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圆圈的直径在四米左右。

    欧阳平点了一下头,汪有礼一声令下,七个工人开始开挖,铁锹,洋镐一起上,最上面有一层青石板,撬开青石板,下面的土就比较松软了。青石板都比较大,大概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有的青石板已经断裂了,用来封堵井口的两块青石板应该是就地取材。

    人越集越多,空气中散发出阵阵恶臭,虽然太阳还没有升上天空,但气温已经很高了,很多人的汗衫全湿了,有人干脆打起了赤膊,燥热和恶臭挡不住人们的好奇心,绳圈外面站满了人,只有卡车进出的地方露出留出一条路来,等卡车停下来的时候,卡车两边又站满了人,最佳的观察点是推土机,推土机上站满了人。有的人手上摇着扇子,有的人的脖子上挂着毛巾,空气中除了恶臭味之外,还有很浓的汗腥味。

    一丝风都没有,泡桐树的树叶一动不动。

    还有一个观察点是“谢熙故居”的二楼,故居的工作人员站在二楼的窗户里面,还有一些和工作人混得很熟的居民也混在里面。站在这个位置,能非常清楚地看到全景。

    本来,几棵泡桐树上摽着一些调皮的小男孩,但很快就被戚主任请下来了,因为那些泡桐树还不够粗大,小孩子骑在树枝上,把树枝压得弯弯的,看情形很是吓人。

    到太阳照在高大建筑物的马头墙上的时候,坑已经挖了一米深,水井下面的阴影在逐步缩小。

    汪有礼和工人们干脆脱掉了衣服,汗水不停地往裤腰里面流,裤子大部分地方已经被汗水浸湿,每个人的肚子都是瘪瘪的,他们干一段时间,就要直一直腰,每个人都大汗淋漓。

    细心的王所长让人拎来了一些烧饼和油条,几个工人接过烧饼油条,裹在一起,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本来,他们想趁早凉干一会,然后再去吃早饭,八月份,正是荆南最热的时候,只有早晨和傍晚能干一点活。

    戚主任从巷口的茶水炉拎来了一壶开水,倒在几个大碗里面,放在卡车上凉着。

    王所长还带来了一条红塔山牌香烟,塞给工人们一人一包,王所长还答应,完事之后,带大家到澡堂去泡一把澡。

    工人们三下五除二,狼吞虎咽地把烧饼油条塞到肚子里面去了,他们的腹部终于鼓了起来,裤腰带也紧了许多。

    汪有礼喝完水之后,道:“伙计们,咱们接着干起来,争取在见到太阳之前,把手上的活干完了。”

    站在谢举人巷子里面,早上能见到太阳的时间,应该是在九点钟左右。

    很快,大家看到了一个圆弧形的石头——准确地说是一个圆形物体的一小部分,在这块石头的旁边还躺着几块长条石,石头成暗黑色。

    九点钟左右,坑已经挖到井底了。

    现在,大家终于看清楚了,井底确实侧躺着一具尸体,尸体的大部分掩埋在土、淤泥和建筑垃圾下面,但仅凭露出来的部分,就能看出一个人体的轮廓线。

    一块长条石压在尸体的头上。汪有礼和刘小堂将长条石慢慢挪开,大家看到,死者的脑袋深陷于淤泥之中。

    汪有礼用绳子,将井底的石块一一请出井底。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这些长条石,这些长条石原来是垫在井沿下面的石头。

    最后,那块只露出圆弧形状的物体也拽上来了,它就是井沿,附近的居民对这个井沿太熟悉了——很多人家都到这口水井上来用过水。

    三根绳子,五个人才将井沿拽上来。

    井沿已经有些年头了,井沿上有十几条深沟,如果不是青苔和淤泥的话,大家会看到一条条光滑的深沟。

    井沿内径在五十五公分左右,高在六十公分的样子。

    凶手之所以将井沿和井沿下面的长条石掀到井下去,其目的是要让把这口水井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工人在做广场地平的时候,只要看不到井沿,就不会深挖,这样一来,谁也不会发现藏在水井下面的秘密了。

    汪有礼和刘小堂将大块的垃圾清出井底。

    严建华、陈杰和柳文彬对清理上来的垃圾进行了认真仔细的检查,但没有发现有价值的东西。

    欧阳平、刘大羽和左向东下到井底。现场勘查和尸检正式开始。左向东负责拍照,欧阳平和刘大羽负责尸检和勘查。尸检和勘查必须同时交替进行,因为尸体的大部分是掩埋在淤泥下面的。

    尸体的体位是左侧卧,头朝北,面朝西,成蜷曲状。

    汪有礼弄来了一桶石灰,铺在尸体的周围,尸体和尸体周围蠕动着很多蛆,人根本无法插足。石灰能将蛆虫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这是一次非常困难的尸检和勘查。

    刚开始,三个人只能看到死者的右手臂和右大腿。

    死者的右手臂上是一件白色的的确良衬衫,的确良是化纤产品,所以降解的比较慢。刚开始,欧阳平和刘大羽无法确定衬衫的颜色,因为死者的衣袖上全是黑色的淤泥,欧阳平用镊子翻开死者的衣袖,才看清楚衬衫的颜色,死者的衣袖是卷起来的——一共卷了三道,只有最里面一道的一角呈现出衣服本来的颜色。死者的衣袖在上面,和淤泥没有充分完全的接触。

    死者的手和手臂上的软组织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骨头的大部分已经露出来了。

    根据死者身上所穿的长袖衬衫和尸体降解的程度来判断,欧阳平和刘大羽的意见是一致的:死者遇害的时间应该是在一九九四年的秋天。

    两个人的判断从另外两样东西上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第一,死者的下身穿一条比较厚的棉质裤子,裤子已经降解的差不多了,欧阳平用镊子轻轻触碰了一下,布就散开了,长袖衬衫,长裤,这种搭配按时令算应该是在秋天——当然,这也是春天的装束;第二,死者的脚上穿的是尼龙袜,尼龙袜和秋天穿的,所以说死者的遇害时间在秋天比较准确——当然,这仅仅是初步的判断。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