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澜音,今天咱们遇到的那位公子是谁啊?”

  下午歇完晌,姚青青过来找谢澜音说悄悄话。那人俊逸脱俗气度华贵,在河边时她就好奇想问了,只是不好意思,怕蒋怀舟谢澜桥笑话她,现在顶多谢澜音知道,两人关系这么熟,她不是特别难为情。

  谢澜音自萧元走后脑袋里便一直想着晚上的事,心烦意乱,此时听好姐妹提起萧元,她诧异地盯着姚青青看,见姚青青目光闪烁,脸越来越红,她压下心头那股怪异感,笑着打趣道:“怎么,你喜欢他了?”

  那人长得人模狗样,姑娘们一见倾心也没什么奇怪的。

  姚青青却摇摇头,托着下巴与她道:“喜欢倒说不上,只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出色的人物,难免好奇,澜音你跟我说说吧,他跟你们怎么认识的,要跟你谈什么生意?真奇怪,谈生意该找澜桥姐姐啊,找你做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谢澜音笑笑,信口胡诌道:“他是我三表哥认识的一个朋友,姓袁,来这边做客时在三表哥调香房看到了美人娇,想要买,三表哥说要与我商量,他便问了我几句。”

  “那你答应了吗?”姚青青颇感兴趣地问。

  谢澜音撇撇嘴,小声哼道:“不给,那是三表哥专门送给我的,三表哥都不卖,凭什么让他卖?”因为心里还在怨男人提出那样过分的要求,现在说起嫌弃对方的话,神情语气便十分地可信。

  姚青青佩服极了,“澜音真行,换做是我,恐怕他说什么我都肯答应。”

  “谁都跟你一样没出息?”谢澜音得意洋洋地鄙夷道,心里却有些发虚。

  她没有答应,可她也没有拒绝不是吗?在男人眼里就成了默认。

  不过她犹豫是因为对方救过她的命,对她有大恩,并非因为他容貌出众,如果没有救命恩情,便是他生的举世无双,冒然提出半夜私会的要求,她非但不会答应,还会马上告诉表哥,彻底与他断绝关系。

  只是,晚上真的要见他吗?

  送走姚青青,谢澜音趴到床上,久久拿不准主意。

  不见,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毕竟她是欠他的恩情,而且他的人品,谢澜音还是有点信的。可凡事就怕万一,半夜无人,万一他生出歹意,别说他身手了得,便只是个普通男人,也绝对能在她呼救前抢先制服她。

  还有他说有事求她,又有什么事是蒋谢两家只有她能帮忙的?

  思来想去,天黑了也没个章程。

  “姑娘还不睡吗?”

  今晚该鹦哥守夜,见姑娘拿着本书靠在床头,她体贴地劝道:“姑娘早点睡吧,明早起来再看,仔细坏了眼睛。”心里也有点奇怪,自家姑娘什么时候这么好读书了?

  谢澜音看看身边的大丫鬟,突然想到个主意,放下书,笑着与她道:“刚刚我看到一个传说,说是上巳节这晚二更起来,去天上数与本身年龄相当的星星,再默默许愿一刻钟,将来心愿便能达成。我准备试试,到时候你在屋里看沙漏,一刻钟的时间一到,便出去喊我。”

  关系到自己的周全,谢澜音实在无法相信一个外男,有鹦哥照应,她就不怕了。

  鹦哥却狐疑地盯着主子,“真的管用吗?那么晚,姑娘仔细受了凉。”

  谢澜音解决了一桩心事,人突然轻松了下来,钻进被窝道:“我多穿点衣服就好了,你警醒点,二更梆子一响便进来喊我,若是错过了,我罚你三个月的月钱!”

