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宇文晨月和受伤怪物们急急地向山洞里赶,这里似乎早经过一场血战,两方的尸首惨烈的躺了一地,挂天上的,落在山石间的,无处不是惨烈的场景。宇文晨月每一步都走得艰难,她脚有些虚软。特别是走近狐狸那张大床的时候。

    那帐已让血浸透了,地上走得PP作响,那都是粘沾的血液。宇文晨月掀开血乎乎的帐,那么一刻,她的心跳都像停止了一般。

    不过还好,床上除了大堆血迹没有其它。更没有狐狸白毛被染血的情景。宇文晨月抒了口气,却听到一只老虎说,“他们好像从那个窗口出去了。”

    窗口?宇文晨月看到阳台般的洞口,那边是悬崖,宇文晨月见狐狸跳过一次,它能潇洒轻松的跳出去,可那些杀手们能吗?苏洛离能吗?现在宇文晨月已经可以肯定,苏洛离肯定在这群人里面,而且他还没死。

    看着窗口大大小小一堆带血的脚印,宇文晨月想象到当时的情形,狐狸和辰纱从这个洞口跳出去,那些杀手们跟到窗口,看到他们没死,于是在这里走来走去,想追他们的方法。可是有什么方法呢。来的路上没有反方向的人类血脚印,那就是说他们肯定从这里跳下去了。宇文晨月左思右想,爬在洞口看了半天,终于,她在阳台上一块突然起的岩石下,看到一根长绳,长绳是用钢钉打进石中的。很明显,这空悬的阳台上没有可供他们绑绳的地方。宇文晨月够着绳抖了抖,似乎绳有足够长,可是不知有没到谷底,要是不到,或是宇文家杀手们下去时破坏了绳,那她这么下去就有危险了。

    也没太多时间给她犹豫,宇文晨月想了一下。抓紧绳慢慢向下爬去。老虎们没办法爬绳,不过它们说,它们知道另一条路,不过要费点时间。

    于是他们分道扬镳。宇文晨月一个人慢慢向下攀去,那悬崖极深,宇文晨月这个没恐高症的人,看了一眼也是直发晕。

    好不容易下来,宇文晨月立时听到谷底的打斗声,急急跑了过去,却看见几个熟悉的身影。有一个娇柔的身影,她连想都没想到。连宇文家的小二,宇文赏月也在其中。

    宇文老爹远远站着,在那歇斯底里般吼叫着,“狐狸,你废我法术逼得我身不如死,像蝼蚁一般苟活到今日。这仇就像一千年,一万年我也不会忘记。你以为你躲着就可以了吗?哈哈,你躲得过你地手下,却永远也躲不过我。别忘了。我和你喝过一样的血……”

    宇文老爹说到这,宇文晨月已知道他的身份,当年那个抓了小猫绿瞳。折磨她至到喝尽猫血的道士。那个道士既然是宇文老爹。当年苏洛离讲故事时,并没提到道士地下场。宇文晨月也没想着问,因为那时故事的主角是狐狸。她想得到以狐狸的个性,它不会放过那道士。她却没想到,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

    她爹既然就是那个畜生不如的道士。

    而她地亲人朋友。宇文小二和苏洛离既然善恶不分。两人合力对付着狐狸。只是。他俩似乎全拿狐狸没办法。

    辰纱也是站在一边悠闲地看着狐狸地表演。似乎一时无碍。宇文晨月也不知道此时下去有什么意义。只是抬眼四处找寻。她想知道这件事还有谁插进去。

    很快她看到几个熟人。绿瞳。甚至一个不可能出现地人。这个人她几乎遗忘。可就在此时。她看那么人举起一只黑色地弩弓。箭尖上蓝光闪闪。显然是了毒。当年乐灵就是因此而死。现在这人又是如此。他站在暗处架着弩弓。

    曾庆年这家伙难道就没法正面对敌吗?宇文晨月想来都气。只是此时不是光生气地时候。她忙对山下喊。“师父。小心崖顶暗箭!”

    众人听到。都是向她这边望来。宇文晨月眼看两边。她注意到曾庆年并没有停。而且他更是趁乱暗下了机关。

    一支反射着蓝光地弩箭迅速向狐狸地方向射去。突然。就是那么一刹那。宇文晨月想到。以曾庆年地狡诈。他完全没必要射狐狸。因为他知道。他应该射不到。如果再细想。宇文晨月突然想到。同时也看到。曾庆年在向狐狸射出几支连弩之后。箭头突然偏了几分。就那么一刹那。宇文晨月脑中灵光一闪。立时大叫。“辰纱。小心!”

