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陈杰停住了脚步,他想和老人多聊一会。写纸条的人为大家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至少在写纸条的人来看是这样。

    “老人家,您能跟我们说说吗?”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跟我到街上去,我一边卖东西,一边跟你们说。”老人抬头朝上指着一颗泡桐树道,“尚家就在这排房子最西头一家,门牌号在门头上,你们看清楚了,年头太多,门牌号已经看不清楚了。”

    老人说的没错,眼前这户人家的门头上有一个门牌,蓝色底漆已经掉得差不多了。陈杰看了好一会,才看清楚上面写着183号。老人的头脑非常清楚,她没有忘记给陈杰带路的事情。

    老人将两个人带出油坊巷的巷口,在巷口的斜对面有一个电影院,售票窗前排着很长的队伍。

    老人走到一个矮小的旧桌子跟前,从陈杰的手上接过竹篮子,放在桌子上,然后,从腰带上解下一串钥匙,挑出一把钥匙将一个铁链子上的锁打开,抽出铁链子,最后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小马扎。

    “同志,小板凳给你坐。”

    “您坐,我们蹲着就行。”陈杰将小板凳推给了老人,自己一屁股坐在石阶上。

    老人刚坐下,就有两对男女围了过来。

    不一会,老人卖出了两包葵花籽和两包花生米。花生米,是两块钱一包,瓜子是一块钱一包。

    陈杰从口袋里面掏出十块钱,要了三包花生米和四包葵花籽。

    “你们用不着买,说说话,用不着这么客气。”

    “我不是客气,您的瓜子和花生米,我闻着很香,带一点回去,有空的时候,让同志们香香嘴。”

    老人将四包花生米和四包葵花籽放进韩玲玲的皮包里面。中国人——特别是上了岁数的人,他们在数字上喜欢“八”,讨厌“七”,七死八活吗?

    陈杰又从皮夹里面抬出两块钱放进了竹篮子里面。老人推辞了一下,便没有再坚持。

    “小难这孩子命太苦。”

    “小难叫什么名字,在鸣晨寺的法号叫什么?”

    “小难叫尚文君。法号叫什么,这——你们要问她爹。”

    “小难家里还有什么人?”

    “就他爹一个人。过去经常喝酒,自从小难出家之后,特别是小难她妈妈死了以后,酒喝的更厉害了。”

    按照情理判断,这个尚文君应该是修竹、清水,莫忧中的某一个人。如果这个判断能够成立的话,写纸条的人极有可能是宁和。

    “老人家,尚文君为什么要出家呢?”

    “唉——觉得没有奔头了呗。”老人长叹一声。

    “请您跟我们说说,好吗?”

    “唉——”老人又长叹了一口气,“文君他爹最早在铁路上工作,还是一个小干部,因为一起重大的事故被判刑,在青海坐了将近二十年的牢,文君她妈便带着文君苦苦等待,真是祸不单行啊!这中间,文君她妈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被单位的造反派说成是破鞋,挂牌子批斗、游街——”

    “来两包花生米,一包葵花籽。”一个小伙子打断了老人的话。

章节目录

古城疑案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独眼河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眼河马并收藏古城疑案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