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小妹妹要往她身上扑,谢澜亭却没给她碰,扶住谢澜音肩膀,苦笑着提醒道:“我这身衣裳快半个月没换了,澜音还是别碰了。”

  “我不嫌你臭。”谢澜音非要碰,再次扑了过去,埋在长姐怀里,紧紧抱着她。

  谢澜亭失笑,拍了拍小妹妹肩膀。

  蒋氏也想长女,只是没小女儿那么黏人,见长女好好的,她这心就放下了大半。谢澜桥站在母亲身边,看着长姐笑。

  陈氏就没她们的好耐性看姐妹团聚的戏了,咳了咳,开口问道:“澜亭怎么回来了?你祖父让你送信儿来的?那边情形如何了?”丈夫都五十了,身手再好也不复当年,她如何不担心?

  谢澜亭松开妹妹,看着母亲回话道:“父亲与祖父合力擒获倭人主将,同船一人经审问发现是倭人大王子,现在倭人暂且退兵,想必要派人回去请示,祖父命我押送二人回来,等候皇上定夺。”

  陈氏眼睛发亮,谢瑶激动地道:“竟然擒获了对方的王子,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啊!”

  陈氏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她还没说话,二夫人先高兴地插话道:“擒获敌人王子,比击退倭人还扬我大梁国威,皇上会不会升父亲的官?”

  一句升官,如明日驱散了笼罩谢宅一月的阴霾,众人的眼睛都亮了。

  蒋氏见陈氏等人已经知道她们最想听的消息了,便以长女疲惫为由领着三个女儿告辞,回大房说话。大梁手里有了对方的人质,战事几乎已经明了,蒋氏主要问问父女俩的起居,谢澜音更体贴,挖了一指美人娇,长姐洗完脸后非要给她抹上。

  战场危险,谢澜亭身上的弦紧绷了一个月,现在放松下来,任小妹妹胡闹,一会儿再洗遍脸就是。

  如何处置倭人俘虏,便是朝廷的事了。

  六月中,宣德帝命人押送倭人大王子、主将进京,很快倭人那边也派人进京求和,称愿意俯首称臣,再以另一位王子为质换回大王子,借此表诚心,另有大量金银珠宝奉上,还进贡了几位国色天香的美人。

  宣德帝与众臣商议后准奏。

  国事解决了,宣德帝论功行赏,封谢定为武定侯,谢徽为兵部郎中,父子俩暂留杭州抚民交接军务,年前进京,另命谢徽领人送倭人一程。

  圣旨传到杭州,谢澜音做梦都是笑着的。

  父亲升官了。

  别看父亲之前的守备与兵部郎中同样是五品,论手中的权利将来的前途可是远远不如兵部侍郎的,各省府那么多守备,兵部郎中一共才四个。而且搬到京城,她就可以常常去看亲姑母了,更能见识京城繁华。

  小姑娘人逢喜事精神爽,走起路来身姿轻盈,陈氏却胸口发闷。

  丈夫封侯了,世袭罔替的爵位,那下任侯爷是谁?

  若不是那个女人,她本该是谢定的原配夫人的,她的儿子也是家中长子,不像现在,被谢徽占了嫡长的位置去!

  “倭人无缘无故打咱们,虽然现在迫于形势臣服了,心里未必真的服,皇上派个小官送送就好,何必让明堂去?明堂现在是兵部郎中了,送一群贼人,是不是太给倭人体面了?”

