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谢澜音听了,看看姐姐,扑哧笑了。

  转眼饭桌上姐妹俩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又变成了好姐妹。

  用完早饭,蒋氏去寻相熟的道姑叙旧,蒋怀舟领着两个表妹去赏景。

  他身材颀长,风流倜谠。谢澜桥只比谢澜音大一岁,个头却高了不少,穿身玉色圆领长袍,也是个眉清目秀的俏公子。裙装打扮的谢澜音走在他们中间,越发显得娇俏。

  逛完药王殿,蒋怀舟担心身娇体弱的小表妹脚酸,指着正殿前一座木制小楼道,“那是玉井楼,二楼可品茶休息,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谢澜音正好走累了,只要能快点坐下来歇歇脚,哪她都愿意去,闻言立即点头。

  玉井是镇岳宫名景之一,谢澜桥担心那边游客多,接过鹦哥手里的帷帽,亲手帮妹妹戴。妹妹容貌太过出众,就跟一块儿稀世罕见的大宝贝似的,谢澜桥舍不得让外人瞧见。

  隔着薄薄白纱,看眉眼秀丽的二姐姐熟练地帮她,谢澜音心里暖暖的,“姐姐对我真好”。

  谢澜桥笑着捏了捏妹妹鼻子。

  离得不远,三人很快就到了玉井楼前。

  一楼中间就是玉井,水深不见底,泛着幽幽的光。

  谢澜音凑在井边看了会儿,扭头问表哥,“传闻玄宗妹妹金仙公主在这儿取水,洗头时不慎将玉簪掉了下去,后来在山下玉泉院的泉水里发现了簪子,所以唤作玉井玉泉。那两处真的相通吗?或者只是谣传?”

  楼中空旷,小姑娘的声音悠悠传开,如空谷幽泉叮咚。

  二楼茶坊里,有人听得心头微颤,茶碗都端到唇前了,却忘了喝。

  玉井的传说蒋怀舟当然听过,但他真没想过小表妹的问题。

  “我又没试过,哪里知道是否相通?”蒋怀舟继续放水桶下去,要请表妹们喝他亲手提的水。

  谢澜音不满意这个回答,正想问问那边的小道士,心中忽的一动,悄悄将左耳挂着的红玛瑙坠子摘了下来,左右瞅瞅,趁人不注意丢了下去。

  她做的够隐秘,耳坠落水发出的轻响也被水桶边沿晃出的水掩盖了,可谢澜桥蒋怀舟都看见了,蒋怀舟无所谓,谢澜桥气得捏了妹妹胳膊一下,“你个败……你钱多的撑着了是不是?”

  咬牙切齿说的很小声,不愿让旁人知道那是妹妹的耳坠,免得被人捡到传出去惹麻烦。

  她用劲儿不小,谢澜音疼得叫了声,怕姐姐掐一下不够出气的,赶紧往楼上跑。

  谢澜桥转身去追她。

  若是别的耳坠她也不会这么气,但那是去年腊月妹妹缠着她买给她的,因为有人争抢,她多花了几十两银子,方才妹妹轻轻松松丢下去了,仿佛那是大风吹来的一样,今儿个她不教训教训她,小丫头往后还不更败家啊?

  这两个表妹在一起就不会消停,蒋怀舟见怪不怪,低声吩咐小厮长安去山下玉泉院瞧瞧。

  那边谢澜音气喘吁吁地上了楼,发现楼上已经有了一桌客人,她庆幸地弯了嘴角,快步走到他们附近坐下,有恃无恐地望向追上来的姐姐,不信她会在人前跟她动手动脚。

  谢澜桥一眼就看出了妹妹的狡猾心思,但她确实不愿丢人,深深吸了口气,举止从容地在妹妹对面落座,狠狠扔了一把眼刀子给她。

  谢澜音无声地笑,暂且安全了,随意地看向旁边的桌子。

  卢俊面无表情端坐,刀刻般的脸庞冷峻肃然,他对面,葛进正斜眼偷窥新来的客人,因谢澜音戴着帷帽,他不知道对方看了过来,继续偷窥,目光在谢澜桥身上多转了两圈,这才收回视线,伸手去端茶,顺势朝主子比划了个手势。

  两个都是女的。

  萧元淡淡瞥了他一眼。

  葛进悻悻地收回手,心中很是懊恼。真是,他怎么忘了,主子虽然背对那边坐着,刚刚姐妹俩进来时主子肯定已经观察过了,哪用他多事?

