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回答我,到底是谁拿起斧头的?”

    “是——是——是我男人。”

    “这就对了吗!严宝山倒地之后呢?”

    “严宝山倒地之后,就没有再爬起来,当时,有很多血喷到了墙上。还喷到了我男人的身上。”

    “你们为什么要用麻袋把尸体装起来?”

    “我们想等严宝山的尸身化了以后,把麻袋挖上来处理掉,把这么一个东西埋在家里面,总不是一个长久之计。”

    “为什么拖到现在还没有处理呢?”

    “事后,我们非常害怕,好在我们很少进柴房,别人也不可能知道。所以,一直没有动。”

    “为什么要在坑中放石灰呢?”

    “石灰能化掉尸体。”

    “你们就这么肯定?”

    “我男人在商业局,以前是负责基建的,有一年,单位建房子的时候,一只小狗掉进石灰池中,等石灰用到最后的时候,工人在池子底下发现了小狗的尸体,小狗身上的肉已经化得一干二净了。石灰除了能化掉尸体以外,还能消除**的气味。眼看就要天热了,金有贵家的厨房就在我家柴房的旁边,我们担心金家人闻出味道来。”

    “藏好尸体之后,你们就经常往坑中放水,是不是?”

    “不放水,石灰就不会熔化,不熔化,就不会产生高温。”

    从严阿妹的谈吐来看,他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妇女。

    “你是什么文化程度?”

    “高中毕业。”

    “往坑中加水,就会产生高温,就回冒热气,你们就不怕邻居生疑吗?”

    “我们等院子里面所有人家都睡熟了以后才动手。不过,第二天早晨还是会有一些热气,为了掩人耳目,我们把炉子放在柴房,经常煨一些东西。你说对了,有一回,金大妈看见柴房里面往外冒热气,她以为是我家的锅开了,特地跑到我家来喊我,我就把她领进柴房,炉子上正煨着排骨汤呢?”

    严阿妹和李开基可谓是机关算尽啊!

    “你们是什么时候把严宝山的尸体埋在坑中的呢?”

    “第二天夜里。”

    “你们为什么要将严宝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呢?”

    “严宝山身上的衣服全是化纤产品。”

    “严宝山身上的东西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乘夜深人静的时候,放在炉子上烧掉了。”

    “严宝山做了几年玉石生意,肯定会有一些积蓄,除了这些玉石,你们难道就没有惦记过他的积蓄吗?”

    “我们确实在柴房里面找过,但没有找到,我们只在严宝山的衣服口袋里面找到几百块钱。”

    关于严宝山的钱,想查清楚已经很难了。人生总会有一些遗憾,刑侦工作也会有遗憾。

    “你们昨天晚上交给我们的这两件玉器是怎么一会事情?”

    “这是我在街边地摊买的假货,不值钱。”

    “为什么要拿假货蒙我们呢?”

    “严宝山给我们玉器的事情,邻居们是知道的,我们估计一定有人跟你们说这件事情,如果你们知道那两件玉器非常值钱,就一定会怀疑严宝山失踪的事情。昨天晚上,你提到了这件事情,情急之中,我才用两个假货来糊弄你们。”

    “昨天晚上,我们离开以后,你男人为什么要在过道里面坐了很长时间?”

    “你们盯上了我们,我们不放心柴房。”

    夫妻俩的预感是对的,这就叫做“做贼心虚”。

    “后来,怎么又进屋睡觉了?”

    “过道蚊子太多,后来不是又下雨了吗?我男人又怕郝大妈老两口生疑,所以,回屋去了。”

    “我们走后,你们是不是商量什么对策了?”

    “李开基想找一个时间,把严宝山的尸骸处理掉,我劝她不用担心,警察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知道柴房里面的事情。”

    “我们听说严宝山有一辆自行车,他的自行车在什么地方?”

    “第三天夜里更深人静的时候,我和李开基将自行车推出崔家大院,扔到七里桥下去了。”

    有严阿妹的谈话记录做铺垫,审讯李开基的过程就简单多了。李开基的交代和严阿妹的交代没有什么出入。

    心有不甘的李开基始终没有想明白一件事情:“公安同志,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你们是怎么知道柴房里面有问题的呢?”

    “有一句老话说的很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还有一句话说的更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是不是金家两口子透露给你们的呢?”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七月十八号的晚上,十点多钟,我们两口子在柴房里面挖坑埋严宝山,金有贵听到柴房里面的动静,他曾经敲过门。”

    郝大妈确实提到过这件事情——这是金有贵跟她说的。

    “我们俩听到敲门声以后,吓得魂飞魄散,蹲在柴房里面,大气不敢出,直到金家熄灯之后才接着挖坑。”

    下午一点钟左右,欧阳平一行在王所长的陪同下,来到七里桥。大家赶到七里桥的时候,早有几个警察和工人等候在河边——他们在做打捞前的准备。

    一辆警车在桥头停下,严建华和柳文彬将李开基押下警车。

    李开基走到桥西边,指着桥拱下面道:“就在那下面。”

    两个工人走到桥下,将两根一丈多长的竹竿伸进水中,水又黑又臭,水面上还漂浮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垃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城市原本清澈见底的河水一下子变黑变臭了,过去,这条河上能撑船,还有人钓鱼,夏天小孩子门在河中游泳,现在,水中的生物恐怕只剩下蚊蝇了。

    王所长说,这条河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清理过了。

    工人手中的竹竿刚好能打到底——河水是比较深的,桥洞下的水更深。

    李开基真能选地方,这么脏的水,既不会有人下去摸鱼,更不会有人这里戏水。

    两个工人将两个铁钩子分别绑在竹竿的前面,然后从东西两头相向而行。

    两根竹竿在水下由远而进,慢慢移动,自行车这么大的东西,应该比较容易打捞。幸亏是自行车,要是其它东西,还真的下到水中去打摸。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