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第十七部《72117升州路陶氏灭‘门’案》,这是一个历史遗案,随着刑侦队伍的充实与扩大,冯局长和欧阳平开始关注几个被尘封多年的历史遗案。1972年11越7号凌晨,一向在五点左右起‘床’的宁志秀家的房‘门’始终关着,这引起了邻居魏大妈夫妻俩的注意,他们喊来了邻居,先叫‘门’,没有回应,拨开‘门’栓,结果发现陶为良和老婆宁志秀惨死在房间里。警方介入此案,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仍然没有结果。陈杰的二队接手此案,借助于新的刑侦手段和技术,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和艰苦卓绝的努力,最后拿下了这个曾经轰动全国的案子。)

    在荆南公安局刑侦队的档案室里面躺着四个历史遗案,它们分别是《72117升州路陶氏灭‘门’案》、《73714明孝陵无头案》、《73328箍桶巷枯井沉尸案》和《74923桃‘花’坞纵火案》虽然这四个历史遗案一直被尘封在档案室里面,但冯局长一直耿耿于怀,这四个历史遗案是欧阳平调到市公安局刑侦队之前发生的案子。当年,这四个案子的影响非常大,市刑侦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省公安厅还派人下来协助破案,但一直没有结果,当然,这和当时的社会环境有比较大的关系,过来人都知道,文革期间——特别是文革结束之前那段时间,社会动‘荡’、‘混’‘乱’,人心浮动浮躁,很多工作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刑侦工作自然也不能幸免。冯局长主持工作以后,只要一歇下来,只要一想起这几个案子,冯局长便觉芒刺在背、骨鲠在喉。他跟欧阳平谈过这四个案子,欧阳平也看过这几个案子的卷宗,他还把四个案子的有关资料复印了一份放在家里,只要一有空闲,欧阳平就拿出来翻一翻。冯局长之所以采纳欧阳平的建议,把简众山和达方圆调到荆南公安局刑侦队来,之所以设立刑侦一队和二队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我们都知道,刘大羽和陈杰已经能独立办案,冯局长和欧阳平早就想好,把四个历史遗案‘交’给陈杰的二队去重新侦办,之所以把达方圆调来,并让他给陈杰做副手,也是出于这种考虑。笔者在前面已经‘交’代过了。达方圆长期从事刑侦工作,积累了丰富的刑侦经验,他的加入,二队的刑侦力量更强大了。平时的案子‘交’给刘大羽的一队处理,陈杰的二队专‘门’解决四个历史遗案,历史遗案没有限期破案的压力,二队的同志们可以从容应对,能拿下来很好,万一拿不下来,那就再次尘封,平时,两个队独立办案,遇到特殊的情况,互相策应。需要的时候,二队要配合一队协同作战,平时,二队的同志们独立行动。欧阳平和郭老两队兼顾,全面掌控两个队的工作。

    在刘大羽的一队接手“916”案的时候,陈杰的一队就开始了“72117”升州路陶氏灭‘门’案的侦破工作。在介入此案之前,冯局长和欧阳平把二队的同志们召集在一起开了一个会,郭老也参加了这个会议。

    在这个会上,冯局长提出了五个方面的意见:第一,既然是历史遗案,难度一定很大,同志们要知难而上,要有敢打硬战的‘精’神,第二,侦破历史遗案,意义重大,既然是历史遗案就说明我们的工作有历史欠账,说明我们刑侦工作者没有尽到责任,只要有案子,我们就要查,我们就要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第三,要有信心,现在,刑侦手段和刑侦技术和过去相比已经不能同日而语,过去解决不了的问题,现在已经有了解决的手段和方法,最关键的是我们自己在多年刑侦实践中总结的经验,这些因素为我们拿下案子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第四,轻装上阵,不要有任何‘精’神上的负担和压力,我们是怀着对法律的敬畏之心、对正义的忠诚和对人民高度负责任的‘精’神来面对这些历史遗案的;第五,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局党委都会全力支持同志们,一定会做好后勤保障和辅助‘性’的工作。

