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网log
    如今的昭京果真是若虎穴龙潭,凌断殇察觉到此地有不少修仙者的存在,幸好他此时是以柳承志护卫的身份到此,若是强行进入,必然已是打草惊蛇

    入得大门,望着这熟悉的景物,凌断殇不觉感叹白云苍狗、物是人非柳承志被安排在厩的驿站,他本打算即刻入宫觐见,却是被告知皇帝龙体欠安不可打扰,便只有等到第二天早朝再去而此时,便是凌断殇活动的时候了

    凌断殇将护卫军服换了下来,身着便装出了门去,刚一踏出门口他便察觉到被人盯了梢,他也不为所动,径直便行了出去凌断殇一路朝东,那被盯梢的感觉一直存在,他故意询问了一些路人,所问却是昭京最大的烟花之地所在,片刻之后他便到了一处门楣坠花,富丽堂皇的所在,抬眼一望“寻花楼”三个撒金大字高挂惹眼

    此时虽然尚早,还不到红尘粉地揽客之时,但寻花楼在全国何等有名,天下多少人都是慕名而来,就是此时都有不少人来此寻欢,凌断殇一踏进大门便有一花枝招展的中年老鸨前来接引

    虽然数年没有入过这烟花红尘之地,但凌断殇可谓是个中老手,随意抛了一枚银元,左拉一女,又扯一妇,双双搂入怀中,非常熟稔的在众女招呼下便一间最里的客房而去

    “大人倒是多虑了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柳承志的护卫一入昭京便来这寻花楼看来那柳承志也不是哪里的正人君子”寻花楼不远处的转角一声冷笑传来,见到凌断殇左拥右抱的情景,那转角后挑夫打扮的人当即转身而去

    凌断殇此时正在上楼,当即嘴角一弯体内煞气已然逸散开来,本来凭他此时凝煞期的实力就算不用煞气也能察探附近的数十丈范围的情况,但为了以防万一,凌断殇将煞气释放出来,方圆两百丈的情况顿时了然于心

    “没有修真者”随即,凌断殇便找到了寻花楼中他yù找的那些人之一——刑部侍郎,苟梓骅手下的一条狗

    进入厢房之后,凌断殇朝那两名女子一望只见他双目瞳孔一缩化作两道竖形,那两名女子的申请顿时变得呆滞,旋即双双嫣然一笑,朝着一张空白的太师椅搔首弄姿整个房间顿时热闹非凡,情形说不出的诡异

    凌断殇面无表情地出了厢房,脚下一点,整个人顿时化作一缕清风,基矗法——回风式这一式剑法本不利于在这狭小空间中施展不过幸得此时寻花楼中的人并不多,凌断殇只需隐藏了身形来到那刑部侍郎罗桓所在的厢房门前

    凌断殇一晃而入,哪知晓这屋里早已是白花花一片,激战正酣都未发现凌断殇的出现

    如此正好,凌断殇抬手一抓一股莫大吸力径直将那床上肥壮如猪的罗桓抓到面前,同时施展煞气幻术在场之人驹被迷幻

    以这罗桓的意志力,在凌断殇的煞气幻术之下所知必言,不过可惜的是凌断殇并未在他口中探知到关于凌天承被关押的地方

    看来只有进宫了

    凌断殇随后返回了驿站,靠近驿站时那种被盯梢的感觉便又出现了

    金乌西降,玉兔东升,一夜无事

    ……

    翌rì,柳承志一行沐浴衣,随后进入昭臼宫早朝

    隋维耻等一众护卫自然是被留在第二道宫门之外的一座别院之中,柳承志则是孤身一人进入内宫自进入皇宫,凌断殇便已经察觉到了这里的戒备加森严,随时可以察觉到修仙者的存在,不过这些修仙者还未达到化神期拥有天眼通这等能够察探远处的神通,所以凌断殇也没有丝毫担心

    也就在柳御使离开不久,隋维耻等人所在的别院便热闹了起来,却是因为前来送餐的太监太过跋扈,而惹得南莽双侠这等绝顶高手的怒火,定要让宫里的内务总管前来道歉

    天下各国尚武,对于绝顶武者这等武者之中的顶级战力是颇为尊重的,虽然南莽双侠并无实际官衔,但在卫国,以朝廷颁布的法令来说却相当于从二品这些太监可能仗了宰辅的势,对于这些前来参奏的人自然不会太过友好,不过这也正着了凌断殇的道

    整个别院此时可谓是热闹异常,南莽双侠中的杜礼此时都显露了极端的脾气,将一座厢房的房顶都给掀了,一群太监缩在墙角战战兢兢而也就在这个混乱的时候,所有人都未发觉一名守卫消失了一会

