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第六个吻合的地方是:郁长松有一个档次比较高的打火机,当刘大羽把打火机拿给金有贵邻居崔大安的老婆殷秀秀看的时候,她说郁长松的打火机和刘大羽手上的打火机大小形状差不多,因为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借郁长松打火机点蜡烛,当时,经常停电,找不到火柴的时候,殷秀秀就向郁长松借打火机——两家门对门。但殷秀秀不能肯定照片上的打火机就是郁长松的打火机,在殷秀秀的印象中,郁长松的打火机上有一个圆形的商标,而刘大羽手中的打火机却没有这个圆形商标。甘得君夫妻俩之所以没有认出实物,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吧!

    最关键的是,郁长松离开金家的时间和死者遇害的时间也是吻合的。殷秀秀还想起来一件事情:赵老师生病住院的时候,殷秀秀和金仙菊一块到医院去看望过赵老师——他们两家的孩子都在赵老师的手上读过书——或者向赵老师请教过学习上的问题,平时的关系一直很好。在去医院的路上,金仙菊提到了离婚的事情。根据甘得君夫妻俩的说法,死者就是在这时候出事的。

    奇怪的是,当刘大羽将死者的模拟画像拿给走访对象看的时候,他们都说不怎么像郁长松。虽然两个人都是长脸,但死者的下巴比较尖,而郁长松的下巴比较宽。死者的颧骨比较高,而郁长松的颧骨比较平。

    不仅如此,崔家大院的人,包括陈家大院附近的人都不觉得模拟画像上的人眼熟,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呢?欧阳平百思不得其解,赵老师夫妻俩和甘得君夫妻俩都说见过此人,而谢举人巷其他人都说没有见过此人,难道死者遇害前只出现在陈家大院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中,如果是这样的话,赵老师夫妇和甘得君夫妇应该能从记忆中搜索到此人。陈家大院还有两户人家,如果死者曾经出现在陈家大院,另外两户人家也应该有一些印象。

    想到这里,欧阳平在笔记本上做了备忘:八月四号上午找门老三和章丙坤了解情况。

    大家带着种种疑惑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六点半钟,大家在刑侦队集中,经过商量,欧阳平、陈杰、严建华和韩玲玲留在刑侦队等候赵倩倩的到来;刘大羽、李文化、左向东和柳文彬到案发现场去会甘得君,然后和金家人接触。

    我们先来说说欧阳平这边的情况:

    七点零五分,一个女人在市公安局的大门口跳下自行车,他就是赵倩倩,自行车的龙头上挂着一个红颜色的皮包。赵倩倩的上身穿着一件针织短袖肉色t恤,下身穿一条紫色宽臀长裤,脚上穿一双蓝颜色的半高跟皮鞋。

    门卫师傅走出传达室,隔着小门道:“同志,你有什么事情吗?”

    “同志,我找刑侦队的欧阳队长,他和我约好的。”

    “请随我来。”门卫师傅打开小铁门。

    门卫师傅走到一座三层砖木结构的古式小楼跟前:“同志,欧阳队长的办公室在二楼。”

    赵倩倩谢过门卫师傅以后,将自行车停在路边,锁上,拔出钥匙,径直上了楼梯。

    欧阳平已经看到了赵倩倩,他正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等她呢?

    赵倩倩坐在办公桌前右边的沙发上,欧阳平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韩玲玲坐在办公桌上,桌子上放着一个谈话记录本,记录本上压着一只钢笔,陈杰和严建华分坐在韩玲玲的左右。

    赵倩倩双膝并拢,两只手搭在一起放在右膝盖上——左手搭在右手上,侧着身体,端坐在沙发上,一派淑女风范。

    在赵倩倩坐下的时候,欧阳平注意到一个细节:赵倩倩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上有一块黄斑,这应该是长期烟熏所致。

    从坐下到谈话开始,赵倩倩的视线只停留在韩玲玲的脸上——或者说身上,这么说吧,她和欧阳平相向而坐,但和欧阳平没有一点眼神上的接触。办公室里面的三个男人就像是不存在的物件。

    欧阳平还注意到:赵倩倩的牙齿很白,长期吸烟的人,牙齿是不可能这么白的,在欧阳平看来,赵倩倩一定是给牙齿做了美容。

    “欧阳队长,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赵倩倩一边看手表一边道,“我八点钟上班,只有一个小时,我在市图书馆阅览室工作,只要一开馆,我就歇不下来。”赵倩倩说话不紧不慢,低语轻声。

    “自从陈家大院那口水井被封上之后,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人在那堆断砖残瓦跟前转悠过。或者夜里面听到什么声音呢?”

    “没有,欧阳队长,我经常住在单位的宿舍——我很少在家住,我爸爸妈妈因为我个人问题一直没有着落,整天阴沉着脸,我看了以后,心里非常难受,所以不经常在家住。”

    “请你看看这张模拟画像——你对此人有没有印象?”

    严建华站起身,将模拟画像放到赵倩倩前面的茶几上。

    赵倩倩前倾身体,仔细地看了看。但她和茶几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怎么样?”

    赵倩倩抬起头,眼睛在欧阳平的脸上扫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这是赵倩倩是第一次正视欧阳平的脸。

    “你的父母和隔壁的甘得君夫妻俩见过此人。”

    “此人是谁?”

    “他们异口同声说眉眼挺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我平时上班,在家呆的时间不长。此人头发很短,倒有点像金仙菊的男人郁长松,但脸型不怎么像。如果死者确实这副模样,那此人不大可能是郁长松。”赵倩倩略带思考道。她的言外之意是:你们能确定这张模拟画像就是死者生前的样子吗?

    赵倩倩的疑惑并非没有道理,说实话,欧阳平也有点担心模拟画像和真人之间有差距——差距是客观存在的。这张模拟画像是用电脑绘制的,这种新技术刚刚应用于刑侦工作,欧阳平对这种新技术了解不多。

    关于赵倩倩老大未婚的原因,欧阳平很想知道答案,但这是一个非常敏感,且和案子毫不相干的问题,所以,从什么地方切入,这是欧阳平比较头疼的事情。

    “昨天,我们和你的父母谈了比较长的时间,赵老师的身体虽然不怎么好,但精神却很矍铄。”

    “如果不是我在婚姻上还没有着落,我父母的精神会更好。”

    赵倩倩自己提到了婚姻问题——而且提了两次,这正是欧阳平所希望的,那就借这个话题往前蹚一蹚吧!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