  谢澜音观察完了,也收回了视线。三个人,衣着最华贵的背对自己,剩下两个容貌都不俗,冷脸的气度同父亲有些像,应该会些功夫,另一个贼眉鼠眼不老实,盯着姐姐看了半晌,莫非看出姐姐身份了?

  不过姐姐穿男装只是为了方便,并不介意被人看出。

  “三表哥,我想喝桂花茶,这里有吗?”见蒋怀舟上来了,谢澜音扬声问道。

  娇软悦耳的声音一响起,葛进再次瞄向自家主子。刚刚这姑娘在楼下说话,主子端茶的手就顿了顿,显然是喜欢这声音的,所以他才想帮主子找出正主。

  此时萧元却没表现出任何异样,细细品了口茶,放下茶碗,眺望窗外山景。

  “有,我昨日嘱咐过他们了。”蒋怀舟走过来时朝离得最近的葛进点点头,一改在表妹们面前的吊儿郎当,温润谦和,是他平时在生意场上的模样。

  葛进回以友善一笑。

  客套过了,蒋怀舟专心陪两个表妹。

  一侧葛进见主子一杯一杯接着喝,没有要走的意思,不知是真不想走还是舍不得那比黄莺鸟叫还好听的声音,聪明地吩咐小道士再上一壶茶。

  他们不走,谢澜音休息够了,提出继续去逛。

  蒋怀舟谢澜桥就站了起来。

  谢澜音走在姐姐右侧,快下楼时,忽有山风从窗外灌了进来,吹得她帷帽帽纱掀起,露出了白皙精致的下巴,红润饱满的唇,以及右耳轻轻摇曳的红玛瑙坠子。

  风大,帽纱迟迟不落,谢澜音抬手将其放了下去,一边跟姐姐抱怨一边下了楼。

  人走了,萧元平静地收回视线,过了会儿起身离座。

  卢俊寡言少语,沉默地跟在主子身后,葛进回想主子多喝的那几碗茶,下楼时提议道:“公子,咱们第一次来华山,要不多住两日?”主子不爱酒不爱美人唯独爱好听的声音,多住几天,或许明天还能邂逅那位姑娘。

  萧元就跟没听见一样,专心走路。

  葛进顿时明白,他又自作聪明了。

  翌日清晨,主仆三人下山时,途径玉泉院。

  葛进走路喜欢东看看西瞧瞧,眼尖地发现玉泉岸边上有颗红得发亮的石头,被水波冲荡着,轻轻地浮动,动一下就亮一下。葛进瞧着有趣,跑过去捡,到了跟前才发现是个耳坠子,不免失望,回来将东西塞给卢俊,“给你吧,将来哄媳妇用。”

  耳坠的质地还挺不错,也不知是哪个富家姑娘落的。

  卢俊看看他手心里的东西,没接。

  他不要,葛进留着也没用,就想重新抛回泉水里,才要扬手,东西突然被人拿走了。

  “公子?”葛进诧异地看向主子。

  萧元转了转两指之间鲜红的玛瑙,随即收入袖中,继续前行,一声解释都没有。

  卢俊迅速跟上。

  葛进愣在原地,满眼难以置信,他的主子是皇子是王爷啊,怎会看上这等捡来的东西?