  入了夜,陈氏服侍谢定歇下,一边掩帐子一边闲聊道。

  “皇上是要用明堂震慑他们,警告他们别再生反意。”谢定有些得意地道。

  三个儿子,只有长子谢徽继承了他的武艺,即便长子不会像其他子女那样讨好他,他也喜欢。

  男人笑得眼睛都弯了,陈氏攥了攥手,靠在旁边打趣道:“看你高兴的,自己封了侯爷,儿子们也给你长脸,好几年没看你笑成这样了。”

  谢定心情好,来了兴致,加上体力好,老夫老妻也敦伦了一场。

  事毕陈氏靠在他依然结实的怀里,微微喘着气跟他商量,“表哥,你看,明堂自己有本事,三十多岁就当了五品京官,你也在兵部任职,有你提携,他前程差不了。老三从小争气,我也不用担心他,就咱们老二没出息,训了这么多年我都懒着管他了,可是不管又不行。如今咱们家有了爵位,要不表哥就请封他当世子吧?这样他们哥仨都有了安排,我就可以安安心心等着抱重孙了。”

  谢定原本惬意地听着,听着听着睁开了眼睛,没有看怀里的妻子,望着床顶不知在想什么,良久才道:“无论爵位还是家产,都是嫡长为先,这是前朝就传下来的规矩,你看看京城那些国公府侯府,哪家不是长子当世子?”

  再说这爵位是他与长子一起挣的,老二什么都没做就得了,老大一家会怎么想?

  陈氏早想好了对词,尽量轻松地道:“话是如此,可皇上不也立了二皇子……”

  谢定脸色一沉,推开身上的女人,绷着脸坐了起来,沉声斥道:“太子的事也是咱们可以妄加议论的?那是大皇子生来体弱,不堪太子辅政之责,皇上才立了二皇子,明堂身强体健立有战功,我怎么能越过他请封老二?”

  陈氏被他弄疼了,揉着胳膊嗔他,“朝廷的事我是不懂,你好好跟我说不就行了,用那么大劲儿做什么?我这不是操心那个没出息的儿子吗?哪家当娘的不这样?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整天乐呵呵的舞刀弄枪,什么都不上心?”

  谢定看看她手揉的地方,想到刚刚的亲热,这会儿自己表现地好像翻脸无情一般,脸上有点挂不住,伸手去拉妻子的手,“给我看看。”

  陈氏拍开他的手,拉好被子躺了下去,哀声叹道:“罢了罢了,明堂随你出生入死,是该给他,要怪就怪老二没本事。若是亲的,我倒可以跟明堂提提,不是亲的,我也没脸求他让着弟弟,就这样吧。”

  说完朝里面转个身,闭上了眼睛。

  谢定看着妻子已经不复年轻时候白皙莹润的侧脸,再无睡意。

  他有两个妻子,到头来两个他都欠了她们的。

  可是他欠的,他自己想办法补偿,不能委屈了孩子们。

  谢家大房。

  呼吸平复后,谢徽轻轻松松将妻子从桌子上抱回了纱帐里。

  刚刚经历了一番疾风骤雨,蒋氏懒洋洋无力,情意绵绵地看着丈夫替她收拾,又端来茶水给她喝。夫妻这么多年,她什么时候想要什么,他都摸得一清二楚了。

  “能赶回家过重阳吧?”明日丈夫要去送倭人出海,还要留在沿海县镇处理些官务,这一年夫妻俩聚少离多,蒋氏真的盼着他早点回来,一家人好好团聚。

  “初八就回。”谢徽话一向不多,但每次都说妻子最爱听的。

  蒋氏笑了,丈夫躺下来后,她转到他怀里,感慨道:“澜亭真是的,你走哪她都要跟着你,你去送人她也要去,一刻都不肯多陪陪我们娘几个。”

