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汪有礼派刘小堂拿来了一捆几十米长的水管和一个泥浆桶,从“谢熙故居”引来了自来水,将泥浆桶注满水,刘大羽将尼龙袜放在泥浆桶里面涮了涮,涮去黑色的淤泥,尼龙袜呈灰色,上面还有深蓝色的叶状竖条纹。只有男人才穿这种尼龙袜。

    欧阳平用镊子小心翼翼地拨开裤子的口袋,裤子口袋竟然完好无损——材质也是化纤。

    欧阳平从死者的身上提取到一个完整的口袋——在尸体尚没有挪动的情况下。

    突然,刘大羽手中的镊子触碰到一个硬物。

    刘大羽和欧阳平用镊子将口袋翻开,从里面掉下来一个打火机,打火机的机身已经完全锈蚀,但从打火机的形状来看,这是一个档次比较高的打火机:打火机呈扁平状,长六公分左右,宽四公分左右,厚度一点五公分左右。

    欧阳平和刘大羽从口袋的底部针脚处发现了一些烟丝,烟丝已经发黑,欧阳平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在非常浓烈的腐臭味中,有一股类似于烟丝的味道。

    从鞋子,衬衫,长裤,尼龙袜、打火机和烟丝等物件来判断,死者为男性。

    三个人一边拨开尸体周围的土和淤泥(以淤泥居多),一边检查淤泥中的块状物——或者条状物,除了尸体以外,欧阳平还想找到一些和凶手相关的遗留物。

    遗憾的是,三个人什么都没有发现,如果井底不是第一现场的话,现场确实不可能有和凶手相关的遗留物。

    尸检和勘查的进度非常缓慢,欧阳平从事刑侦工作的座右铭是“细致,细致,再细致。”这是由刑侦工作的特点所决定的,现场勘查具有不可复制性,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有一点补救的机会和可能,所以,欧阳平和刘大羽宁愿慢一点,也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细致,细致,再细致”可不是随便喊喊的,欧阳平在死者衬衫的衣领上方发现了几根长发,一共是七根,七根头发的长度都在五十公分左右。

    这应该是比较重要的遗留物。

    欧阳平在用镊子拨开的确良衬衫上的淤泥的时候,拨到了几根丝状物。欧阳平将几根丝状物放在手套的大拇指和食指上捻了捻,这才发现原来是七根长发。

    李文化看了看手表,时间是八点四十五分。尸检工作还没有正式开始。

    站在坑上面的人汗流浃背,汗水已经浸透了制服,蹲在坑中的三个人挥汗如雨,三个人不时用衣袖抹一下脸上的汗珠。

    热一点倒没什么,最难于忍受的是令人窒息的气味。

    九点半钟左右,尸体周围的土和淤泥全部清理干净,死者的尸体已经完全呈现出来。

    死者的头部腐烂的最厉害,已经看不清死者的五官——只能看到上下两排牙齿,如同一个正在腐烂的冬瓜被人用石头砸了很多下。前面,笔者曾经交代过,在死者的头上压着一块长条石,合理的分析应该是凶手先把尸体扔到井底,然后把井沿和井沿下面的长条石扔到井底,那块长条石正好落在死者的头上。死者的头发非常短,只有两毫米长。这进一步证实了欧阳平和刘大羽对死者性别的判断。

    部分头皮已经脱落,一部分头骨已经显露出来。

    在死者的后脑勺上有几个呈放射状裂纹,在几条裂纹的中心,有一块蚕豆的的骨头呈粉碎状。

    这个部位,左向东拍了三张照片。死者的后脑勺应该是致命源。这也就是说,死者是遭到硬物的重击才一命呜呼的。

    死者的的确良衬衫的左侧有一个小口袋,口袋里面有一个皮夹子,皮夹的表面已经扭曲萎缩,上面有一个铜拉链。

    无独有偶,欧阳平在死者衬衫的第二个纽扣和口袋之间,又发现了三根长发,他们的长度和先前发现的七根头发一样长。

    长发两次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这不能不引起同志们的高度重视。

    难道杀害死者的凶手是一个女人?或者说,在杀害死者的凶手中有一个女人。该女人有一头长发,凶手在杀人的时候,头发留在了死者的身上——而且极有可能是死者与凶手在纠缠的过程中,将头发留在了死者的身上。

    刘大羽用镊子将皮夹子从口袋里面拽出来,又用镊子将皮夹子展开,皮夹子里面有三个夹层,其中一个夹层也有一个铜拉链——拉链是拉开的,三个夹层里面都有一些纸质品,遗憾的是,这些纸制品,全成了浆糊;在另一个夹层里面有一张两寸照片,遗憾的是,照片已经变成了光板。

    刘大羽仍不甘心,他试图用镊子拨开那些浆糊,结果一无所获,那些纸制品从外面烂到了里面。

    经水清洗过之后,皮夹子成棕色,在皮夹的表面是一个菱形金属物体,上面满是绿色的锈迹,欧阳平用电工刀刮去锈斑,立刻呈现出黄色来。

    这个菱形金属片应该是商标。

    最后,欧阳平和刘大羽将尸体正面朝上,身体放平,经过测量,死者的身高在一米六八至一米六九之间,这个身高也符合欧阳平和刘大羽对死者性别的判断。

    死者的年龄在三十四到四十之间,这是欧阳平从事刑侦工作以来第一次把死者的年龄的跨度放的这么大,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按照死者的骨龄——特别是头骨判断,年龄应该在三十五岁左右,但按照死者的牙齿来判断,年龄大概在三十九岁左右,三十五岁左右的人,牙齿完整,可死者的牙齿竟然掉了一颗牙,这颗牙的位置在门牙的右边。所以,欧阳平和刘大羽才把死者的年龄暂定在三十四至四十岁之间。

    在挪动死者骨骼的过程中,刘大羽有在淤泥里面找到了另外一只皮鞋和另外一个裤子口袋。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