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唐:电影散场以后,我和员工到电影院对面的汤圆店吃了夜宵——只要有夜场,散场以后,我们肯定要到汤圆店去吃夜宵,十一点四十分左右,我骑自行车回家,到家的时间是十二点十分左右。电影院的放映员齐海军和我同路——他家和我家住在同一条街上。回到家,洗洗‘弄’‘弄’,十二点半左右上‘床’睡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起‘床’以后,上街买早点。

    郝:时间上,你怎么记的这么清楚?你看手表了。

    唐:不用看手表,我们的工作就这个特点,用的是晚上的时间——别人休息,我们工作,别人消遣,我们辛苦。我们的工作,重复的都是同样的事情,看场子,清场子,吃夜宵,回家,多少年了,吃夜宵需要多长时间,回家需要多长时间,心里面是有数的,不会多到哪儿去,也不会少到哪儿去。

    郝队长找电影院的人——特别是齐海军核实,唐旭东所言非虚。不但唐旭东能记得时间,所有员工都记得时间。

    汤圆店的老板和伙计也证实,十一月六号晚上,电影院的人确实到他们店去吃过夜宵,唐经理也来了。时间是十一点钟左右。店老板还说,他们店之所以有生意,就是占了电影院的光,电影散场之后,有些观众会到他们店来吃夜宵。唐经理他们几乎每天都到汤圆店来吃夜宵——汤圆店一个月和电影院结一次账。

    唐旭东确实没有作案时间。

    接下来,郝队长等人把目光投向了一个叫崔凯敏的人,这个人的情况是吴启超吴副科长向警方提供的。崔凯敏是区房管所的职工——陶为良的下属。年龄三十二岁。崔凯敏以前是普通职工,陶为良当上科长以后,提拔崔凯敏当了维修二队的队长。

    吴启超说,有一次,崔凯敏和吴启超等人在一起喝酒,崔凯敏喝醉的时候说了一句“有他无我,有我无他”的话。崔凯敏口中的“他”就是陶为良。前面,吴启超说过,陶为良很懂得为人处世之道,在房管所,他的人缘非常好,除了吴启超,没有人和陶为良有矛盾和隔阂,以前,吴启超也是这么认为的,听了崔凯敏的醉话之后,他感到很奇怪,至于崔凯敏为什么要说这样的醉话,吴启超不得而知。他只是向郝队长提供一个情况,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于是,郝队长等人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

    调查结果证实,吴启超提供的情况是真实的,另外几个和崔凯敏在一起喝酒的同事也印证了吴启超说的话。崔凯敏在说那句话之前,几个人正在谈论陶科长——这几个人和吴科长走得比较近,他们在为吴副科长没能当上科长鸣不平——科长的位子本来应该是吴启超的,所以,他们确定,崔凯敏口中的“他”,指的就是陶为良。

    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郝队长终于了解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崔凯敏的老婆叫黄乔巧,二十九岁,人长得既漂亮标志,又娇‘艳’风‘骚’,她在南京商厦的首饰专柜当柜长。在陶为良担任副科长的时候,陶为良就经常往崔凯敏家跑,黄乔巧的父亲是一个饭店的大厨,很小的时候,黄乔巧就跟在父亲的后面看烧菜,日子一长,耳濡目染,黄乔巧也能烧一手好菜,当然,这只是一个由头,崔凯敏请陶为良到他家品尝老婆烧的菜只是有个幌子,目的是巴结和讨好陶为良,希望陶为良以后能多关照崔凯敏。黄乔巧本来的目的只是想讨好陶为良,可架不住陶为良的‘花’言巧语和凌厉攻势,竟然和陶为良勾搭上了。陶为良在与人‘交’际方面很有一套,这当然也包括‘女’人啰。