  谢徽笑,不知怎么想到了长女小时候,才两岁,就喜欢看他跟祖父练武。

  夜深人静,夫妻俩又聊了会儿孩子们,相拥而眠。

  翌日,谢徽领着长女送倭人出海,薛九随行,谢定也派了身边老人刘副将协助长子。

  出发时,一家人都出去送行。

  刘副将骑在马上,随谢徽父女前行时,忍不住看向将军身侧的女人,那个他喜欢了几十年的人。

  三十年前,陈氏哭着求他帮忙,他帮了,然后将军一直都以为自己酒后乱性才碰了陈氏。

  摸摸袖口,刘副将突然有点不敢看陈氏给他的信了。

  他怕她又求他,求他做对不起将军的事。

  金秋时节,杭州城处处桂花飘香。

  早饭过后,谢澜音随二姐谢澜桥去了城里最有名的糕点铺子五味斋,那也是蒋氏嫁过来后置办的铺子,建在西湖边上,生意兴隆。

  “二姑娘五姑娘来了。”陆遥亲自出来迎接,看姐妹俩的目光慈和地像长辈。

  蒋氏在苏杭扬三座古城都有铺子,全都归他管,陆遥是名符其实的大忙人,前天刚从苏州回来,谢澜音根本没料到今日会见到他,此时见了,很是高兴,甜甜地喊“陆叔”。

  陆遥摸摸小姑娘脑袋,领着姐妹俩去了专给她们备着的雅间,陆迟陪行。

  落了座,伙计端了五味斋几样招牌糕点上来,谢澜音捏了最喜欢的桂花糕,一边欣赏西湖秋景一边吃,耳朵听旁边三人聊生意上的事。连续吃了两块,听他们提到舅舅家了,谢澜音擦擦嘴,品了口桂花茶后好奇问道:“陆叔说秦王殿下设宴,还给舅舅家下帖子了?”

  平西侯沈捷在西安住了几十年,与舅舅有些交情,但凡宴请屈尊降贵邀请舅舅表哥们还说得通,可是秦王堂堂王爷,见都没见过舅舅,怎么会给大多数官员看不起的商户送帖子?

  陆遥点点头,笑着道:“不过并非只舅老爷一家,西安四大名商都收到了,可惜秦王宴请前晚贪杯喝酒,身上起了疹子,脸上也有,开席时隔着屏风请众人饮酒,没有露面,舅老爷也没能一睹真容。”

  谢澜音又捏了块儿桂花糕,小声哼道:“害我白跪了那么久,活该他起疹子。”

  小姑娘斤斤计较也可爱,陆遥笑笑,忽然有风吹了过来,劲儿头还不小。陆遥心中微动,走到窗前,见湖面上波浪不知何时大了起来,再看天上,远处乌云滚滚而来,登时皱眉,转身道:“要下雨了,你们赶紧回去吧。”

  望着湖面的风浪,谢澜音吃到一半的桂花糕突然没了味道。

  要下雨了,父亲他们现在在海上,还是已经回来了?

  她希望回来了,可是这时候……

  谢澜桥同样担心,姐妹俩忐忑不安地回了谢府,才下马车,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被风卷的毫无规律,伞沿压得再低都不管用,短短一段路,赶到母亲那边时,姐妹俩衣摆都湿了。

  “雨太大,你们先别走了,换我的衣裳凑合一会儿吧。”蒋氏强自镇定,心疼地看着两个女儿。

  谢澜音小脸发白,担心地问道:“娘,爹爹大姐他们……”

  “没事的,他们常在海上漂,发现不对肯定早早回来了,不用你们担心。”蒋氏笑着替女儿擦掉脸上一滴雨珠,催她进去换衣裳。

  谢澜音抿抿唇,乖乖去了。

  谢澜桥欲言又止,蒋氏摇摇头,不让她说。

  女儿们进了屋,蒋氏走到窗前,看着外面几欲压顶的滚滚黑云,情不自禁攥紧了衣襟。

  她希望丈夫女儿已经上岸了。

  她希望这只是一场小暴雨,而非江南沿海并不罕见的飓风……

  海上。

  三艘官船目送倭人远去,才调转船头不久,海上突然风起云涌。

  谢徽面不改色,发现海风是逆风,迅速命船上官兵收帆,再加快速度回岸。

  命令吩咐下去,谢徽走到长女身边,沉声道:“澜亭去里面等着,不要出来走动。”

  风浪太大,深灰色的海水如猛兽,无边无际涌来,要吞没这三艘渺小的船。船身剧烈摇晃,谢澜亭放心不下父亲,说什么都要陪在父亲身边。长女孝顺又不孝,谢徽忙着掌握大局,巡视各处情况,无心多说,吩咐薛九:“送大小姐进去,再让我看到她在外面,军法处置。”

  “父亲……”

  谢澜亭还想再争取,手臂突然被人攥住了,那力道如蛮牛,不容拒绝地拉着她往船篷那边走。谢澜亭不想跟着他,船身忽的一个剧烈摇晃,两人一起朝船舷那边栽了下去,薛九及时将她拉到怀里,他重重撞到了船栏,她则撞到了他怀里,结实地像堵墙。

  “马上进去!”