  晨光熹微,主仆三人离开不久,长安喘着气跑了过来,盯着泉水找了一圈无果,回去复命。

  蒋家有钱,蒋氏也有钱,谢家其他几房所有钱财加起来恐怕也没有她的嫁妆零头多,所以女儿贪玩扔丢了只耳坠,蒋氏根本没往心里去,只告诫女儿以后别再如此胡闹,首饰是女儿家贴身用的东西,被人捡到了不好。

  “娘我知道,井边要是有外人,我肯定不会丢下去。”谢澜音乖乖地靠在母亲旁边,似雏鸟飞倦了,轻声跟母亲讲她一日的见闻,“我就是好奇玉井玉泉是不是通的,谁让三表哥不告诉我?”

  蒋怀舟正在喝茶,闻言喷了出来,“得,这还怪到我头上来了,行啊,到了西安你让别人带你出去玩吧,我算是伺候不起了,什么罪名都往我头上扣。”

  他身上沾了水,狼狈地收拾,谢澜音歪头朝他笑,“大表哥忙着娶媳妇,二表哥好静不爱动,我不找你找谁啊,再说三表哥见多识广谈吐风趣,我就喜欢跟着三表哥逛。”

  蒋怀舟哼了哼,“算你还有点眼光。”

  谢澜音才要再哄两句,脑顶被母亲点了点,“玩一两天过过瘾就够了,不许天天出去。”

  陕西民风较为开放,蒋氏小时候无拘无束,想做什么父母兄长都纵着她,就算女儿们养在规矩颇多的杭州,都是正正经经的官家闺秀,蒋氏也没有太苛刻地约束女儿们,嘴上管着,大多时候还是纵容的。

  母亲发话,谢澜音乖巧地保证不乱跑,目光狡黠。

  离开华山,一行人回了华阴县城。

  蒋氏难得回娘家,带了不少江南特产,装了满满八辆马车,由陆迟领着二十名侍卫护送。陆迟是蒋氏陪嫁掌柜陆遥的义子,与蒋怀舟同岁,面如冠玉长眉细眼,不笑时也像在笑,令人如沐春风。

  “夫人回来了。”听说主子们归来,陆迟立即迎了出来,一身灰衣掩饰不住其卓然风采。

  蒋氏对他更像是对待子侄,有些无奈地解释道:“说了明日下山,不过咱们五姑娘嫌累,今天就回了,派人收拾收拾,午饭后就启程吧。”

  陆迟笑着点头,转身前朝谢澜音望了过去。

  他在蒋家的嫁妆铺子里做事,但也是谢澜音的长随,每次谢澜音出门,蒋氏都会安排陆迟陪着。长女会功夫,身边亦有侍卫保护,次女更像是蒋家人,不管在家怎么跳脱,到了外面稳重狡猾从不吃亏,只有小女儿娇气贪玩,让蒋氏不放心。

  谢澜音同陆迟很熟了,看出他眼里的笑,隔着帷帽瞪了他一眼。

  陆迟仿佛看得见般,笑意更胜,沉稳地后院安排。

  中午用完饭,众人歇息片刻,继续赶路。

  走了三日,黄昏时分抵达西安城六里外的一个小县城,蒋家在此处有别院,蒋氏一行就到那里下榻休息,明早再进城。

  因为蒋氏之前派人传话要后日才到这儿,前两天改了主意也没有派人再通传,想给家人一个惊喜,故蒋家另外两位公子里只有二公子蒋行舟提前到了别院,先安排迎接事宜,没想姑母表妹们提前到了。

  “姑母怎么不早说,大哥有事,定好明天黄昏再过来,早知您今日到,大哥肯定与我一起来了。”蒋行舟快步又不显慌乱地赶了出来,一身玉色长袍,眉目清隽。他喜好古玩瓷器,人也如沉淀了时光岁月的上品青瓷,静谧端雅。

  “都是一家人,那么客气做什么,在城门外面接接就是,哪用大老远跑到这边。”蒋氏看到次侄就忍不住笑,将人拉到身边,上下打量,柔声感慨道:“个头快追上你大哥了吧?怎么样,行舟有中意的姑娘了吗?都二十了,可别学你大哥这么晚才娶媳妇。”

  姑母催婚也是出于关心,蒋行舟大大方方道:“暂且还没有,等行舟遇见心仪的姑娘,第一个告诉姑母,请姑母拿主意。”

  谢澜音偷笑,眨着一双明亮的桃花眼看他,“二表哥什么时候也学会甜言蜜语了?”

