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北武国的三皇子,而洛星宸前段时间刚出使北武国回来,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牵连?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疑问,但慕容烟此刻什么也不想管,他们的话也只是像空中飘过的文字,有没有听进耳朵里,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与她又有什么相干呢?

    最后,宇文生幽幽一声长叹,紧紧地盯着洛星宸:“也罢,今日死在你手上我也认命了!自十四岁那年,我便输了!”

    两人同年,认识时都是才十四岁的少年。

    那年洛星宸第一次与大臣出使北武国,于北武国皇宫里住了一段日子。说是出使,实则当时北武国以武力压境,大魏国安逸太久长年不见战事,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措不及防。于是宫中大臣便出主意,派人前去北武国议和以拖延时间,以便国内调遣军队再行图谋。

    而当时太子尚未出世,惠王又分封到他处,宫中只有一个洛星宸够份量,所以他便成了出使北武国的使臣。与其说是使臣,实则就是人质。

    质子在北武国的皇宫里待遇自然不会太好,所有的大臣都只能在皇宫外驿馆里住,而他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却不得不独自住在北武国皇宫内。

    而北武国的皇子公主们听闻来了个质子,便好奇争相跑去看他。公主们见着这个“全天下第一好看的人”,莫不窃窃私语大献殷勤。公主们越是热络,皇子们便越是嫉妒,觉得这个大魏国的皇子不过是凭靠着一张讨人喜欢的脸抢了大家的风头,于是他们便处处刁难于他。

    自幼在大魏皇室里被捧着长大的洛星宸哪受得这个闲气,加之又习过武,自然不会与他们客气,在受到为难处从来都是奋起反抗。那些皇子没沾到好处,便跑去北武国皇帝那里告状,说是质子桀骜,仗着大魏撑腰,不将他们这些皇子放在眼内。

    北武国皇帝听言大怒,便命人将他关到了光华殿,只派得一、两个宫人看守并服侍。

    光华殿原是冷宫,后来被一个发了疯的妃子一把火烧了,剩下些断壁残垣,清冷无比。那看守他的宫人也不将他放在眼内,连吃食都克扣,甚至对那些皇子们往饭里扔沙子、撒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自然届时的宇文生也是皇子之一,他也是自幼习武的,在洛星宸那里受了气便要找回来。洛星宸因为肯吃那些掺了东西的饭菜,饿了很久,眼看着奄奄一息了,那几个皇子们才找过去,要与他再打一架,看看到底是谁厉害。

    饿得没力气的洛星宸哪是他们的对手?这些皇子们又尽往他那张俊脸上招呼,这回洛星宸当真是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半天爬不起身。但他的性子却极为倔强,便是如此也不肯服输,硬生生的拼了全身的力气将其中一个皇子扑在地上,像匹狼一样死咬着他的脖子,直到见血也不肯放口!

    其后迎接他的自然又是一顿毒打,但这回宇文生却有些不忍心了。看到他在一群人围攻下那双沉着冷厉的眼睛,他有些震惊,也有些佩服他的傲骨,至少比起自己那几个流着点血就呼天抢地的兄弟来有骨气多了!

    于是后来,宇文生便悄悄给光华殿的洛星宸送吃的,慢慢的两个人便成了朋友。那几个皇子仍旧会来找麻烦,但宇文生会劝他们,劝不住时便和洛星宸站在一处与自己的兄弟对抗,两人经常是灰头土脸。所以洛星宸才会说无论他遇到什么困难也会帮忙的话。

    宇文生是北武国皇帝的第三子,他的母妃原本十分受皇帝宠爱,但因皇后嫉妒,怕他子凭母贵有一天位承东宫,于是便想了方法陷他的母妃与侍卫私通。北武国皇帝本就是个极度残忍的君主,下令处死了他的母妃。

    母妃死后,他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成了宫里最不受重视的皇子。他知道,自己已经没了争抢帝位的资格,因为皇后忌惮怕他报杀母之仇,他也随时面临着生命危险。而若有朝一日新帝上位,他也必然会是被诛杀的那一个!

    这时他的舅舅私下联络到了他,他方才知道原来母妃的娘家一直与大魏国的慕容府有来往,慕容府不满大魏国皇帝分功不均,有意谋反。而大魏国的富庶一直是北武国觊觎的对象,只要他帮助北武国夺下大魏,那以后的帝位还指不定是谁的囊中物!

    是以他在舅舅的帮助下,处心积虑建了天下盟,搅乱大魏局势。但没料到,此时的洛星宸已不是当初那个在北武国皇宫里受尽欺负的质子,他心思细密,手段果绝,迅速地发现异样,在他身边布置细作,以雷霆之势铲除了天下盟。

    非但如此,洛星宸还拔除了他安插在大魏国皇宫里的眼线,是以他才不得已亲自潜进宫去,原本打算利用太子之死离间仁景帝和洛星宸的关系。一旦仁景帝对宁王失去信任,皇帝和大魏民心所向的“贤王”之争,必定会引发局势动荡。

    另一方面,利用慕容烟盗取大魏国的布防图,既能让北武国掌握大魏的军事布防情况,那图在宁王手中失去的,也必定会引发仁景帝的猜疑。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事情的岔子出在了向来听话的慕容烟手上。她不知如何便失去了控制,非但没有去盗图,还引来萧狐给了他沉重一击!

