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在相貌上,唯一不合的地方是牙齿,严宝山的牙齿完好无损,

    严宝山是安微亳州人——李开基的老婆也是安微亳州人。严宝山一九九二年秋到荆南市来做生意,刚来的时候,一时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就在李开基家住了一段时间。李开基家有一件柴房,夫妻俩将柴房拾掇一下,让严宝山住了进去。

    严宝山做的是玉石生意,他刚开始是到处转悠,寻找买主,至于他手上的玉石是什么来路,没有人知道。章主任之所以记得严宝山,是因为他曾经在严宝山的手上买过一个翡翠。章主任的儿子谈了一个乡下姑娘,这个姑娘的名字叫阿桃,夫妻俩指望能成,就从严宝山的手上买了一个翡翠送给阿桃。

    崔家大院的人对严宝山比较熟悉,崔家大院以外的街坊邻居就不怎么熟悉了,因为严宝山只在晚上到李开基家睡一觉,连晚饭和早饭都不在严阿妹家吃,他晚上回来的很迟,早上天不亮就出门了,所以,严宝山跟街坊邻居几乎没有接触的机会。

    从一九九四年夏天,严宝山消失之后,章主任和崔家大院的人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

    那么李开基夫妻俩是怎么说的呢?

    李开基的老婆说“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她还说“严宝山喜欢到处游荡,八成是到其它地方去了。李开基则说“严宝山八成有了自己的门店。章主任曾经问过李开基和严阿妹,他还想买一件首饰送给阿桃,章主任的残废儿子好不容易谈了一个对象,章主任想在经济上尽量满足阿桃。

    有地方落脚,这应该是一件好事,但这不应该影响严宝山和堂姐之间的来往。可自从严宝山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崔家大院。

    于是,欧阳平一行走进了崔家大院。

    下面,我们来说说刘大羽一路的情况,待会儿再来交代欧阳平一行的调查结果。

    七点钟,汽车驶进谢举人巷,最后停在谢熙故居的大门前。

    甘得君和尤大美已经在案发现场等候,他们六点五十就到了。

    那两块青石板还放在坑边。

    经甘得君和尤大美指认,两块青石板正是甘得君和门老三盖在井沿上的青石板。

    刘大羽和李文化试了试两块青石板的重量,两个人得出一致的结论:“一个人能挪的动。”大家都知道,李文化身材相对矮小,长得有比较单薄,只要是他能搬的动的东西,一般的男人都能搬的动,欧阳平和刘大羽的目的非常明确:他们想知道凶手是几个人。现在,刘大羽和李文化倾向于:凶手是一个人——或者说凶手是一个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身临其境,甘得君想起了一件事情,有一天早上,他帮老婆晾晒衣服——每年入秋之前,按照习俗要把家里面的衣服拿出来晾晒一下,这样才能把衣服上的霉气晒干净,一九九四年的梅雨下了很多天,梅雨过后,又断断续续低下了很多天,有不少衣服都发霉了。再加上面临搬家,顺便把所有衣服拿出来晾晒并整理一下,免得搬家的时候手忙脚乱,乱七八糟。晾衣绳的一头是系在插在砖头堆上面的一根竹竿上的,不知怎么的,衣服挂在绳子上以后——只挂了一半,竹竿就歪了,甘得君和老婆不得不将挂在绳子上的衣服拿下来,将竹竿重插一次,老婆的几句话提醒了他:“过去晾晒衣服,竹竿从来没有歪过,砖头堆好像矮了不少。”甘得君的意思是:尤大美觉得有人动过砖头堆。

    在甘得君的印象中,过去,竹竿插在三分之一处。绳子上不管挂多少衣服,竹竿都很给力,现在,竹竿只插在四分之一处。

    本来,砖头堆的高度是井沿加上两块青石板,再加上堆放在青石板上面的断砖残瓦,去掉井沿和青石板以后,砖头堆的高度可不就得矮许多吗?

    甘得君的回忆非常重要,这说明,在甘得君晾晒衣服前,井沿已经跑到水井里面去了,这还说明,死者遇害的时间在四户人家搬家之前。

    甘得君记得特别清楚,此时,正是居委会主任登门做拆迁前的宣传与动员。

    死者遇害的时间从原来的夏末秋初挪到了盛夏。具体时间应该是在赵老师住院期间。赵老师夫妻俩除了住院,平时是不离开陈家大院的,而陈老师夫妻俩因为精神上的问题,睡眠很不好。甘得君、门老三和章主任的儿子夜里面睡觉喜欢打呼噜,而且一觉睡到大天亮。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调查的重点转移到了崔家大院。于是刘大羽一行四人赶到派出所欧阳平等人回合。

    前面,笔者已经交代过了,崔家大院的院门就在陈家大院后门的斜对面,出院门向北走两三步就是陈家大院。

    崔家大院里面没有水井,院子里面的人都到陈家大院——或者赵家染坊去用水,陈家大院的水井被封上之后,他们就全到赵家染坊去用水,但要走一百多米的路。其实,人们早就用上了自来水,比较而言,自来水比井水要干净卫生一些,但用惯了井水,又喜欢节俭的居民大多会选择用井水,特别是夏天,井水非常凉爽,拎一桶水放在家里,把西瓜放在水桶里面,或者拧一个毛巾把子擦擦汗,还是挺惬意的一件事情。人们对井水情有独钟,是有原因的。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