    陶为良当上科长以后,崔凯敏如愿以偿,当上了维修二队的队长,但他付出的代价却很大,老婆的心变了,刚开始,黄乔巧和陶为良只是偷偷‘摸’‘摸’地‘交’往,崔凯敏当上队长以后,只要陶为良到崔家去喝酒,喝完酒之后,陶为良直接和黄乔巧脱衣上‘床’。崔凯敏生‘性’胆小软弱,他既怕老婆,又怕陶为良,陶为良就是看准了崔凯敏和黄乔巧的‘性’格上的弱点才吃定了黄乔巧和崔凯敏的。老实巴‘交’的崔凯敏只有在喝醉酒的时候说一两句狠话。

    崔凯敏虽然胆小,但再胆小的人也有不管不顾的时候,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夺妻之恨,应该算是深仇大恨了,陶为良欺人太甚,竟然当着崔凯敏的面,在崔凯敏的家里和黄乔巧做那种事情,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在郝队长的恐吓和追问下,崔凯敏承认了陶为良和黄乔巧之间的关系。

    下面是郝队长和崔凯敏的谈话内容(笔者选择了主要内容,同志们不是要在“72117”案的卷宗里面寻找线索吗,所以,欧阳平、郭老和陈杰对有关内容进行了反复的和揣摩):

    郝:崔凯敏,你老婆黄乔巧和陶为良有这种关系,多长时间了?

    崔:从一九七一年‘春’天开始——有一年多了。

    郝:事情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的,你跟我们详细说说。

    崔:都怪我眼皮子浅,也怪我头脑太简单。自从陶为良在商场看到我老婆以后,他就开始突然关心起我来了。去年年初,有一天,我陪老婆逛中央商场,在服装区碰到了陪老婆买衣服的陶为良,我就主动和陶为良打招呼,并把我老婆介绍给他认识。我没有想到陶为良对我老婆动了心思。有一天,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跟我谈了十几分钟的话。他叫我好好干,人要想往高处走,就要多吃苦,多努力,他看我人比较稳重厚道,做事又踏实能干,只要有机会,他一定提拔我,他还说,我好好努力,这也是对他的工作的大力支持,他是不会埋没人才的,只要好好干,就一定会有机会,总不能当一辈子工人吧!人总得有些追求吧!他还问我家里面有没有什么困难,如果有困难的话,他一定会帮我解决。陶为良突然对我说了那么多掏心窝子的话,我受宠若惊,我的心开始活泛起来。回到家,就把陶为良说的话跟老婆乔巧讲了。乔巧说,这是陶副科长有意提携我。她还让我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在工作上好好表现。乔巧还提出请陶副科长到一个像样的饭店喝一次酒。我依计行事,跟陶副科长说了请他喝酒的事情,陶为良很爽快地答应了,他说,不要到饭店去喝,到饭店去喝,‘浪’费钱不说,还不卫生,不如在家里请他吃一顿。菜不要好,只要可口就行。我老婆说,这是好事啊?我老婆烧了一手的好菜,正好在陶为良的跟前展示一下。第一次,陶为良酒喝了不少,菜也吃了很多,他说我老婆烧的菜太好吃了。于是,我们每个一段时间就请他到家里来做客。陶为良出手大方,每次来都要带礼物给我老婆,带吃的东西给我的儿子。后来,陶为良不等我请,就跑到我家去喝酒,他每次来都带几瓶酒和几样卤菜,渐渐地,我发现不对劲了,他到我家喝酒是幌子,和我老婆套近乎才是他真实的目的。渐渐地,我老婆看陶为良的眼神也不对了,有一段时间,老婆连那种事情都不愿意跟我做了,她总是以身体不舒服,太累了为由拒绝我,过去,她从来不这样。后来几次,陶为良到我家去喝酒的时候,陶为良拼命地灌我酒,我老婆也在一旁劝我多陪陶为良喝几杯——过去,乔巧总劝我少喝酒。在喝醉的时候,陶为良好像和我老婆有亲昵的举动。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他的手就在我老婆的身上‘摸’一下。有一天晚上,我老婆说到朋友家去有事,我不相信就跟在她的后面,结果发现她钻进了一家旅社,不一会,陶为良也钻进了这家旅社。一个小时左右,我老婆先走出旅社,两分钟以后,陶为良也走出了旅社。不久,陶为良当上了科长,半个月以后,他让我当了二队的队长,他还跟我讲,户籍管理部需要一个副主任,如果我好好干的话,他就把我‘弄’到户籍部当副主任去。我明白,他是在暗示我不要干涉他和我老婆的事情。后来,他到我家去喝酒的时候,直接把我灌醉了——指导我趴在桌子上,他们俩把我扶上‘床’以后,就钻进了我儿子的房间。

    陶为良并非善类。

    郝:你儿子不在家吗?

