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招个赘婿。”谢澜桥随口就道,说完朝他笑了笑,“我娘说了,她不在意男方身份如何,只要真心对我们姐妹就好,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不会挑错人的。”

  她笑眼明亮,爽朗大方,沈应时不甘心就此错过,冲动地停下脚步,低头问她:“若三年后我心意不改,你是否愿意给我机会?”

  谢澜桥没料到他如此坚持,狐疑地看了他两眼,摇头道:“世子还是另寻姻缘吧,你真的等我三年,我会觉得愧疚,何况你是侯府世子,有你的责任,婚事怕是不能随心所欲,也许很快就又遇到了心动的姑娘,何必与我相约,为你我平添累赘。”

  她考虑地周全,沈应时自叹弗如,凝视她片刻,抬头叹道:“也是,世事难料,就像我没料到今年会遇到你,也料不到明年会遇到何人,既然二姑娘志向高远,那我便祝二姑娘事事如意,婚嫁之事,全随缘吧。”

  “那我可否回去了?”他想通了,谢澜桥展颜一笑,望着来路道,“我对比试没什么兴趣。”

  沈应时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澜桥朝他拱手,转身离开。

  沈应时动了动,到底没有伸出去拽她,看着她毫不留恋地越走越远,心里就好像空了一块儿。

  半个时辰后。

  马车里,谢澜音听完姐姐的话,惋惜不已,“可惜啊,沈世子那么俊朗的男人,不过他也真是的,既然喜欢姐姐,为何不保证等姐姐三年?姐姐一说他便收了心,足见也不是特别喜欢姐姐。”

  谢澜桥拍拍妹妹的手,笑道:“你还小,不会懂的。”

  沈应时没再坚持,她反而高看他一眼,真的提出什么三年之约,那就让人看低他了。才见过几面的人,怎么可能有那么深的感情?信誓旦旦的保证,无非哄人的甜言蜜语,她并不稀罕。

  “你也只比我大一岁罢了。”姐姐老气横秋,谢澜音忍不住反驳道。

  谢澜桥笑而不语,瞥见妹妹手腕上的佛珠手链,困惑道:“娘手上那串明明是从灵隐寺求的,你为何要说谎?一个姨娘的手链,你真那么喜欢?”

  今日是沈捷,若是旁人要她们陪一个姨娘说话,她根本不可能答应,虽然相处时严姨娘给她的感觉还可以。

  这事涉及的秘密太大,谢澜音就咬定自己是太喜欢这手链。

  妹妹不说实话,谢澜桥气得挠她痒痒,她有什么都告诉妹妹,妹妹却古里古怪的,单说她与袁公子的事,到现在还不肯老老实实坦白。

  闹了一路,回到别院用完午饭,谢澜音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躺到床上,兴奋地翻来覆去。

  今日事情办得那么顺利,他肯定会夸她吧?

  竹筒里到底放了什么?侯府侍卫森严,便是与严姨娘联系上了,他们有什么办法保证联系一次就能救出严姨娘?

  再有他说今晚一更过来,是要带她去赏景吗?

  左左右右不知翻了几次身,谢澜音才抱着被子睡着了。

  醒来与姐姐一起泡温泉,在池子里游了几圈,谢澜音趴到岸上,仰头望天,“明天就走了,真舍不得。”

  他让她快点下山的,不能在骊山逗留太久。

  “早点回去吧,别让娘担心。”谢澜桥笑着道。

  谢澜音点点头,同姐姐穿衣上岸。

  下午在周围林子里逛了逛,天再次暗了下来,谢澜音记着心上人的话,饭后早早钻进纱帐,称自己要睡了,不许鹦哥进来打扰。鹦哥一出去,她又悄悄爬了起来,换了身桃红色的妆花褙子,坐到镜前轻轻打扮。

  头上插根镶红宝石的珠花,看看首饰盒,谢澜音笑着挑了一对儿红玛瑙的耳环,往耳朵上戴时,忍不住笑。或许真的有缘吧,否则怎么解释华山那么多人,耳坠偏偏被他捡了去?

