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叶洪乾和苏媚看了几分钟,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听到老板的招呼之后,就走了过去,看到前方桌边还有几张椅子,二人都站了一上午了,也有些累,就不客气的坐了下去。

    “老板,这些石头都是你的?对了,你怎么看出我们俩是刚刚入这一行的新人呢?”

    这位翡翠原石商人看上去比苏媚和叶洪乾,也大不上几岁,听了笑呵呵的说道:“我看你们东看看西看看的,我是猜的。”

    “呵呵,这位老板,你真是火眼金睛啊,猜对了,我们是刚入行的新人。”叶洪乾被这老板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出言解释道:“我们两个根本就没入行,听说这里有翡翠原石,特意过来见识一下的。”

    这年轻老板听了也笑了起来,说道“呵呵,我叫张栋,你们能转悠到我这摊子上来,也算是个缘分,咱们交个朋友吧。”

    看到这张栋如此豪爽,苏媚和叶洪乾也报了自己的名字,张栋摆弄着桌子上的功夫茶具,和二人闲聊了起来,对于那些正在辨别毛料的客人们,却是不管不问,这种做生意的态度,让叶洪乾和苏媚心中都有些疑惑。

    “呵呵,他们都是行家,不是你说几句好话,就会出手买下来的,这倒省的浪费嘴皮子了,看中了就买,看不准就换块毛料看,做我们这行的,不需要多说什么,当然,对于二位这样的客人,要是能忽悠的你们掏钱购买,我也不介意多说几句的。”

    听到叶洪乾二人的疑问后,张栋笑了起来,这人身上有一种很亲和,即使大家刚认识,开起玩笑来,也不使人觉得反感了。

    “张大哥,这些毛料之中还分好坏吗?我怎么看着这几个展位,都搭了这么一个架子,是不是架子上放的毛料,要比摆在地上的好,这是怎么分辨的呢?”

    叶洪乾不会不懂装懂,难得遇到一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又比较善谈的老板,自然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二位,这翡翠原石大家也知道,目前这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仪器可以透视到石头的内部,所以一块毛料里面,是否有翡翠,翡翠的品级如何,这谁都不敢打包票啊,所以购买毛料,也就称之为赌石。

    这赌石又分为两种,有半赌和全赌之别,半赌就是我把这毛料切开一块,这叫做开窗,或者从边上打磨掉一点石头的外皮,这叫做擦石,不管是开天窗还是擦石,其目的都是为了让毛料里面露出绿来,只要出绿了,就证明这块石头里面有翡翠,购买毛料的人就可以根据显露出来的绿意来判断石头里翡翠的种色,这样的赌法,就就叫做半赌。”

    张栋一边说,一边从桌子前面的架子上,抱过来一块篮球大小呈椭圆形的毛料来,指着一边的切口说道:“这一块就是半赌的毛料,你们看,这切口处已经出绿了,而且水种不错,一般翡翠毛料,越是靠近石心的地方,翡翠种色越好的,当然,例外的情况也是很多,这块毛料说不准里面就会出现玻璃种,但也有可能是狗屎地,不过里面有翡翠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之所以说这块是半赌,就是赌里面翡翠的品级种色和形状大小的不同。”

    “张大哥,那你的块毛料,它值多少钱呢?”

    叶洪乾运用起写轮眼在观察的时候,已经将这块篮球大小的毛料看了个通透,这块毛料除了擦边那里有大概一寸左右的绿意之外,里面全是白乎乎的一片,根本就没有翡翠的存在,别说玻璃种了,什么都没有了。

    “呵呵,这块毛料的表现还不错呢,看这碎裂的走向,里面要是出翡翠,最差应该也是玻璃冰种,出十几个白玉戒面或者三五个玉手镯没有问题,我给它定价就是二百万了。”

    张栋摸着手里的石头回答道,听的叶洪乾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果然是赌啊,自己和苏媚并没有出言要购买,并且这老板也知道他们不懂,不可能故意这样来说欺骗的,也就是说,张栋的确是这样认为的,竟然连出售毛料的老板都看走眼了,要是谁出手购买了这块毛料,那就要赔惨了。

    张栋把这块半赌的毛料放回到架子上之后,指着架子旁边地上一堆黑乎乎的石头,笑着说道:“这些就是全赌的毛料了,价格要比半赌的毛料低出的很多,只是里面到底能不能能出翡翠呢,这就全凭买家的眼力和运气了,当然,全赌毛料也是要看品相的,有些龟裂的石头表现的很好,那就是的全赌毛料了,其价格也不比半赌的低多少了,怎么样,你们这对小情侣要不要试试手?”

    听到小情侣这个称呼,苏媚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她和叶洪乾是表姐表弟的关系,又是情人的关系,这种奇异的的关系,除了在古代还真不是被世俗所接受了但是,在这里反正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所以,苏媚的脸虽然红了,但却没有反驳。

    这张栋看来是个健谈的人,或许坐在这里也颇感无聊,知道面前这两人对翡翠原石是一窍不通,干脆从最基本的地方给两人讲解了起来。

    “张哥,有木有几百块钱一个的,咱们买几个切着玩玩…”叶洪乾突然摆摆手打断了张栋的话,大大咧咧的说道。

    听了叶洪乾的话,张栋也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哭笑不得说道:“赌石市场怎么可能有几十块的毛料?”