    崔:我儿子在他外婆家,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

    郝:于是,你就动了杀害陶为良全家的念头,是不是?

    崔:不是,我从来没有动过报复陶为良的念头,我从小就胆小怕事,如果我不胆小怕事,陶为良也不会明目张胆地勾搭我老婆,在我眼皮底下——在我家里——在我儿子的‘床’上做那种事情。陶为良在我家玩我老婆,我都没有胆量说一个“不”字。我不是舍不得“队长”和“副主任”的乌纱帽,没有那些玩意,我照样能活人,我从小就被人欺负惯了,我生‘性’懦弱,胆小怕事。我也怕撕开脸皮,大家都不好看。我这样一个胆小如鼠的人,怎么会拿刀杀人呢?杀一个人,我都没有勇气,杀四个人,我连想都不敢想,我也没有那么狠,陶为良的老婆和两个‘女’儿也不曾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们凭什么杀她们呢?

    郝:十一月六号夜里,你在哪里?你又在做什么?你说的越详细越好。

    崔:十一月六号的晚上,我在孩子他外婆家,我老婆也在,儿子突然感冒,我们不放心,六号下午下班以后,我就去了,十点钟左右,我老婆也到了——那天,她上晚班。本来,我们看完孩子以后是要回家的,可儿子缠住他妈妈,不让他妈妈走,外婆家的地方大,我们就在外婆家住了一个晚上。

    郝:接着往下说,十一点到十二点半,你在干什么?

    崔:孩子一直在发低烧,我和老婆轮流给他换凉‘毛’巾,老岳母和小姨子也没有睡,她们一直守在‘床’边,十一点半钟左右,孩子的烧退了,老岳母才去睡觉,小姨子和我们夫妻守到十二点钟左右才各自上‘床’睡觉。

    郝:你岳母家住在什么地方?

    崔:在三山街。

    三山街距离升州路很远,骑自行车需要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如果崔凯敏说的是实话的话!那么,他没有作案的时间。

    之后,郝队长找崔凯敏的岳母和小姨子核实,崔凯敏的话句句属实。

    崔凯敏的同事还证实,崔凯敏虽然酒后说狠话,但在陶科长面前,还是唯唯诺诺,低眉顺眼。读书的时候,他是学校有名的胆小鬼,谁都能欺负他,他从不回嘴,更不会还手。他还经常饿肚子,因为爸爸妈妈给他的吃饭钱经常被差生拿走。有一次,崔凯敏在课堂上晕过去了。老师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说是低血糖,还贫血,肚子里面没有食物。他妈妈就跟踪儿子,结果发现儿子身上的钱被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拿走了。

    至此,陶为良社会关系图中所有人都‘交’代完毕。调查走访的结论是,这些人都没有作案的时间。如果凶手确实隐藏在这些人中间的话,那就是有人对警方说了谎,问题到底处在哪里呢?材料,同志们了很多遍,但始终没有发现任何疑点,卷宗里面的材料,郝队长和他的战友们也曾琢磨了很多遍,可以这么说,郝队长等人的调查还是比较深入的,考虑问题也是比较全面、透彻的。

    九月二十六号上午七点半,陶为良、宁志秀、陶嫣红和陶嫣然的dma鉴定结果出来了。陶嫣红、陶嫣然姐妹俩的dma和陶为良、宁志秀的dma完全‘吻’合,这也就是说陶嫣红和陶嫣然姐妹俩都是陶为良的亲生子。比较专业的权威的说法是,陶为良和陶嫣红、陶嫣然在生物学上是父‘女’关系。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