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监狱上空巨大的全自动光柱依据他设置的程序自动运行着,在监狱围墙下留下数个巨大晃动的圆形光影,位于监狱围墙之上的角楼里面的守卫握着枪忠于职守的伫立着,目光随着射灯的转动而来回巡视着。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就在这个平静之中隐匿着杀机。

    一座角落里面的守卫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监狱下面的动静,忽而眼前一道虚影,飘忽闪现。守卫大惊刚要按动警报举枪射圾,但是眨眼过后眼前却人影全无。

    难道是自己的幻觉?!守卫喃喃自语道。因为自己所在的监狱角楼距离地面不下十米高,没有专业攀爬工具常人根本不可能爬到角楼之上,更何况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夜。

    守卫以为自己是休息不好所以连忙晃了晃头,旋即张开双烟眼前一切又恢复正常。然而就在他刚把高悬的心放下的时候,眼前虚影再度凝聚,一副绝美面孔出现在他眼前,更为恐怖的是她嘴角还挂着冷血的微笑。

    守卫立刻意识到这不是幻觉想立刻按动警报,也就在这个时候守卫只感觉眼前数道寒芒隔着厚重的玻璃直奔自己飞了过来,空气中只出轻微的几声脆响,随后自己的意识就渐渐模糊了,最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杀死他的只是三片薄薄的刀片,一枚正中眉心,一枚射中咽喉,而最后那一枚射中的是守卫的手腕,那根刚刚搭在警报器上的手指缓缓堕落到尸体旁边。

    倒在地上的守卫依然条件反射的捂着自己的脖间咕咕流出的鲜血,全身有节律的抽搐着,瞪着绝望的双眼目送着一双雪亮的红色皮靴经过自己的面前,悄然而去……

    红色俪影顺着楼梯缓缓走下角楼,高跟鞋和金属楼梯的碰撞出有节奏的嗒嗒声。

    在角楼的一名守卫条件射的转过身朝上空角楼的楼梯举起了乞ang,现在还不是换班的时间,更何况着下楼的鞋声怎么和以往的不一样?(纯真群手打)守卫立刻提起十二分精神,仔细用耳朵根据下楼的嗒嗒声辨别距离自己的远近。

    近了,越来越近了……最后守卫可以肯定那有节奏的声音在自己楼梯不过三米多高的距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声音突然消失了。

    就在守卫愣神的功夫角楼下面值班室的灯光突然熄灭,守卫陡然一震,巨大的不安让他想立刻调头朝距离自己身后不过两米多远的铁门跑。

    他缓缓回来看到只有一个飘扬着长长着秀的美丽背影,接着他感觉到自己仿佛从高处堕落一般,恍惚间他借助门外的灯光看到了自己茫然伫立在黑暗中的躯体和喷涌在半空中的血柱。

    从身躯堕落的不只一颗染血的头颅,还有一丝秀。这根秀随着角楼经过的风悄然落再头颅的绝望眼神之上,待角落铁门合拢的那一颗无头身躯扑通倒在了地上。

    三分钟后另外三道身影汇聚到红色俪影身旁,或许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在两分四十六秒后。

    万峰他们三人呢?红色倩影问道。

    他们去主控室了!孤傲男子答道。

    两分钟后行动!红色倩影轻声道。

    两分钟时间是不是太短了,我担心万峰三人控制不了主控室?男子担心道。

    两分钟掌控不了主控室,他就不配做影组的组长,等待他的下场就是淘汰!红色倩影冷冷道,语气的冰冷让另外两名影组成员心头一颤。

    四道身影犹如午夜的雕塑一般站立在监yu围墙之下,他们四人似乎并不担心被人现,因为在四人所站立之处百米内没有一个人可以活者,依然全部被悄无声息的灭口。

    中间带队的红色倩影脚步不停似乎根本就没有两名守卫的喝止一般,随风摆动的秀散着凌乱的芬芳气味。没等两名守卫再度出声音,(纯真手打)两颗子弹从消了音的手乞ang射了出去,瞬间圾中两名守卫的眉心处。

    把尸体藏起来!红色倩影经过两名守卫尸体旁边的时候命令道,随后随手推门进入地下监yu的入口。

    身后两个人默契的把两具尸体挪进地下监yu入口找个偏僻角落藏了起来。

    你们两个守在这里,随时准备接应我们!红色倩影命令道。

    是!两个黑色的影子沉声答道。

    之后红色倩影和那脸色黝黑的高大男子两个人神情潇洒地下监yu走去,两个人轻盈矫健的步伐似乎没有把这里当成一个龙潭虎,而只是一个可供玩乐的场所一般。两个人的脸上写满轻松和随性,只是目光中的沉稳告诉周围他们可以让此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所有人,瞬间消失,蒸。

    两上人刚踏入地下监yu一层,位于入口处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红衣女子迟疑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

    我已经控制了主探室,你和冰哥可以放心进入。

    好的!