    就在那内务总管来了后不久,隋维耻等人的怒火便逐渐平息了

    柳承志的奏折不知道被传到了什么地方,总之今rì他并未见到文华帝,只是在早朝上糟了文武百官的冷嘲热讽之后便一脸冷然地返回了驿站,甚至连宰辅苟梓骅的面都未能见到柳御使的脾xìng显然极坚,他告知一众人他将坚守在此直到能够面见皇帝

    “你那侄儿怎么办?”聂兵转头问向杜礼

    “老夫侄儿近来有些不适,我等便也留在此处,追随柳大人”杜礼笑了笑道

    凌断殇对外称的便是杜礼的侄儿,小小年纪便已达到绝顶境,就是连杜礼都不是其对手而此时,那所谓的侄儿自然就是那皇宫别院中已经被调了包的守卫

    将夜,皇宫禁卫换岗,凌断殇守了一天的别院此时便朝禁卫休息的军营而去

    卫国皇宫禁卫是护卫整个皇宫安全的人,所以其休息的军营也在这广阔的皇宫内

    夜深,一阵清风吹拂而过,军营的房门徐徐打开,又迅关上远处墙面的yīn影下,一道人影似乎凭空出现一般,自然便是凌断殇

    夜,无月

    凌断殇小心地将煞气释放了开来,虽然他不过凝煞期,与修仙者的灵寂期境界相当,却能拥有化神期方能施展的天眼通,虽然大不相同,但比之寻常的修真者要有利太多不过煞气乃是杀伐之气,心境稍高的修真者便能察觉到,凌断殇也只能释放出极稀薄的煞气,以避免被察觉

    察探到附近并无修仙者,凌断殇当即跃身而起落在房顶之上,他并未施展元力御空,若是搅乱这一方天地元气,那铁定会被察觉

    不过凌断殇的身法极高,身形化风迅在房顶挪移,又用了一张匿形符,这胁俗之人几乎不可能察觉

    幸运的是凌断殇一路并未察觉到有修仙者的存在,根据他以前的记忆,以他的身法很快便到了文华帝的寝宫落脚于宫顶,凌断殇双瞳中两道灰芒闪现,那宫顶琉璃瓦顿时化作无物,内里数团青气显露出来

    没有文华帝的生命气息

    凌断殇眉头一皱,就他所知若这皇帝寝宫之中并无文华帝,那么他此刻在什么地方?如果现在去找,偌大的皇宫无疑是海底捞针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停在了寝宫门前,凌断殇定睛一看,认出此人是今rì所见的内务总管

    凌断殇身化轻风,飞而下,隐匿的身形之中两道妖兽般的狭长红瞳显露而出

    那内务总管顿时一颤,紧接着便朝寝宫外行去,凌断殇紧随着他行到一处无人之地,不用他开口问,这内务总管当即低声道:“陛下现在西宫寝殿,仅有几名近卫看守”

    凌断殇闻声之后,身形再次一动,飞跃而起,便向西宫寝殿而去

    西宫寝殿乃是冷宫,却未想当今的皇帝竟然去了那里,也不知晓文华帝到底知不知道老头子所在,不过如今这广阔皇宫,恐怕也只有这文华帝能够告知于他了

    来到西宫,此地果然是门可罗雀,文华帝如今想必被苟梓骅挟天子以令诸侯,再加上他本就武艺不行,就是一名近卫都能轻易将他制服,守卫太多反而是杀鸡焉用牛刀了不过这正好方便了凌断殇

    “吱呀——”一阵略带牙酸的开门声传来,足见这西宫寝宫年久失修

    “滚出去”一声怒喝传来,那文文弱弱的文华帝此时竟然这般凶悍,“朕已经告诉你们,没朕的允许不准入朕寝宫朕的御座已经被你们群乱臣贼子夺去,难道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

    文华帝已然怒极

    不过也是,想他乃是一国之君,卫国之中惟他独尊,哪知晓却被jiān臣胁迫,而今也不过是水中浮萍,身不由己了

    闻听到后方依旧不停的脚步声,文华帝猛然回头,双眼怒睁瞪视向来人哪知晓他正准备说话,此人却是在他眼中迅变化,脸上的皮肉与五官都在变化,如同正在jīng修的泥人一般,从原本一个粗犷的大汉化作一名俊朗绝伦的青年

    文华帝目中的惊诧迅淡下,原本瞳目深处的那丝怒火随之而消,转瞬化作无奈与叹息

    “是你啊”

    “嗯”凌断殇冷冷一颔首,没有多言

    凌断殇当初逃离昭京时,文华帝也不及四十,如今一见,却是霜鬓斜飞,一脸沧桑,他早就知晓此人必然会被苟梓骅当作傀儡皇帝,所以对于当年凌家一事他也并未将过多的愤怒转嫁在皇帝的身上,他来此的目的,只是想从文华帝的口中探知老头子他们的下落

    哪知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宫中突然热闹了起来

    凌断殇眉头一皱,他却是听到有人喊“有刺客”,难道自己的形迹被人发现了?)

章节目录

天地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天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咒并收藏天地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