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放下电话以后,欧阳平陷入了沉思,准确地说,欧阳平的大脑里面突然出现了空白,炼洛丹已经离开了鸣晨寺,同志们还有必要呆在鸣晨寺吗?

    不过,那张匿名纸条始终萦绕在欧阳平的心头——一直挥之不去。特别是和静平一样离奇失踪的莫忧、修竹,清水和止水,很多事情都无法让欧阳平释怀。

    九点钟左右,陈杰,韩玲玲和左向东先后走进了欧阳平的办公室,他们回家安顿了一下,取一些洗换的衣服赶回了刑侦队,他们对湖北武汉的消息充满期待。

    当三个人得知结果之后,非常失望。

    五个人在一起讨论起了案情。如果没有发生莫忧、修竹,清水和止水离开鸣晨寺的事情——现在同志们只能说“离开”,而不能说失踪;如果没有发生那张匿名纸条的事情,那么,同志们寻找炼洛丹的工作确实是应该结束了。

    大家各抒己见:

    第一,同志们进驻鸣晨寺,慧觉住持并不欢迎,刚开始,她对同志们的调查并不配合(陈杰和韩玲玲在明晨寺呆了半天时间,连慧觉住持的影子都没有见着,关键是鸣晨寺的僧尼竟然也不知道她的去向。)后来怎么会突然转变态度,并将炼洛丹的日记本交给同志们,这个转变是不是太快了?这些疑问是陈杰提出来的。

    第二,对炼洛丹阳来讲,日记是伴随她一起生活、一起成长的东西,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这从她出家时随身携带的物件就能看出来(炼洛丹进寺时只带了日记和钢笔两样东西。),所以,炼洛丹如果真离开鸣晨寺的话,这两样东西仍然不会割舍,更不可能交给任何人保管(因为保管对当事人来将已经变得毫无意义——既然选择离开,就没有再回鸣晨寺的道理。)。这是欧阳平提出来的。

    第三,退一步讲,即使炼洛丹把慧觉住持作为唯一信赖的人,为自己的日记找一个合适的保管人的话,她应该将所有的日记都交给慧觉住持保管才对,为什么要将儿时的日记本藏在禅床的铺板下面呢?炼洛丹将自己视为生命的日记藏在床铺下面,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这是陈杰和韩玲玲共同的想法。

    第四,更奇怪的是,钢笔是最方便携带的物件,以同志们对炼洛丹的了解,写日记早就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没有非常特别的情况,她是不会停止写日记的。可是,炼洛丹却将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东西藏在了禅床的铺板下面,这似乎也是在暗示什么。这是刘大羽提出来的。

    第五,为什么“离开”鸣晨寺的五个人都是被单独安排在一间禅房里面呢?其中三人曾经住在同一间禅房里面,两个人曾经住在同一间禅房里面。这里面似乎有些玄机。这是左向东提出来的,在离开鸣晨寺之前,大家讨论过这个问题。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