    我会把通向老大所在监房所有通道的电子门锁全部打开,你们只要顺着电子门锁打开的方向直接走就可以了。这一路的守卫我会尽是阻止他们,其余的就盾你们了。

    看到天哥了么?他怎么样了?

    从屏幕上看他应该很好!放心!

    好,开始行动!

    是!

    红衣女子放下电话,随后在红衣妇子和黑衣男子面前的数道电子门几乎同时打开,出阵阵的金属摩擦之声,让这阵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格外的刺耳。

    一路之上零星的几名守卫几乎都在第一时间就被二人悄无声息地干掉了,尽管干掉这些守卫没有出任何声音,但是却惊动了被关押在各个监1ao的犯人们,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世界顶级罪犯再不睡大觉了全部起来跟着起哄,每个人都把自己监1ao的房门拍的咣咣作响,这直接告诉了所有守护在地下监护各个角落的守卫们。

    但是由于主控室已经被事控制,使得绝大部分的守卫被拘禁在一个狭小的暂时对两个人够不上什么威胁,至于剩下的对于两个人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等到下到监yu的最后下面一层的时候,在一个宽阔的走廊之上两个人却遇到了过十人的巡逻卫队,可见这地下最后一层的守卫之严密。

    站住,放下武器!卫队中一名领头的日本军人大声喝道,其余所有人都立刻做成防御阵形,所有乞ang口在第一时间对准了楼梯口的一男一女。

    纯美的女子和黑衣男子并肩站立着,(纯真群手打)对于卫队shi兵的提醒似乎置若罔闻,对于前面的乞ang口似乎也没有任何畏惧的神色。

    几秒钟后两个人会意的对视一眼,眼神传递着彼此二人的意图。也就在两个人身形骤然移动的瞬间,十数管乞ang口几乎同时爆射,百子弹直奔两个人站立之处飞去。

    就见两个人分别冲一层的牢房冲去,几步蹭着牢房的栏杆越上半空之中,二人身形在半空中形成一个美丽交叉,二人交叉的瞬间道道寒风纠缠着无数火蛇直奔对面的巡逻卫队冲去。

    这一红一黑两道身影如同一个巨大螺旋一样在走廊中释放出层层杀机,待两道人影落地半跃然在冰冷地板上的时候,整个走廊变得异常安静,甚至连周围监牢里面的罪犯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住了。

    就在不远处的十余名巡逻卫队shi兵全部如同雕塑一般孤独的站立在走廊之上,每个人都保持着几秒钟前射圾姿势,甚至连面部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眼神渐渐变成死灰之色。

    有一个好事的罪犯透过监1ao的栏杆放眼望去,就见其中一部分人的眉心透露出一点暗红,而另外一部分人在眉心之处似乎有一道细小的血痕。这一红一黑两道人影缓缓身漫步从容的从这些shi兵中间走了过去,待两个人的身形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整个巡逻卫队的眉心立刻喷射出丝丝鲜血,从开始的缓慢流溢到最后的四溅而出,最后全部倒在地板之上。

    整个走廊之内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他们是来救人的,还是来杀人的?!这是走廊之内所有罪犯在内心深处的第一个问题。

    两个人快步朝监yu尽头跑去,当跑到其中一个监1ao门前的时候,监1ao的大门瞬间被推到两边,随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二人眼前。

    天哥!

    老大!

    监1ao之外站立的两个人显然此刻异常的激动,以至于言语有些哽咽。而此时监1ao之内的那个高大身影缓缓转过身,露出了一张如dao斧凿一般的坚毅面孔,脸上伤疤无数,身上伤疤无数,尽管是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但是他依旧保持了他惯有的那份潇洒和冷静。

    萧天,他就是萧天!历经波折却依然凭借着顽强信念活着的男人。此时的萧天尽管一身伤痕,但是看见门前的一男一女,还是露出许久不见的笑容。

    凤儿,老冰!真的是你们!萧天张开双臂欣慰道,但是双腿却挪不动半分。

    是我们,是我们来了!火凤和老冰连忙上前一步握住萧天的肩膀,但是与此同时老冰立刻意识到萧天的双腿有些不对劲,所以连忙问道老比,你的腿怎么了?

