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下面是尸检报告:

    年龄,三十六岁。

    性别,男。

    身高,一米六九。

    致命源,后脑勺上有成放射状的裂纹,应为重物击打所致。

    遗留物,无。

    死者被装进麻袋的时候,全身**,一丝不挂。连衣服都被凶手脱光了,其它遗留物就更不会有了。

    那么,凶手为什么要将死者的衣服脱光呢?

    夫妻俩异口同声地说,严宝山上身穿一件的确良衬衫,贴身穿一件尼龙背心,死者的裤子也是化纤产品,凶手怕这些东西烂不掉,所以,将衣服全部脱光了。

    郝大妈和众邻居也证实了夫妻俩的说法。

    案子并没有结束,欧阳平有一个特点,只要是他心里想不明白的事情,他就一定要想办法整明白。

    当天夜里,李开基和严阿妹被关进市公安局拘押室。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两辆汽车停在谢熙故居大门前,欧阳平一行八人在王所长和戚主任的陪同下,再次走进崔家大院。

    欧阳平要对李家进行彻底的搜查。

    八个人先对李家楼上下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搜查,包括一楼地板下面和二楼天花板上面,都没有放过,一个半小时以后,搜查一无所获。

    如果这是一起谋财害命的案子,那么,严宝山手上的玉石一定不在少数,如果找不到赃物,案子只能按照李开基和严阿妹的说法结案了。

    欧阳平、刘大羽和陈杰同时想到了柴房。严阿妹之所以给柴房上锁,恐怕不仅仅是柴房里面埋着一具死尸。

    大家将堆放在墙角处的柴禾一捆一捆地往外搬。

    八月五号的早晨,崔家大院里面聚集了更多的人,人们远远地站在过道上。

    所有柴禾搬完之后,大家才注意到,柴房的南墙上有一扇窗户,这扇窗户的那一边就是李家一楼的里屋。郝大妈和众邻居都说,这扇窗户早就有了。

    在窗户的那一边就是李开基和严阿妹夫妻俩睡的大床。

    欧阳平用电工刀的刀柄敲了敲砖墙,砖墙是实心墙。

    欧阳平和刘大羽又检查了一下地砖,地砖上没有一点被撬动的痕迹。

    大家都有点失望。

    欧阳平心有不甘:“把距离墙边一米内的地砖全部撬起来。”

    刘大羽和严建华用铁锹将距离砖墙一米以内的青砖全部敲了起来。

    地砖下面的土也很板结。

    大家更加失望。

    在欧阳平想放弃的时候,刘大羽道:“既然地砖已经撬起来了,也不在乎这一把力气,把土挖开看看。”

    “挖多深?”左向东问。

    “先挖一尺看看。”

    欧阳平和陈杰拿起铁锹,将土一锹一锹地挖上来。欧阳平从窗户的东边挖,陈杰从窗户的西边挖。

    “什么声音?”韩玲玲突然大声道。

    发出奇怪声响的地方就在窗户下面。

    “下面好像有东西。”柳文彬道。

    应该是陈杰的铁锹头碰到了什么硬物。

    陈杰将土挖了上来。

    “下面好像是一个坛子。”左向东道。

    土中有一个圆弧形的东西。

    欧阳平蹲下身体,用手套在圆弧形的东西上来回擦拭几下。果然是一个坛子。

    陈杰小心翼翼地将坛口周围的土掏上来,很快,坛身显露了出来。

    这是一个用来腌菜的坛子,口比较大。坛口是同塑料薄膜封起来的。绳子在坛口上绕了好几道。

    欧阳平用电工刀划开塑料薄膜,里面有一个帆布袋。在欧阳平的印象中,有人曾经提到过这个帆布袋,严宝山每天早出晚归,自行车的龙头上少不了这个帆布袋。

    欧阳平将帆布袋慢慢拎出坛口,帆布袋很沉。

    欧阳平将帆布袋平放在地上,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帆布袋很干燥,这大概是坛口被密封的缘故吧!

    刘大羽慢慢拉开拉链。

    在拉链拉开一个小口子的时候,大家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帆布袋里面装的就是玉器。

    刘大羽将拉链全部拉开,各种各样的精美的玉器呈现在大家的眼前,有绿色的,有白色的,有紫色的,有红色的。

    刘大羽将玉器一一拿出放在地上,大大小小,一共是三十一件。

    “把郝大妈请进来。”欧阳平抬起头望着韩玲玲道。

    不一会,郝大妈跟在韩玲玲的身后,走进柴房。

    “郝大妈,您看看这个帆布袋。”

    “欧阳队长,这就是严宝山的帆布袋。真没想到——真没想到,老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这杀人越货,昧良心的事情如何能做的出?留下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作孽啊!”

    现场拍照之后,同志们带走了赃物——连同存放赃物的菜坛子。

    离开崔家大院的时候,郝大妈告诉欧阳平,昨天夜里,两个孩子已经被爷爷奶奶接走了。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