  “姑娘才舍不得罚我。”鹦哥轻轻地笑,看看床上面如桃花的姑娘,她熟练地放下纱帐,掩好了,吹了灯,提着手里照亮的灯退去了外间。姑娘有命,鹦哥不敢耽误姑娘的“大事”,和衣靠在床头,强打精神。

  内室谢澜音也没有马上睡着,翻了几次身,才闭上了眼睛。

  睡着了,时间过得就快了,但心里有事,睡得浅,街上梆子一响,谢澜音就醒了,翻个身,听到外面鹦哥起来的动静,很快就走了进来,逐次点灯。

  “姑娘醒了吗?”鹦哥隔着纱帐问。

  谢澜音应了声,鹦哥挑起纱帐时,她看看窗子那边,心里一动,忍笑道:“出门前还得念一段经,也是一刻钟,你去沙漏那边盯着,一会儿叫我。”说着装模作样拿起睡前塞到被子底下的书,靠着床头看。

  鹦哥动了动嘴,见姑娘桃花眼水亮亮的,显然正在兴头上,便没有泼冷水,认命地陪姑娘折腾。

  谢澜音嘴角翘了起来。

  欠了他的,她愿意还,但半夜见面,她不能太准时了,得犹豫犹豫,免得他以为她轻浮好说话,而且让他等一刻钟,也算是对他提出这等失礼要求的惩罚,他若不耐烦走了,她正好省了事。

  随便翻了几页书,感觉已经过了很久,谢澜音疑惑地问鹦哥,“还没到吗?”

  一刻钟竟然这样长?

  “早呢,姑娘安心念经吧,我给你盯着呢。”鹦哥小声地道。

  谢澜音有点后悔了,早知一刻钟这么长,她该编短点的时间的。

  窗外萧元也听到了鹦哥的话,虽不知她编了什么借口,却领悟了她“念经”的意思,笑了笑,站在屋檐下耐心地等。

  这种幼稚的惩罚,受着也有趣。

  时间到了,谢澜音梳头穿衣又磨蹭了一会儿。

  “姑娘披上斗篷,外面冷。”鹦哥从柜子里取出一件雪青色的斗篷,服侍谢澜音披上,然后提着灯笼,要去送她。

  谢澜音默认,走到门口却略微抬高声音道:“书上说了,不能点灯,我去墙角樱桃树那里许愿,一刻钟后你出来接我。”

  “姑娘看得清路吗?”鹦哥不放心地问。

  谢澜音想了想,笑着接过灯笼,“那我提着灯过去,许愿前再吹了。好了,你进去吧,时间没到不许出来。”先前不想提灯,是怕被鹦哥瞧见那人。

  姑娘古古怪怪的,鹦哥小声嘟囔着进去了。

  谢澜音带好门,一转身,就见十步外站着他,一袭黑衣,昏黄的灯光里,他脸上带笑。

  谢澜音没有多看,领头走到墙角的樱桃树下,吹了灯,转身同跟过来的男人道:“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你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

  月初天上无月,只有当中一条璀璨天河照亮,还有远处窗子里透出来的微弱灯光。但萧元眼力极好,将斗篷下她冷漠的小脸看得清清楚楚。

  “你要许什么愿?”他朝她走去,想挨得近些。

  谢澜音警惕地往后躲,见他识趣地停了,她才没有抽出手中匕首,声音更冷,“与你无关,你若没有事,我进去了。”

  小姑娘刺猬一样,声音冷,冷也好听。萧元没再试图靠近,走到墙根下,靠着墙道:“我有一样东西,想托你帮我转给一个人,那个人你没见过,等她出门时,我会安排你无意撞上她。你要做的,就是趁机将东西塞到她手中。这事必须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一旦被她身边的人发现,我会惹上大麻烦。”

  沈捷一时半刻对付不了,但他必须先救姨母出来,不让她再以身侍贼。梅阁密不透风,姨母身边的人肯定也都是沈捷的心腹,他没法送消息进去,唯能趁姨母出门时想办法。安排自己的人去撞姨母,太陌生的人沈捷会起疑,只有沈捷知晓的并绝对与他没关系的,沈捷才会相信那真的是场意外。

  想来想去,只有她合适。

  届时她看到姨母,也只知道那是沈捷的妾室,猜不到他与姨母的身份。

  “我呢?”谢澜音皱眉问他,“我会不会惹上麻烦?”