    萧天冷笑一声道下午刚被他们上了电刑,双腿现在还没有恢复知觉呢!

    什么?!这帮混蛋!老冰咒骂了一声,随后连忙把自己上衣脱了下来披在萧天身上,老冰继续道老大,我来背你!咱们一起出去!

    辛苦你了,老冰!萧天缓声道,随后萧天趴在老冰肩头三人缓缓走出监牢。

    火凤一人走在最前面,老冰背着萧天紧随其后。

    这个时候走廊尽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听声辨别至少有不下二十人直奔这里而来。火凤轻轻一摆手,头也不会的冲老冰说道给我十秒钟,十秒钟后我有前面等你们!

    好,小心!老冰随后道。

    随后火凤催动身形只喘息之间走到走廊尽头,出走走廊的拐角处火凤缓缓转头看到从另一边走廊有二十多人拿着冲锋乞ang直奔这边冲了过来。走廊里面尽是脚步的嘈杂之声,混乱异常。

    你们,全部该死!火凤嘴角轻轻一动,瞬间全身杀气如磅礴的大海送走一阵阵滔天巨浪直奔那一阵守卫shi兵而去,甚至整个走廊里面的灯光在这种强大的势面前全部不自主的闪动起来,整个走廊里面的shi兵在灯光闪动的一瞬间忽然感到有种灭顶之灾的感觉。

    随后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莫明的出现一种窒息感,似乎整个走廊内的空气在流逝,诺大的一条走廊正在变成一个真空。不至于走廊里面的shi兵如此,走廊两侧监1ao里面的罪犯更是感觉到一种恐怖至极的杀气,直让人头皮欲裂。

    恍惚之间走廊之上的所有shi兵都看到一道红色影子漫步而来,双脚迈动着有节律的拍子,长长的秀在半空中张扬着,本来明亮的走廊之内正在渐渐变成阵阵血红之色。所有人都亲眼看着那道红色的影子是如此偷窃的走过自己的身边,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那飘扬秀的丝凉感觉,那是一种欢畅的快感,却没有注意到丝丝秀每每经过一个人身边的蚨,那尖带起的片片血花。

    啊---其中一个监1ao里面的罪犯亲眼目睹了一幕,不由自主的大声惨叫着。

    你再看什么?!如丧钟一般的声音在这个罪犯的耳边响起,更为恐怖的是他此时正和那道红色影子深深对视着。

    扑!---那名罪fan朝半空中狂喷出一口绿水倒在了监1ao之中,竟然被生生吓死!

    十秒钟后老冰背着萧天缓缓走过这些如雕像一般的shi兵跟前,当经过最后一名shi兵跟前的时候,萧天的衣角不小心轻轻的触碰了一下shi兵的手臂,谁知道就是这轻轻的一碰竟然让这名shi兵的不算高大的身躯瞬间变成零散的数块。

    萧天没有回头看,老冰也没有回头看,两个人直接跟在火凤的后面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出了地下监yu,走出了这个ri本圾an管最严密的国圾a监yu。

    万峰!把车开过来!火凤命令道。

    “是!”万峰答应了一声,随后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开到了萧天跟前,众人从容上了车飞驰一般离开了这旷野之外的监yu。

    谁知道面包车刚驶出不到五公里,在公路上突然数百盏灯光一齐亮起,无数名拿着冲锋乞ang的shi兵冲了过来,团团围住了萧天所在的黑色轿车。

    火凤和老冰刚要下车,突然夜空之中响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不要轻易打开车门,否则我不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

    听到这个圾ng告火凤和老冰又缓缓合上了车门,萧天也示意所有人先静guan其bian。

    不一会就见佐滕在一对人ma的保护之下缓步走到面包车前,佐滕轻轻敲打了一下车窗示意萧天放下来。

    萧天缓缓摇下了车窗望见了佐滕那张布满圾an诈的脸庞和嘴角的那副胜利的笑容,就听佐滕冲萧天笑着说道“没想到这样竟然也关不住你!”

    “这个世界能关住我的地方太少了!”萧天冷冷的回道。

    佐滕冷笑数声,道“但是你终究还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说着佐滕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向萧天傲然的示意着。

    “游戏没有进行到最后还不知道谁数谁赢,你最好保住你那条老命,我会随时去取的。”萧天自信道。

    “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佐滕冷冷道。

    萧天笑着摇了摇头,道“还是那个条件,我跟你走,放他们走!”