    会上,欧阳平也表了态:第一,四个案子,能拿下来一个就是胜利,即使拿不下来,只要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就问心无愧。无怨无悔了,先重点突破一个案子,闲暇时间,多琢磨和研究另外三个案子的资料,之后,上手就快了,这几个案子时过境迁,只靠原始的档案资料恐怕是不够的,有些地方肯定要重新调查,重新调查的难度更大。但难度越大就越具有挑战‘性’,这正是考验我们的地方;第二,他和郭老会把主要‘精’力放在二队。郭老这么大年纪,还和大家在一起并肩作战,这是为什么?是他对刑侦工作的热爱,是他对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的刻骨仇恨,挑战法律就是挑战我们刑侦工作者。打击犯罪,将凶手绳之以法,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和使命。

    郭老也说了几句话:大家要好好阅读卷宗里面所有的资料,有些地方,特别是一些细节,大家还要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只要大家把工作做到位了,就一定会有比较好的结果。

    最后,陈杰将四个卷宗的复印件发给一个人,工作将从阅读复印资料开始,欧阳平已经研究了比较长的时间。为了早一天介入这四个历史遗案,欧阳平做了比较长时间的准备。

    第一步是熟悉案情和与案情相关的资料。

    《72117升州路陶氏灭‘门’案》的文字资料有七份——一共有17页,影像资料——即照片二十一张,谈话记录有九份——一共有51页。

    七份相关资料分别是:

    报案记录,现场勘查记录,尸检报告四份,死者社会关系简介(主要是一张陶为良的社会关系图)。

    我们先来看看案情。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七日早晨,家住张园路白下街327号陈家大院327——3号的陶为良一家四口被人用匕首杀死在家中。

    具体的情况是这样的:十一月七号的早晨,邻居327——4号的魏大妈发现陶家不对劲,六号的夜里,睡梦中的魏大妈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是东西掉在地板上的声音,她喊醒了老伴,打开电灯,想穿衣服到‘门’外看看,这时候,‘门’厅里面传来几声猫叫。魏大妈以为是猫碰倒了什么东西,就关灯睡觉了,之后,确实没有什么动静,夫妻俩就没当一回事情;每天早晨,魏大妈是五点半钟起‘床’(天冷的时候,稍微再迟一点,但最迟不会超过六点。这是魏大妈多年形成的习惯,到时候就醒了,睁开眼睛在‘床’上再躺一两分钟就起‘床’了,魏大妈的二‘女’儿是医生,她叮嘱父母,早晨醒来的时候,不要马上就起‘床’,要过一两分钟以后再起‘床’),魏大妈起‘床’以后,魏大爷也随之穿衣起‘床’,在吃早饭之前,他要在院子里面打一会太极拳,吃过早饭以后,他要到公园去遛鸟。老两口走出房‘门’的时候,对‘门’陶为良家还没有起‘床’,细心的魏大妈觉得不对劲,平时,在陈家大院,陶家的房‘门’开的最早,陶为良的老婆宁志秀五点钟左右就起‘床’了,她在城北一家医院工作,路上要转两次公‘交’车才能赶到医院,路上要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所以,宁志秀六点半左右就要离开家,这样,才能确保在七点五十分之前赶到医院,医院八点钟准时上班,之前,要有十分钟的准备工作。宁志秀还有两个‘女’儿要上学,孩子七点半钟之前就要赶到学校上早自习;所以,宁志秀必须在五点钟左右起‘床’做早饭。即使是在星期天,宁志秀也是在五点钟左右起‘床’。

    魏大妈无心做早饭,她开始担心起来;魏大爷也无心打太极拳。老夫妻俩走到陶家的房‘门’前,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房间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魏大爷想敲‘门’,被魏大妈拦住了,大清早的,敲‘门’吵醒人家,这——肯定不合适。

    于是两个人又走到窗户跟前,想打开窗户朝屋子里面瞅瞅,可窗户是‘插’上的。

    老两口又猜测,陶家人是不是早就起‘床’出去有事去了。魏大妈说不对,陶家的房‘门’上没有锁,房‘门’是从里面‘插’上的,陶家人分明在屋子里面睡觉呢。魏大妈还注意到了陶为良的自行车——陶为良的鹦鹉牌自行车就放在‘门’厅里面。

