻过玉莲霜后,眼睛发亮地望向谢澜音。

  谢澜音见他同前面几家郎中一样对玉莲霜充满了兴趣,不由失望。

  玉莲霜好用,她在城中跑来跑去是希望找到卖主多置办些,可不是为了替这些郎中们牵桥搭线。倘若那位袁公子是药商,她倒可以报出他的姓氏住处,但回想袁公子清冷的气度,谢澜音怀疑她真的做了,下次再见,她极有可能死在袁公子的眼刀子下。

  “偶然所得,既然先生这里也没有,那我等告辞了。”谢澜音尽量客气地道。

  难得遇到好东西,郭东家舍不得就此放手,看看手里的青釉瓷盘,诚心提议道:“三位公子,老夫愿出百两银子买这瓶玉莲霜,侥幸能配出方子,再送三成红利给你们,如何?”

  谢澜桥蒋怀舟一起看向妹妹。

  谢澜音没有任何犹豫,婉拒道:“晚辈能得到这药,未能物归原主已经占了人家的便宜,怎好再借他人之物来换钱?先生好意恕晚辈只能心领了。”

  城里最有名望的几家医馆都没有,这玉莲霜多半是袁公子独有的方子,同表哥配制的极品香脂一般,独一无二。谢澜音之前请表哥配制玉莲霜只是为了自家人用,从未想过靠其牟利,表哥也不是那种只看钱的人。

  买卖不成,郭东家遗憾地将瓷瓶还给了谢澜音。

  “再去别家看看?”上了马车,蒋怀舟看不得小表妹失望,热络地道。

  谢澜音摇摇头,捶捶腿,有些疲乏,“算了,回去吧,晚了我娘又该唠叨了。”

  蒋怀舟想了想,低声道:“以后有机会,我帮你问问袁公子玉莲霜的来历。”

  “麻烦三表哥了,万一是他自家的方子,三表哥就打住吧,别问人家买。”谢澜音懂事地道,表哥疼她,谢澜音怕他因为她冒然提钱得罪了对方。

  “人情世故我还用你教?”小表妹瞎担心,蒋怀舟轻轻敲了她额头一下。

  谢澜音甜甜地笑,靠到了姐姐身上。

  马车稳稳地走,绕了几条街,终于停在了蒋家门前。

  谢澜音最后一个下车,兄妹三人说笑着要进去,才走到台阶前,巷子口忽然传来车轮声,谢澜音领头望了过去。

  “是方家的马车。”蒋怀舟与方家人打交道多,眼尖地认了出来。

  谢澜音谢澜桥互相看看,不约而同转过身,站在门前等马车靠近。

  车停了,帘子挑开,七岁的方菱怯怯地探出脑袋,她还没见过两个表姐,只认得蒋怀舟,就小声喊他,“三表哥。”随了谢家姐妹的称呼。

  “阿菱怎么来了?”蒋怀舟再不喜方家人,也没法冷待一个小丫头,上前问道。

  方菱乖乖道:“我娘说大舅母来了,带我过来给大舅母请安。”

  谢澜音难以置信地望向车里,谢瑶才小产,不老老实实在家卧床休养,来这边做什么?

  “你们哥仨刚从外面回来吧?”谢瑶白着脸从车里探了出来,打量小辈们一眼,熟稔地道。

  说话时跟车的丫鬟扶方菱下了车,再来扶她。

  谢瑶忍痛下车,黛眉紧皱,额头鼻尖冒了汗,看起来十分虚弱。

  她这副样子,蒋怀舟无法阻拦她进门,朝两个表妹递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先请谢瑶母女进府,再派门房去里面通传。

  蒋氏李氏得到消息,联袂迎了出来。

  谢瑶一看到她们,眼里立即转了泪,牵着女儿朝李氏跪了下去,“蒋家嫂子,方泽不要我跟阿菱了,我们娘俩在西安城里无处可去,只能投奔你们,求嫂子收留我们几日,等大嫂回杭州时,我们再与大嫂一道回去。”

  她低头落泪,方菱见母亲哭了,想到爹爹不要她了,也跟着哭了起来。

  娘俩哭作一团,凄苦可怜,蒋氏却没有任何同情,只觉得无地自容,愧对兄嫂。

  大侄子要成亲了,蒋家上下喜气洋洋,谢瑶母女突然过来投奔,哭哭啼啼的,无异于一盆冷水浇下,回头方泽可能还会追上来,而这些麻烦都是她带给兄嫂的!

