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一个工人手中的竹竿突然停滞不前了。他用力向岸边移动。

    另一个工人也跑过来了,两根竹竿同时用力。

    两根铁钩子应该是勾住了重物,水下泛起更黑更臭的水。

    气味虽然非常难闻,但并没有阻挡得了人们的好奇心,桥上,南北两岸站满了看热闹的人。

    两分钟以后,一个圆形的东西慢慢浮出水面,那是自行车的前轮。只能看到几根钢丝,轮胎上糊满了淤泥,淤泥中还有一些垃圾。

    一分钟以后,水面上浮现出了自行车所有的轮廓。

    两个工人将自行车拖到岸边。用铁钩勾住自行车的头尾,在水中来回移动——目的是将附着在自行车上的垃圾和淤泥洗涮干净。

    几分钟以后,自行车被拖上岸。

    两个警察从附近店铺借了一根很长的塑料水管,接上自来水,将自行车认真冲涮了一遍。

    崔家大院也来了不少人,欧阳平在人群中看到了郝大妈。他把郝大妈会叫到跟前。郝大妈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严宝山那辆永久牌自行车,最突出的特征有两个:一是自行车的坐垫上的皮已经部分脱落,露出了两根弹簧;二是自行车车腿上的弹簧掉了,严宝山用一根蓝颜色的电线将车腿系在自行车的后叉上。

    左向东对自行车进行了多角度的拍摄。

    严宝山的案子和“95。8。3凶杀案”没有任何关系。同志们还要回到原点继续“95。8。3凶杀案”的侦破工作。

    同志们在调查“95。8。3凶杀案”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另外一个案子,这应该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欧阳平和他的战友们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调查继续,调查走访的范围又扩大到谢举人巷周边。同志们跑酸了腿,磨破了嘴皮子,三天下来,仍然毫无进展。老天爷也跟大家作对似的,一连下了几天的雨,欧阳平和大家的心情糟透了。

    告示贴出去已经有六天了,在这六天里面,竟然没有一个人向警方反映情况,提供线索,案件的侦破工作陷入困境。

    有几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欧阳平的心头:第一,对于模拟画像上人,赵老师夫妻俩和甘得君夫妇都有印象,甚至比较熟悉,而陈家大院的其他人以及陈家大院附近的人一点印象都没有的呢?第二,赵老师夫妻俩和甘得君夫妻俩对模拟画像上的人有印象,甚至比较熟悉,但为什么想不起来是谁呢?

    欧阳平坚信一点,死者生前肯定在谢举人巷出现过,要不然,赵老师夫妻俩和甘得君夫妻俩不会有印象。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谢举人巷的其它人——特别是住在陈家大院的章门两家的人竟然说没有见过模拟画像上的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别别窍呢?

    八月九号的晚上,是陈杰值班,欧阳平和刘大羽干脆到刑侦队陪陈杰,他们想好好理一理案子的头绪,找到症结所在。

    刘大羽从街上买来了一瓶酒,一斤猪头肉,半只桂花鸭和半斤花生米,六个馒头。

    三个人在值班室喝起酒来。

    大家都知道,欧阳平烟酒不沾,今天,他也喝酒了,心里面不是有事吗?

    刘大羽和陈杰的酒量比较大,平时马不停蹄忙于工作,几乎没有时间喝酒,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所以两个人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一时兴起,一眨眼的功夫,一瓶酒下去了一大半,在刘大羽和陈杰的鼓励下,欧阳平也喝了两杯酒,结果涨得满脸通红。

    几杯酒下肚之后,话题很快转移到案子上来了。

    “欧阳,虽然陈家大院的案子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但我们无意之中侦破了严宝山的案子,这多少让我们感到一些宽慰。”刘大羽是想安慰一下欧阳平——看到欧阳平愁眉不展,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也正是他不回家的主要原因。

    “是啊!只要我们竭尽全力,便可问心无愧,我们从事刑侦工作这么多年,遗憾再所难免。”陈杰能理解欧阳平和刘大羽的心情,“我们介入此案才几天,假以时日,随着调查的深入与拓展,我们一定会寻觅到有价值的线索。”

    “老陈说得对,这种事情要慢慢来,只要我们有足够的韧性和耐心,就一定会有所突破。”

    “前一个阶段的工作,我们是不是要好好梳理一下?”欧阳平在想具体的问题。他并非失去信心,而是在厘清思路,寻找突破的方向。

    “我们的调查已经非常认真细致和深入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陈杰说完,将半杯酒掀到肚子里面去了。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