    受伤后的宇文生逃出皇宫养了许久才恢复些原气,但此时南方水患正好给了他一次助力。原本他早就私下联络了很多官员和粮商囤积米粮,粮乃民之根本,若一旦粮食出了问题,那大魏国必乱!

    只是没想到慕容烟是个办不成事的,在说服谡州州府时出了问题,那州府油盐不进,还连夜彻查囤积米粮的人,并准备进京举报。慕容烟先下手为强,请人陷了唐德儒指证州府,才发生后面那一系列的事。

    但她这一举动,却是引了洛星宸的疑心,洛星宸顺藤摸瓜查出幕后定有人指使,提前让齐昊飞做了准备,用齐家的钱财于海外买回不少米粮,在后来宇文生利用水患和灾民准备于京城搅动风云时,这些提前备下的米粮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更稀奇的是,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慕容烟此刻突然变得精明起来,想出用灾民去修筑堤坝的法子,更是让他的计划彻底失败。只是当时他还不知道这个主意是慕容烟给洛星宸出的,否则也不会在长丰林里中了她的计,最后只得仓皇而逃!

    如今虽然北武皇帝还在位,但他已老矣,朝纲已经完全落入皇后一党之手。北武国不能回,洛星宸又派人追拿,宇文生迫不得已,只好躲入这石林瘴气之中,并利用莺歌将唐清婉掳来。

    他知道唐清婉在洛星宸心中的份量,因为夜狼的身份,她是所知不多的几个人之一。可是谁又知道,他宇文生才是第一个发现夜狼的人?

    那年在光华殿里,少年洛星宸痛苦咆哮,全身有如刀砍火烧,在地上不停翻滚的场景历历在目。那时的宇文生被眼前的景象所吓倒,慌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只能硬按着洛星宸,将他抱至冰天雪地之中,用冰雪给他降温。

    月光皎洁,如同一个巨大的灯笼笼罩着寂静的光华殿。宇文生不停地把雪往他身上堆,但那些雪一触着他的身子就化成水,将他全部浸湿。身下的雪地融进了一个坑,他的身子慢慢往下沉,宇文生慌乱地将他拉上来,他又陷了下去。

    那少年的皮肤像裂壳的鸡蛋,不断地往外蔓延。终于,那蛋壳碎了,从里面爆出一对赤红妖冶的眼!

    雪地里,少年的头发无风自动,单薄濡湿的衣服紧贴在精瘦的身上,像刚从地狱归来的利鬼,又像从沼泽中出现的妖。他侧望着天空,下颚锋利成一把利刃。那是第一次,宇文生知道洛星宸身体里还有一个灵魂,叫做夜狼!

    当初在光华殿里互相扶持的两个少年不见了,夜狼归来,更是无情。宇文生想,今日他未必有活路!

    他苦笑,这一生颠沛流离,机关算尽,倒不如在光华殿里的时光更加轻松一些。

    谁知夜狼歪着头看了他一阵,突然邪气地笑了:“你走罢,我不杀你。”

    所有人都怔住了,包括唐清婉。她不是个有勇气杀人的女子,但此时连她也知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宸哥哥?”

    宇文生认真地看着他:“你可怜我?”

    夜狼却轻笑了一下,他那神态仿佛这是件多么有趣的事:“洛星宸越想做的事我却偏偏不如他的意,他不想做的事我却偏偏想做。”

    多么撕裂啊!自己与自己较劲。慕容烟想起以前大学蹭着听心理学课的时候说到这个病症,大多是病人因为长期压抑,潜意识自我保护分裂出来的人格。想必平时那个洛星宸过得并不快活,所以才需要一个夜狼来替他弥补。

    “放了你,你必然还会和这大魏朝廷、和洛家作对。我倒真有点想看看,洛星宸到底还能为这个无情无义的洛家做到什么地步!”

    他朝宇文生摇了摇头,有些轻蔑地道:“不过单凭你要与大魏抗衡,无疑蚍蜉撼树,倒不如在自己原来的路子上多下下功夫。”

    宇文生心中大震,默默地看了他一阵,然后转身而去,没入浓夜之中。

    夜狼走到慕容烟靠着的那个大石头后,蹲在她的身前。一手轻抬她的下巴,那眼神却仿佛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天神:“记住,这回是我救了你,你的命从此便是我的。我要的时候,你得还来!”

章节目录

毒妃复仇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十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大人并收藏毒妃复仇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