    “天哥!”火凤刚要说话被萧天摆手制止了。

    佐滕望着萧天不屈的眼神,缓缓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道“其实我是很乐意跟你交个朋友的,希望我们下次见面不是这么圾an拔nu张的,好么?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所以我今天准备放你走!”

    “放我走?我没有听错吧?”萧天一脸异样的表情问道,此时给萧天的第一个反映就是佐滕一定有阴谋在等待自己,否则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放自己走。

    “你没有听错!我是说要放你走!尽管我从内心并不愿意执行shuo相这个命令,但是我是jun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走吧,明天早上在东京机场有一班沙te王chu的专机等着你,你到机场会有人接待你的!”说完佐滕转身就离开了,不一会在萧天周围的所有shi兵全ƒbsp;望着眼前空空的旷野,萧天竟然是一脸的茫然。

    è¿™åˆ°åº•æ˜¯æ€Žä¹ˆä¸€å›žäº‹ï¼Ÿï¼è§å¤©å¿ƒå¤´ç”»äº†ä¸€ä¸ªå¤§å¤§çš„问号,也许这个问题只有离开ri本之后才能解开了。

    â€œè€å¤§ï¼Œæˆ‘们现在怎么办?”开车的万峰问道。

    â€œå¼€è½¦ï¼Œæ˜Žå¤©å›žå®¶ï¼â€è§å¤©æ²‰å£°é“。

    â€œå¥½ï¼â€ä¸‡å³°éšåŽä¸€è¸æ²¹é—¨é»‘色面包车如同脱僵的野马一般飞奔出去,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ç¬¬äºŒå¤©ä¸€å¤§æ—©ï¼Œè§å¤©åœ¨ç«å‡¤å’Œè€å†°çš„陪同下一行人马缓步走出酒店乘坐着轿车朝东圾ng机场驶去。

    ä»…仅一夜之间自己的境遇竟然生如此之大的转变,一会还在地狱的一边,这一会竟然又可以亲手触摸天堂的温暖,人生大起大落相信菲过于此了。望着东京街头熙熙攘攘的上班人流全新的一天对于这个世界任何角落的每个人又开始了。

    çœŸçš„要离开日本么?这次应该不会再有变故了!萧天在心中默默说道。眼看车要驶出东京城区了,萧天不由得打开车窗向后面的都市望了过去,眼神中流露出太多的情感,不知道是怀念,还是一种缅怀!

    èµ°äº†ï¼Œæˆ‘曾经倒在这片土地上的兄弟!别了,我曾经并望战斗过的兄弟,下辈子还做兄弟!萧天默默的流下两行热泪,随后惨淡的闭上双眼,缓缓合上车窗。然后就在车窗即将合上的那一刹那,依稀一道熟悉的身影在萧天眼前闪过,以至于萧天条件射一般的喊了一声停车。究竟是谁呢?这道身影我很熟悉,我一定认识!萧天心中念叨着随后快步走下了车,车上的火凤和老冰不明所以也快步跟了出来。

    è§å¤©æŒ‰ç…§è‡«çš„记忆找寻到路边的一个巷口里,巷口里凌乱异常,一个黑色的垃圾箱倚靠在墙边,厚重的积雪上凌乱的摆放着各种垃圾,在垃圾箱旁一个黑色的身影忙碌着,不断摆弄着地上的垃圾,似乎在找寻着可以吃的东西。

    çªç„¶åŽŸæœ¬æŠ“在这名垃圾箱边乞丐手中的半边冻裂的苹果脱手滑出,几翻滚动骨碌到了萧天脚边。那名一头污糟头的乞丐一见苹果脱手忍不住追了过去,不过他似乎一侧的腿有问题他只能用一条腿蹭着身子下面的积雪慢慢移动,艰难前行。

    æ•°ä¹å¯’天萧天可以清晰的看到乞丐暴露在空气中手被冻的通红,也许就是因为天气太寒冷了所以才让他的手失去了知觉,也失去了他手上的那半边苹果。

    è§å¤©å®žåœ¨çœ‹ä¸è¿‡åŽ»äº†ï¼Œè¿žå¿™æ‹¾èµ·è„šè¾¹çš„苹果送到乞丐身边。

    é‚£åä¹žä¸æ˜¾ç„¶æ²¡æœ‰æ–™ä¼šæœ‰äººå¯ä»¥äº²è¿‘他的身边,忍受着垃圾箱和他身上的恶臭帮他拾起苹果。但是人前的屈辱却让乞丐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冲萧天点了一下头就伸手接过了半空中的半边苹果。

