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于是,大家在三个人的陪同下,按名单一家一家地询问。

    遗憾的是,没有一个人知道田有福住在什么地方。人们对田有福一致的评价是:田有福只和女人接触(除了做生意,生活中,他从不和男人接触,即使有接触,也从不谈自己。),平时,他和市场里面的人很少接触,天马行空,独往独来。

    田有福出事的可能性进一步上升。让一个天马行空、来去无踪的人消失,是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

    现在,只有和甘得君和尤大美摊牌了,这夫妻俩极有可能知道田有福的住址,至少知道他的行踪。

    九点半钟,五个人再次敲响了甘得君家的门。

    赌瘾和毒瘾一样很难戒掉,先前打麻将的人又回到了甘家。

    这次,王所长没有让几个赌鬼溜掉,他把所有人堵在了门内。作为一个派出所所长,这次可要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了:“你们都坐下——都给我坐下。”当然,王所长敲打甘得君和尤大美一下,主要目的是为欧阳平的调查做一点铺垫。

    几个人猥琐之极,他们或站着,或蹲下,没有一个敢坐下,包括甘得君和尤大美。一个个战战兢兢,目不它视。三个女人——包括尤大美,低头弯腰,夹着两条腿——就想狗夹着尾巴一样,头发挡住了整张脸。再漂亮的女人,这时候无一不猥琐卑贱之极。

    此时,欧阳平才注意到:尤大美的头发比较长,经过目测,应该在五十公分左右。

    大家应该能猜出欧阳平在想什么了吧。

    同志们在死者身上发现的十根头发的长度在五十公分左右。

    “甘得君,你们夫妻俩好大的胆子,给你们一点颜色,你们就开起了染坊,先前,我们没有敲打你们,是因为欧阳队长手上的案子,本想明天把你们请到所处所去好好谈谈,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变本加厉,公然视国法为儿戏。”

    “王——王所长,您就饶我们这一回吧!我们再也不敢了。”甘得君一边说,一边朝其他几个人挤眼睛,他的脸上和身上全是汗。

    “是啊!我们再也不赌了,”一个赌鬼道,“如果我们再赌,您就把我们抓起来。”

    “是啊——是啊!”尤大美道,“请王所长饶我们这一次,你们几个都听好了,今天,当着王所长的面,我们知会你们一声,以后不要再到我家来了,从今往后,我们夫妻俩要找正经营生做了。”

    “尤大美,我希望你说话算话,你们瞧一瞧自己,都成什么样了,不少胳膊不少腿,偏要做这种见不得阳光,见不得人的勾当。”王所长用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瞧这满屋子的腌臜气味。”王所长所谓的“勾当”个“腌臜气味”除了特指赌博之外,还包括在赌博过程中的皮肉生意。

    不腌臜才怪呢?既有烟味,又有汗臭味,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应该是属于那种男女性激素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甘得君将门窗全部打开——甘得君家的房子南边全是带窗门,一共有八扇。

    “甘得君,明天早上八点半钟,你们到派出所听候处理——一个度不能少。”

    “王所长,您能不能现在就处理,该罚款罚款,该批评教育批评教育。”其中一个年龄稍长的光头男人道。

    “现在不行,欧阳队长要办案子,没有什么事情比案子更重要的了。”

    “王所长,我们一定积极配合欧阳队长办案子,只要是我们知道,绝不隐瞒。”一个女人讨好道。

    王所长望了望欧阳平。

    欧阳平点了一下头,王所长的目的达到了。

    ”很好,你们现在就跟我们到派出所去,至于怎么处理你们的问题,那就要看你们今天晚上的表现了。”

    “我们一定积极配合。”光头道。

    谈话必须分开进行,一锅煮肯定是不行的。分开谈话,对甘得君夫妻俩的心理形成一种高压的态势——今天晚上,同志们是冲甘得君和尤大美来的。

    被带进派出所的另外八个人分别是

    车大华,四十五岁,谢举人巷291号,朝天宫电影院的放映员;

    汤裕隆,四十一岁,夫子庙永安商场站柜台。他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光头男人;

    冯昌盛,五十二岁,冯昌盛牙医诊所,地点,朝天大街637号。

    张瑞清,三十七岁左右,朝天宫澡堂看门人。

    任睿云,四十岁左右,市物资学校,驾驶员。

    厉谷玉,三十一岁,家庭妇女,家庭住址,三三街569号。

    孙喜悦,三十九岁,朝天宫幼儿园保育员。

    谈话是单独分开进行的。在谈话之前,四个人分别找八个人谈话,最后分别找甘得君和尤大美谈话。

    欧阳平负责车大华和汤裕隆。

    严建华负责冯昌盛和李瑞清。

    韩玲玲负责厉谷玉和任睿云。

    王所长负责孙喜悦。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