  萧元摇头,看着她,声音温柔,“你只需咬定是我威胁你,内情一概不知,看在你祖父的面子上,他不会为难你一个小姑娘的。”

  真暴露了,她与姨母都不会有事,他这边,也只是废了一个身份。

  但萧元相信她演戏的本事,只要她想,此事有七成把握。

  “他是当官的?”谢澜音还在琢磨他的话,试着推断道,“给我祖父面子,而不是慑于我祖父,那他的官职应该与我祖父差不多,难道是……”

  她惊骇地瞪大眼睛,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与平西侯有瓜葛?

  萧元话里故意露出破绽,就是为了考验她,见她果然猜到了,他不吝夸赞,“五姑娘冰雪聪明,袁某佩服,就是不知五姑娘敢不敢帮我一回?事成之后,袁某必有重谢。”

  谢澜音没有马上回答,谨慎地问他,“那个人是谁?”

  “严姨娘。”萧元平静地道,“她是我一位故友的亲人,被沈捷强夺进府,我们想不到办法与她联系,才想请你帮忙。五姑娘请放心,我用性命保证,就算事情败露,也绝不会给你带来太大麻烦。”

  他说的够清楚,谢澜音垂眸沉思,信了他的话。

  他没有必要撒谎,因为她若发现对方不是沈捷与那位姨娘,她可以临时反悔。而她是被人逼迫的官家姑娘,又不是什么大事,沈捷确实没有必要追着她不放。

  不过谢澜音很好奇一件事……

  “你说了这么多,就不怕我不帮你,再去侯府告密吗?”她盯着昏暗里的男人,紧张地问。他是太信她,还是有手段威胁她乖乖听话?

  “不怕。”

  低沉简短的两个字落下,萧元直起身子,迎着远处的灯光再次走向她,凝望她的凤眼比天河岸边最亮的星还要明亮动人,“因为我喜欢的姑娘,绝非背信弃义之人。”

  谢澜音震惊地忘了躲避。

  他说,他喜欢她?

  怎么可能……

  “就这么不信?”萧元已经到了她跟前,看着她装满震惊的美丽眼睛,萧元笑了,抬手,拇指食指间忽的垂下一枚红玛瑙耳坠,刚好落在她眼前。

  红玛瑙轻轻地晃,谢澜音呆呆地看,耳边是他低哑好听的声音,

  “早在玉井楼上听到你说话的那一瞬,我就为你动了心,所以路过玉泉,认出那耳坠与风吹面纱你耳朵上戴的一样,我才将其收入怀中。澜音,真的,算算日子,再过几天,我喜欢你就满一年了。”

  他说他喜欢她,快要满一年了。

  夜里无风,只有星光闪动,看着眼前她亲手扔进玉井此时又被他捏着的红玛瑙耳坠,看着耳坠后他过于靠近的俊美脸庞,谢澜音心跳不稳,恍然如梦。

  他真的喜欢她这么久了吗?

  记忆回转,是初遇时他冷漠的背影,是城外他孤傲的一瞥,是僮山上她暗示不舍,他平静地叮嘱她养伤,是离开西安时她不甘心回望城墙,只见百姓进出通行,没有他的身影。

  真喜欢她,又怎会这样对她?

  恐怕是怕她不愿意帮忙,便使出“美人计”来诱惑她?

  谢澜音冷笑,他也未免太看得起他那张脸了。

  “你……”

  “你怀疑我想利用你?”欲谋大事的人,若看不出一个才十四岁小姑娘的心思,萧元也不会活到现在。他收好耳坠,目光没有离开她的眼睛,“捡起耳坠时,我只是喜欢你的声音,没有想太多,后来咱们多次巧遇,我对你越发了解,渐渐生出求娶之心。只是我意在西安立足,而你将归杭州,年纪又小,我自知亲事无望,才没有表露出来。”

  他振振有词,谢澜音却再也不信,讽刺道:“难道现在你就觉得有希望了?”