  脸上发青,蒋氏都不知该怎么面对身侧的嫂子。

  李氏瞅瞅神色差不多的娘仨,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上前去扶谢瑶,“妹妹先起来吧,有什么事咱们去屋里说,你还伤着身子,别累到了。”

  人都跑到家里来了,她就是想撵,恐怕也撵不走。

  谢瑶小产和离牵涉到女人间的阴私,蒋氏不愿两个女儿听污了耳朵,就让两姐妹去哄方菱。

  谢澜桥不耐烦同小孩子打交道,一溜烟似的跑了,将方菱丢给了妹妹。

  姐姐狡猾,谢澜音气得险些跺脚,对上方菱胆怯拘谨的眼神,她又没法同个孩子发脾气。

  领着方菱回了邀月阁,谢澜音坐在榻上,见方菱怯怯地跟了过来,小脸都哭花了,眼圈红红的,谢澜音狠不下心肠,深深吸口气,尽量放柔声音问道:“阿菱知道我是谁吗?”

  方菱点点头,望着她道:“你是五表姐,娘说五表姐长得最好看了。”

  谢澜音扯了扯嘴角,怀疑谢瑶是为了哄她们收留她故意教女儿的,不过看着小丫头眼里明晃晃的惊艳,谢澜音比听她学舌还受用,叹口气,吩咐桑枝:“去端盆水来,服侍表姑娘洗脸。”

  桑枝领命去了。

  谢澜音招手,等方菱拘谨地走过来,她牵起小姑娘手,低头问她,“阿菱,姑母为何说姑父不要你们了?是他把你们赶出来的?”上房那边母亲不让她听,她只好从方菱这里探探消息。

  提到父亲,方菱眼圈又红了,“爹爹要娶表姑姑,不要我们了,娘说要带我去杭州外祖母家……爹爹早上去府衙了,还没有回来,娘怕爹爹不许我去杭州,带我来求舅母帮忙……”

  谢澜音摸摸小姑娘脑袋,眼里浮现疑惑。

  谢瑶是偷跑出来的,可如果只是为了带走女儿,谢瑶大可以等身体快恢复了再说,左右方泽身为知府,白日里大多时间都是在府衙的,为何要拖着那样虚弱的身子投奔过来?难道是为了让舅母迫于临近的喜事不得不收留她?

  应该就是这样了,大表哥成亲是大事,舅母现在一心扑在亲事准备上,没精力陪谢瑶周旋。

  不亏是栽了一次大跟头,谢瑶给人添堵的本事越来越高了。

  想到谢瑶终究还是要回杭州,还打算跟她们娘仨一道回去,谢澜音胸口就像堵了一团棉花,气闷地厉害。

  “五表姐,我想跟娘在一起,你替我求求舅母,别让爹爹带我走行吗?”方菱说完话就在紧张地观察表姐的脸色,见她皱眉,小姑娘更担心了,豆大泪珠成对儿滚落下来,可怜兮兮地望着表姐。

  她是方家的骨血,只要方泽不同意,谁都没法劝,谢澜音相信长辈们也不会冒然插手,为了谢瑶得罪方泽。不想骗方菱,也不想白白惹她哭,谢澜音看看端水进来的桑枝,轻声哄道:“阿菱别怕,姑母会有办法带你走的,好了,先去洗洗脸吧,一会儿我领你去找姑母。”

  她声音好听,哄人的时候更容易让人心安,方菱神情放松下来,乖乖去洗脸。

  洗完了,桑枝将她领到梳妆镜前打扮,到了跟前才发现紫檀木妆台上只摆着那套美人娇。透过镜子看看榻上低头沉思的姑娘,桑枝舍不得给方菱用三公子专送姑娘的好东西,拿起粉彩香膏盒时就假装吃惊地咦了声,扭头问鹦哥,“早上姑娘的香膏用光了,我让你换上新的,你是不是忘了?”

  谢澜音听到这话,抬头看了过去。

  鹦哥已经熟练地附和桑枝道:“瞧我这记性,你等等,我马上去取。”说完快步出去了,姑娘之前用的香膏也是三公子送的,几十两才能买那么一小盒,姑娘有了新的将旧的赏给了她们,拿来给方菱用也没有轻怠她。

章节目录

美人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美人娇。

开心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