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老人家,你们的身体还好吗?”欧阳平想做一个小小的铺垫,太唐突,他怕老人接受不了。

    “托老天爷的福,还能喘一口气。”老人一脸忧郁,“小磊,忙你的去吧!”

    小磊慢慢退出客厅。

    “老人家,你们的儿子高建亭有多长时间没有回来啦?”

    “他死在外面——已经有一年多了。”

    老太太低头抹眼泪。

    “别哭了,我们不是早说过了吗,就当他死在外面了。”

    “老人家,很抱歉。我们不想惹你们伤心。”

    “公安同志,这不怪你们,你们不知道,这孩子太伤我们老两口的心了。你们来,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跟我们说,是不是建亭——他——他出事了?”

    “这——”欧阳平一时语塞,因为女人更伤心了,她在控制着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不时用手绢擦拭自己的眼泪。

    “公安同志,你们不妨直言,这一年多,我们老两口已经想开了许多。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

    欧阳平望了望韩玲玲。韩玲玲从皮包里面拿出一张模拟画像。

    欧阳平从韩玲玲的手上接过模拟画像,站起身走到老人的跟前:“老人家,请您看看这张画像。”

    老人接过模拟画像,看过以后,圆睁双眼,他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又看了看模拟画像,然后将画像递到老伴的手上:“老太婆,你看看,这不是咱儿子建亭吗。”

    老太婆接过模拟画像:“明堂,你就是建亭。公安同志,你们打哪儿来?”

    “老人家,我们从荆南来。”

    “公安同志,这张画像是怎么回事?”高明堂似乎已经明白了一切。

    “老人家,你们确认这是高建亭吗?”

    “老太婆,你到建亭的房间把抽屉里面的那个最大的相册拿来。”高明堂望着老伴道。

    老太太站起身,走出客厅。

    两分钟左右,老太太走进客厅,她的手上拿着一本边长在三十公分的正方形相册。老人从相册里面拿出一张十二寸大的彩色照片。

    “公安同志,你们看看这张照片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了。”高明堂道。

    欧阳平接过照片,这是一张艺术照,这张艺术照和模拟画像相比较,除了头发的疏密有所不同之外,几乎完全一样。大家都知道,模拟画像上的长发是后加上去的。头骨骗不了电脑,但头发就不同了。

    “这是他前年照的,跟着了魔似地,这都怪我们啊!生下来以后,如果不把他当女孩子养,就不会中邪了,我们夫妻俩把肚肠子都悔青了。你们再看看这里面的照片。”

    欧阳平从老人的手中接过相册,然后一页一页地翻看:相册里面是高建亭不同时期的照片,这些照片绝大多数都是女孩子的穿着和打扮。

    “老人家,高建亭有多长时间没有回来了?”

    “自从去年春天,我们在荆南和他见了一面之后,他就没有再回来过。”

    “你们到荆南去过了?”

    “我就不瞒你们了,去年,他在荆南报名参加了一个变性手术,医院要父母签字,他跑回来跟我们磨了很长时间,寻死觅活的,我们夫妻俩没有办法,就跟他去了一趟荆南。也怪我们,心里面的坎过不去,回来以后,我们就没有再过问他,心想,等他身上的钱用完了,自然会回来。”

    从老人的话中可知,老人已经知道同志们至此到湖亭镇来所为何事了。

    “公安同志,我儿子建亭是不是出事了?”高明堂道。

    “老人家,情况是这样的,八月三号,几个建筑工人在清理拆迁工地上的建筑垃圾的时候,在一个废弃的水井里面发现了一具尸体,死者遇害的时间是在去年的夏天,这张模拟画像就是根据死者的头骨绘制的,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们,想请你们确认一下。”

    “老头子,这都怪你啊!要不是你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建亭也不会连家都不回啊!”老太婆眼泪汪汪,啜泣哽咽。

    “是啊!这——全怨我,这都是命啊!死要面子活受罪,当时,我放不下这张老脸,结果把儿子逼上了绝路。”高明堂老泪纵横。

    “老人家,现在,我们还无法确认他就是你们的儿子高建亭。”

    “错不了,这就是我儿子建亭。”

    “二老再看看这三样东西——这是我们在死者身上找到的遗物。”

    韩玲玲将三样东西一一拿出,摆放在茶几上。

    三样东西分别是打火机,皮夹子,裤带。

    两位老人看完东西之后,都摇了头。

    “老人家,你们看仔细了?”

    “没错,这三样东西,我们没见他用过,建亭的身上有两样值钱的东西。”

    “哪两样东西?”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