    叶洪乾睁大了眼睛道:“真的没有便宜点的吗?”

    张栋苦笑道:“叶先生,你别开我的玩笑了,这些毛料不管是半赌还是全赌的,都是从缅甸翡翠矿坑里面运出来的,里面都有蕴藏翡翠的可能性,不说我购买这些翡翠的价格,也不说从缅甸运到国内的运费,就是我从广东租辆车拉到这里来,也开销不小呀,几百块一个卖掉,我可是连汽油费用都赚不回来。”。

    张栋的话让叶洪乾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道:“那还有没有稍微便宜一点的呀,这几百万买了,要是里面什么都没有,那不是亏死了。”

    张栋算是看出来了,叶洪乾是个啥也不懂的外行,所以,他随意的指着刚才那堆全赌毛料,道:“叶先生,你要是想玩玩,去全赌毛料里面挑一块吧,那里的价格从百几到五数十万的都有呢。”

    张栋看这着两人的穿着不凡,好想知道这两人一定身价不菲,掏出个几万块来玩玩非常有可能,所以才过来这才刻意结交的,要不然的话,这位玉石老板吃饱了撑着和叶洪乾、苏媚两个人解释这么多?

    “要几万块钱买块石头呢?,洪乾,你说咱们赌不赌啊?”苏媚有些拿不定主意,她虽然听叶洪乾吹牛自己能透视,并且还证明过了,但是谁知道叶洪乾是不是变法子哄她开心啊,毕竟,刘签那厮的魔术就是骗人的,却还有很多平民百姓们疯狂的崇拜他。

    “媚媚,咱们挑几块便宜的碰碰运气吧,既然来了,就给张大哥带点生意。”叶洪乾点了点头,在别人都不认识的地方,叶洪乾喜欢叫苏媚的小名,两人做.爱的时候就“媚媚”、“洪乾”的叫,男女之间的激情和情趣吗?这厮今天可是有备而来的,他足足带了数张银行卡,不赚他个十倍二十倍的,他简直对不起自己抽奖得来的这双神眼啊。

    两人边说话边站起了身子,正好一个人迎面走了过来,和叶洪乾与苏媚打了个照面。

    叶洪乾一眼看出这人,一愣,这不是被他整的凄惨无比的便宜堂弟叶飞扬吗?这厮和叶恒那个白痴那日竟然敢算计自己,真是斗胆包天找死的货啊。

    叶洪乾这几天也偶然听到,上次在慕容家的宴会之后,叶恒那白痴听说被家族派到印度那边去考察了,回不来回得来要看叶茂才这个京城市长气消掉了没有,叶飞扬虽然没被放逐,完全是他是叶家嫡子叶飞虎的儿子。

    但是,从那一次之后,叶飞扬的家族地位明显的下降了很多,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现在叶飞扬的生活,那就是:“悲催。”

    叶飞扬此刻不由自主的揉了揉自己屁股,出来的时候又被叶家院子里的人打的,尼玛,叶飞扬有时候想象自己这些天的悲催生活真是泪流满面啊。自从上次慕容明月的生日宴会后,他就没有抬起头来做人过,走到哪里都被人笑,而且,莫名其妙的武功都被废了,一个废人,一个曾经装逼的过了头的人物,忽然间丧失了地位、武功,他的悲剧人生可想而知,以前被他欺负过的人,可是说都阴狠的对他下手了,要不是他还有一个牛逼的老爹叶南虎撑着,早就被人废了。

    叶飞扬这会儿看到叶洪乾的时候,他就不由自主羡慕起叶洪乾来,暗想道:“还是被叶家驱逐好啊,至少不要挨打了。”叶洪乾看见叶飞扬之后,眼珠子转了一转,又暗暗想道:“这傻逼好久没见了呢?听说他过得很不好呀,虽然都是拜本公子所赐,但是叶飞扬这傻逼有今天的下场完全是他自找的。他无缘无故的找本公子的麻烦。本公子没有暗中下手杀了他就算很不错了。”

    叶大公子就完全没有想过:“他虽然没有杀了叶飞扬,但是悄悄的下暗手废了他的武功,酒宴上让他大大滴的出丑,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残忍呢?”

    此刻叶洪乾和叶飞扬两个人,故人相见,格外激动,(别误会,叶洪乾从来是个幸灾乐祸的主,他要瞧瞧叶飞扬这白痴如今到底有么的落魄)所以,这厮忍不住高声喊道:“哎呦喂,你那谁,堂哥,你也在这里啊,真是太巧了哈!”

    苏媚看到叶飞扬也是眼前一亮,道:“飞扬,你也在这里啊。”他们两个是同辈,家宴上也是碰到过几次的。

    走个正面,叶飞扬也看见了是叶洪乾二人,不由得在心中暗自叫苦,他看到苏媚,如果是他以前一定双眼发光,之前他还真对苏媚这个漂亮的不象话的女人有过几分念想,现在么,念想仍犹在,手脚却不敢动了。

章节目录

唐门公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赵子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子谋并收藏唐门公子。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