  装扮好了,谢澜音扭头望窗,又期待又犹豫。

  他要带她去哪儿?黑灯瞎火的,再好的景色也看不到,月底了,天上也没有月亮。

  眼看窗外越来越黑,谢澜音突然有些怕了。

  孤男寡女,随他去外面,他会不会……

  说到底,她对他真的不算很了解。

  也许是夜色本就吓人,谢澜音渐渐打了退堂鼓,伸手摸摸头顶的珠钗,想要取下来。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叩窗声。

  谢澜音紧张地不行,继续坐了一会儿,才慢慢吞吞地挪了过去。

  小心翼翼打开窗子,窗外他一身黑衣,俊朗面容有些模糊。

  “我办妥了……”

  “想不想去华清池?”

  隔着窗子摸摸小姑娘脑顶,萧元笑着问道。

  谢澜音登时傻了眼。

  天黑无月,星光也被茂密的枝叶遮掩,白日里参天的古树此时都成了斑驳黑影,谢澜音怕得不敢看,紧紧抱住背着她的男人,脸都快贴上他的了。

  她真是被鬼迷了心窍,才会答应随他去露华宫!

  “你真的能进去?”她举起右手的夜明珠,照着他脸问。

  “你都问了十几遍了。”萧元轻轻捏了捏她大腿,盯着山路道:“放心,天高皇帝远,那边的侍卫很松懈,前两晚我都进去过,在里面睡的,天快亮才出来,你安心跟着我,保你万无一失。”

  听他进去过,谢澜音略微放了心,看着他俊美的脸,她靠到他肩膀,小声问道:“你怎么这么大胆,皇家行宫也敢闯?”

  萧元忙里偷闲看了她一眼,笑道:“首先我有闯进去的本事,若我不会武功,绝不敢去那儿。二来澜音那么想去,我怎能让你白跑一趟骊山,败兴而归?”

  一番话说得既猖狂又够甜,谢澜音忍不住笑,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这位有本事的男人。

  她不错眼珠地瞧,萧元感受到了,见前面一段路都很平坦,他歪头与她说话,“澜音准备怎么谢我?”

  夜明珠的光芒昏暗柔和,夜里互望,谢澜音没那么紧张,何况两人又是这样的姿势。瞪了他一眼,她轻声哼道:“你少来,今晚你敢不规矩,以后我都不出来见你了,我说到做到。”

  娇声威胁也让人骨头发酥,萧元紧了紧手,哑声道:“脸也不行?”

  “想都别想。”为了让他知道她态度坚决,谢澜音朝外侧转了过去,只是才看到一侧幽幽的树影,马上又转了回来,见他还在看自己,谢澜音将夜明珠举到了他眼前,故意晃他。

  她孩子一样可爱,萧元笑了笑,转过去专心走路。

  万幸蒋家的别院距离露华宫不远,走了半个多时辰,萧元就来到了一处宫墙下。

  他蹲了下去,谢澜音慢慢爬到地上,紧张地攥住了他胳膊。

  萧元收好夜明珠,就着惨淡的星光指着前面一处狗洞道:“那里砖头被我松过了,咱们一起爬进去。”

  “我害怕。”谢澜音还是不敢,颤着音问他,“被人抓住怎么办?算了,咱们别去了。”杨贵妃住的地方再好,也没有性命重要,更不消说被人抓住了,还会连累一家人。

  “信我一次。”萧元将人搂到怀里,亲亲她脑顶,跟着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黑巾,要替她系上,“看,我都有准备的,就算被发现,他们也不知道你是谁,而我早带你逃出去了。”

  他话里带笑,谢澜音瞪他一眼,没再反对,乖乖让他牵着手,两人前后从狗洞里钻了进去。

  没有主人居住,偌大的行宫一片死寂。

  萧元嫌谢澜音走得慢,还做贼似的紧紧攥着他胳膊,走一步东张西望三次,便重新将人背了起来。他会功夫,内外兼修,背着个人脚步也轻,因为探过路,很快就到了一座宫殿前,照旧从犄角旮旯潜了进去。