  “我不确定,但总要试试。”

  她退后了两步,萧元没有追,从容地道:“尝过大半年的相思之苦,从怀舟口中听说你要回来,我便打定主意让你知道,所以上元节那晚,我故意落了耳坠,试探你对我的心。而那时我的故人还未找到我,因此你完全不必怀疑。现在说这些确实容易让你误会,但我必须解释为何会如此信你,若连自己喜欢的姑娘都不信,那算什么喜欢?”

  他没有哄过姑娘,不会说甜言蜜语,只会实话实说,除了有些事情必须隐瞒。

  他太平静,诉情的事做的也像胸有成竹,只说喜欢她,没有一点点担心她拒绝的紧张。他不紧张,谢澜音更感觉不到一点真心,而且他的故人何时来的,还不是他动动嘴皮子的事?

  “不用试了,我不喜欢你,还请袁公子将耳坠还我。”谢澜音直接伸出手,朝他讨要,“你真心也好,存心利用也好,我欠了你的恩,这次愿意还回去,只求袁公子不要再提其他的,事情完成后,你我再无关系。”

  小姑娘声音天生娇滴滴,话说得却冷漠豪气,萧元没想到自己会遭受如此果断的拒绝,皱眉问道:“为何不喜欢?”

  他记得在僮山上,好几次两人目光相对,她都红了脸,娇羞可人,趴在他背上时柔声细语,便是不喜欢也是愿意亲近他的,然而今年再见,她态度陡然转变。

  “因为我让你唱曲?”萧元低声问,这是他唯一想到的得罪她的地方,“那你应该清楚了,我喜欢你的声音,当时以为离别在即,自然想听你唱支曲子留作念想,真的没有任何轻视之心。”

  他再三指出喜欢她的声音,谢澜音越发反感,不喜欢她的人,喜欢她的声音算什么?

  “耳坠还我。”懒得与他多说,谢澜音再次伸出手。

  萧元看着她,一动不动。

  谢澜音抿抿唇,转身就走,才歪过身子,手腕突然被人攥住。

  “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抢在她开口之前,萧元上前一步,几乎要贴上她,“不喜欢总要有个理由,你告诉我,只要我能办到,我会改。”

  他喜欢她,如果只是姑娘家厌弃的小毛病,他愿意改。

  “放开我!”被人动手动脚,谢澜音大怒,试着甩开他手。

  她使劲儿挣扎,萧元自知唐突,及时松开,却挡在她身前,语气低了下来,“对不起,我……”

  “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宁肯被你骂忘恩负义,也不会再帮你。”谢澜音冷冷看他一眼,再次往前走,未料夜黑难辨,不小心绊到凸出来的一条老树根,谢澜音毫无准备,踉跄着朝前面扑了下去。

  萧元眼疾手快将她扯了回来,快站稳时心中一动,仿佛没站稳般搂着那小腰侧倒了下去,怕磕到她脑袋,他悄悄扶住了她后脑。

  那倒在地上,谢澜音也疼了。后背撞的疼,身上也疼,被他压的,高大结实的男人,似一堵墙,密密实实地覆在她身上。

  “你……”

  “你走路一向这么不小心?”萧元看着她倒映着星光的美丽眼睛,低声问。

  夜太静她太美,他情不自禁地温柔。

  略带责备的语气更显亲昵,谢澜音恼羞成怒,一边推他一边撵他,“你快起来!”

  她身量娇小,萧元既舍不得这柔软的触感,又怕压坏了她,稍微贪恋了会儿,十分君子地蹲到一侧,伸手扶她,关切问道:“没摔疼吧?”

  “不用你管!”谢澜音拍掉他手,撑着地要起来。

章节目录

美人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美人娇。

开心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