    å½“蹲在巷口的萧天看到那名乞丐隐藏在乱之中半边面孔的时候,不由得浑身巨颤,以至于高悬半空之中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双眼泪水滚滚而下。

    å°é›¨ï¼Œæ˜¯ä½ ä¹ˆï¼Ÿè§å¤©å’¬ç€ç‰™ç¼æŒ¤å‡ºäº†è¿™å£°é—®è¯ã€‚

    è§å¤©å¯ä»¥æ˜Žæ˜¾çš„感觉到那名乞丐的背影骤然一震,僵立在巷口之中的乞丐背影如同雕塑一般久久不动。

    å°é›¨ï¼Œå‘Šè¯‰æˆ‘!真的是你么?萧天连忙上前一步扶住那明乞丐的肩膀,然后缓缓的把乞丐的肩头扭转过来。

    æ‹¨å¼€æ‚乱的头,映入萧天眼帘的是一张满是泥污的脸庞和乱糟的胡须,但是对于黑雨的面容萧天是再熟悉不过,那熟悉的眼神竟然就是黑雨。

    è€å¤§â€”—我是小雨啊!就见黑雨一边答应着,一边泪水止不住的从双眼之中流淌出来。

    æ¸…澈的泪水不断冲洗着脸上的污浊,萧天热烈滚滚双手更是不断的为黑雨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萧天动情的喊道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好兄弟,咱不哭。不管你受了多少的委屈,我带你回家!

    è€å¤§ï¼Œæ²¡è§åˆ°ä½ æˆ‘不敢回家啊!我失职啊,我没脸见兄弟们!老大,我想你啊!说到这里黑雨一头栽进萧天怀里痛苦起来,萧天半跪在地上不顾黑雨浑身的恶臭紧紧的把黑雨揽在怀里,尽管萧天咬紧牙关瞪着血红的双眼忍住不哭,但是不争气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下来。就这样两个生死兄弟就这样相互偎依着抱头痛哭着,哭诉生死别离的苦楚,哭诉着酒杯重逢的喜悦。巷口之处站立的火凤和老冰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哭了,大家都能够何方萧天心中所想。

    è§å¤©æ²¡æœ‰åœ¨è¿™ä¸ªæ—¶å€™è¯¢é—®è¿™ä¸€æ®µæ—¶é—´é»‘雨空间经历了怎样的一翻磨难,还有他空间是怎么样逃出三原山,又怎么样辗转来到东京,最后又是怎么落魄成为一名街头乞丐。但是不管怎么样萧天却知道此时怀里的黑雨在这段时间一定随了巨大的心理折磨和深深自责,否则他是绝对不会甘愿当一名乞丐。

    èµ·æ¥ï¼Œå°é›¨ï¼å’±ä»¬å›žå®¶ï¼è§å¤©è¯´ç€ç¼“缓搀扶起小雨,但是当他看到黑雨腿伤的时候毅然把黑雨背在肩头,以至于万峰想接过黑雨的时候都被萧天一口回绝了,因为萧天知道他此时背负的不是一个受伤的兄弟,更是一份难以表述于口的兄弟之情。

    è€å¤§ï¼Œåˆèƒ½å†è§åˆ°ä½ çœŸå¥½ï¼é»‘雨在萧天的肩膀轻轻的耳语道,随后缓缓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一种满足的笑容。

    åŠä¸ªå°æ—¶ï¼Œä¸€æž¶ä»Žä¸œäº¬èµ·é£žçš„飞机腾空而起,载着所有人归乡的梦想朝着祖国飞去……

    (全书完)

    ps:为了能大家有个更为圆满的结局,所以这一章写得空前的多,当作是结束前的一次爆吧!还是那句话,狂龙2虽然完结了,但是狂龙的故事还没有完结,他会一直陪伴着我们继续走下去,直到永远!我相信狂龙永远会在网络上留有一席之地,和其他过眼的其他小说不一样,狂龙永远都会给每位读者留下一丝遐想和依恋!最后谢谢所有书友于于狂龙多年的支持和爱护,谢谢所有书友对于华新的不懈支持和鼓励!华新一定会铭记在心!

章节目录

狱锁狂龙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1007y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1007yin并收藏狱锁狂龙2。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