  “这里是莲花宫,杨贵妃沐浴的地方,唐明皇专门为她修建的。”萧元放下谢澜音,很小心地推开一扇屋门,示意她进去。

  谢澜音心砰砰跳,攥着衣襟走了进去,身后萧元迅速关上门,取出夜明珠照亮。亮光照不远,他牵着她慢慢往里面走,水声越来越清晰,萧元低声给她解释道:“这里的汤泉都是活水,杨贵妃的池子是海棠花状的,可惜没法点灯,不能让你看个清楚。你等着,我去摆夜明珠。”

  他一共带了七颗,依次摆在汤池旁,珠光汇聚到一处,勉强照亮了池子,却越不过屏风,在外面看,肯定不知道里面有人。

  谢澜音怔怔地站在池边,目光一寸寸移过眼前景象。

  汤池有一丈多长,用券石搭成了海棠花的形状,氤氲水汽里,可见池中央有条汉白玉石椅,供人休憩。池子一侧,有方石制的架子床,隐隐可见床柱上雕刻了龙凤图案,床边的衣架上,竟然摆了一一方半人多高的镜子。

  萧元缓步走了过来,看着她痴迷的眼睛,低声问道:“贵妃沐浴过的池子,澜音要不要试试?”

  谢澜音过了会儿才回神,对上他幽幽的注视,她红着脸摇头,“不用,我就想看看。”说着围着汤池绕起圈来,瞥到远处有什么饰物,便捡起一颗夜明珠走过去细细瞧。绕了三圈,终于看够了,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谢澜音刚要劝他带她离开,忽见男人在池边蹲了下来,脱靴卷裤腿,将脚探进池中。

  “你做什么?”谢澜音背对他问。

  “这三日不停在山里奔波,脚酸了,泡泡脚再走。”萧元扭头唤她,“澜音也来吧,咱们一边泡脚一边说话,你要是怕被我看见,可以把珠子都收起来。”

  “不用,你慢慢泡吧,我在这儿等你。”谢澜音矜持地拒绝,去一旁的椅子上坐。

  萧元看着她笑,忽的叹口气,仰面躺在了地上,双手交叠垫在脑袋下面,静了会儿,幽幽地道:“说起杨贵妃,还真是红颜薄命,被宠爱她的男人亲自赐死,不知她悬梁自尽时,想到她与玄宗在此处的恩爱,会是什么心情。”

  大概是身处古地,谢澜音设身处地地想了想,莫名伤感,再看看那状若海棠的汤池,讽刺道:“应该会后悔吧,后悔爱错了人,不但丧了命,还替他背了祸国的骂名。”

  萧元提及此事可不是为了与她讨论古人是非,顺着她话道:“都说冤死的人魂魄会留在世上,你说,倘若杨贵妃真的还没有转世,会不会故地重游?”

  谢澜音登时打了个哆嗦,再看周围,忽然觉得这里太过昏暗。她一直以为自己不怕鬼怪,此时才发现,她只是不怕白日里谈论那些,夜里还是怕的。坐不住了,谢澜音慌乱地往他身边凑,蹲下去催他,“起来了,我想回去。”

  “怕了?”萧元握住她手,躺着问道。

  谢澜音咬唇,继续催他,“你快点起来。”

  萧元笑笑,伸手要捏她鼻子,谢澜音退后避开,萧元没再追,直挺挺地坐了起来,然而大概没收住力道,竟一个不稳栽进了池子里。

  哗啦的水声,吓得谢澜音心跳险些停了,瞅瞅外面,她腿软地爬到池边,“你没事吧?会不会引来人?”

  池水不浅,中间六七岁的孩子能没顶,边上还好,萧元落汤鸡般歪歪垮垮地坐了起来,露出个脑袋在外面,抹把脸后吸着气安抚她:“不怕,这点响动传不出去,只是,我腿抽筋了,站不起来……”

  谢澜音慌了,六神无主:“那怎么办?”