  那边谢徽扶着栏杆,大声吼道。

  “你留在外面,将军只会分心。”薛九紧紧搂着心上人的纤腰,舍不得松开,谁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

  谢澜亭根本没注意到他的手放在哪儿,眼看父亲去了船头,拽住了随风摇晃的帆绳,而刚刚站在那里的官兵已经不知被海浪卷到了哪里。谢澜亭眼里满是挣扎,见父亲又朝这边看来,她握紧拳,转身就走。

  薛九及时松开手,想要跟上去。

  “我自己进去,你留在外面,替我照看父亲。”谢澜亭头也不回地道,是命令的语气。

  “好!”薛九大声吼道,目送她进了船篷,他才艰难地朝谢徽那边赶去。

  晴空万里的天好像一下子黑了,海浪也是黑的,暴雨倾盆而下,眼睛都难睁开。

  之前三个爬上去收帆的人都被晃到海里去了,谢徽要亲自上去,薛九抢先一步,冒着雨往上爬,雨往下打,他索性闭上眼睛。

  底下谢徽四处搜寻,瞥见刘副将赶了过来,忙喊他过来帮忙。

  刘副将犹豫片刻,才走了过来。

  谢徽命他在下面稳住绳子,他上去帮薛九,帆弄不下来,整条船都得完。

  看着他艰难地往上爬,刘副将视线慢慢下移,落到了眼前只要他用力砍上一刀便能砍断的桅杆上。

  陈氏让他找机会杀了谢徽。

  他知道陈氏想要爵位,想让二爷继承侯府。

  但他不想杀一个无辜的铁骨铮铮的男人,不想杀将军最引以为傲的骨肉。

  可脑海里浮现当年将军狠心要与她断绝关系娶另一个女人时,她哭着倒在地上的身影。

  她说她可怜,她确实可怜,青梅竹马的表哥娶了旁人,狠心不要她了。

  如果没有先夫人,她可以直接嫁给将军,将军的一切也都是她亲生骨肉的。

  她说她这辈子都得被先夫人压着了,死了也不能与将军合葬,她唯一想求的,就是她的儿子能得到他该得的。她说,这是她最后一次求他……

  海浪汹涌如恶鬼,他心里也进了鬼,暴风雨助纣为虐,天海间一片漆黑,没人看得到他做了什么。刘副将悄悄拔出长刀,狠狠朝桅杆劈了下去。

  远处突然一道闪电劈下,薛九正要下去,低头,就看到了刘副将狰狞的面孔。

  他愣了一下,随即朝旁边桅杆上的人大喊,“将军小心!”

  但他迟了,电鸣遮掩了那声重重的砍击,桅杆啪地断了,带着攀附其上的人朝海里坠了下去。

  “父亲!”被薛九一声大喊引出来的谢澜亭推开门,看见的就是父亲落水的那一幕,她什么都没想,也没有时间想,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她不要父亲被海浪卷走,如果真要卷,她要陪着他。

  连续三道重物落水声,太响太响,震得刘副将跌坐在地上,可那声音与翻涌的浪潮相比不算什么,除了亲眼所见的刘副将,再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不知过了多久,刘副将颤抖着站了起来。

  海面上什么都看不见了,至少他能勉强看见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大爷落水了,大姑娘跳了下去,薛九也跳了下去。

  他杀了三个人吗?

  刘副将怔怔地僵在原地,良久良久,他才抬起刀处理桅杆断口。

  这是最后一次,他最后一次帮她,以后就是她以命相逼,他也不会再助纣为虐。

章节目录

美人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美人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