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寒衍表现的越是强势,凡坤就越是下定决心杀他,为了南北朝的野心和大业,他要帮助南北朝铲除一切障碍,更重要的是,以他凡坤现在在玄一门的身份地位,当真是无人敢惹,他喜欢那种嚣张不可一世的感觉,想打压谁就打压谁,想让谁死,谁就得死,那种高高在上,主宰人生命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让他神往和享受。

    另一边,王运把手放在烟晨雨的手腕上,周围一群人脸色都无比的凝重,而脸色更加凝重的,却是王运。

    寒衍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了过来。

    “怎样?”

    寒衍问道。

    “烟师姐脉搏微弱,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的状态,而且,她的生机非常微弱,还在一点点消散,情况非常不乐观。”

    王运摇了摇头说道。

    吼~王运话音刚落,寒衍直接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吼叫之音响彻整个玄一山,寒衍的怒火化为实质,从他背后的古天魔虚影燃烧了起来。

    “凡坤,如果烟晨雨有任何的散失,我保证江尘会将你千刀万剐。”

    寒衍声音都变的有些嘶哑。

    “哈哈,笑话,江尘能不能回来都很难说,寒衍,你和江尘都是邪魔妖道,今日杀你,是为玄一门除害。”

    凡坤哈哈大笑,完全不把寒衍的威胁放在眼中。

    寒衍打出一条彪悍的魔龙,向着凡坤冲击而去。

    “找死,一字囚牢。”

    凡坤一脸的冷笑,他双手掐印,划出一个【一】字,瞬间变成一个金色的囚牢,不但摧毁了寒衍的魔龙,还将寒衍直接笼罩在其中,彻底给囚困了起来。

    凡坤全力出手,打出汪洋般的元力,使得囚牢更加的坚固,寒衍怒吼连连,却根本打不破囚牢。

    这是一本强悍的战技,可以短时间内将敌人给囚困起来,成为任他宰割的羔羊。

    “寒衍,不要费劲了,我这一字囚牢,你是无法破开的,今日,就让我当众灭杀你这邪魔。”

    凡坤气势冲天,猛然一掌打出,这一掌,不偏不倚,正好击打在寒衍的胸膛之上,所有人都能够听到一声咔擦一声,那是骨骼断裂的声音,寒衍整个胸膛都凹陷了下去。

    噗!

    寒衍狂喷鲜血,从口中喷射出的,竟然有破碎的内脏碎片,由于凡坤的力气太大,寒衍的身体将后面本来已经破碎的房屋彻底撞成了废墟。

    “寒师兄。”

    王运惊呼一声,凡坤这一掌力量太大了,如果是一般的天丹境中期高手,在一字囚牢配合这一掌之下,直接就被生生打死。

    吼!

    寒衍没死,他又发出了一声怒吼,他从废墟中爬了出来,他的眸子已经变成了漆黑色,他的身上,出现一片片古老的魔鳞,上面一道道古老的符文。

    “邪魔就是邪魔,杀你在正确的。”

    凡坤身躯一晃,犹如灵蛇般向前猛冲,他速度极快,呈现一字龙蛇的状态,又是全力一掌打在寒衍的胸膛之上,这一掌下去,寒衍体内的魔焰瞬间消失不见,整个人恢复成了之前的状态,但他也被凡坤打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样子,和烟晨雨差不多。

    刷!

    凡坤的手中刷的出现一把散发着冰冷寒芒的利剑,一步步向着寒衍走去。

    “邪魔妖道,灭亡是最后的归途。”

    凡坤杀气冲天,看样子要利用手中长剑斩掉寒衍的头颅。

    见状,王运等人的脸上都露出无比紧张之色,他们看向凡坤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恨意,凡坤作为内门弟子中的代表人物,竟然在玄一门内残杀同门,根本不将玄一门的规矩放在眼中。

    他口口声声说寒衍是邪魔,但众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借口罢了,寒衍体内的古天魔血脉是受到自己控制的,也就是说,他有着古天魔的力量,但却不是魔的心,从他不顾一切为了烟晨雨出手便能够看出来,寒衍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

    但是,王运等人都不敢上去阻拦,他们甚至连出言阻拦的胆量都没有,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他们敢站出来说一句话,凡坤手中的剑,就会第一时间斩掉他们的头颅,以他们的身份,死在凡坤手上,那也是白死,连伸冤的地方都没有。

    事到如今,王运只能期望果山长老速速现身,不然的话,寒衍就真的完了。

    “住手。”