  萧元一手抱着膝盖,另一手在水下揉腿,痛苦地喊她,“澜音下来扶我一把,先上去再说。”

  谢澜音既怕有侍卫闻声而来,又怕他真的出事,想也不想便撑着岸边往下探,绣鞋碰到水,她本能地瑟缩了下,可是看他湿漉漉坐在水里,很是痛苦的样子,她也顾不得衣裳会不会湿了,慢慢挪了下去,站稳了,过去扶他。

  到了跟前,谢澜音弯腰,托着他腋下往上提。

  萧元左手搭到她背上,右手扶着她肩膀,起身时,谢澜音只觉得一座大山压了下来,才坚持了几息的功夫,脚下忽然一滑,两人一起倒了下去。温热的泉水猛地往嘴里灌,谢澜音同时紧闭了眼睛嘴巴,腰上男人手臂用力一勾,谢澜音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便被人压住了。

  闭紧的嘴巴被撬开,谢澜音震惊地睁开眼。

  水中更暗,她看见他恍惚的俊脸,那凤眼闭着,唇霸道地贴着她。

  明白自己上了当,谢澜音恼怒不已,用力推。

  萧元不管,托着她后脑尝他向往已久的唇,只是辗转挪移时会吸入池水,他不得不将她抱了起来。才露出水面,谢澜音闭着眼睛骂他,萧元给她骂了声,随即将人摆到腿上,捧着她湿漉漉的脸再次亲了上去。

  男人似火,烧光了她所有力气,又是心里喜欢的人,谢澜音渐渐迷失在了那陌生悸动里。

  泉水轻荡,荡得本能占了上风,萧元品着她口中甘甜,手也开始不老实,从她后背试探着往前挪,往那压着他胸膛的地方去。碰到了,他心跳如鼓,谢澜音却陡然惊醒,意识到两人在做什么,立即将他往外推。他不肯走,粗鲁野蛮,谢澜音疼了,见他越来越疯狂还想扯她的衣裳,她又委屈又害怕,推他不过,绝望地哭了起来。

  哭声唤回了萧元的理智,僵硬地从她脖颈前抬起头,对上她满脸泪水。

  萧元知道那是泪,因为先前她脸上的池水都被他吮光了。

  胸口还在剧烈起伏,萧元却不敢再轻举妄动,将受了委屈的小姑娘压到怀里赔罪,“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澜音,你原谅我这一回?我发誓,成亲前绝不再唐突你。”努力平稳着呼吸,甭管能否做到,眼下最要紧的是哄好她。

  谢澜音不信,继续哭。

  她怪他,更怪自己,因为信他,因为被他的话吸引,连夜随他出门。真正的好姑娘,根本不会做这种事,所以今晚他真的欺负了她,也是她自找的,谁让她把他想的太好?

  后悔委屈失望害怕,种种情绪缠在一起,谢澜音越哭越停不住,竟开始抽了起来。

  她哭得可怜,萧元再无心思占便宜,哄了会儿不管用,他轻叹,稳稳抱起她,走向石床。

  夜明珠都在池边,床前更加昏暗,看着到了床上便蜷成一团的小姑娘,萧元有些无措。

  他喜欢她,去年便做过那样的梦,今年终于得了她的心,夜里听她娇娇地说话,看着她羞涩地躲他,他只会更想,前两次都忍住了,或许就是因为忍了很久,方才在池子里终于捉到她,才会控制不住。

  他承认自己过于急切了,但他毕竟收住手了,她为何怕成这样?就那么不信他?

  “澜音,衣服都湿了,你先脱下来,我铺到地上去,这边地热,很快便能干。”担心她受寒,萧元暂且将早就准备好的被子推开,连着一层褥子将人裹好抱到腿上,低头哄她,“我去外面等着,你擦干了钻进被窝,我保证不再碰你。”

章节目录

美人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美人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