    狐狸听到这,不顾危险,毅然顶着宇文赏月和苏洛离两方的攻击迅速地向辰纱方向扑去。可为时已晚,狐狸还末赶到,那支弩箭已穿过狐狸蓬松的白毛射进辰纱的胸口。她似乎完全防备,或都根本不会防备,就这么随着这一剑的冲力缓缓倒下。

    那一刻,时间似乎停止了。宇文晨月突然看到,正对方向的狐狸一双眼突然变成通红。就那么一刹那,他们隔着百来米,宇文晨月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大地张力突然从狐狸身上爆发。就那么一刻,一股死亡般的冰凉透过她的胸膛。

    冰凉中,宇文晨月看到,眼前像是放慢动作一般,狐狸地身突然一下变长,猛然幻化成人的模样。那模样宇文晨月记得和那和在绿瞳房里见到的男人一模一样。只是狐狸眼中多了一股邪气,不,不能说是邪气,那双眼睛,只能说是不勒于世,于这世界格格不入却又漆黑清亮,纯净得不像该在世间。

    这种时候宇文晨月实在没心情去管自己这位师父有多帅,有多么的勾人心魂。因为此时他这双眼睛眼仁通红满是浓浓的杀气。

    曾庆年并未停手,或许他是想趁辰纱中箭,狐狸忙乱之时再射他一箭。可他错了,狐狸头也不回一伸手就接住了那支箭。他就势反手一掷。那箭立时以比弩弩弓弹射还快的速度,穿过曾庆年地眉心。

    宇文晨月整个脊梁冰住了一般,冰冷似乎是从她心里直往冒一般。这不是因为曾庆年的死,而是因为——

    外人对乐灵邪气的传说有多少,宇文晨月不知道。可她知道乐灵从没杀过人,她即使是把人整到生不如死。逼到人自杀。可乐灵从来没亲手杀过人。这透过眉心的一箭,让她害怕,因为她知道,这是乐灵杀戮的开始。

    她喘出的气都像冰一般。她挥着手对着山下大叫,“跑,快跑!”她叫着眼泪不由流了出来。她已感应到结果,他们甚至自己都跑不掉了。

    山谷中,宇文赏月、苏洛离、宇文老爹、绿瞳还有三两个黑衣杀手听到她地呼喊愣了一下。也许是杀手的警觉,苏洛离带头向山谷上逃。其余的人逃得莫名其妙,却也忍不住逃。

    可是。又能逃多远,狐狸地速度不像人,本来也不是人。宇文晨月让眼泪模糊地双眼看着一个个熟悉的,不熟悉地人轰然倒下。再定眼时,双眼通红的狐狸已在她面前。他食指抵着宇文晨月的额头,那冰凉的触感透过皮肤直寒进心里。

    他并未动,只是瞪着通红的双眼,冷冷地问,“是你?”

    宇文晨月留着泪,却只会说。“对不起!”不是她,却又是她引这些人进来。

    他有些犹豫,手下想发力却又停了下来。“为什么?”

    “对不起!”这种时候,她还能说什么呢?错、对,她已经分不清了,她缓缓走上前,口中默默地说,“师父。我只希望,杀戮由我起,也由我止。”

    血顺着眉尖慢慢流到她眼旁,这一次,或许真地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吗?

    很久以后,宇文晨月看眼前的珠帘,不解地吹了吹。

    “你老实点,没带过凤冠啊!”左边,苏洛离的声音不和善到极点。他就像吃了一万吨的火药。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主人,你穿着嫁衣好好看啊!”右边。小正很乖的一张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

    宇文晨月坐在巨大的红帐大床上,不解地撑着脑袋。头上凤冠沉重,压得她头发痛,眼前凤冠的珠帘晃得她眼晕。她不懂,她为什么要嫁。还有两大高手一左一右的站着逼她嫁。

    连逃婚地机会不给她。这绝对是裸的逼婚。

    “新郎呢?”

    小月月穿着小红袍忽忽地在她头顶打着扇,“别急,别急,洞房时间还没到。”

    “洞个P!”

    小正和气笑道,“主人,新娘不能暴粗口,会被夫家笑话的。”

    苏洛离愤愤加了句,“把你休了更好。”

    宇文晨月愤怒一甩手,珠帘哗哗地晃,“闭嘴,你个善恶不分地死家伙,不是你,我会有今天吗?”

    苏洛离被她这么一吼,立时软了下去,低头不敢再说话。

    宇文晨月余怒未消,愤愤地哼哼,“别人陪嫁带丫鬟,我怎么带两男的?还两个长得一模样的男的。”

    小月月更欢愉地哼哼,“多幸福啊“幸”字不介意可以自己改一下。)

    想知道新郎是谁?

    好吧,洞房花烛夜时,宇文晨月数完各大阎王送来的红包,笑得嘴咧到耳根。看了看红通通的帅气地新郎,她嘴角微翘,闪着噌噌的寒光。“乖,老实招认,为什么娶我!”

    “我,我……”

    “不说是吧!”宇文晨月贼笑着,嘴角寒光更甚。

    经过某此少儿不宜,儿童不宜,正常人不宜,心脏病人不宜,高血压者不宜,等等不宜的尖叫事件后。宇文晨月终于问出点眉目。

    新郎晕头晕脑,眼冒金星地说——

    客,客观原因:有一,一只狐狸说,看到我想要的婚礼,或许我会送你们十样宝物当嫁妆。

    主,主观原因:我爱你!

章节目录

职业闺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颜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颜筱并收藏职业闺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