    便在此刻,一声大喝从远处响起,一道身影犹如鬼魅一样,刷的一下出现在凡坤身前,挡住了凡坤的路,正是果山。

    果山出现之后,目光第一时间落在烟晨雨的身上,以他炼丹师的身份,能够瞬间感受到烟晨雨此刻的状态有多糟糕,再看寒衍的状况,似乎一点也不比烟晨雨好到哪里去。

    见状,果山的怒火蹭的一下就上去了,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血丝,犹如饿狼一样看着身前的凡坤,感受到从果山他身上传出的杀意,凡坤的脸色瞬间大变,在这玄一门,果山是他唯一忌讳的人。

    “妈的,这老头不是闭关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一定是有人报信。”

    凡坤心中骂了一声。

    “凡坤,你干了什么?”

    果山爆喝一声,他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是如何答应江尘的,在江尘离开的时候,他可是拍着胸脯保证烟晨雨的安全,现在烟晨雨受奸人所害不知死活,连江尘的好兄弟寒衍也遭了秧,等江尘回来,让他果山如何向江尘交代,还有什么老脸去面对江尘。

    想到这里,果山的怒火就不打一出来。

    “凡坤,你残杀同门,本长老要当众灭杀你。”

    果山神丹境的气势释放出来,他大手一抓,利用元力幻化成一张巨大的手掌,向着凡坤笼罩而去,在神丹境高手的压制下,凡坤连动一下都无比困难。

    “爷爷救我。”

    凡坤大声喊叫,这时,一道金光从远处激射而来,那金光犹如一把利剑一样,不偏不倚,正好击中果山的攻击,将其打碎。

    “果山,你堂堂一个长老,竟然对弟子出手,未免有**份吧?”

    凡中堂出现了,挡在了自己孙子身前。

    “凡中堂,今日的事情,我必须要个结果。”

    果山怒了,前所未有的愤怒,他恨不得上去把凡坤给撕碎了,如果不是凡中堂阻拦的话,他一定会不顾一切把凡坤给杀死。

    “今日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弟子之间的竞争,我们这些长老,还是不要过问太多的好,今日凡坤的确有做法不妥的地方,我回去会处罚他。”

    凡中堂说完,带着凡坤直接腾空而起,向着玄一门内飞去。

    “站住。”

    果山飞身挡住二人去路:“凡中堂,凡坤残杀同门,我要惩罚他。”

    “哼!果山,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凡坤就算有错,也轮不到你来惩罚,本长老现在是代理门主,我会对凡坤进行惩罚,不劳你操心。”

    凡中堂冷哼一声,带着凡坤直接离去了。

    “好,好啊,凡坤,江尘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们爷孙两个,等着承受江尘的怒火吧,整个玄一门都等着承受江尘的怒火吧,哈哈哈……”

    果山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他太了解江尘了,江尘是一个真正的王者,天生的王者气息,他是一条真龙,龙有逆鳞,触之则死,烟晨雨和寒衍就是江尘的逆鳞。

    果山知道,要出大事了,玄一门,没有几天太平日子了,等江尘回来,玄一门将天翻地覆。

    果山没有继续和凡中堂纠缠,因为他知道,继续纠缠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凡中堂现在是代理门主,实力也比自己强,他奈何不了这爷孙两个,而且,果山心中担忧烟晨雨和寒衍的伤势,这个时候,想办法保住二人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果山一手托起烟晨雨,一手托起寒衍,向着自己的山峰飞去,接下来,他要使出自己的毕生修为,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想尽一切办法保住二人的命。

    此刻的果山,心中被无尽的悔恨给包裹,他辜负了江尘所托,不知道日后还有何脸面见江尘,他恨自己不该闭关修炼,实在是大衍炼魂术的诱惑力太大,果山一心专研在大衍炼魂术上面,完全没有想到凡坤竟然如此狗胆包天,对烟晨雨出手。

    “兄弟,老哥对不住你,我现在用尽一切办法,希望能够保住他们二人最后的生机,等你回来,千刀万剐,老哥任由你处置。”

    果山目光迷离,望着北边的方向,他不敢想象等江尘回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而这件事,也让外门陷入了真正的混乱中,特别是那些亲眼见识上次江尘如何大闹外门场景的弟子,在他们心里,江尘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物,今日的事情,必然无法善了。

    果山最后离开之前说的话还在人们耳边萦绕,玄一门,没有几天太平日子了。

    于此同时,在红阳镇正在准备晚上对付血月公子的江尘,心绪突然出现一丝不宁。

章节目录

龙纹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苏月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月夕并收藏龙纹战神。

顶部