  蒋家三兄弟接管家里生意后,每年至少会有一个去杭州探望姑母,因此对谢澜音而言,表哥们都很熟悉了,隔了一年半载再见也不会有陌生之感。

  蒋行舟摸摸小表妹脑顶,熟稔地夸道:“澜音长个子了,人也更好看了。”夸完这个又夸谢澜桥,谢澜音猜到他会问长姐,主动解释道:“大姐帮爹爹的忙,脱不开身,只能等二表哥娶亲时再过来了。”

  小姑娘油嘴滑舌的,蒋行舟摇头失笑。

  蒋怀舟见附近街坊有人出来看热闹,劝道:“二哥,咱们先请姑母进去吧。”

  蒋行舟点头,往里走时告诉了众人一个大消息,“皇上封大皇子为秦王,明日秦王殿下便要抵达西安,仪仗进出前后半个时辰百姓不得进出城门。姑母,咱们不如在这边用完午饭再出发,免得还得在城门外面苦等。”

  秦王将至。

  得知这个消息,蒋怀舟目光微变。经商的最怕当官的,西安一下子来了位个王爷,也不知其人如何,若是个贪婪的,自家免不了得多送些孝敬。

  蒋氏谢澜桥也想到了这茬,碍着身边人多,彼此交流个眼神,都没有露出什么异样。

  谢澜音常听母亲姐姐谈论铺子里各项账目,对官商之间的人情世故也懂一些,但她一来年纪还小,二来对舅舅一家充满了信心,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反而更想看热闹,兴奋地同母亲道:“娘,我想去看秦王仪仗进城,娘以前看过平西侯领兵凯旋,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等热闹呢。”

  平西侯便是沈皇后的亲大哥,现任陕西总兵,总兵府也设在西安。

  蒋氏看看女儿,想到自己当年看热闹的心情,笑着应了,“行,那咱们就去瞧瞧,不过这是你求的,到时候别跟娘抱怨,嫌等的时间长。”

  谢澜音连忙保证不会,娇娇的声音随着凉风飘到了隔壁的院子。

  新绿的老槐树下,萧元一身浅色锦袍靠在藤椅上闭目养神,夕阳的光从墙头斜洒过来,没有照到他,却照到了挂在树枝上的鸟笼上,里面的黄莺鸟蹦跶了两下,嫌那光芒太刺眼,喳喳叫了两声便卧了下去,将小脑袋缩进了翅膀。

  于是姑娘好听的声音消失了,黄莺也不叫唤了。

  萧元睁开了眼睛。

  葛进站在旁边伺候着,见此讨好地道:“公子怎么醒了?我再逗它叫两声?”

  主子就爱听着鸟叫睡觉小憩。

  萧元摇摇头,目光落在了旁边的茶几上。

  葛进连忙倒了杯普洱茶递过去。

  萧元懒懒地靠着藤椅,垂眸细品。

  葛进望望墙头,知道主子肯定听出来了,小声道:“真巧,咱们又遇到那一家人了,公子,我看那姑娘的表哥气度不俗,回头我派人去打听打听?没准也是名单上的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是因为那条龙没出息,自家主子肯定要做这陕西的主人的,那就得摸清陕西有哪些蛇,打听清楚了,能用的用,不能用的,就杀了煮了,换条能用的补上去。就算那位表哥只是普通人,先弄清楚那姑娘的来历,万一将来主子兴起,他也有地方找人不是?

章节目录

美人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美人娇。

开心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