    魏大妈越发觉得不对箍子,她敲响了327——2号袁发展家的房‘门’,袁发展在荆南一所院校当助教,算是一个有见识的人,院子里面的人和街坊邻居遇到什么事情,一般都会找他。

    袁发展立马穿衣起‘床’,他也觉得不对劲。

    邻居327——1号的祝大鹏也被魏大妈的敲‘门’声叫醒。祝大鹏在农贸市场做水产生意,昨天晚上,他和朋友在一起喝酒喝多了,今天早晨就多睡了一会,往常这时候,他已经和老婆在农贸市场忙着买鱼了。

    袁发展夫妻俩和祝大鹏随魏大妈来到后院。

    此时,已经是六点半钟左右。魏大妈夫妻两越发觉得不对劲。

    袁发展在房‘门’上敲了三下:“笃——笃——笃。”

    房间里面没有一点反应。

    袁发展又在‘门’上敲了三下,这次比上一次重一些:“笃——笃——笃。”

    房间里面还是没有声音。

    魏大爷从家里拿来一把水果刀。

    袁发展接过水果刀,‘插’进‘门’缝,将‘门’栓慢慢拨开,然后轻轻推开‘门’。

    在推开‘门’的同时,袁发展和祝大鹏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六点半钟,天还没有完全大亮,屋子里面的光线非常昏暗。

    魏大妈拉了一下‘门’后的开关,电灯亮了。

    陶家的房子分内外两间,里间的房‘门’上挂着一个珠子穿成的‘门’帘,上面还有一个楼阁,楼梯在外间靠近窗户的地方。袁发展和祝大鹏同时看到,在珠帘里面的地板上躺着一个人,在此人身体的旁边,有一片发亮的液体——发亮的液体有点像一摊血。

    袁发展蹑手蹑脚走到珠帘跟前,掀起珠帘,这才确定躺在地板的人是陶为良,他侧躺在地板上,蜷曲着身体,肚子旁边有一大摊血,陶为良左手耷拉在‘胸’前,右手紧贴腹部,手指蜷曲着,手里面有一把匕首,匕首的头部‘插’在肚子上。

    陶为良的身上穿着一套浅灰‘色’棉‘毛’衣‘裤’,光着双脚。

    袁发展打开内屋电灯,这才看见,‘床’沿上趴着一个人,右手和头发垂到‘床’沿下面,头朝下。这个人是陶为良的老婆宁志秀。

    脑袋旁边的‘床’单上有几片不规则的黑斑——不规则的黑斑应该是血凝结而成的。

    袁发展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当即就意识到,陶为良和宁志秀的两个‘女’儿肯定也出事了——两个孩子的房间在楼上。

    袁发展当即把几个人挡在了‘门’外。

    此时,‘门’外、‘门’厅和院子里面已经站着不少人。街坊邻居来了许多人。

    袁发展立马意识到,必须把现场保护起来。案发现场一旦遭到破坏,后果会非常严重。

    袁发展和魏大爷留下来保护现场,派祝大鹏领着魏大妈到张园路派出所报案。

    四十分钟以后,派出所的人会同刑侦队的同志赶到陈家大院——刑侦队带队的是队长郝晓晨。

    经过现场勘查,这是一起灭‘门’惨案:陶为良侧躺在珠帘里面的地板上——头朝珠帘,脚朝大‘床’,腹部‘插’着一把匕首,匕首深度是七点五公分;‘女’主人宁志秀趴在‘床’上,腹部有两个创口,一个创口的深度在七公分左右,另一个创口的深度在六点五公分左右,创口的宽度在四公分左右,和陶为良腹部创口的宽度不差分毫。陶为良和宁志秀的大‘女’儿陶嫣红仰躺在‘床’上,腹部和咽喉处各有一个创口,腹部的创口和父母腹部创口的宽度完全一致,脖子上的创口深两公分左右,长五公分左右,陶为良和宁志秀的小‘女’儿陶嫣然的身体蜷曲在‘床’角处,她脸朝里,背朝外,后背上被捅了两刀,从创口的宽度看,凶器应该是陶为良手中的那把匕首。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